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许长虹:乐视确实进入了“谨慎期”,但我们担心的并不是钱的问题

2016-11-08 12:30 智能硬件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leshihaiwai

11 月 6 日晚,乐事集团创始人贾跃亭发一封 5000 余字的公开信让整个互联网圈炸了锅。贾老板在文章中反思乐视生态模式“扩展太快,导致资金短缺”。不过贾老板的这番“真心话”看起来并没有带来多少正面反映:媒体和分析人士认为乐视“假反思,真缺钱”,市场反应是“乐视网市值四天蒸发 128 亿”,而随之而来的是乐视“拖欠供应商 100 多亿”,以及和小米“互撕”等诸多负面的消息。

“风口浪尖”用来形容现在的现在的乐视可能还不够。不过,在今天的 TechCrunch 大会上,乐视全球商城高级副总裁许长虹并没有回避这些颇具争议的话题。

乐视到底缺不缺钱?许长虹表示的说法是“ 我们不是担心钱的问题,而是如何把钱用到刀刃上”。 许长虹表示,老板贾跃亭这封信其实是给投资人的一个表态:作为一个创新企业起家的公司,乐视已经走过 12 年,在中国有 7 个生态的建立,第一阶段的目标已经完成了,下面要进入到第二阶段——希望在用户量方面很快的铺开,在商务、财务的表现也希望比第一阶段更好。<

不过他也承认,乐视确实是进入到了一个“谨慎时期”:“就跟世界上任何一个成熟的公司一样,你关注他们成功发展的历史,一定会有这样的一个周期性,一定会进入到一个在商务或者财务这方面比较谨慎(的时期),(需要找到)一个平衡发展,或者可持续发展模式。”许长虹说,乐视现就在考虑哪些业务模型,业务业态是具有相关性的,哪些业务类型应该继续发展。

有继续发展就有需要砍掉的业务,许长虹说整个 2016 乐视裁了 5000 人,在北美的办公室也有所伸缩,但他并没有正面回应会砍掉那些业务。不过仍然会是重中之重:“我们的 CEO 在私人信当中说再花 100 亿投到汽车上。这也会成为我们全球发展当中一个最重要的生态环节。”许长虹提高了语调:“100 亿啊,不是 1000 万,100 亿投到这上面!”

乐视汽车什么时候会发布?许长虹并没有直接给出答案,不过按照他的说法,最大的可能性应该是明年:“整个 2016 年如果一直关注乐视发展的话,我们还会有更多的和汽车相关的大动作。‘发布’可能不是我们想要用的这个词, 我们应该会有一些特别有意思的动作,但是我可能不会用‘发布’这个词。2017 年还可以有一些期待。”

最具争议性的话题无疑是“大规模拖欠供应商费用”的传闻,和乐视的官方回应一样,许长虹否认了这个传闻:“不是他们没有拿到钱,我是付给他们费用的。”至于乐视手机的盈利状况,依然是个谜。许长虹的回答是“不管我们公司发展到什么规模,我们还是会有一些财务这方面的问题,我们也要跟上我们供应链的建立。” 此外,不久前在美国开卖的乐视乐 S3 手机销量,许长虹也不表示“现在不方便透露”。

许长虹把“乐视目前并不乐观的现状”归结为正常的调整:“那些负责任的值得尊重的大的公司,你随便举个名字,他们的发展模式都很相同,一开始发展特别迅速,增速特别快,然后你要进行调整,其实这是非常正常的。无论你是什么样的一个初创企业,不管你是一个 20 个人还是 100 个人的初创公司,你都要经历这样一个循环。” 许长虹说,他并不知道 乐视生态是否一定能成,有些业务可能不会再继续了,但知道这(乐视生态)是正确的事情。

“我想最重要的一点,其实不是这个公开信,而是说里面所提到的一些内容,我们是非常的公开以及非常的诚恳。我们希望一直持续传递一个信息,我们在打造这样的生态体系。”许长虹笑称,希望下一次公开对话时,可以和主持人以及现场观众分享很多激励人心的故事。

以下是对话主要内容,约 5000 字,全部读完需要 10—15 分钟。你将获得:乐视现状、乐视手机销售情况、贾跃亭公开信的相关看法以及乐视汽车相关进展等。

leshi

Jon Russell(主持人):我想代表观众们问你一个问题,昨天十我们看到一篇报道,说你们的 CEO 写了一封信,你们的发展太迅速了,需要放缓一下你们的脚步。你对于你们的 CEO 这样的一封公开信有什么看法?你有没有担心?

