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新政首日赴青岛、成都、北京:一切如常 不受新政影响

2016-11-04 09:06 O2O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11 月 1 日,交通运输部此前颁布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正式开始实施,《办法》落地施行意味着网约车正式有了合法地位,但是多地网约车细则试行版还未发布,可以预计的是,近期,将会有更多的城市发布细则。

  而在发布细则征求意见稿的城市中,大部分都对网约车司机户籍、车辆牌照、车辆配置等做出规定。《办法》实施首日,新浪科技奔赴北京、青岛、成都三地,亲身感受了网约车新政的落地情况。

  全国要求细则如下(各省市都需遵守):

  私家车转为网约车需要满足以下基本条件:

  - 7 座及以下乘用车;

  - 安装具有行驶记录功能的车辆卫星定位装置、应急报警装置;

  - 车辆技术性能符合运营安全相关标准要求;

  - 网约车行驶里程达到 60 万千米时强制报废;

  - 行驶里程未达到 60 万千米但使用年限达到 8 年时,退出网约车经营。

  对网约车驾驶员要求:

  - 取得相应准驾车型机动车驾驶证并具有3年以上驾驶经历;

  - 无交通肇事犯罪、危险驾驶犯罪记录,无暴力犯罪记录;

  - 无吸毒记录,无饮酒后驾驶记录;

  - 连续 3 个记分周期内没有记满 12 分记录。

  青岛:车辆恐怕要减少80%

  司机要求:青岛本市户籍或持有居住证,男性60周岁以下,女性55岁以下。

  车辆要求:青岛本地号牌,车价不低于礼宾出租汽车价格

  新浪科技在青岛,分别试了滴滴和易到,两位司机两位都是青岛本地人,年龄分别是60岁左右和30多岁。

  青岛的网约车细则的规定特别细致和严格,不过目前并没有说明执行的时间。所以两位司机都告诉新浪科技,虽然他们的车都不符合规定,但是暂时没有太大影响,滴滴和易到给出的意见都是,维持现状,照常运营,看事态发展。不过他们的司机群对于这件事还是特别关注的,因为细则真正落实,恐怕就彻底不能做了。

  两位司机都对细则进行了仔细研究,包括新闻报道也特别关注,也会看各地出台的其他细则。

  司机的反馈是,青岛的交警等政府部门并没有去做相关的执法检查工作,但是担心之后会有很多的钓鱼执法,担心出租车公司会打压他们。

  司机告诉新浪科技,本市户籍和本市居住证并不是难的地方,外地人想要做网约车司机,办理居住证其实还是很容易的。车辆是本地车牌,也不会有很大影响,青岛网约车还是以本地车辆为主,外地车辆也只是有少量济南等山东其他省份车辆,不像北上广深一样有大量的外地车辆。

  真正影响大的还是对于车辆的要求,例如车辆价格不低于巡游出租汽车礼宾型同期购置价格,车龄从初次注册登记取得机动车行驶证之日至申请日未满2年且行驶里程未满5万千米等等。包括对车长、车宽、车高、轴距、发动机扭矩、综合工况油耗等都有明确的规定。

  两位司机都表示,按照细则的话,A类车辆都要退出网约车市场,而快车和易到的young系列都是基本以A类车辆为主的,这样一来的话,恐怕车源要少掉80%。而且也并不是所有的B类车辆都符合要求。

  这又代表着什么?滴滴司机告诉新浪科技,如果细则实施之后,还要做网约车,对他而言,意味着他要重新买新车或者去租赁一部新车,而B类车价格最低要12万,代价太大。

  易到司机却觉得12万的预计太保守了,巡游出租汽车礼宾型的价格在15万左右,细则要求比它要高。而且符合条件的B类车并不多,基本都要20万及以上。

  除了车辆之外,青岛要求网约车的价格也要高于出租车。

  滴滴司机说,现在快车的价钱其实已经和出租车差不多了。他一天工作12个小时,每天接单30多例,流水在1万多,扣除滴滴的分成、油钱、损耗等等,大概每月能赚4000左右,在青岛算是正常收入,但是觉得自己工作时间和辛苦程度要超过其他职业。

  易到司机,除了易到之外,还跑去哪儿专车、一号专车、滴滴、uber。更贵一点的易到每天只能接2-3单,去哪儿专车也同样。他表示如果只跑一家的话,根本赚不到钱,青岛虽然在山东是经济发达的城市,但是能够经常打专车的人还是少数。

