O2O平台萌萌学车创始人:我们怎样破产的?

2016-11-03 11:06 O2O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创业维艰,筚路蓝缕。

“我们前期判断失误,3800元的班给我们埋了一个巨大的坑,不但没有稍微地实现盈利,反而造成了巨大亏损。”11月2日,O2O学车平台深圳萌萌学车创始人张泽涛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独家专访,而就在11月1日,萌萌学车已正式发布了破产公告。

对于萌萌学车的倒下,张泽涛坦言,主要是由于前期为了实现引流招揽用户,在引流成本上预算失误,低价招收了大量学员导致巨额亏损,同时又恰逢O2O融资寒冬,资金链断裂导致公司走到了破产的地步。

●“3800元包过班”导致资金链断裂

萌萌学车官网显示,它是一个O2O学车平台,重新定义学车模式,让天下没有难考的驾照。“学员可以通过萌萌学车App直接预约教练学车,按小时付费,一对一教学,App约考,用更少的钱,更快速考到驾照,不再经历驾校排队等待的痛苦”。

“我们的平台是去年六月初开始的,当时是希望能够达到类似于滴滴的模式,来链接学员和教练,让学员通过我们的平台可以方便地预约到教练,按小时来预约和付款。”张泽涛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萌萌学车的一名学员对于萌萌学车的创新模式是认可的,她说:“萌萌学车是一个互联网学车平台,它是深圳第一批开展互联网学车业务的企业之一。因为当时有了散学的学员,2015年7月底我就报名并且缴纳费用3800元。它比较吸引我的地方有两点,第一点是比较便宜,我报名时间较早是3800元包过;第二点是服务好,它的服务是一对一学车,一个教练只教一个人,时间是由自己掌握的,而且它保证没有传统驾校的那些弊端,比如要给教练送礼、教练服务态度差等现象。”

然而学员的认可并未给萌萌学车带来盈利,反而正是“3800元包过班”导致了萌萌学车的资金链断裂。萌萌学车在11月1日发布的公告中表示,由于经营不善,导致资金链断裂,多方努力筹资失败,与新投资方服务团队协商无果,经公司股东会决定,宣布公司破产,从2016年11月1号起开始申请破产程序。

在2015年业务拓展初期,萌萌学车为吸引学员推出了超低价的“3800元包过班”,招收学员超过300人,这是导致萌萌学车持续亏损乃至破产的最大诱因。

“由于很多学员对按小时付费的方式不太有信心,去年8、9月份,我们推出了3800元包过班,而它就是我们最大的一个炸弹。”张泽涛表示:“当时我们评估错了,我们预估每个学员在20到25个学时就可以拿到驾照,但事实上因为我们平台的服务模式,管理比较松散,由学员自主去约教练和学习,我们对学员的干预和教学质量又没有太深入的参与,导致学员的学习质量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好,有些学员甚至会学习到40个小时到50个小时,但是我们仍然要按照40到50个小时的费用付款给教练,这一批的300多名学员造成了很大的一个亏损。”

张泽涛表示,后期萌萌学车也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在后来的一些班别中,我们就开始限制学员的学时,比如3800元的我们就限制到20个小时,限制到20个小时的时候我们还是有微薄的利润。”

●资本寒冬下融资持续受挫

“我们之所以会推出3800元这个价格,因为跟传统驾校相比我们没有场地方面的优势,我们希望能够以这样一种低价的方式来吸引流量,然后再吸引更多人去报更高价格的班别。”张泽涛表示,虽然萌萌学车后期也开设了一些更高价格的班别,同时3800元班别也的确带来一些学员,但是更高价格的班别相对于传统驾校来讲优势并不是很明显,导致学员数量相对较少。

他还坦言,萌萌学车的利润空间很薄,一直都希望能够通过规模化来做大利润:“目前驾考是一个比较低频次的行为,还没有找到一个快速规模化的方式,如果没有重资本进来参与是没办法实现快速扩张的。”

但是,自从2015年下半年以来,整个互联网O2O行业都遭遇了资本寒冬,融资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萌萌学车也因此始终无法融资,公司资金持续紧张。

“另一方面我们也在不断地尝试融资,但由于2015年整个O2O行业融资的寒冬,我们在融资方面也受挫很严重,融资一直没有结果。到今年4月份的时候,我们认为如果继续按照O2O模式去融资的希望已经很渺小。”张泽涛说。

随后,张泽涛和萌萌学车开始尝试开发一套更具技术含量的辅助教学系统,该系统可以用来降低教学成本,同时希望借此拉到融资:“这个系统我们今年5月份开始投入研发,7、8和9月份也一直在做,期间也谈了一些融资,但金额并不大,大概在几十万元左右,同时也有一些资源进来,但并未达到我们想象中能够有300万元以上的金额,这也导致我们后来的资金跟不上”。

而艾瑞咨询在《2016年中国O2O行业发展报告》中也指出,近两年,大批O2O创业企业中止、倒闭,O2O创业企业伤亡惨重,同质化严重、盈利模式模糊、商业模式混乱、资金链断裂、用户需求较低等问题,淘汰了许多缺乏资本的O2O企业,市场已经回归冷静。

此前,萌萌学车希望能够通过先迅速扩大学员规模,今后再进军买车卖车以及车后服务市场来获得利润。张泽涛表示:“但是后来我们发现学车这种低频次的行业,没办法像打车一样做到百万级千万级的流量,如果只是几千几万的量,后期到买车卖车的转换率就很低,无奈下只能通过培训赚取差价的方式盈利,依然还是停留在一个培训行业的盈利模式中。”

●称将变卖家产筹钱

“目前,我们的学员中有两百多名已经拿到驾照,800多名还没有拿到,其中处于科目一和科目二阶段的各有300多名学员,还有160多名是在科目三阶段。在这一批学员中,如果我们完全退款,资金缺口大概在两百万元左右。”张泽涛也坦承,11月1日发布的破产公告确实有一点仓促和草率,导致学员的情绪比较激动,“公司账上确实是已经没钱了,我个人还在四方借款,希望能够弥补大家的损失。对他们非常抱歉,我们正在组织善后小组。”

不过,让萌萌学车学员疑惑的是:为什么9月份员工都在离职了,10月份还在继续招收学员?学员能否拿到赔偿?到底该如何完成剩下的课程拿到驾照?

张泽涛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部分员工离职是因为在9月份时萌萌学车开始采取一些措施削减成本,降低整个运营成本:“同时还因为10月份驾考政策可能变化,导致招收的学员数量下降,最终资金链断裂”。

目前,萌萌学车剩余学员分为散学学员和挂靠驾校学员,二者比例大致为2:1。对于挂靠学员,张泽涛表示:“需要我们这边先跟驾校对接,帮助他们刷学时拿档案预约长训等,而其它的培训按照原有的培训流程就可以了。”

按照萌萌学车此前的破产公告,其学员若要继续剩下的培训课程,暂时只能自行承担相关费用。记者从萌萌学车学员群中了解到,不少学员正试图通过报警和诉讼等多种方式进行维权。

“对于一些还没有到车管所去注册的,这一类以后肯定是会优先退款,目前就是我家里有一些资产要去变卖,另外我也在亲朋好友筹钱,总共的缺口在两百万(元)左右。”张泽涛说。

创业的确是风险很高的事情,正如张泽涛在破产公告中所说:“创业维艰,筚路蓝缕,短时间内无法偿还大家的损失,期待来日能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