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暴跌,资金链断裂,大家都说乐视要完,我看未必

道哥 2016-11-08 15:18 移动互联网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乐视火了,真的火了,从科技圈,从互联网圈儿已经火到了普通大众群体中,今天,已经有几个朋友打电话说起乐视,有问乐视会不会倒的,有分享对于这件事情的独家观点的,有的直接咨询啥时候可以买乐视股票的……

 

然而,自己这段时间以来,一直比较关注乐视,究其原因只有两点,其一,乐视做的事情,和我当年在南都嘉华做的南都PAI项目的很多理念一致——基于客厅场景的媒体生态体系建立。当我第一次打开S40电视的那一瞬间就感受到了,开屏那句:“我不是台电视,而是一套完整的大屏互联网生态系统”,我当时就惊呆了。

 

如果我当时也能提出如此一句能说明自己所做的事情的话,那么……不敢想。

 

其二,在BAT巨头一手主导搭建的互联网格局体系中,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能够生长出来一个可以称得上独立一极的新派力量,环顾四周,或许只有乐视好像在做着一些更为深不可测的事情,值得期待。

 

 

乐视生态模式的本质是媒体生态

 

我们再回看下乐视做了什么,为什么说乐视生态模式的本质是媒体生态。

 9e84147abae44aacf3fe81dab48fdcbe.jpg

乐视的生态布局

 

乐视起家是一大批版权视频内容,而视频内容无非就是视频媒体的核心要素,拥有了这样的内容源,就意味着其拥有了媒体生态体系中的重要一环——内容。

 

而要传播内容才能够实现真正的内容+渠道的媒体力,而在渠道的选择上,摆在面前的有几种选择,其一是借助第三方平台或者企业,通过实施B2B模式,直接通过倒买倒卖视频版权内容赚钱,也是一种商业模式,亦或自己建设一个拥有自己流量的平台,诸如优酷土豆等,而乐视也做了,乐视网就是自己拥有的渠道平台。

 

然而,乐视网拥有了与优酷等视频网站一样的视频网站身份和地位,无非就与他们处在同一个竞争环境下,拥有着早期版权视频内容的优势和护城河,但随着诸多视频网站的融资不断购入增量的版权内容,以及自制剧等的开发,这一条护城河越来越弱势,竞争优势也无法继续保持下去。

 

同时,即便在竞争中胜出,拥有优酷收购土豆的快感,最终还是要回归到阿里的怀抱,前些日子古永锵离开优酷的一幕或许也会发生在贾跃亭身上,或许这一点贾跃亭一早就看到了,因此,选择单薄的视频网站线上平台进行护城河搭建,或许还不够颠覆,还不足以使资本拥有一片自己的互联网天地,生活在BAT屋檐下是一定的。

 

因此,在选择将媒体内容传播出去的渠道通道过程中,贾跃亭选择了其并不擅长的硬件设备,电视载体,开始涉足软硬结合的模式,硬的渠道,软的内容,形成了视频内容的媒体传播闭环生态,走出了一条连腾讯和阿里都不敢轻易触碰的硬件领域,可以说是一种赌博。

 

因此此时,乐视的所谓软硬结合,所谓的内容、服务、应用啥的诸多眼花缭乱的生态概念背后,无非就是一个最为朴素的道理,选择了一条直接涉足硬件的,用硬件终端设备的铺设作为将自己视频媒体内容传播出去的策略,实现了与BAT巨头只在线上进行内容传播,而不落地硬件终端的差异化发展,所谓开辟了一条平行的赛道。

 

而这一切需要的资源,作为一个穷屌丝的贾跃亭,能够做的是利用媒体另外一大作用,就是在品牌公关,在制造和塑造概念品牌过程中的作用,开始了发布会策略,ppt策略,用媒体杠杆放大一个更大的宏观愿景,以实现更多资源,资本的聚集。

 

从视频内容的垄断,到基于场景终端渠道的视频内容+终端渠道的媒体核心业务,到用媒体杠杆放大商业愿景和模式,打造所谓的移动互联网生态概念,吸引更多的资源和资本进行生态建设,这或许也是在业务层面乐视的核心逻辑,一家真正的媒体公司,所谓的生态系统无非就是一个媒体生态系统。

 

