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再上哀牢山,第5次见面,褚时健说了啥?

2016-11-09 00:16 人物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2003年,王石第一次登上哀牢山。

那年他52岁,是最具风采的行业领袖,高歌猛进;

那年他褪去了一切光环,躲到深山里,年过古稀。

王石的一句“跌到谷底的反弹力”,把烟草大王褚时健重新推到公众的视野,而褚老也在公开承认,“对王石非常信任。”

同样经历了商海沉浮的两人,无疑已结成了挚友。如今树苗成长为密林,时间过去十三年之久。

2016年11月5日,没有任何喧嚣之声,王石这次静悄悄地上了哀牢山,就像一次家常的串门。从2003年第一次到哀牢山拜访褚时健,王石已经是第五次到哀牢山上褚橙基地看望和拜访褚时健,从果树只有膝盖高到如今果林茂密,果实累累,时光不意已经过去了13年,王石成了褚时健橙子种植事业的特殊见证人。

13年前的2003年,正是王石第一次登顶珠峰的年份,是他作为董事长的万科集团急速发展的阶段,是王石人生高歌猛进的时候。那一年他52岁,是从最有风采的城市深圳走出来的全国最有风采的企业家;而对于褚时健,则是人生又一个起点的阶段,他出狱并没有多久,刚刚“躲到”哀牢山来,他在头一年才把果园完全承包下来,土地刚规划好、果苗也刚种下去, 这个在几年前还被称为“烟草大王”的风光无限的国企掌门人已经成了种果树的农业人。那一年他76岁,年过古稀。

王石一句“跌到谷底的反弹力”把褚时健重新推到公众视线中,从那一天起,王石成了最了解褚时健的人之一。他和他本无交集,年龄相差二十多岁,但丝毫不影响两人成为朋友。——朋友,这个词对于一路从腥风血雨的商业战争中走过的企业家来说,实在奢侈。

“我和王总对企业的很多看法都很相同,我了解过万科,我很欣赏王石治理企业的风格,他能力很强。”褚时健在公开场合说。私下里,他说:“我和王石君子之交,我非常信任他。”


褚时健种出的橙子刚刚开始销售的几年,王石或多或少都采购一些,分发给万科的职工,“不管味道如何,吃的就是褚老的一个励志精神。”

2015年年底,王石开始面临“宝万之争”,风头浪尖的时候,褚时健让外孙女任书逸带了一段录音给王石:“王石老弟:这件事让我比较焦心,但我相信你能把它应对好。”家人说,褚时健因为王石的原因,非常关心万科的新闻。

时光总是悄悄就不见了。光阴荏苒十几年,褚时健的橙园在一天天壮大,先是在云南卖出了名声,然后2012年正式“进京”,大面积开始全国的销售,本来叫“云冠”的橙子品牌被消费者自发叫成了 “褚橙”,这是对褚时健的认可,也是对他的产品的认可。他在76岁开始创业,再度成为行业大师。

万科更是在光速发展,到2015年底,它已经发展为接近三千亿规模的国际型企业,是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一房地产企业,万科的房子、万科的物业是这个行业金光闪闪的品牌。王石和郁亮治下的万科,成为中国最有现代企业风范的企业,拥有了中国最优秀的一支职业经理人队伍。

然而,在2015——2016年间,对于褚时健和王石来说,并不算得上顺风顺水。

褚橙在好评了三年之后,第一次遭遇网上大面积的负评,褚时健一向引以为自豪的褚橙品质被质疑。“果子个头小”“果子味道淡”……消费者们的情绪一泻千里地涌了出来。2015年12月,褚时健在《北京晚报》上道了歉:今年的确没做好。

王石的麻烦更是众所周知,所谓的“宝万之争”在几个月之内演变成战国春秋,纷乱之下,最受伤的莫过事件的主角:万科集团以及它的创始人、企业文化的缔造者和捍卫者王石。

……

于是,这一次的见面,显得和平时那么不一样。这一次是王石五上哀牢山、这一次正是褚橙走向全国的第五年。 

过去一年,褚时健很少出门,基本上都是在玉溪家中和新平县戛洒镇褚橙基地两点一线活动。去年他的出门行程里还包括了褚橙的另外几个基地,因为他要去“看看地”,他觉得负责管理那些基地的孙辈们未必完全成熟,做爷爷的要去帮忙出出主意。但今年他已经很少去了,一是觉得自己年纪大了,二是去年网上销售的褚橙被消费者抱怨个头小,他很烦恼,做了半辈子产品工作,他很少被人负评,所以他决定今年少出门、少见人,“下点力气解决问题。”


褚时健到年底就年满89岁,按中国人计虚岁的习惯,他算是九旬老人,但他自己包括他周围的人很少把90这个具体的数字和他联系在一起,他依然在工作,目前往市场上贡献褚橙的3200亩果林的作业长们只向他汇报工作,有关褚橙种植最重要的决定依然只有他才能决定。

