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科技冯鑫:如果没有本事看到蓝海,就拼命去找

思达派 2016-11-03 17:22 创业服务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冯鑫在格局商学院的一次演讲中,畅谈了暴风从成立至今的发展变化和他自己的思维转变。

作为一名“老金山”,冯鑫说自己在互联网领域就跟了两个人,周鸿祎和雷军,在被雷军发问后的几个月,看好电影这个市场的冯鑫开始转做“智能投影仪”。

“过去投影仪在白天的时候根本看不清楚,但是德州仪器在2013年的时候,核心技术做了一个进步,在白天就可以看得很清楚,我知道这就意味着投影仪民营化的机会到了。”冯鑫说,在把握住了这次机会后,暴风开始了又一个新领域的探索——VR。

在暴风魔镜上市后,冯鑫认为自己的思维方式也在转变,扎堆创业、竞争的过程很苦,结果也不理想,“我觉得我错了,我打的是一场红海的战役,甚至有一个说法,当你手里有一个锤子的时候,你看谁都像钉子,当你有一身血战的本领的时候,你见了谁都想打一仗,但是它会局限你的思维。”至此冯鑫只看蓝海,看不到也要拼命找。

当初马云的那句“我拿着望远镜都找不到竞争对手”给了冯鑫很多启发,他自信地认为暴风现在的状态也是如此。

以下为冯鑫在格局商学院的演讲实录:

由“桌面”之争诞生的产品

我记得非常清楚,是2013年的8月份。在这之前,我是1993年毕业,2013年已经20个年头了。工作的时间也很长,到2013年,创业时间大概有7年时间了。过去自己做完这么长时间的工作,说实话在整个工作过程中还基本上比较顺利,在每一场局部战役中,经常能够取得一些成绩,也是凭着这些经验,凭着这些实战的能力就一直走下来。但是走到后来,在自己创业以后,大概在2008、2009年,公司变大了以后,自己压力越来越大,发现自己面临着很多困难,是当时在打工的时候没有想到的。

我记得在2013年的时候,自己又投身做一个新项目,那个项目也蛮有趣。2012年的时候Surface笔记本开始在市场上盛行,我们会觉得往后走,未来5年到10年,大部分电脑会变得触摸屏,变得越来越多。最近我看微软又出了一个新的电脑,非常有趣,非常黑科技的一个电脑。苹果最近也出了一个电脑,也非常有趣,有点卷土重来的感觉。

当时出现Surface的时候,就出现一个问题,过去整个互联网过程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就是桌面。大家知道,过去互联网硬件操作系统,包括浏览器,对用户的控制都是非常开放的,所以在网站里出现了门户,出现了百度。互联网经营者都会觉得桌面是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但是一直没有派上用场,因为大家电脑的桌面非常混乱,大家不会在桌面上逗留,也不在里面去研究,但是Surface会改变这件事情,它把你的桌面变得像手机桌面一样,上面会有很大的图标,经过简单的触发就会有一些反应,你就突然觉得桌面是可以停留的位置。

中国有两个非常先进的互联网公司做了尝试,一个是360。360做了一个叫360安全桌面的软件,在传统的电脑上,可以通过一个点击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那是一个360的界面。做了三个月之后,腾讯马上跟上,叫Q+桌面,但是我当时看到这里面有个Bug,就是有个破绽,任何一个用户都不能在两个世界里面来回穿梭,我相信用Surface的人会有这样的感受,用了一段Surface以后,可能又回到自己Windows的状态中,会固化它,没有人会切换自己的操作系统,你要不就回到原来的桌面,要不就用Surface桌面。360和腾讯做的事情,是把你传统的电脑变成另外一个电脑。我查了一些数据,大部分人长时间之后,又回到自己的传统桌面。当时我觉得这里面有一个巨大的商机,我是否可以就在你的桌面上直接改造?你不用切换就可以到另外一个世界?这里面有个技术难点需要突破,我就找技术人员研究了一到两周时间,我们当时出了一个产品叫暴风看电影。这个产品从2012年年底做,做到2013年的8月份,大半年的时间做到了每天使用用户接近200万,还算有一些成绩,但是也觉得做得很辛苦,而且我这样的感受自己重复了可能都有将近10年,就是找到一个机会冲进去,取得一些成绩。