相比苹果,乐视的硬件并不是其擅长,而是建立了泛媒体内容为传播载体的泛媒体集团。乐视更加专注在视频娱乐文化内容的媒体生态体系的搭建。

 

 

媒体生态的背后是资本生态

 

要实现横跨软硬件,载体终端横跨客厅(电视)、移动场景(手机)、运动场景(自行车)、出行场景(汽车)等多个领域,实现全方位协同发展,实现生态化反,让这些元素同步生长,并且进行融通连接是必然选择。

 

然而,要促成生态体系内部的融会贯通,产生运动,必然需要动力提供,而且是持续的动力,而此时,能够支撑这种动能需求的唯一手段方法就不能光靠媒体杠杆的价值观传播,这种吸聚资源的初级方法不能胜任,而资本杠杆的使用就成为一种必然。

 

面对如此大的摊子,面对BAT都不轻易涉足的平行赛道,如此重的商业模式,对于资本的需求量是巨大的,而没有选择的乐视选择以钱生钱的方法就成为一种必然,也是一种无奈。

 

而其中的风险,所谓被质疑成为庞氏骗局的巨大道义风险,一直伴随贾跃亭左右,或许也不是贾跃亭自己可以避免的,唯一庆幸的是,乐视的实质性现金流还算健康,包括几次大型的网上销售活动,诸如919购物节的集中爆发的销量足以支撑其实体业绩的存在,但是显然,这样的收入规模和速度无法追上乐视疯狂扩张的步伐。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供应商货款,股权质押资金,资本并购资本,新业务投资支出,员工工资开销等等诸多要钱的地方会不断汇总到贾跃亭眼前,一旦失去了持续的资本吸聚能力,则意味着资本杠杆将失效,其风险将一股脑儿的爆发出来,更有甚者会迎来乐视的所谓倒掉。

 

表层的媒体杠杆使用,媒体生态逻辑,实质上的资本杠杆活学活用,资本生态逻辑,构成了乐视生态体系的前台和后台,当前台被定义为忽悠公司,ppt公司、发布会公司的时候,后台便被质疑成庞氏骗局,以毒攻毒,资本泡沫等概念标签。

 

然而,如此的非议,如此大的崩盘风险,难道贾跃亭就不知道?

 

 

贾跃亭,一个赌徒心态的野心家

 

面对质疑和巨大的风险,无论贾跃亭本人是否愿意接受,乐视的整个逻辑,整个所作所为,能够让我们看到赌徒的心态在其中,因为赌徒对于风险的感知是敏感的,却又不会如一般平民对于风险避而远之,更多时候选择了迎头赶上,用大风险去搏大收益,所谓的赌徒心态。

 

然而,贾跃亭的赌徒心态之上还拥有一个野心家的真实本性,不甘于做别人的棋子,要彻底出人头地的真正野心。

 

在当下中国的互联网生态体系中,虽然百度已经渐渐从一线巨头企业的阵列中被逐步遗忘,然而阿里和百度双雄争霸的局面已经上演了好长时间的一出大戏,那些新生的创业公司,逐步成气候的独角兽公司,其最好的发展归属或许都是成为阿里和腾讯生态体系中的一部分,从UC到微博,从微博到优酷,从优酷到饿了么等等。

 

那些成为巨头生态体系中的公司负责人,张口闭口专注极致,其最终的结果就是造就了更多的能够与巨头生态自由组合的小模块,而失去了独立成为平台生态的能力和权利。

 

而一贯坚持“未来的公司将死于专注”的贾跃亭,或许并不满足于当下,成为BAT生态中的一部分,而是选择了一条平行赛道,一条区别于BAT发展轨迹的道路,起码在短时间内,他们无法涉足,或者不会轻易涉足的高风险领域,就如红军万里长征,选择的多是人迹罕至的行进路线,那是弱小的红军在巨头林立的中国生存,唯一能够采取的策略。

 

如果没有一个宏大的理想愿景,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红军,或许早已经成为了国民党的一方军阀诸侯,成了山大王,依附于国民党政府吃香的喝辣的,不必经历如此多的生死考验。

 

不必说贾跃亭拥有红军当年的理想高远,但依然可以感受到贾跃亭内心对于能够有朝一日和BAT巨头平起平坐的渴望,几年在深圳举办的中国IT领袖峰会上,贾跃亭与李彦宏、马化腾、杨元庆同台出现,公论互联网热点问题之时,贾跃亭言语之间,形色之外,都流露出一种对于当下状态的满足感。

