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手百度腾讯 联通混改找灵感

2016-11-04 07:30 互联网金融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11月3日,在中国联通合作伙伴大会上,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与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腾讯董事局主席兼CEO马化腾一同出现,并宣布中国联通与百度、腾讯已正式达成战略合作。成功吸引业内大片目光的同时,此事又引发了市场对中国联通混改的新一轮猜测。专家认为,与百度、腾讯的高调合作并不意味着联通将接受这两家互联网巨头的入股,但即使联通开始实施混改,也很难在短期内改变在电信市场中的被动局面。

  牵手百度腾讯

  王晓初宣布,中国联通与百度、腾讯的合作将不再是业务层面,而是团队层面上的合作。据了解,联通与百度在此前一天签约了战略合作,双方合作主要在手机百度、百度糯米、百度地图、度秘等业务方面,同时还将为百度提供IDC、ICT、终端定制、渠道等全方位通信服务及资源支持。李彦宏表示,早期时,中国联通为百度提供接入互联网的服务;现在,百度和联通正一起打通线上、线下各种各样的服务。未来,百度将和联通进一步开展增值服务等领域的合作,将联通的渠道数据资源和百度的技术产品优势结合,双方下一步的合作还将深入到人工智能、大数据等领域。他举例称,联通“10010”客服热线的回复大多并不复杂,使用云服务、人工智能完全有可能达到甚至超越目前的服务水平,同时大大提高运营商的工作效率。

  腾讯与中国联通今年3月签署了合作协议。据介绍,腾讯旗下的微信与联通的合作已由单纯的微信沃卡扩展到反电信欺诈、社会化营销、云数据计算等多方面。马化腾表示,目前腾讯和联通进行数据模型分析,已经能较精准地识别诈骗电话,在此基础上,联通与腾讯展开合作,在不出机房、保护用户隐私的情况下,推出了鹰眼反诈骗系统,目前已使用户受骗率下降了80%。“在联通全网,每天都有两万个短信提醒和数百个呼叫,直接干预正在被骗的用户,挽回了至少五个亿的损失。”马化腾说。

  提振公司业绩

  中国联通高调宣布与百度、腾讯的合作,一方面是运营商与互联网公司之间资源的互相补充,另一方面,或许也是中国联通用来提振业绩与竞争力的重要举措。数据显示,中国联通今年前三季度营收为2071亿元,同比去年同期的2119亿元减少48亿元,降幅2.3%;净利润为16亿元,比去年同期的82亿元减少66亿元,降幅80.6%。与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相比,中国联通已陷入末位困局。今年前三季度中国移动营收为5427亿元,同比增4.3%;净利润为881亿元,同比增3.1%。中国电信前三季度营收为2638亿元,同比增7.1%;净利润为175亿元,同比增7.2%。不过,独立分析师付亮认为,从目前签约的信息看,深度不足,人工智能也并不是一个能快速实现“互联网+通信”利益最大化的领域,合作对中国联通的业绩和竞争力提升有限。

  此次中国联通与百度、腾讯战略合作,正值中国联通混改关键期间,这引发了业内对中国联通混改方案的猜想。此前,中国联通发布公告称,目前母公司联通集团正研究和讨论混合所有制改革实施方案。当时,业界猜测中国联通旗下公司会与互联网巨头等企业率先开展合作。更早之前,2014年8月,中国联通高层表示,该公司在思考和探索混合所有制,可能会在创新型业务领域和增值业务领域方面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国联通副总经理姜正新今日回应称,中国联通混改方案尚在商讨阶段,具体何时进行、选择哪些企业仍无定论。不过,联通在合作伙伴选择方面将选择业务互补性强的合作方进行合作,这将有助于联通及合作伙伴业务快速发展。

  联通混改前奏?

  电信企业混改的传闻由来已久,但少有确切消息。有传言称,如联通引进混合所有制,战略投资者首选BAT(百度、阿里、腾讯),BAT等在大数据、云计算领域有深厚技术积累,但又苦于缺乏用户行为数据。运营商世界网总编辑康钊认为,中国联通的混改还在探讨与摸索阶段,联通要先发出邀请,互联网巨头同意,这样才能入股,对于互联网巨头来说,钱并不是问题,关键是能够从这笔投资中获得什么收益;中国联通的选择也很多,例如可以引进金融机构,金融机构既是国企,引资操作方便,同时又是重要的合作伙伴,运营商的支付手段离不开金融机构。

  付亮则表示,王晓初掌舵联通之初,突破性解决资金困境十分关键,他在此方面拥有较为丰富的经验。列入国资委央企混改首批名单,反映了联通对资金需求的迫切,也表明了联通已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主管部门的认可。相信联通已有多个成型的方案,部分已进入实施阶段。康钊则认为,虽然国家的混改政策还未出,作为试点之一的中国联通只能自己先摸索,但国企一般是利用上市公司的架构,用增资扩股的手段增加董事会席位,不过无论如何,联通的国有控股是绝对不会变的。

  中国联通在创建初期就曾在利用非公资本方面走过弯路。1995年,未满周岁的中国联通正处于资金饥渴期,为筹集网络建设资金,采取“中中外”的特殊融资方式,引入境外公司与中方企业,通过与联通项目合作的方式,联合投资建设一定区域(通常是一个省)内的移动通信网络。这种合作为中国联通提供了急需的网络建设资金,但不同区域项目各自为政的方式,影响了联通对网络运营全程全网的控制,使联通逐渐失去了整体性,并造成产权关系的混乱。不过,这种“擦边球”式的融资方式也处于当时政策和法律环境的模糊地带。至1998年,中国电信业进入了战略性改组时期,中国政府决定清理“中中外”项目,2000年时,投资“中中外”项目的30多家境外大型电信公司已全部退出。

  对于混改,SA无线网络服务研究总监杨光指出,中国联通的经营发展正面临较为严峻的挑战,市场竞争格局的长期失衡也不利于信息通信行业的长期发展,混合所有制改革可以成为提升中国联通竞争能力、促进行业长期健康发展的重要手段,如今看来,公开透明的政策环境和清晰的政策边界是混合所有制改革顺利进行的重要保证。不管是运营商还是潜在投资方都需要加强对行业自身规律和发展趋势的研究与理解,才能有效把握混改创造的机遇。付亮认为,即使方案获批并开始实施,联通的被动局面仍很难在短期内改观,如网络覆盖,在联通现有频段和基站基础上,短时间大幅提升覆盖质量并不现实。联通可以把云服务、应用商店等旗下的增值业务拿出来混改,引入外部资本,最终实现融资,但这种方案融资时间较长,融到的资金也较少,对联通来说未必是最合适的。

  北京商报记者 孙麒翔 石飞月/文 王飞/制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