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办办公:在哪些情况下领导者不该授权?

企办 2016-11-08 10:27 创业服务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当我们在最佳管理实践的语境中,听到“授权”这个词的时候,通常会有这样一种假设,那就是负责人需要授权更多,员工希望得到更多的委派和信任。恩杜布伊西•艾基克韦(Ndubuisi Ekekwe)的著作,“蚂蚁教会我领导力(The Leadership Lessons of Ants)”,是一部在授权的益处以及充分利用团队作用方面,特别引人入胜的专著。但是,是否有那样的时刻,你的直觉会告诉你不要授权?基于企办君个人的经验,有三个特定的情境并不建议进行授权。

  1、你是否在挣扎着详细解释你需要受委托者做什么?

  是否有一个项目,需要紧急而细致的战略,如果你不能明确表达需要解决什么问题,或确切指出需要做什么,通常最好的做法是直到你能明确上述问题时再进行任务授权。你授权太早的潜在信号是,受你监管的员工这样说,“我真的不太清楚你想要什么”,或者你听到议论说你是个变化莫测的人。这时有两种可能性。第一,你没有雇佣到合适的员工,而你的团队成员不具备完成手中任务的能力。另一种可能性是,你进行了仓促的授权。多考虑一下这个问题或者任务,这样你可以尽早的提出你希望实现什么。

  2、授权之后,你个人的发展以及成为领导的可能性是否受到威胁?

  不可否认的是,领导者需要让其他人得到发展,但是当我们升职至更高级的职位、拥有更多可支配资源时,我们可能会授权太多,或者交出了那些对我们个人发展至关重要的任务。

  几年前,企办君遇到了一个在技术和经营上非常出色的CEO,但是缺少人际沟通技巧,这种技巧对于员工的士气和稳定十分重要。因为公司有很好的资金支持,他有条件授权,结果除了少数值得信赖的顾问外,他已经日益与他的员工们疏离了。用到极致的授权,制造了围绕在高级政治领导人周围的典型肥皂泡。华尔街日报的最新专栏,“The Special Assistant for Reality”(“现实的特别助理”),解释了奥巴马总统在理解反对机场搜身的集体抗议时的错误。正如作者Peggy Noonan所言,“无论你走到哪里,肥皂泡都是存在的。最糟糕的是,由工作人员、安全人员以及助手所组成的军队会形成总统与危险之间,或者总统与麻烦之间的屏障,最终成为了总统与现实间的屏障。”

  至于那个CEO,把需要与员工大量互动的工作传递了出去,避免了他人际交流的“阿喀琉斯之踵”(致命弱点),却给他的工作带来了损害,他在公司的任期也被缩短了。对总统来说,Noonan写道,“那些肥皂泡(屏障)是总统做出的重大错误的合理解释。”信息来源越丰富,我们越可能将责任传递给其他人,相当坦率的讲,我们必须这么做。但是如果你有一种预感,你正在通过授权束缚你的发展,或者把你的领导权委派出去,你最好听从你的直觉。

  3、你是否正通过授权潜在地损害了项目的成功?

  通常有这种状况,我们并没有某项特定项目所需要的技能,如果不把任命转交给他人就是愚蠢的。同样还有这样的时刻,我们是这项工作的最佳人选,而因为我们有能力精确地了解项目的范围,所以我们被项目的规模吓倒了,这时候我们倾向于授权。

  在一位朋友的书出版的过程中,我注意到在他身上的这种倾向,起初是请求式的简介,最近更多的是制作宣传计划。在需要请其他人为这本书做推介时,他发现这并不是一项对于他能找到多少名人的练习,他认为更应该赞扬那些真正影响了他的思想和行动的人。如果朋友有一点成功的希望,都不能只是把他的手稿扔到他们的书桌上。他需要他们去了解为什么去联系他们,为什么赞扬他们,而这就是他不可能委托其他人去做的事。

  到了出营销计划的时候了。朋友原想让其他人去接手这件事。直到别人告诉他——你不能把这件事委托出去。有些策略上的部分,你可以外包出去。但是你已经思考了几百个如何营销一个企业,一个人或者一个理念的计划。这是一项你做得很棒的事情,你需要控制这个过程。在这个项目里,这的确是个好的提醒,他就是那个工作最适合的人。

  关于Psyche(赛琪)的神话故事可以在思考如何、何时授权提供一些指导。以下是企办君思考的部分:从Aphrodite(阿佛洛狄特)那里领回四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后,Psyche(赛琪)让其他人去完成几个任务,尽管如此,第四个任务她什么也交付不出去。在第一个任务中,她让蚂蚁们帮助她去整理混杂在一起的大量种子。准确的指派任务——将种子分类,分成小堆——把这项工作委托给蚂蚁们的确是明智之举:很清楚这是一项多受众的任务,而不是只给一个人的。在她的第二项任务里,收集 head-butting公羊的羊毛,地里的芦苇帮助她如何收集羊毛而不被公羊攻击。通过利用他们的帮助去收集羊毛,这种举动代表了力量,她成功的做到了把力量授予其他人,而不是把所有的力量都保留在自己身上。在第三个任务中,Psyche(赛琪)必须取来一条奔流不息的大河中的河水去装满一个长颈瓶,而这条河在陡峭的悬崖边。她缺乏完成这项任务的能力,不过她认识到老鹰可以帮助她。她授权并不是因为她想逃避这个任务,而是因为其他人比她更有条件去完成这项工作。第四项也是最后的任务,从地狱取回一个盒子,是她自己去完成的任务,这个任务并不只是获得那个盒子,而是还有一路上她所需要做的艰难的决定。

  当我们了解到授权是一项重要的管理工具,就会有这样的时刻,你想到,“这样授权是不正确的”,而且你有很好的理由。你的团队可能希望你能授权更多,不过他们真正希望的是你知道何时授权。

  其实业务委托给第三方服务公司跟授权的道理是一样的,一般来讲,核心业务是不能委托别的公司代办的,但是除了核心业务以外的,众多不重要的繁琐的业务,不妨放手委托给第三方服务公司来做,比如企办企办作为专为企业服务的一站式管家平台,共有十一大类一百多项服务,从公司注册代理记账企业法务品牌公关,均有专业的团队为您服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