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20多家机构热捧的网络互助正面临五大风险,未来道阻且长

周瑞智 2016-11-07 21:18 互联网金融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68c58PIC5bB_1024.jpg

前言

近日,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就网络互助平台有关问题答记者问时,重申了互助平台的风险隐患问题,部分网络互助平台负责人被约谈并通报监管意见。

这并不是保监会第一次表达类似担忧。去年12月和今年5月,保监会曾公开强调网络互助平台存在诸多潜在风险,比如非法集资、隐私泄露、资金难保等。

今年上半年,美团10号员工沈鹏创办的水滴互助,以及背后一众豪华投资团队,开始让本不新鲜的“网络互助”进入更多人的视野。

其实,民间互助组织存在已久。2011年,金融机构出身的张马丁在上海成立抗癌公社,近两年又先后涌入e互助、保保集、众托帮、水滴互助、17互助、同心互助等几十家公司。

根据公开数据,截至10月,已有14家相关公司拿到总计约2亿元的投资,22家投资机构参与其中。

网络互助的模式其实很简单,用户以低额“保费”成为会员,群体内成员共担风险,一旦有人发生互助事件,会员们共摊资金。

互助组织对于救助困难群体、发挥慈善作用具有积极意义,不少创业公司也希望通过互联网、区块链等技术,以创新的形式改造这一行业。

小饭桌通过行业调查发现,尽管参与者众多,也获得了资本市场以及部分用户的认可,但网络互助很容易与保险产品相混淆,在中国的发展依然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短期内,至少面临监管、盈利、风控、公信力、同质化竞争等五大风险。

网络互助平台如何突然走红?行业内有哪些玩家,都在怎么玩?大家又面临着怎样的困境和风险?小饭桌对网络互助行业进行了调研,并统计了目前市面上互助平台,文末附名单。

走红

其实,保险的原始形态就是基于人际关系的互助,后来逐步演化为基于合同关系,于是有了后来的保险公司。网络互助平台实际上是原始保险形态与互联网的结合体,利用互联网无处不在的触角,尽可能多的连接同类用户,提高交互的效率。

总的来说,网络互助之所以能迅速圈住大批用户,源于以下几大优势:

1
参与门槛低

用户仅需缴纳较低费用(通常在10元内),就可以加入互助组织,这相比于价格较高、通常需要连续缴纳一段时间费用的传统商业保险,无疑更具有吸引力。

2
流程简单

保险公司往往需要高昂的设立、运营成本,网络互助则简单得多,用户也无需像商业保险那样连续缴纳保费。另外,较之保险产品复杂的精算流程,网络互助的“事后定价”模式,使得互助金能够100%用于赔付。

3
传播属性强

网络互助低成本、高回报以及社群属性,很容易带动社员的自主传播。而移动互联网则能将触角延伸至各个角落,连接广大的同类群体。

玩法

大部分互助平台选择选择从C端切入,比如水滴互助、17互助、抗癌公社、e互助等。也有从B端切入的斑马社、芝麻互助,以及壁虎互助的to B业务等。

现有的网络互助平台,模式大同小异。用户通过预付保证金或免费的方式,加入平台成为会员,群体内发生互助事件时,大家分摊互助金。不过,在不同的环节上,不同平台的玩法也略有差别。

1
保证金

目前主要有免费加入和预交保证金(通常在10元内)两种模式。

采取免费加入的仅有抗癌公社和全民保镖,其中,后者已转型为智能保险顾问平台,不再涉足互助保障。

免收预付金的好处在于,用户没有准入门槛,更容易取得信任,另一方面也规避了非法集资的风险。不过,这也使得平台更像一个公益性组织。

对此,抗癌公社创始人张马丁也在不断探索盈利模式。比如,尝试同第三方医疗机构合作,提供体检、随访、海外就医等服务;另外,抗癌公社还计划通商业保险公司合作,以及通过电商、广告来变现。