 

当我们在质疑贾跃亭的资本游戏,在等待着乐视的倒掉落井下石的时候,是否曾经想过,在BAT巨头垄断的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生态体系中,是谁?又是以何种方式才能够真正突破BAT大树阴影的覆盖,实现自由的生长,或许无数的妄人都有曾想过,也努力做过,却未必为我们所知,也没有最终因为成功,或者小有成就被我们发现,而我们眼前只有一个贾跃亭,一个乐视,在散发着赌徒的好斗之心,在以一个野心家的姿态搅局中国互联网生态格局。

 

而屌丝出身的贾跃亭,支撑其赌徒野心的,或许只有不断的发声才能够唤醒更多人的关注,或许才能够拥有更多的资源的聚集,更多的胳臂出力,浮华的一切,或许都是贾跃亭做给潜在的同盟者看的姿态。

 

 

乐视会如何倒掉?

 

乐视会如何倒掉,如此标题已经在朋友圈不断被刷屏,却也吸引了不少好事者的关注,然而,他们却没有真正体察到一些具体的细节,如今的乐视已经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已经不再是一个纯正业务的生态体系那么单一,而真正是一个大的平台,一个嘉年华,更多的人,更多的资源已经进入到这样一个大盘子之中,新的利益共同体正在结成。

 

这一利益共同体,或者休戚与共的联盟组织,包括了大型硬件厂商,诸如酷派、TCL等,一些政府部门,拿出的已经不仅仅是优惠政策,甚至已经开始出钱出地促成其在当地的落地,建设总部大楼,而且相关的地皮已经规划出来,更为普遍的是国字头的大基金的成批进入,也包括万达这样的巨头企业。

 

曾经的乐视,因为媒体而起步,带着贾跃亭的野心开始特立独行的创业,赌徒贾跃亭才是乐视的唯一主人,一个人的展示舞台,而如今,贾跃亭已经成为更多利益共同体的代言人,今天的乐视已经远不是贾跃亭一个人的乐视,甚至已经是全社会的乐视,今天的乐视不再是乐视人的独角戏,也是社会人的真正盛筵。

 

乐视的倒掉或许只是一种理论存在,乐视的每一个生态业务或许已经被贾跃亭用各种方式实现了结盟,拥有了新的主人主体的参与,更多时候是保证其不能够自然死去的保障。

 

今天我们在谈论乐视倒掉风险的时候,或许能够给我们讨论的仅仅只在贾跃亭是否终将会离开乐视,而乐视终将会有一天会成为没有贾跃亭的乐视,而是股民的乐视,股东的乐视,管理层的乐视,甚至是每一个人的乐视,而让乐视烟消云散,或许概率并不大。

 

 

一个大胆的阴谋论假设

 

当我们让乐视的新闻,让贾跃亭的名字在朋友圈刷屏,在各种媒体频繁出现的时候,无论是正面也好,负面也好,或许都是在实施更大范围,更深层次的媒体杠杆的实验,对于一个只能够选择用资本杠杆实现去远大野心的企业来说,或许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都将不被拒绝,尤其是媒体。

 

媒体的盛宴之后,带动的股价涨跌,对于媒体来说就是一个客观的数字,而对于乐视和贾跃亭来说或许意味着更多的资本的增量,怪不得一个身边朋友在讨论购买乐视股票的时候,还要再等等,因为当下(117日)的38元左右还不是乐视的最低点,28元上下才是真正的低谷,而当下的3828之间的10元的每股差距,或许还有很多文章需要做,或许底线并不在38元。

 

9144b0e36c5406bdca2facf967a9febb.png 

 

乐视117日的股价变化(图片来源网络)

 

哲人说,只有站在时间的尽头才能够判断当下的得失,或许只有站在明天的窗口,才有眺望今天我们身边发生的一切的资格,一个玩转媒体,用尽杠杆,不断提升驾驭资本能力的野心家,能够爆发的能量或许还远不止我们能够通过各种媒体的各种猜测那么大,媒体之上的媒体,杠杆之上的杠杆,或许正在撬动我们的星球。(完)

 

版权声明:

本文作者道哥,闹客邦创始人。本文版权归闹客邦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闹客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