与雷军的交谈引发的思维转变

但是我隐约感觉这件事情不对劲,就算做成了,可能对暴风当时的格局也帮不了大忙。直到2013年8月份,有一顿饭,让我开始对这件事情进行巨大反思,一个多月之后,把这个项目砍掉了,这个团队大概30多人,我们转型做别的事情了。当时小米的雷军,可能有人知道,我过去的工作经历中在互联网领域就跟了两个人,一个是雷军,一个是周鸿祎,跟雷军的时间很长,雷总对我们也很好。雷军做小米刚开始的时候,大概召唤过去了5个老金山的人,连我在内有5个人,雷总说用很便宜的价格,让我们每个人拿一点股份。之前我就有耳闻,那天吃饭的时候,雷总说小米要完成一次融资,价格是100亿美金,当时小米才成立了三年的时间。

整个中国过百亿美金的互联网公司其实不多,两个手都数得过来。即使到今天,我认为两个手也数得过来。当时听完了以后,还是挺震惊的,之后一年的时候,我们就发现小米又做了一次融资,400多亿美金。在那个饭桌上有一个同事,应该是由衷的就去说,三年时间100亿美金,可能在整个人类商业史上都是前所未有的,其实后来他们有查过,确实是前所未有的。所以我说人不怕听到遥远的国度,比尔盖茨、扎克伯格很牛,其实就怕隔壁老王。我们跟雷总在一块,真是摸爬滚打很多年,觉得对对方很熟悉,过去做的事情也很熟悉,做事方法,包括智商、情商、习惯都很熟悉,但是为什么突然之间,他做三年的时间,做出来这么一个结果?那天吃完饭,我不知道另外四个人是怎么想的,反正我回去以后,很久时间无心工作,在想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雷总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两周之内,我又约了他一次,聊了一次。我说我们认识这么久,你说我冯鑫到底哪有问题?为什么我创业,怎么做成这样?是不是我有什么破绽?我记得雷总给我总结了一二三,其实也不是特别重要。

但从那之后,我用了大概两周到一个月时间,一直在想这个事情。第一想法就是要把看电影这个项目干掉。为什么?在2013年的时候,无线已经非常猛了。就算在PC上找到一个空间再去做,PC本身是下滑的。我可能在一个错误的战场打仗。如果我做1000万日活以后,它会让我败得更惨,我的感觉一定是不对的。所以我当时第一想法,这个项目不能干下去了。后来真的在一个月之内停下来了。大概在2013年年底,我就在寻找下一个方向,后来在春节前的时候,找到了方向。当时我也没有做,可能马上就会做了。

那个是智能投影仪,当时投影仪迎来一次变革的机会。过去投影仪在白天的时候根本看不清楚,但是德州仪器在2013年的时候,核心技术做了一个进步,在白天就可以看得很清楚,我知道这就意味着投影仪民营化的机会到了。我2013年年底,开始接触这个方向,2014年年初决定做,2014年的3月份,正在跟中国目前投影仪第一名的成都公司洽谈,然后就接触了另外一个产品,Facebook花了19亿,还是20亿美金,收购的Oculus,当时国内好像只有两台,是开发者版,大概在2014年3月份,我就看到了那款产品。我记得是有人拿到我办公室给我看了一次,大概看了一分钟,中午1点多钟看的,到下午5点钟一直就像晕车一样,想呕吐,非常晕。从那以后,大概一个多月的时间,一直在想这件事情,到5月份决定要做虚拟现实,做VR,这就是后来的暴风魔镜。其实暴风魔镜与公司上市关系并不大。A股上市最后一分钟才能确定,谁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能上市,我是2015年3月份上市,2014年9月份就推出了魔镜的第一版。

我觉得我思维方式变了。过去所有工作的思维方式,包括创业的思维方式就一个,假设你做了一个播放器,我也要做一个,因为我觉得你做的不好,我比你做的更好。他们做得Q+桌面和360安全桌面不好,我怎么能做得比你好?过去金山做过杀毒软件,瑞星做杀毒,我也要做一个,你那做得不对劲,我怎么能不比你做得更好?你要是开一场发布会,我也开一场发布会,你花100万开,我能花200万开。所有的事情就是怎么能比谁谁更好,这个本领很重要。但是好像从工作以来,打的每一场战役,打来打去你会觉得莫名其妙,好像生意也不错,但是最好的那个永远不是你的,你不知道自己在赢什么样的战场。但是我觉得小米2013年8月100亿美金的价格和那段时间跟雷军接触,我觉得我错了,我打的是一场红海的战役,甚至有一个说法,当你手里有一个锤子的时候,你看谁都像钉子,当你有一身血战的本领的时候,你见了谁都想打一仗,但是它会局限你的思维。从那以后到今天为止,我已经跟身边人说,我已经不准备打任何一仗了,我不会参与任何一个红海战役,只做蓝海的生意。如果我没有本事看到蓝海,我们就拼命去找,直到找到为止,红海战役是没必要打的,这是我的思维方式的转变。