而对于大多数预交保证金的平台来说,撇开监管风险,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如何保证资金的安全。目前来看,平台主要通过以下3种方式规避风险:

一是以17互助、众托帮为代表,将资金托管给商业银行,并对保障费用进行及时公示。平台不设资金池,运营资金由公司自有资金来支撑,会员全部资金都将用来赔付。

二是以水滴互助为代表,与公募基金合作。水滴互助就将资金托管给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双方共同管理。

三是以壁虎互助为代表,与微信支付、易宝支付等第三方支付平台合作。

2
赔付

保险公司一般有专业的核保人员,而互助平台通常会把事件真实性的核实交给第三方公估机构。

不同平台的赔付规则会略有不同。以同心互助为例,其计算公式为:单次分担互助金=(互助金额/全体加权风险系数)*会员风险系数。水滴互助也是类似的算法,患病会员根据年龄、发病率等因素将获得2-30万不等的互助费用,由社群用户分摊,不同年龄段还有着相应的分摊上限。

在这个模式中,用户规模是关键。群体越庞大,分摊到每个人身上的金额就越低。而如果没有足够多的用户,平台的赔付金额可能达不到承诺的额度。

3
产品

几家网络互助平台的产品大同小异,基本上都推出了面向老人、少儿、中青年人群的大病保险。比如,水滴互助推出了3个产品,分别是面向18-50岁普及型“中青年抗癌互助计划”,面向51-65周岁癌症高发人群的“孝敬父母抗癌互助计划”,以及面向出生满30天至17周岁的青少儿的“少儿大病无忧互助计划”。

也有一些创新的产品出现。比如,夸客联盟的“扶老太太爱心互助”,面向因救助他人而遭遇讹诈的人,根据其官网展示的信息,截至发稿前已有近4万人加入。同心互助则面对IT从业人员推出了专项互助计划,预存299元,最高可获得90万元互助金,保障30种重大疾病、意外伤害或过劳身故。

面对B端用户的斑马社、芝麻互助等,主要是面对企业用户及团体、组织,定制不同场景化的互助产品。

4
竞争壁垒

由于模式简单,门槛较低,网络互助平台同质化严重,在模式和玩法上并没有太大区别。运营是此类平台的重中之重,只有圈住了足够的用户,这个模式才能玩得转。

今年7月7日,未来互助就宣布因人数不足而停止运营。在公告中,未来互助官方称,经过一个多月时间的运营,因参与互助的人数没有达到预期,导致未来互助正式运作后,参与的会员平摊费用可能会高达1000元/年,这违背了他们想为会员提供一个低成本的保障的初衷。

因此,如何通过创始的产品和模式迅速圈地,将成为网络互助平台的护城河。面向B端用户的众托帮,由于平台所依托的中科招商参控股了200多家企业,员工和家属数量较大,能较顺利地完成冷启动。17互助则通过提供医疗服务和健康管理,将低频的需求变得相对高频,维持社群的活跃度。

除了运营社群,财务、经费来龙去脉的透明有助于增强用户的信任度。不少平台都选择了在网站上公开相关信息,水滴互助、同心互助等公司还引入了区块链技术。由于互助保险本身是一个多人参与的去中心化系统,区块链的应用可以保证资金流向的公开透明,同时无法伪造和篡改,更加具有公信力。不过,如何将技术完美落地,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5
盈利模式

对于公益性质较浓的网络互助平台来说,盈利是一大难题。不过,一旦有了海量垂直用户,依然有足够的想象空间。

一是同保险公司、医院、药企合作,通过卖流量或提供医疗增值业务赚钱。比如,抗癌公社创始人张马丁曾表示,会尝试适当增加健康医疗类广告,同时与体检公司和保险公司合作,甚至推荐优秀医生、医院等,帮助患者就医。

二是收取管理费。目前大多数平台自己承担运营费用,同心互助则表示,未来或许会收取一些管理费用。

三是电商和广告。由于人群足够细分,通过电商、广告变现也是一种方式。抗癌公社已经开始尝试接入微店,在其微信服务号中,有一个“康爱小店”的入口,店内产品大多是社员家乡的土特产,以及第三方医疗机构的服务套餐。

