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 北京现场报道】谈到锤子 M1 的设计过程,朱萧木用得最多的词是“妥协”

2016-11-08 14:00 智能硬件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smartisan

“其实这个手机在发布之前内部打分是偏低的,因为我们对它的工艺设计不是十分的满意。”在 TechCrunch 2016 北京国际创新峰会现场,锤子科技设计总监朱萧木解答了关于锤子手机的方方面面。

T1、T2 和坚果,能打多少分?

朱萧木:我们认为这些都是反响最好的手机,在我心里是 8 分,超越了及格 2 分。

ONE STEP 和 Big Bang,这两个需求是怎么被发现的?

朱萧木:这两个功能非常惭愧或者说非常痛苦的得承认都是罗老师发明的,当然对于我们来说是比较惭愧,对于团队来说,这两个功能居然是老板发明的,让人觉得比较——是吧!

它的一切来自于对手机上文字编辑的不方便,如果不太清楚这两个功能,一会儿可以看一下这个短篇,经常看手机,手机上有第三方的 APP,比如说微信朋友发过来的文字,只能整段复制,不能复制一部分,比如说我在哪赶紧接我,你得把整个短信复制打开软件就识别不出来,可能你要的就是中间地址的部分,你又不能骂人家你废话太多再发一次,你只能把这个东西复制下来,粘贴自己的剪贴板,把前面、后面删了再把地址复制进去。这种事情多了以后,用户就可能认了,作为手机用户来说不能认,必须要解决。

作为第三方 APP 来说,手机平台解决不了,到了别人的 APP 就别人说了算,我们只能在系统层面想一些问题,幸好有两种方法解决它,大部分 APP 写这些文字出现手机上出现的是 Texi wille,我们通过语音分析方法炸开,把中间、后边的话都不用选,然后把你要的文字选出来。第二更激进的方法,手机屏幕上归根到底他是一个图象,所以最后终极的办法就是文字识别,当你一按手机屏幕先截屏,然后把其他的文字都滤掉,通过语义分析给炸开,这一点就让 Big Bang 解决了整个文字编辑的问题,当然在炸开以后做一些有关编辑的事情在上面。

怎么看待锤子手机的工业设计?

朱萧木:T1、T2 不仅得了红殿奖也得了金奖,国内手机只有我们,之前是 iPhone3、4、5,到那一年就被我们给踢掉了。国产手机拼的都是工艺设计拼的不是软件,就算他们拼这么久,就算 M1 是这样的,我们的 M1 也都比他们更好,他的问题和 T 系列比工艺设计有一些妥协,这也就是为什么他是 M 而不是 T,M 的名字在我们的定义中是满分满的大写字母,这个手机主打的是性能和配置。

实际上,任何产品大批量生产都需要妥协,如果你想电池大,你的手机就要厚,如果你想让他的边看起来比较薄,手机后边一定是凸出来的,要想手机还不错工艺完美还 OK,要是在性能上我们选择的是最好的配置、最好的性能和还不错的工艺设计,对于我们多灾多难的手机来说,之前发布的手机设计非常厉害,但当然大家也知道最后卖的手机效果也不是那么好,这个手机是挺开心的做了一个好产品,但是卖的不好是会死的,所以我们不想死,我们就需要有一个产品线去补充这个问题,当然他的工业设计是没有问题的,只不过没有这么惊艳,他的性能是非常好的。

总的来说,M1 绝对是业界领先的,但他不是 T 系列是 M 系列,而之后也会继续做 T,是一个在性能或者说在配置上会稍微妥协一些,但在工艺设计上已经做的最好的两个系列。

T3 什么时候出来?

朱萧木:据我所知是不能说的,而且我也不知道啊!

很多人觉得 One step 和 Big bang 应该是 Google 这样的软件公司做出来的,您怎么看?

朱萧木:首先我们特别希望 Google 能够借鉴这个功能,我们也希望其他厂商有这个功能,我们希望大家可以一起让安卓的生态圈变得更好,这是第一点。第二,我们确实说过锤子是一个软件驱动的公司,也说过自己是硬件驱动,这要分场合。不过,我们在软件上确实下了很多的功夫,很多在 One step 出现之前也做了类似的东西,比如你常按分享的时候就会出现,就这么简单的事。所以我个人不认为这是非常困难的事,大家如果更多的厂商,或者说安卓原生用了这个功能以后,大家都会去改变一下。

锤子是理想化的公司还是商业化的公司,怎么去平衡情怀与商业?

朱萧木:我不认为设计或者说艺术和商业是对立的两个词,实际上我们卖的就是设计,如果设计不好我们就完蛋了,所以不是说商业和设计你选一边的,肯定设计要好,但设计要好到什么程度,在历年来血淋淋的历史看下来,并不好把控。

对于我们公司来讲,要尽量把产品做到好卖,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把工业设计、软件设计做到最好。因为如果你这个地方不坚持的话,我觉得我们品牌的生命力就会没了,就会死。虽然我们这次配置非常不错,但确实不是一个对做配置的公司。

如何评价小米 MIX,罗永浩夸它来着

朱萧木:我觉得非常好,但这个产品他自己也说了是一个概念机,说的非常精准,概念机用来干什么?概念机其实就是用来提升品牌形象,这不是一个产品。我们能够看出来,MIX 这个产品对于他们的整个品牌和调性的提升是非常高的,让大家看到了是在工业设计上非常用心,不只是用心,甚至是要挑战的一个感觉,整个把品牌带起来了,这个手机是亏是赚,能卖多少台根本不重要,就是要把品牌调性带起来。

以后智能手机应该拼什么?

朱萧木:智能手机在中国市场上分化非常严重,到最后我们根本不再一个赛道上拼。

因为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我不能提名字,我们看到一些品牌他做的完全是传统商业的一种打法,疯狂地铺广告和线下渠道,产品可能硬件水平就那样,但是他的议价能力非常高,他通过巨大的议价去赚钱,像这样的厂商跟我们完全不是一个赛道上的,我们还是一个走互联网手机品牌,告诉大家我们是设计有多么多么好,我们的硬件配置有多么多么好,我们的议价能力其实不是很强。但我们的这些受众和他们的这些受众其实根本混不到一起。

锤子手机受众会不会太小了?

朱萧木:怎么说呢,短时间内中国很多手机公司之间互相赛道不同,也没法说最后拼什么,比如说我们拼设计,其他品牌根本不看中这个,卖的比我们好的多,我们只能说在我们的圈子里,我们会把设计做的最好,把硬件做到最好,我希望这一块是能够回应的。

你说锤子是小公司,什么时候能变成大公司?

朱萧木:其实我们连锤子是不是应该变成一个大公司,都是有疑问的,大公司有大公司的好,但大公司有大公司的不好,在过去这几年的历史里我发现很多东西也不是说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随缘,最后能够长成一个特别大的公司每天能够给我们赚非常多的钱也挺好的,如果只是一个小公司可以出一些很小的设计,大家也很喜欢也 OK,很多东西提早说,最后会被打脸,还是先不说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