我们不能当上帝,要当上帝之手

我后来发现,在回忆2013年之前经历的时候,我好像总跟对手打,其实不然,背后有一股更大的潮流的力量,当你配合好的时候,你会发现顺风顺水,当你配合错的时候,怎么努力都没有用,再聪明、再勇敢、再勤奋都没有用。但大部分人属于中间的状态,你很努力,有一点点成绩,你又很努力,再有一点点成绩,但是你不敢有丝毫松懈,只要有一丝一毫的松懈,立刻就会出问题。所以我说有点像九宫八卦阵的死门、伤门和生门,可能我们大部分都属于中间那个伤门,运气不好的时候是死门,运气好的时候是生门。背后这个潮流,后来我才发现。我总结了两句话:如果我们想跟这个世界要什么的时候,要先想能给这个世界创造什么;如果想创造什么的时候,你要做的事情是认真研究,看一看上帝到底想让这个世界发生什么。不是你要让它发生的,是这个世界自己会发生的,你只要找到适合你的位置和时机就好了。这是我们要做的事情,我们不能当上帝,我们要当的是上帝的助手,我们要当上帝之手。

这都是理论,但是我想跟大家分享,从2013年8月之后,2014年开始到今天,我们做的另外一件成绩。大家知道,暴风决定拆除VIE不再奔着纳斯达克而是在国内A股上市的时候,我们已经创业7、8年了,当时的市值就是十几亿,但是我用了20亿这个数字,跟大家分享一下2014、2015、2016,不到三年工作的一些结果。我们用20亿,20亿是个融资的价格,后来又做了几个项目。第一个项目就是暴风魔镜,用两年时间达到超过20亿的价格融资;暴风TV,去年7月份决定做的,不到一年时间,这家公司已经超过20亿的估值;暴风体育,今年6月份宣布做的,到现在4个月时间,它的价值超过了20亿。而过去暴风创业大概用了7年到8年的时间,才达到这样的结果。

我们是如何看待VR的

我会简单分享一下,为什么这些项目是对的。先讲一下VR,如果有人关心暴风新闻,会看到暴风魔镜公司在裁员,暴风魔镜大概500多人,裁了一点点。的确,资本、整个环境不够好,但是我和魔镜CEO的状态都非常好,我们知道暴风魔镜一点问题都没有。

给大家简单分享一下基本思想。

第一,我们很清楚,在VR这件事情上,正确的战略一定是移动;第二,战略很重要,一定是先让用户用得上,有一个用户规模。这两件事是最为重要的,99%重要的事情,我们都抓到了。

简单分享一些数据,现在每个月魔镜能出货到20万,每个月有新的20万的用户,现在一个月总共活跃用户是150万左右。人均时长,我记得一年前大概是十一二分钟,现在差不多将近半小时,每个人每天在上面消耗的时间,大概平均半小时。所以我知道用户这些反应数据以后,我们一点都不担心。假设总共卖了100多万台,可能只有1000万人知道这个事情,但是它是跟人有关的,它是1亿人、2亿人、3亿人、5亿人要知道的事情,现在是1000万人里面,只有100万人去使用,将来等到3亿人的时候,不是3000万,它是30%和50%,是1亿人到2亿人。

刚刚开始的VR,现在增值收入,使用之后所能给公司带来的收入,今年大概就拿到5000万元,这只是100多万的活跃用户带来的。所以2017年,我们定个目标,假设我们做了1000万的用户,增值收入这部分就有5亿。

从现在开始往后,大概最多有12个月是VR竞争的窗口期,如果这12个月还没有一个明确大的竞争对手对我们产生正面的进攻,12个月之后,VR竞争窗口可能就关闭掉了。而且VR虚拟现实不是一个简单的娱乐平台,它是整个互联网,涉及到社交、电商,包括过去的资讯、汽车、房产、游戏,全部都有涉及。大家都知道,我们整个互联网竞争的是摆在桌面上的电脑、笔记本、拿在手上的手机,再向下一步,屏幕就是放在你的眼睛上,现在大家抢的就是眼睛上的这个位置,下一个互联网平台。魔镜希望这12个月的窗口期安静度过,它就是互联网的第一。我说暴风魔镜这家公司未来的想象空间比暴风集团整个都要大。

中国的互联网电视生意

我跟大家分享电视。中国电视的生意也很简单,每年5000万台销售,中国大概有3亿家庭,一个电视大概使用期是6年时间,这是十几年不会变的。大家因为搬家、结婚又会买新的电视,6年时间淘汰。但是我再告诉大家另外一个数据,2015年大概5000万台里面,有2000万台是能联网的互联网电视,最迟到2019年80%都是互联电视。大家简单算一个数,到2021年的时候,3亿家庭里面,接近2亿都是互联网电视机,会发生什么?