对于面向B端用户的平台来说,盈利问题则似乎更简单,可以通过不同的定制项目,收取不同的技术服务费。

风险

尽管所有网络互助平台都表示自己并非保险机构,但其中的风险依然不言而喻。

监管
1

根据保监会的《相互保险组织监管试行办法》,设立一般相互保险组织,一般发起会员数不低于500个,有不低于1亿元人民币的初始运营资金。目前,没有哪家网络互助平台能够具备这些能力,而它们也极力撇清与保险的关系。

在中国,得到保监会承认的“正规军”是相互保险机构。今年6月22日,保监会宣布批准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众惠财产相互保险社和汇友建工财产相互保险社筹建。这是中国首次批准筹建相互保险机构,而在全球范围内,相互保险占保险市场1/4的比例。

网络互助同相互保险的模式十分相似,只不过门槛更低。少数网络互助平台的误导性或虚假宣传,也引起了保监会的担忧。

今年4月,保监会联合有关部门印发《互联网保险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其中,互联网企业未取得业务资质以互助名义变相开展保险业务是这次专项整治的重点工作之一。

对于违规平台,保监会将坚决取缔并追究相关人员责任。同时,平台的投资人也将被依法限制甚至禁止其在保险领域的投资。

对于还十分幼小的网络互助平台来说,监管的介入势必会引起资本的谨慎,很可能影响后续融资。

盈利
2

商业保险的盈利模式对于网络互助平台来说并不适用。目前,网络互助平台还处于攒用户的阶段,对于接下来如何盈利并不完全清晰,尽管有电商、广告、管理费等几个方向,但都需要验证与探索,整个行业并没有成熟的策略。

公信力
3

保险公司的经营需要巨额的实缴资金及保证金,自证其经营能力,而我国政府也以国家信用为保险公司做担保。也就是说,即使保险公司破产,投保人的保单依然有效,仍能获得合同内承诺的保险金赔付。

而网络互助大多属于科技公司,没有任何信用保障。一些公司甚至没有设立常规的平台定期披露信息,会员们无法获知互助资金的使用情况。

风控
4

传统保险公司除了高额的营销成本,还需要专业的精算、核保、理赔等能力,网络互助恰恰砍掉或弱化了这些中间环节。

保险产品的定价往往根据生命表来精算研发,网络互助的“事后定价”,尽管使得互助金全部用来赔付,但由于无法准确估计出险率,不具备保险经营资质及相应风控能力,其资金风险、道德风险和经营风险难以管控。

保监会相关负责人在11月3日答记者问中曾谈到:“(网络互助)未基于保险精算进行风险定价和费率厘定,没有科学提取责任准备金,也没有受到政府部门的严格监管,在赔偿给付能力和财务稳定性方面没有充分保证,难以实现持续运营。一旦发生风险事件,平台自身并不承担给付责任,无法保证兑现承诺赔付的金额。同时消费者还可能面临个人隐私泄露、纠纷争议难以解决等风险。”

另外,风控措施不完善,也容易诱发金融风险。部分网络互助平台通过各种商业营销手段,迅速积累大量会员,外溢风险不容忽视。

而一旦平台发生“极端”情况,比如骗保、短期爆发“大量”理赔事件等,平台的资金量是否足够抵抗风险?一旦频繁扣取会员费,最终又有多少会员能够一直坚持下去?

同质化
5

由于互助平台门槛并不高,目前涌入了大量玩家。日趋白热化的竞争,助推了获客成本上升,网络互助平台会不会陷入争夺用户的补贴战上?玩家的良莠不齐会不会触发监管机构的介入?如何快速地教育市场?或许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些都是创业者需要解决的难题。

附:网络互助平台名单


(表中数据截止到2016年11月6日)


二维码800-300.jp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