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改全面开花 两月批复19个试点

2016-11-04 10:21 O2O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新一轮电改推进速度正在加快。《经济参考报》记者梳理发现,9月以来,短短两个月内,国家发改委密集批复北京等14个省市或自治区开展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福建等5个省份或地区开展售电侧改革试点,这意味着电改综合试点和售电侧改革试点范围已扩至26个省市区,基本涵盖了全国经济大省与用电负荷大省。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有些地方电改试点缺乏操作性细则,改革处于僵持、停滞阶段,众多业内人士担忧改革会出现“雷声大雨点小”的局面。

  2015年3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被誉为“啃硬骨头的改革”正式拉开帷幕。在深圳、内蒙古西部、宁夏等7地开展输配电价改革先行试点的基础上,今年3月,北京、天津等12个省级电网和华北区域电网也被列入试点范围。

  “力争年底前核定这些试点的输配电价并向社会公布。同时将原定2017年开展的14个省级电网输配电价改革提前到今年9月启动,计划于明年1月底完成成本监审工作。”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胡祖才在此前召开的加快推进输配电价改革座谈会议上表示。

  在电改基础工作全面铺开的同时,地方电改也加速落地。从9月6日到10月31日,北京、甘肃、海南、河南、新疆、山东、湖北、四川、辽宁、陕西、安徽、宁夏、上海、内蒙古的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方案和福建、黑龙江、浙江、吉林、河北的售电侧改革方案相继获批。

  《经济参考报》记者发现,上述批复中要求各省对已组建的全资子公司模式的交易机构进行股份制改造,组建股份制交易中心。同时,在部分省份批复方案中,新增了国家能源局派出机构在电力交易机构中的职能。

  而这样的明确要求还是第一次出现。在之前云南、贵州、山西等早期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批复中,相关表述都是“组建相对独立的电力交易机构”,按照《关于电力交易机构组建和规范运行的实施意见》,包括电网企业相对控股的公司制、电网企业子公司制、会员制等组织形式。

  此外,虽然地方试点方案中都提出针对特定领域建立优先发电、优先购点制度以及电价市场化、有序放开配售电业务等类似改革内容,但也存在鲜明的地区特色。

  内蒙古自治区有着蒙东、蒙西两张电网,前者由国家电网公司管理,后者由内蒙古电力公司管理。其电力改革方案中,考虑到蒙东电网公司经营亏损严重、投资能力不足、同价资金缺口较大、电价改革难度大等问题,明确了争取国家支持政策,多措并举来解决上述问题;蒙西方面则继续测算现行电价中交叉补贴额度,明确各类用户承担或享受交叉补贴水平,科学实施合理分摊和逐步消化。

  而北京的电改还涉及建设京津冀统一的电力市场,要求北京市积极配合组建电网企业相对控股的京津冀电力交易机构,争取在京落地。结合有序放开公益性和调节性以外的发用电计划,开展京津冀地区电力中长期市场交易和现货市场业务。

  作为电改“先行军”的广东省则继续领跑全国,酝酿2017年市场建设和规则调整的相关工作,将对电力用户、售电公司参与交易进行更为严格的限定,比如,电力用户自进入市场之日起,三年内不得自行退出市场,这就意味着进入电力市场不是玩“过家家”,不能任性进出。

  在地方电改潮涌之下,企业加紧布局。近日国家电网董事长舒印彪表示,新增配电业务是电力机制改革中的重要内容,国家有关部门在制定这方面的推进计划,国家电网坚决支持,也非常欢迎民营企业的参与,国家电网单独成立售电公司的工作也在进行中。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成立的售电公司超过600家。

  “近几个月来,国家出政策的力度和频度都超出预期,但是,有些地方电改是很滞后的,要么缺乏具有实际操作性的细则,从文件到文件空转,要么就是政策上打架,设置障碍提高门槛。”某售电公司负责人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他所在的省目前没有完成一单交易,改革处于僵持、停滞的阶段。

  有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也担忧地方电改在具体落实上“雷声大雨点小”,错过最好的时机。在他看来,虽然电改的根本目的不是降电价,但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企业对这一红利很看重。而现实是,目前环渤海动力煤价连涨18周,已经破了600元/吨的大关,电厂的盈利空间被大幅挤压,甚至逼近亏损边缘,电价难降给电力交易开展造成了阻碍。

(责任编辑:韩梦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