第一件事情,会有非常多的电视台日子过得非常艰难,因为你用互联网电视以后,对原来电视台节目消耗的时间会大幅下降,所以现在也正在发生,我知道很多地方电视台出问题了。还会发生什么?大家知道,现在一台智能手机,像小米运营的比较好,一台智能手机的增值收入大概120块钱,除了硬件之外,因为它分发游戏、分发APP,大概120块钱。华为差一点点,大概60到80块钱,OPPO、vivo五六十块钱。大家知道,一台电视机未来的增值收入会是多少钱呢?它会给得你多得多,因为用户更愿意为一部分内容付费,他更愿意在里面看体育、看视频交费,我们现在有一些数据,今天时间原因,不讲很细的数据了。我认为一台互联网电视机大概能够给企业平均带来的增值收入是300到500元,大概使用3到5年的时间。这个数字大家清楚吗?今天暴风电视这个团队做得非常优秀,一开始前三名就好了。

第一点,未来到2021年,一定是将近2亿家庭用互联网电视;第二,一定会活出来至少5个品牌;第三,这5个都是互联网品牌,传统的电视机品牌,用户心理的认知不是互联网,暴风一进去就是第三名:乐视、小米、暴风。因为它的互联网的知名度是这样的知名度,所以我一开始说保持第三名就可以。第三名意味着2000万家庭里至少能分享10%,如果每一个家庭贡献300块钱,是每年60亿的毛利,而且这个电视机能活5到6年。大家知道,手机不到一年就要更新换代,软件几个月也不一定,但一台电视机能用五六年,所以这是个巨大的蓝海。我认为没有什么竞争,为什么要竞争?我们团队说第三名太不舒服了,我们至少要当第二名,结果他们到今年5月份销量就超过了小米,5月份以后到现在每个月都超过小米,他们说不行,我们还要用两年时间当第一名,我说我给你们鼓掌,你们当第一名,我给你们磕头,但是当第二名、第三名也很好。挣到60亿的利润、30亿的利润,我们乘上30倍,那是1000亿,那是一家很优秀的公司,一定会成功的,所以这是我对TV的理解。

消费升级带来的体育生意

我们再看一个更神奇的生意,体育。大概是去年的事情,人均年收入超过7000美金,所有创业企业大部分学问都是有真有假的。细节重要,还是大方向重要?都不一定。看环境、看时机,但是有一个学问非常重要,统计学,大家都逃不开。在过去整个世界发展史里面,人均收入超过4000美金之后,到5000美金的时候,人类的消费升级,就会导致到精神消费升级。

首先是静态的文化生活,就是影视。大概2012年,到今天为止,往前数,7年的时间,中国老百姓疯狂涌入电影院,产生了大概是60亿的电影市场,7年以来发生10倍的增长,今年是600亿。北美市场是700亿,今年是中国电影拍得不好,如果今年中国电影争气一点点,今年就超过了北美。7年时间,老百姓跑步到电影院里面买票、进场干了这个事情。

到5000美金,到7000美金的时候,人类精神生活进入下一个领域就是体育,大家从事运动,更多人有时间去看球、看比赛。现在到整个体育场全是爆满,无论是网球、足球、篮球,全是爆满。体育文化升级,但是这个升级也非常简单,在欧美市场很夸张,体育这个产业,按理说体育最多跟30%人有关,或者40%的人有关,影视跟90%人有关。但是体育整个生意在欧美是大于等于影视的,数量少,为什么整个市场大?我认为主要原因在于参与体育的人,情感荷尔蒙投入的更多,参与影视,可能有些免费,有些几块钱一张票结束了。参与体育的,各种装备各种投入的时间和感情更重。

中国会不会这样?我不清楚。但至少比影视生意不会小,但是我们再看第二点,影视这个生意,在欧美也一样,好莱坞六大也是几年换一两拨,但是六大下面,还有二十小、二十中,在中国更是,年均收入超过1亿的影视公司不会超过100家,但绝对不是二三十家,几十家。你拍个电视剧火了,他拍个电影火了。你今年火,明年不见得是你火。奥斯卡,不会只颁给一个人。

体育不是,英超永远是英超,中超永远是中超,NBA就是NBA。体育的IP源头非常窄,这世界上如果有什么百年没有对手的生意,大家知道吗?除了卡塔尔把石油占到了,这是有可能的,几乎没有这样的生意,但是体育是。有一家欧洲公司,它就是经营了二三十年的欧洲冠军杯。大家想这个公司会出问题吗?一丁点都不会出问题。大家会一直看下去,哨声一响就是一场大电影。有一帮可以坐着,什么也不用干,就可以赚钱的公司。中国体育,将迎来自己巨大的机会。中国体育将来能活几家公司?我认为不会超过三家。大平台公司,周边公司围一堆。IP过度集中,品牌就会集中。在欧美也是如此,在欧洲有Sky,在美国有ESPN,在中东有半岛电视台。