许长虹 :既然我今天在这里还是保住了我的饭碗,如果大家看我们 CEO 的公开信,他并不是在说可持续不可持续的发展问题,我们希望在全球能够可持续的发展,我们希望有一个平衡的发展战略。我们已经进入了第 12 个生日了,我们已经在这个行业有很多年的历史了,作为一个创新企业起家的公司,走过 12 年,我们也会有不断的发展的重头方向,我们在中国有 7 个生态活动的建立,我们第一阶段的目标已经完成了,下面要进入到第二阶段。我们希望在用户量方面很快的铺开,在商务、财务的表现也希望比第一阶段更好。刚刚那封信,就是我们公司老板自己对于投资人的一个态度的表达。

Jon Russell:是不是有些项目会被砍掉呢?比如说你们的无人驾驶车的项目,是不是会放弃?你能不能跟我们确认一下这一点?

许长虹 :汽车还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我们在美国铺开的时候,还是会继续进入到汽车行业。大家来回顾一下整个 16 年,我们裁了 5000 人,我们在北美的办公室也有所伸缩,其他的投资并没有受到影响。就跟世界上任何一个成熟的公司一样,无论财富 500 强的公司,你关注他们成功发展的历史,一定会有这样的一个周期性,一定会进入到一个在商务这方面,或者财务这方面比较谨慎,能够完成这样一个平衡发展,或者可持续发展的这样一个模式。我们其实就在考虑哪些业务模型,业务业态是具有相关性的,哪些业务类型应该继续发展,这些都是我们需要问自己的问题。

同样这个时间节点也很重要,现在这样一个时期,是不是最适合我们进行这样的一个全球铺开,或者全球发展。回答你刚才问的问题,汽车还是我们的重中之重,我们的 CEO 在私人信当中说再花 100 亿投到汽车上。同样这也会成为我们全球发展当中一个最重要的生态活动环节。100 亿啊,不是 1000 万,100 亿投到这上面。

Jon Russell:你刚刚也说到,你们已经在美国设点了,在美国是不是有 600 个员工?你们美国的这 600 个员工还会继续有工作吗?

许长虹 :其实他们不仅还会保住饭碗,我们还会招一些做公关的人,你有兴趣可以给我们发简历。

我们当然希望我们复制在中国的成功,比如在中国的 7 大生态活动都想搬到美国去,比如说电视、手机、金融、体育等等,我们是 7 大生态系统在中国很成功,我们也希望复制到美国去。这个生态系统布局的战略会考虑到美国的实际情况,同时我们还有智能设备和它相连接。在美国 60 到 70%做开发和互联网方面的工作,其他的员工主要在 HR、人力资源、法务、销售等等,这些都是很常见的运营部门。这 600 个人你看看分布就很明显了,一开始我们在美国成功只有 30 名员工,现在已经增加到 600 人,明年还会铺开得更快。

我们在美国、印度、中国都有这么宏伟的发展目标,这也是我们会发这样的公开信给我们的员工明确的指向,哪些领域是我们的重中之重。

Jon Russell:心里面也说,你们这样的成长速度非常惊人,从 30 到 600 人,是不是太快?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任何的公司,从一年之内从 30 人到 600 人。

许长虹:我觉得这个公开信里讲的增速过快,不光光是我们招了这么多人,是招对了人,是在中国或者其他地方招的这么多人,我们这封公开信是针对中国员工的,我们一定要瞄准我们的目标方向。

Jon Russell:我听说你们的智能手机业务在中国还是继续的铺开。这样的一个业务在中国怎么样呢?亏欠还是赚钱?

许长虹:在中国智能手机这块的需求比我们的供应要多,这样的一个问题在不断的被扩大和放大,因为你要知道一个初创企业在增速如此快的时候,就会有这样一个供不应求的问题。不管我们公司发展到什么规模,我们还是会有一些财务这方面的问题,我们也要跟上我们供应链的建立等等。

Jon Russell:我听说好像很多帮你们代工的这些制造智能手机的工厂,你们还没给他们付钱是这样吗?