  通过多个平台,每天工作8小时,他平均每天能收入300元,扣除100元油耗,一个月有5000-6000的收入。这在青岛算是比较高的收入,据他介绍,青岛的白领人群大部分起薪都是3000起。能赚5、6千,当然有很多人愿意干,所以虽然有细则,但是在没落实之前依旧有很多人在坚持做。

  冬天的到来,代表着打车旺季,他们都说,还会继续干。但是细则落实了,就没办法只能转行了,不仅仅是罚款被抓的担心,更重要的是成本太高、可能很难赚钱了。

  成都:将会有更多的人加入网约车司机

  司机要求:网约车司机须具有成都市户籍或者“成都市居住证”

  车辆要求:需为成都本地牌照,排气量不小于1.6L或1.4T,鼓励使用新能源汽车。

  相对于其他城市,成都的网约车细则要宽松的多,未对驾照登记地等进行限制,车辆排气量也仅限定在不小于1.6L或1.4T,被认为是截至目前,全国比较宽容的“网约车”城市。

  在新浪科技采访时发现,很多司机并没有对网约车新政表示出担忧,还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新浪科技第一位采访到的司机,是一位30岁的年轻男孩,他本身有自己的职业,只是把网约车当作一种做兼职的工具。

  他目前驾驶的车辆是,两年前通过滴滴公司的滴分期购买的汽车,目前还有几个月这个车辆就还完贷款了。

  司机介绍,当作打算分期购买汽车的时候,就是想用来做滴滴,因为平时空闲时间比较多,所以觉得做滴滴比较合适。

  他目前做滴滴的收入大概能有3000元左右,因为是兼职,所以他觉得这个收入还不错。

  对于网约车新政,司机表示,其实并没有太多关注,只是最近滴滴平台口播了几次,向司机解释了成都地区的新政细则,但是并没有要求他们具体要做什么。

  当新浪科技询问,如果要办理网约车驾驶证或者网约车证的时候,他会不会就不做滴滴的时候,他很坚定地表示,因为买车的原因就是,要做滴滴,所以他会积极配合滴滴公司去考试,哪怕在车身张贴网约车标示,他也不介意。

  另一位,新浪科技采访的神州专车的司机就不那么配合了,这位司机年轻大约也是30岁,成都本地人,他的车是凯美瑞,目前他在滴滴专车和神州的U+平台上接单。

  这位司机也对新浪科技表示,并不了解新政,但是最近在专车的微信群里,大家总是讨论这件事,上个星期,群里还有人说要组织去考网约车驾驶证,但是也无疾而终。

  司机表示,如果要是考网约车驾驶证或者申办网约车证,他就不接单了,因为很麻烦。

  司机透露,因为自己也是兼职,只是偶尔出来拉几单,这辆车平时还是自己自用多一点。

  虽然,目前,这位司机的月入也有5000元左右,但是他表示,专车司机这个活儿很累,有时候遇到喝醉了或者闹事的乘客很麻烦,在高峰时间堵车的话,也让自己损失很多。

  在新浪科技采访时发现,很多成都的网约车司机都是以成都本地人为主,如果不是本地人,也是生活在成都多年的四川籍,所以想要达到户籍的要求是非常简单的。

  除此之外,按照排量对车辆的要求,很多车型也是达标的,所以总体而言,成都的网约车细则并没有太大影响。

  一位租赁公司的老板告诉新浪科技,一直以来都没有担心过成都的网约车新政,所以这次细则落地之后,也并没有特别意外,目前很多同行都已经打算再购置一些车辆,长期和滴滴做下去。

  对于不合规的车辆,租赁公司的老板表示,目前他只有10几辆车不合规,会找其他公司回收了,并没有太大影响。

  北京:或将重新面临打车难

  司机要求:京籍,年龄上限为男60岁、女55岁

  车辆要求:京牌车,车龄不超过8年(或行驶里程达到60万千米时)

  2016年11月1日是网约车政策施行的第一个日子,为了实地考察施行影响,新浪科技记者从北京市通州区打车前往北京市海淀区,这段路程预计有两个小时,显示的预计价格是160元,接单的师傅是姓李,他拥有北京牌照,但并不是北京籍。

  李师傅对新浪科技表示,他开专车一年多,他现在开的别克凯越是一辆二手车,当时他主要为了出于节省油的考虑,然后购买了这辆二手的别克凯越,共计花去了4万块钱,车身还挺干净,车的实际里程也不长,但是他的车并不符合北京市往原车规定的车型,他自己也并非北京户籍。

  李师傅说他自己知道,今天是北京市网约车新政施行的日子,但是对他来说,他并没有收到滴滴官方不能开车的禁止令,也不知道是否会在路上被查处,但他觉得还是为了生计,需要继续上路。