在中国比较特别,过去只有中央5台,因为中央电视台一枝独秀,其实应当能活出2到3个电视台,每个地方都能活出2到3个电视台,为什么?因为如果只有一个平台的时候,IP受不了,他就说了算了,店大欺客了。所以在欧美的历史上,当ESPN合伙的时候,这帮体育的IP们会便宜、打折,甚至鼓励第二个电视台起来,一定要活出两到三家电视台起来。所以,中国迎来了巨大的用户机会。这个生意有多大?这三家公司,最小的一家公司,我认为它的价值都不应该比华谊与光线小,因为华谊与光线占的是二十分之一,或者是十分之一,或者是五十分之一,但这三家,他们占的是三分之一,任何一家公司价值都很高。第一名的公司一定是过一千亿,因为现在华谊光线四五百亿,我觉得一千亿是最少的,可能在两千亿、三千亿,甚至更多都是很有可能的。

我们再看下一个变革点,用户今天获取信息已经不再需要传统的不能交互的非互联网的屏幕了,他们一定需要互联网的屏幕,他们需要Smart TV、互联网电视,他们需要用手机APP观看,甚至需要用VR头盔来观看,他们觉得这是他们今天能选择的平台,这是中国体育迎来的巨大商机。还有这场战役会多长时间结束?我觉得不会超过三年。三年之后,会出现两到三家公司。

老大的公司过千亿,老二这家公司一定过100亿美金,老三也过100亿人民币。最后长什么样?做好四件事情:第一要有IP,大IP要有;第二个有好的内容制作;第三个要有互联网平台,要有VR,要有smart TV,要有APP;第四,要把赚钱的方法放进去,广告、收费、题材、电商等等放进去,把这四件事全做好。整个中国体育公司,四件事全做的,除了乐视只有我们。我们进场之后,发现体育人才都跑过来,因为找不到好平台,你来了。乐视先进场,把所有的体育圈人才动一下,但是任何一个岗位的人,这个行业里面三五个人很厉害,动了一个人,另外三个人也坐不住了。好的IP说要跟我们合作,好的运营公司也要跟我们合作,为什么?顺风顺水,所以这家公司办了4个月的时间,我们做到了。

在战术上也要做未来。战术上的未来,在IP、内容、平台、商业多样化等四个里面,你要发现有两个地方最特别。第一,决胜的战场在平台。另外一个是IP,我们联合了光大做了一次基金,到欧洲去收购了一家公司60%多的股份,那家公司是全世界足球版权最大的移动互联网公司,是两个意大利人创办了十几年的一家公司。我们当时做成交易之后,我说这几乎是体育行业最后一张入场券。我们去的时候果然发现,来源于中国很多虎视眈眈的企业都抢这个生意,但是我们运气很好,跟对方谈得很拢,最后这个生意我们做了。有没有这张入场券至关重要,还有一个就是平台。我们就做这两点。

暴风体育APP在9月25号发布新版本,上线之后,我们同事都觉得不太敢相信这个数据,上线之后,我们的次日留存率和用户的黏度与时长是同行的2倍。我们就做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我说你们首页,看图片、看新闻,一定要尽可能长得像今日头条,它做什么样,你就怎么做。第二件事情,看比赛的时候,能不能让大家玩得起来。比如裁判判错了,能不能把那裁判揪出来,放屏幕里面捶一遍,对方球员感觉不开心,能不能打他几个耳光,在手机上,不是真实的。他们就做了这两件事情,结果用户整个反馈完全是不一样的。因为我知道,未来既然用互联网平台做体育,一定要有三件事情,碎片化、互动参与化、收费化。我们要沿着这些重要的方向去做,而不是今天跟你比拼什么现实的工

以上是我分享的,我从竞争思维到未来思维发生转变,所带来的一些变化。

因为大家知道,我们上市并没有融太多钱,只用了一年半的时间,从去年上市,到现在一年半的时间,VR、TV体育是我给大家介绍的,其实我们还有其他秀场,我感觉冯鑫还是那个冯鑫,但是事情变化了,就是这儿发生变化了。不准备再打任何一场硬仗,只想做正确的事情。我看它一定会发生,我只是参与者之一,这是我的基本思维。

“我拿着望远镜都找不到竞争对手”

