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沈阳!你为何不创业?

占莎 2016-11-07 14:06 新三板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网上有一种说法,叫‘投资不过山海关’。东北可千万不能让这种说法变成现实啊!”2016年10月18日的国务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推进会议上,李克强总理语重心长地说道。

早在2003年,国务院就提出了“振兴东北”,为此,《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的若干意见》具体提出了12条战略。然而,晃眼间,13年过去了,东北地区并没有被振兴。从2016年3月网易的一篇《救1万个国企也救不了东北经济》开始,全网似乎又掀起了一波“为东北经济振兴操碎了心”的议论热潮。

沈阳,作为东三省的省会城市之一,自然也逃脱不了低靡的经济。在10月18日的推进会议上,李克强还谈到了一个统计排名,“去年全国互联网百强企业,东北一家没有。很奇怪啊!按道理讲,东北那么多高等院校、科研院所、两院院士,创新能力应该很强才是!”

而事实是,不要说百强企业,在这一波的创业浪潮中,沈阳,乃至整个东北地区都没有成为此中的弄潮儿。一个明显的例证是,据《中国股权投资市场2015全年回顾与展望》,在天使投资市场已披露的投资案例中,东北地区共获得4起投资,投资金额总计700万元。而这点数额,甚至还不及北京很多创业公司一家的天使融资额。

不仅于此,就公开的融资数据统计,2015全年加上截止今日的2016大半年,整个辽宁省的投资事件仅有19起。沈阳的创业公司并不多,这一点,在我寻找沈阳创业者的过程中深有体会。网上搜索、朋友圈问询、发动身边的同事朋友搜罗,几乎“全然败退”。终于联系到当地一家创业公司,对方满口宣传,除了给其公司写宣传稿,别的事情,一概不谈。

一位在北京一家创业公司工作的沈阳姑娘告诉新芽NewSeed,在沈阳,她的朋友和同学少有出来创业的,而她对沈阳创业环境的了解,都来自家人。在面对沈阳创业环境如何的问题时,她的回答只有一句,“我听家里人说(沈阳创业环境)各种不好、不适合”。

在近乎放弃寻找当地创业者的时候,新芽NewSeed跟李兴取得了联系,他是一位兼职创业者,在工作的空档,他跟我们聊了聊他眼中的沈阳创业环境。

沈阳!沈阳!你为何不创业?

一个沈阳创业者的故事

李兴是沈阳人,他的主业是设计师,创业做早餐宝只是兼职,手头工作多的时候,早餐宝的运营就会被暂且搁置。

沈阳是老工业基地,经济上还是以传统工业为主,互联网创业的发展并不似北上广深般如火如荼。早餐宝的“点子”完全来源于生活。李兴发现,身边的同事都面临早饭粗糙的问题,在家吃早饭时间来不及,到公司后只能随便在楼下买点,这种不方便,让他有了做早餐宝“送早餐”的点子。这样?

早餐宝目前为止还未获得任何资金注入,这也是李兴没有百分之百投入创业的原因之一,未知的变数太多,他们目前团队只有3个人,大家在基于兴趣让这件事情继续。

鉴于是利用业余时间来创业的缘故,李兴并没有试图通过线下的活动或主动搜集去寻找投资。他表示,他们更多还是通过在新芽NewSeed这样的创投服务平台上注册去获得投资人的关注。当然,也正如他所言,沈阳的投资环境跟北京、上海不可同日而语,除了通过网络渠道找投资,这里的创业者们也会选择去京沪实地接触投资人,或者朋友间互相推荐投资人。

早餐宝还没有进行公司注册,但李兴告诉新芽NewSeed,注册公司在沈阳当地并不是很难,甚至,网上也有公司代注册的,费用特别低。对于互联网创业公司招人的问题,李兴并没有这方面的经历,但他表示,相对而言,互联网创业公司招人会麻烦一些。而当地年轻人的另一种现状是,并不是找不到工作,而是要找到内心中的“好工作”,否则,他们宁可赋闲在家。

对于沈阳当地人对创业的积极性和支持度,李兴的回答并非绝对。他表示,虽然整体而言,当地人还是倾向于考公务员或找一份稳定的工作,但他身边的朋友则更多地想自己出来创一番事业。做早餐宝的事情,李兴的父母并不支持,但他认为,这要根据年龄段来看,父母一辈比较保守,年轻一代则相对更为开放。