许长虹 :当然了,作为代工的供应商,我们的合作伙伴,我们非常尊重他们,我们当然希望在互信这方面加强共鸣。在公开信当中我们强调了对他们的重视,我们希望和他们保持健康的关系。不是他们没有拿到钱,我是付给他们费用的。

Jon Russell:你们是两周前在美国是不是发布了新手机?你们在美国两周之前开售自己的手机,是不是很难卖?

许长虹 :4 个小时之内全部就卖光了,就像 LE-TV,9 秒当中就被抢光了,就是秒杀那种。

Jon Russell:你到底卖了多少台?

许长虹 :现在还不方便公布。

Jon Russell:现在我们都在这里,难道不是好的时机给我们公布吗?不说就算了。在美国卖中国的智能手机是不是很难?比如说在价格竞争这方面,我们有没有优势呢?是不是很难卖?在定价,或者你在美国卖手机能做多少量?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

许长虹 :我觉得初始点,从中国进入到美国市场的初始点比较重要,我们做智能装备、智能设备,我们主要在智能装备这方面作为我们一个重点的发展方向。大家知道我们会有一个非常全的生态系统,我们的价格也是有竞争优势的,再根据用户的需求,我们以人为本。基于此,我们在产品迭代这方面就会做得比较快。除了产品之外,我们相关的服务也都是重中之重。

Jon Russell:您有没有担心会被起诉?因为中国很多的智能手机的公司,说不定是你的友商或者是竞争对手,他们可能也在美国卖过自己的手机。

许长虹 :你是在说知识产权的问题吗?

Jon Russell:你会担心吗?

许长虹 :我觉得一个有企业社会责任的公司,不应该害怕侵权、被起诉,我们应该拥抱这样一个现实,而且要做好这样的准备,既然你要从中国出海,你就需要考虑到你专利的保护,还有 IP 的保护,知识产权的保护等等。我们在防卫系统这方面建立得还是非常的全面和健康,我们并不是很担心,这样的防卫、IP 保护体系已经建立起来了。

Jon Russell:过美国市场你们卖哪些产品?

许长虹 :我们在电视、智能手机、电视机、机顶盒这些智能的设备方面我们都有所涉及,还有我们的内容服务,也是我们提供的一个服务产品类别。到今年年底我们还有很多的大动作向大家宣布。相信大家看过我们的(英语)发布会,还会有更多的内容提供给大家。

Jon Russell:你是怎么在美国来卖的?直接和消费者进行销售吗?

许长虹 :是的。我们现在的销售机制我们有一个网站,这是我们自己的全球电商平台网络,我希望把大家都引到我的网站上上,就是乐视商城平台上面,让大家来购买。

Jon Russell:在中国市场上面有很多大的电商公司、阿里巴巴、京东等等,但是他们好像并没有特别关注美国的市场,季度、东南亚可能是他们比较关注的方向,你们为什么选择美国呢?亚马逊是最大的玩家,你们有没有考虑到美国的消费者用亚马逊,你们怎么把他们引入到你们的网站上?

许长虹 :哪怕你就只有 1%的成功机率,这 1%说不定就代表着你可以成为这个市场的交局者和颠覆者。京东、阿里巴巴,他们不光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更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亚马逊同样也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我们会和亚马逊这些大的电商平台签和约来进行合作。我们有了这些很好的产品进入美国市场,我们要铺开点,让消费者有渠道能够接触到我们的产品。我们也要有自己的平台给他们我们自己的服务。了解你自己的消费者最好的渠道,就是直接给他们来销售,直接对他们提供服务。比如说端对端的直接接触才是最好的了解我们消费者的渠道,比如我们的旗舰店,或者我们自己的电商平台,这样才可以和他们有一个直接的关系的建立。

Jon Russell:汽车是你们一个很重点的发展方向,你们会在网上来卖乐视的汽车吗?

许长虹 :会啊。

Jon Russell:你觉得什么时候才可能开卖?