如果我们真想知道未来5到10年发生什么,一定要看过去5到10年。我终于有一天,突然有一点点理解,我们将来一定会在中国商业史,甚至中国历史上留下重重一笔的马云先生,他应该超过了很多企业家。他在很多年前说了一句话"我拿着望远镜都找不到竞争对手",当时认为他真是在吹牛,但是说实话,这两三年,我心里有这种感觉,确实看不到竞争对手。比如电视有小米,我们都没有想过。我确实没有再去看竞争,我觉得现在找到这种感觉。但是怎么去洞察未来的5到10年?它会发生什么?这里面是要足够认真。第一要告诉自己,我今天做的事情,是不是为未来5到10年做努力?如果今天做的事情为这周在努力、这个月、今年,最多明年,可能就不是未来思维了,至少是3年,或者5年,也许10年,但100年也不要太久了,我们也活不了那么久。

当我们洞察的时候,其实我们是回顾历史来看的。我来讲互联网的历史,人人都可以看,我们拿出来总结一下。真正开始有互联网,以前卖电脑,有互联网大概就是90年代末,99年、2000年,当时有一个对互联网贡献最大的公司叫联众,很多人因为联众才开始上网。联众头一年最大的收入是中国电信给他们钱,因为联众的存在,导致用户上网花流量,所以运营商要给他钱。他们的创始人鲍岳桥,我觉得他们太重要了,他们是中国互联网的奠基人,大家因为想下个棋,打个牌开始上网,拨号上网。我相信你们这个岁数肯定很多人拨号过,老断,但是老拨,疯了一样的上这个网,但是在2000年左右,开始有门户,中国曾经的互联网首富是陈天桥的盛大,是游戏公司,再往后就终于出现了让大家害怕得不得了的,也无法撼动的BAT出现了,到今天互联网百花齐放,大家看到优酷、360、小米、美团、58和今日头条、滴滴打车。

互联网本质之争,刚才我讲体育行业,平台是收口,用户是收口的地方。IP集中的时候,IP就是收口,如果把四大IP全拿到,你就是收口的一家公司,收口就意味着你占有了核心。互联网也是如此,那么多网站,那么多软件,但是谁成功了呢?我们想想,BAT到底怎么产生的?BAT产生的模板很简单。早期互联网,第一硬件不控制,操作系统不控制,浏览器也不控制,Office也不控制,所以互联网一开始,大家发现谁是收口?大门户,所以有搜狐、新浪、网易,还有很多门户的收口。

因为其他网站,其他的内容,全部从这儿出发,后来终于有一天,大家发现门户不收口了,百度才是收口的,谷歌才是收口的,等于在门户之上建了一个搜索,它才是分配流量的所在,百度的成功很正常。有些企业坐不住,觉得不行,就它一家大了,我们怎么办?在搜索之前有什么?有一个叫浏览器的东西,在浏览器上面有地址栏,大家要去努力。我们看到360,在它旁边还有什么?有人太懒了,不用搜索,用hao123,就出现了网址站。还有人在交互的时候,做一些输入法,这块是不是也能截一些流量截走呢?就有搜狗输入法,结束了。即使是开网游的公司,过去也是10亿美金到100亿美金的公司,当老大的公司,就是千亿美金的公司,能开流有限,浏览器也是活一两家,输入法只能活一两家。大家看明白了吗?互联网真正值钱的就是这些企业,这是百度及周边企业。

但是用户的服务里面,在左边四大服务里面,用户的服务没变,互联网瞬息万变,天天在变,但是你要知道,这四件事不变。因为互联网是信息,第一件事情是获取信息,所有没有变。BAT之外变丰富以后,大家看到优酷、暴风影音,为什么出现阿里?在这四大服务中,离钱最近的早期是游戏,所以出现了盛大。但是盛大为什么霸主没有一直当下去?游戏是分散的。跟钱更接近的企业出现了,电商,所以出现了阿里。跟钱还接近的是O2O,买服务。一个进家服务,一个出门服务,所以一个是58、一个美团。还没有那么大,但是它做得足够复杂,系统化,离钱很近。还有现在起来的金融,大家觉得蚂蚁金服很厉害。跟钱有关的三件事,金融、电商、O2O都很值钱,跟钱有关的游戏也很厉害。百度就在我前面,离不开它,但是对用户服务足够好的时候,阿里最大的战略决心就是终于有一天,我让百度不收录我。58他们都没有勇气说我也不让百度收录我了,还是没勇气。