  李师傅是山东临沂人,他来北京有十几年了,他的老婆在黑龙江,他的孩子正在黑龙江念高一,他在北京主要是给家庭提供主要的生计来源。

  李师傅在开专车前主要的工作是蒸馒头卖早点,他说在平常的日子需要凌晨两点钟起来,才能在辛苦了一个月之后赚得1万多块钱,但是现在自从开专车以后,如果稍微正常发挥就可以赚到这个钱,并且刨去油钱以及其他的一些修车费用也大概有七千多块,这对他来说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他说,滴滴快车的一个好处在于多劳多得,如果他愿意多辛苦一些,那他就可以赚得更多一些,他最多的时候可以赚到2万块钱,这样对于他和他的家庭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收入。更主要的是,他在辛苦的时候可以关掉平台,然后休息上一阵,再也不用凌晨两点钟起来,特别是在还没有开暖气的北京的冬天,他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儿。

  当天直播采访中,有评论说,如果关掉了这些外地籍的网约车,那北京就会减少拥堵。但李师傅告诉新浪科技,他并不同意这种看法,因为如果没有网约车,那么大家就会开私家车上路,这样只会造成更大的拥堵,并不会减轻北京的拥堵。他觉得北京拥堵的根源,是在于私家车太多,而共享出行正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好办法。

  北京市网约车新规定出来以后,对北京市车牌,北京市户籍以及车的轴距、新旧等都作出了严格的规定。如果按照严格的规定来讲,李师傅的车并不属于和合规的范围之内,加上他自己并没有拥有北京户口,于是他开网约车变成了非法运营。

  他知道非法运营的代价,在之前,专车尚未合法时,他们曾建立一个微信群,专门相互的通气,知晓什么地方在进行监管。他说,微信群里经常有一些和执法的部门发生冲突的新闻,那些新闻里,很多的网约车司机因为被钓鱼执法,罚款扣车,而罚款的金额可能达2万到3万,这对于网约车司机来说是非常大的打击。

  但是现在他不能马上停止不开网约车,因为这样会断了生计。他并不想再回到之前的状态,他说蒸馒头非常辛苦,而且赚的钱非常有限,他希望能够通过开网约车,多劳多得,这样的话可以继续维持家人体面的生活。

  在滴滴的平台出现以前,李师傅也曾做过一段时间的黑车司机,主要是在一些地铁站口,通过大声吆喝拉客,通常乘客没有议价的能力,只有接受司机们的定价,他们利用信息差可以稍微多赚一些钱,但是并不稳定。

  李师傅认为,滴滴等平台的出现,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改变,他自己也作为过滴滴的乘客,有一次他的车坏了在修,他自己用滴滴出行叫了一辆车回家,他觉得非常方便,也很便宜。

  为了成为全职的网约车车主,李师傅专门买了一辆二手别克凯越,他说这辆二手别克凯越共计花了10万多块钱,但是内饰和性能都挺好,他自己把车打扫得很干净,还会在车里放置矿泉水和纸巾供乘客使用,在当天,北京的气温很低,他在车内主动开启了暖风,在整个行驶的过程里,车内非常舒服。

  在北京拥堵的早高峰,李师傅开得如鱼得水,他技术很娴熟,他说考核网约车司机应该通过驾驶技术,以及一些基本考试,不能通过车本身以及户籍本身,他认为户籍本身的限制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情。

  李师傅说,如果网约车司机需要驾驶驾驶方面的考试,他愿意参加,但是如果说户籍方面的规定,那他无可奈何。因为北京在户籍制度方面的要求,他现在根本不达标。

  谈到北京户口,他把这希望寄托在了他的孩子身上,他现在鼓励他的儿子能够好好学习,然后通过考试进入大学,再念研究生能够在北京工作,并且取得北京户口。他说这是改变他们家户籍的唯一希望。

  为了实现这个愿望,他只好在北京拼命的赚钱,但是他说现在他赚钱的这个途径和来源正在受到网约车新政的威胁。

  李师傅还不知道网约车新政到底什么时候施行,但是他说有了这个新政之后,就意味着监管部门随时可以合理合法地扣车罚钱,这是他不愿意见到的局面。

  新浪科技问他,如果新政彻底地坚决地执行,他会怎么办?他说如果说网约车新政真的要施行下去,并且监管很严格,那他只好回到以前的局面——一边蒸馒头,然后,趁着有空的时间去当黑车司机。(新浪科技 余一 李根 刘安妮)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