正如李兴所言,沈阳以传统工业为主,创业环境不及京沪深。然而,在创新和与时俱进上乏力的同时,工业并没有让沈阳的经济傲立群雄。2015年,整个东三省的GDP增速全国垫底,沈阳所在的辽宁省更是位列倒数第一。更糟糕的是,在2016年第一季度中,辽宁省的GDP更是出现了负增长。而与今日之黯淡相对应的是“昨日”之辉煌。1945年,东三省的工业产值占全国工业总产值的85%,当时的东北,工业规模雄踞亚洲第一,富饶如斯,被称为“共和国长子”。且看今朝,在振兴东北十三年后,国家在2016年又计划在未来三年斥资至少1.6万亿元提振东北地区的经济增长。  

其实,沈阳,乃至整个东北地区,不论是其创业创新的匮乏,还是经济的断崖式下跌,“病因”都是近乎一致的。

一、恶劣的营商环境:传统优势产业主要集中在少量国有企业

据社科院的数据统计,在东北开办企业所需要的程序是全国最繁琐最漫长的。单就登记物权的流程,上海只需4个步骤,而就连东北步骤最少的沈阳,也需要12步。而在东北打一个商业纠纷的官司,竟然平均要消耗363天,就是一年的节奏。

根据智库Bruegel员工在知乎上公开的2012-2014调查数据,在东北地区461家受调查的外地企业中,有306家企业“已实际撤资/停止在东北地区经营”或“在(2012)未来5年内有离开意愿”。在接受调查的企业中,超半数(51.33%)的企业认为,当地政府以及相关政策是企业在东北地区发展遭遇到的最大阻力。

与此相对应的是,东北的国企改革直到90年代才算真正起步,虽然起步晚,但是效果并不如人意。2003年,振兴东北战略启动后,将目标对准国有企业改革。经过几年的时间,东三省的国企改制基本完成,只是,质量堪忧。很多企业不仅没有改掉国企的弊病,反倒重新加入了央企。到2007年,辽宁省有4成国企重新加入央企。这样的改革,强化了公有制特征,却并没有触及产权改革的核心。

2015年8月,全国工商联发布2015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东三省仅有9家企业上榜,其中,辽宁省有6家。民营企业尚且生存维艰,更遑论要在这个环境下生存的创业公司。

二、技术创新不足和人才的大量流失

技术创新越来越成为赢得市场机会的重要途径,而经济萎靡,传统工业为主的沈阳自然谈不上技术创新城市。而技术创新之外,人才的流失和缺失更是东北经济近几年难以复苏的原因之一。据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00-2010年间,东北人口净流出180万人,大量技术人才因职业发展机会少和工资待遇低等问题,流向了东部沿海经济发达地区。

虽然是省会城市,在辽宁省,却还有一个大连在与沈阳争夺资源。叶檀在一篇文章中写道,“电影《钢的琴》是部好片子,很多人认为反应的是沈阳铁西区,钢厂旧厂区如同鬼城,一片狼藉。并不奇怪,沈阳也是中国房地产库存较高的城市,没有多少外地人愿意在此地购房,享受东北风光”。

沈阳!沈阳!你为何不创业?

《钢的琴》剧照

当地人出走,外地人不愿进来,这似乎让我们明白了,为什么东北以外,东北人无处不在。而在多年前,人员流动的方向恰好是相反的,不然也不会有 “闯关东”的故事。一个很明显的道理是,如果家乡条件好,能赚钱,没有人愿意背井离乡。

最近的人口普查数据是,东三省累计人口流出已超过400万,而这400万人都是被称为城市经济发展主力军的年轻人。正如在第一点“恶劣的营商环境”中所提到的,东北的经济结构太过单一,单一到东北人至今还陷在“计划经济”中吃国企大锅饭的时代。国有体制对私营经济活力的“霸道”挤占,让那些无法在国企找到工作或不喜欢这种工作环境的年轻人只能选择离开。

虽然在中国的科技互联网版图上,东北地区除了位于沈阳的东软集团则几近空白,在今年的移动直播热潮中,东北依旧很“冷淡”。但有趣的是,直播本身却意外地为当地年轻人创造了“就业机会”。据不完全统计,几乎每家平台排名前二十的主播里便有一半为东北籍。不过,这倒也为东北的人口流失提供了佐证,央企难进,民企无力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创业公司匮乏,这样的现状下,“出走”似乎成了更好的出路。

(来源:新芽NewSeed  占莎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属于原作者,不代表清科私募通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