这是一个博弈,但是你只要通过它,你永远会被它盘剥,所以淘宝避开了百度,绕过去了。只有四大服务和入口,在四大服务里面出来的企业,离钱非常近,足够复杂的系统。有一个VIP通道,唯一不通过搜索、不通过门户,就是通讯,这个信息通道不需要任何人。早期的QQ,后来的微信,它是一个信息的快速通道,避开了左边这个入口,完全无关,所以成就了另外一家更神奇的企业叫腾讯。但是你要再往下想,这个信息有它的特殊属性,它不太适合做太多新闻资讯,只适合做娱乐,因为人和人交流不适合谈那么多正事,所以离游戏近、离音乐近、离很多小说近,离很多正经的商业资讯稍微偏远。离电商、金融稍微偏远。这就是互联网的"4+1",这是我自己过去的总结。

互联网的未来10年

我怎么看互联网未来10年?分享一些看法。第一件事情是平台一直在变,平台就是收口,为什么后来出现了小米、出现了华为?因为发现到手机时代,硬件成为收口单位。到互联网电视机,硬件又变成收口单位了,到VR,硬件也是收口单位,它跟电脑不一样,所以硬件可以收口。所以在未来会有几块屏很重要,第一块是VR和AR,眼睛上面的那块屏幕很重要;第二是家里面电视机那块屏很重要。第三件事情也很重要,将来在有人群多的地方,要联网,像电影院、体育场,应该叫场联网,今天讲物联网的人讲的多,讲场联网讲得少。但是我认为未来5到10年,场联网会变得很有价值。物联网最重要的是汽车,为什么?因为它有屏幕,屏幕是信息的好的载体。

还有一件事情很重要,最近两三年发生了一件事情,我们在使用互联网的时候,手离键盘越来越远了,导致无法精确输入信息了。当时我记得十年前,好多中国的文化学者说:我们觉得现代人不会写字了,就会打字。但是新的时代开始了,未来10年年轻人不会学打字了,觉得打字太过时了,所以我突然发现有一件事情,可能未来5到10年会变得很巨大,就是声音交互变得非常重要。大家可以关心亚马逊出的一个Echo,做了一个音箱。未来5到10年,这四个方块里面的互联网入口是解决漏斗问题。

在这四大服务当中都会发生变化,第一所有资讯类的服务头条化。意味着瀑布流没完没了,跟你个人相关,千人千面。能视频化的尽量视频化。收费化,中国90后、00后起来以后,可以收很多钱;通讯,过去的通讯无论怎么改来改去都是我发给你信息,你发给我信息,下一步5到10年,通讯最大的革命在于场景化,是场景的沟通和交流;游戏当然要向新的平台转移;商业是我最不懂的,只能知道一件事情,就是金融将无处不在。在所有的产品里面,都有金融的服务。比如说你在一个电影的APP里面,可能大伙一块众筹一个电影等等等等。

最后一个,未来10年之后,只要是2C的企业,面向消费者的企业,大伙唯一能比拼的资产就是DT资产,就是你有效的和多少用户发生连接,同时能够定制化的给予他服务。如果今天还没有连接,赶紧去连接,十年之后,企业的竞争力就是DT资产。通过AI数据计算能力,使你公司的效率越来越高,因为商业的本质是效率的提高。

这是暴风,因为在上述战略思考中,选择的一个适合自己参与的事情。我们要在2025年达到面向全球的互联网的娱乐平台,我们把战略规划叫N421的暴风虫。我已经不再想公司会变成多大,也不再想竞争对手是谁,我只是在想哪件事情,未来做一定是对的,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时机进去。我们就像一只小虫子,有很小的思想,但是我们有很坚定的战略方向,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问答环节:

问:对智能投影仪技术有什么展望?

冯:智能投影仪不算是互联网电视机的代替品,但它是家里的另外一块屏幕。我的估算是在中国大概2到3年后,它每年的规格将会是1000万台,并且能够存活下来的公司也就3到5家。

问:怎么看待VR/AR及AI的发展?

冯:AR可能比VR应用更广,因为AR可以让用户使用时间变得更长,而VR隔绝了你与现实世界的关系,必须固定在某些位置才有安全感。但AR理论上就可以随时戴着。AR应用场景可能更广泛,应用机会也可能更多。但AR与VR将来也可能融合在一起。

关于AI,其实AI很简单,你一定要有一个数据来源,同时有用户数据源,同时又有服务。比如你今天点了一个服装的广告,我知道了,下回再有皮包,就可以发给你。但是这个人,他从来都不点服装的广告,就没必要发给他了,AI每一分钟会都不断地计算、不断地增高,所以未来企业的竞争就是DT资产。

问:互联网影视领域未来5到10年的方向是什么?