许长虹 :我刚刚也说了,整个 2016 年如果你一直关注我们乐视发展的话,我们还会有更多的和汽车相关的大动作。公开信当中也说了一些跟汽车相关的细细。发布可能不是我们想要用的这个词,我们应该会有一些特别有意思的动作,但是我可能不会用发布这个词。2017 年还可以有一些期待,希望大家能够继续关注我们。

Jon Russell:还会有更多的公开信吗?我们大家都很爱看公开信。

许长虹 :如果说你们继续关注我们老板了,其实他已经写了好几封公开信了,这封好像是重磅炸弹,大家都很关心里面的用词,觉得你们钱都烧完了,没钱了。我们并不是担忧钱的问题,而是如何把钱用到刀刃上,如何有智慧的来花这些钱,我们希望成为一个全球性值得尊敬的公司。

许长虹 :如果你看这些公司的话,你随便举个名字,就是负责任的,值得尊重的大的公司。他们的发展模式都很相同,一开始发展特别迅速,增速特别快,然后你要进行调整,其实这是非常正常的。无论你是什么样的一个初创企业,不管你是一个 20 个人还是 100 个人的初创公司,你都要经历这样一个循环。在美国我们在招人这方面总统非常的快,我们希望在全球范围内发展得更快,但是我们还是一个创新初创企业。

Jon Russell:是不是你们是一个特别疯狂的,动作特别巨大的公司?

许长虹 :我觉得这是一个表扬,这是一个称赞。

Jon Russell:一讲到乐视,大家觉得好像你们无处不在,什么都做。你们是不是也在学习别人的做法?

许长虹 :在硅谷非常敬重的前辈,他们其实不会用疯狂这个字,他们都告诉我们说,你们做的是正确的,就像我们老板所说的,其实我们的生态体系,就是我们乐视所要打造的,其实是一个正确的方向。至于乐视生态会不会是成功的我们就不知道了。但是我们认为我们所打造的会是成功的,这就是我们的精神,也是我们认为是正确该做的事情,不管你会不会在这个市场当中能够胜出我们不能确定,也许你们未来会发现,有些事业不会继续进行下去。

我们现在是惟一的一个公司是从事这样的一个方向的,没有其他的公司和我们一样。所以我要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这么做?如果你来了解一下消费者的行为,比如说跟索尼比较的话,比如说在过去的时候,索尼他们有娱乐,以及还有索尼的硬件,我小的时候也用很多索尼的产品。但是它们彼此是各自孤立的,没有交汇。如果有一些创新,破坏性的服务,能够提供最好的服务给我们的客户,能够提高价值的话,必须要能够覆盖所有的企业,这些是深植于我们的 DNA 当中。我们看用户的使用场景,场景可以分为移动、交通以及家庭的场景,我们现在所打造的 7 个生态体系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Jon Russell:为什么会去并购公司?你们已经做智能电视,还要收购另外一个公司?

许长虹 :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电视的硬件公司,是美国的公司。我们看到,在美国本土的品牌 VIZIO 是占第一的,VIZIO 的供应链以及他们的这些客户的保护,其实他们都做得非常好。大家可以看到,彼此之间其实我们是能够带来更多的附加价值,我们有很好的 UI,以及互联网的能力,以及还有内容的提供。所以其实这样子的一桩姻缘能够给我们带来更大的价值,比我们想像带来的价值更大。

如果我们看并购的内容,为什么在美国这么积极的增长的话,如果你对商业模式是非常有激情的,如果你希望能够成为一个全球的企业,能够更好的服务客户,在中国之外,其实你要了解全球的市场,你要了解消费电子,以及互联网的行业。如果你只是在亚洲很成功,在美国就没有什么版图,你去争自己是成功的公司是不可能的。如果你只是在美国很成功,其实要来到其他的市场是比较容易的。

Jon Russell: 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关于这个公开信,很多人今天现场观众已经听到了乐视的报告,增长太快可能是不可持续的,你会跟大家怎么解释乐视的未来?

许长虹: 乐视未来的发展,我相信其实大家已经很熟悉乐视的品牌以及我们的生态体系。我想最重要的一点,其实不是这个公开信,而是说里面所提到的一些内容,我们是非常的公开以及非常的诚恳,希望我们能够进军到全球的市场当中。

所以在许多的选择当中,你可以选择去隐瞒一些事实,或者很公开的跟大家说明我们所面临到的挑战,我们希望一直持续传递一个信息,我们在打造这样的生态体系。我们希望不管我们的用户,或者说大家是不是关注到我们的生态体系,或者是运用到我们的产品,或者是服务,我相信大家都能够看得到我们所打造的这个生态体系,以及我们的 UP2U 的项目这样的一个服务,不是指为现在,而是为未来所打造的。我希望下一次我再跟 Jon Russell 聊天的时候,或者再看到现场观众的时候,我们能够有很多非常激励人心的故事能够跟大家分享。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