冯:分享两个点。有一个点正在发生,万达影业的价值远远超过了华谊和光线,它做了影业制作,同时还有院线,院线占了整个中国很大份额。这在美国是不允许的,但是中国现在允许,所以你会发现万达异军突起。此外,还可以IP多样化,比如去年发生的“花千骨现象”,通过电视剧、手游、页游的同时聚合,IP的价值及其带来的回报产生了巨大增长。IP多样化可能改写商业格局,格局商学的教育方式其实也是改变了格局,所以不会有竞争,一下子改变了教育的玩法,积累了大量优质的用户资源。

问:VR技术如果应用在电影剧情中,会遇到哪些问题以及技术的瓶颈?

冯:VR上游内容制作这件事情,肯定要改变,因为VR带给用户的内容服务体验完全是不同的,是真实的生活全景。但我认为短时间之内,很难做出很明确的改变,因为电影叙事的方法、线索给整个电影行业上游提出了太多的难题。

问:VR有没有可能真的达到裸眼的效果?

冯:大概在10年到15年之内都不会是裸眼,但VR设备肯定会越来越轻。要想实现“裸眼”,要么就是戴隐形眼镜,要么就打通神经元。隐形眼镜还要解决生物发电问题,有人已经在研究这个技术,但是十年之内不会实现,神经元就更加夸张了,但是我们有生之年会看到的。

问:关于互联网金融的未来思维是什么?暴风集团对此会做些什么?

冯:互联网金融会无处不在,每个人在每一个大的产品服务当中、在互联网产品服务当中,都可能涉及金融服务,无论是把你的钱拿出来理财,还是当你需要钱的时候给你钱。无非就是进和出这两种行为。但暴风集团做金融其实只是把暴风的用户服务好,当做好暴风用户和暴风用户在使用暴风服务时产生的场景需求时,我认为这是一个商业多样化的机会。最后,互联网未来真正的机会就是DT机会,比如个人贷款,给个人画像画清楚,就能知道你这个人大概能给你多少钱,或者你这个企业大概能给你多少钱,这是互联网对数据的能力,这点是互联网的优势,未来互联网经营真正的价值点,就是对个人和企业画像,这是互联网金融的核心点。

问:预判一下物联网的节奏和发展节点。

冯:我会比较冷静地考虑这件事情。如果我要做实体商品,无论怎么样我都要与用户产生连接,这是百分百对的事情,但是别指望这件事情马上发生,比如你买个方便面,没事老跟我连接干什么?连接的价值在哪里?连接了之后,商业价值又在哪里?现在都不会有明确的结果。互联网的本质是信息,信息有个很大的载体是屏幕,大部分物联网是没有屏幕的,没有屏幕的物联网,它的价值就会大打折扣,所以真正物联网上你感觉到非常吓人的是汽车,如果汽车有一天真的无人驾驶了,那个屏幕会控制你整个互联网。无人驾驶十年之内是悬的,因为涉及到交通法规,涉及到很多很多问题,十年之内,汽车还没有到这个程度。大部分物联网要做的事情,第一件是现在就要想办法去连接,但是不要对它有过高的期望值,还要在本身的生意中先想办法赢,不能说寄希望依靠这个赢。

问:VR的晕眩问题如何解决?

冯:晕眩问题想彻底解决,我只能凭感觉,凭感觉不是一两年能解决的,彻底解决,更需要三年时间,或者更长的时间。既然你在这个圈子里面知道,一开始通过光学,又通过陀螺仪,又通过APP的改进,包括谷歌要出的 Daydream明年就要上线了,这个也会大大减少晕眩问题。换句话说,每个季度这个问题都在得到逐步改善,不用等它,应该一直跟着往前跑。第二点,有很多主观问题,同样一个东西,可能10个人,有5个人晕眩,有5个人不晕眩。

问:生产耳机的硬件公司如果在未来5到10年,不做交互动作,是不是会被淘汰?交互的最好的途径是不是跟互联网去合作? 如果互联网公司看不起这种小硬件公司,有什么建议?

冯:第一个,大部分做耳机的公司,肯定会因为这个时代的到来被淘汰。可能10%不会淘汰,比如说可能博士,或者有些他们的声音、品质小众,或者在原有的核心技术上有非常大壁垒的一些公司,他们暂时不会被淘汰,但是如果他们说我们这样就很好,我们能活下去,那也是不对的,时间长了,也会被淘汰。第二,一定跟互联网一起做,很有可能也要以互联网为主。不过也有好消息,核心语音的技术是公开的,这个技术倒没有什么壁垒,但是把互联网产品服务做好,还是需要互联网的人去做这件事情。第三,你们作为小公司会被看不起,是你们的问题。你们在耳机行业,如果本身都不行,人家自然不会跟你们合作。最后给你个小小的建议,有关这样的产品,有一部很好看的电影,叫做《Her》,这部电影是关于智能耳机的,而且电影还非常好看。我当时看完了这个电影以后,就觉得这个产品应该来了,希望你会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