“他的决定有时候猛得吓人”,作业长们说。今年,89岁的褚时健做了一个猛过后生的决定:砍掉3.7万棵果树。
去年网上销售的褚橙遭遇品质吐槽,消费者们都抱怨橙子个头小,口感不如往年。褚时健听外孙女和外孙女婿说了,“心里着急得很。”在《北京晚报》上公开致歉后,他自己好几个晚上没睡好觉,果子品质下降,果农们都说是几场密集的大雨导致的,农业嘛,靠天吃饭,哪家没有大年小年?所以果农、基地的技术员们都觉得情有可原。但褚时健认为果农和技术员们是给自己找台阶下,“我们天天和土地打交道,自然知道大年小年,但消费者哪里知道?人家真金白银掏了,你交给他的产品就要物有所值。”

2015年雨水多自然是一个重要原因,另外果树这几年越来越成熟,树冠在增大,密集程度在增加,也影响了果树的受光和通风状况。

琢磨了好几天,开了好几轮会,他做了一个决定:砍树、剪枝。他给了一个具体数据:果树间距必须达到3米,不到3米的,一律砍掉。——作业长们算了一下,目前产果的3200亩果林总共23万株果树,如果株距必须在3米,那就要砍掉3.7万株树,也就是要砍掉约2000吨的果子产量。对于产量和自己收入挂钩的果农和作业长们来说,这一轮砍树实在看到了心尖上。但是,没有谁敢出声,质量是褚老板的命,他说砍,就只能砍。

砍掉的是3.7万株树,其实就是砍掉了两三千万的收入。按褚时健的设想,今后盛产期每亩只会留60棵,“国外目前达到40棵”。

“这个决定只有我才能做。”褚时健说得斩钉截铁。产量、质量这两端,褚时健毫不犹豫选择质量,而且他决定今年不涨价:“去年没吃好,今年一定要吃满意了。”

入秋以来,果子开始出样子了,明显比去年大。褚时健开春以来就坚持一周去一次果园,挂果以后,每次来都随身带把卡尺,随时量量果子的直径,看看同一片果林,果子大小和去年同期比有没有变化。“去年的数字他都记得,不用我们提醒。”身边的工作人员说。

到10月底,褚时健心里完全有底了,去年平均8个橙子一公斤,今年褚橙基地做到了5个一公斤。而且因为在肥料上做了磷和氮的调整,果子的甜酸比也更合适口感,“果子如果糖度在11左右,酸度在0.3左右,吃起来最好吃。”褚时健对笔者说。

“褚橙”的名字市场上叫了好多年,但正式的品牌一直用的是“云冠”。今年大概对橙子的信心很足,开始正式启用“褚橙”的品牌名,外包装也焕然一新,褚时健戴着草帽的形象被印刷在盒子上,围绕着他形象的是一串数字:51、62、66、71、74、84,这是他人生中的几个关键年份:

51岁,1979年,褚时健正式出任玉溪卷烟厂厂长;
62岁,1990年,被授予全国十大企业家称号; 
66岁,1994年,被评为“全国十大改革风云人物”;
71岁,1999年,被判无期徒刑入狱;
74岁,2002年,保外就医离开监狱,开始种植冰糖橙; 
84岁,2012年,褚橙大规模进入北京市场,全面开始全国销售。

——据说这款包装设计获得了国际设计奖,褚橙运营团队显然花了些心思。

褚时健在生产前端抓果子质量,后端他要求外孙女和外孙女婿要把选果的设备做到全国最先进。“只有达到一定克数,一定酸甜度的橙子,我们才会用电脑设定为褚橙,从这个分拣口出去,进入褚橙包装箱,其它的不合格产品,从另外的分拣口出去,我们会另行处理,”在刚刚投资500多万元建成的新分拣流水线机器旁,褚橙运营负责人——褚时健外孙女婿李亚鑫说。今年在玉溪,褚橙将启用新厂房新设备对褚橙进行分拣加工,其加工产能为1天300吨。另外,搁置了多年的深加工产业项目——非浓缩还原果汁生产计划也将于今年底或明年初启动建设。将等外品加工成果汁,避免无谓的浪费,这是褚时健从种橙开始就定下的计划。

辛苦了一年,褚时健胸有成竹等待销售季的全面到来。 

他也等来了王石。这三年来,每到橙子成熟的季节,王石便会带上同行或朋友们来看望褚时健,像是一种喜悦的分享,也像一年来彼此的一次总结机会。

王石这次依然带了几十名的“大部队”来看望褚时健。不过这一次他显得比较疲累,因为就在当天上午,他还参加了一次赛艇比赛:2016艇进滇池“深潜杯”赛艇友谊赛,他先是作为亚洲赛艇协会的主席致辞发言,下一分钟已经换好运动服,和队员们扛起赛艇下水开始比赛。——他率领的队最后拿了第二名。

王石作为亚洲赛艇协会主席已经三年多的时间,这三年间,因为他的不遗余力的推广,这项运动已经在国内很多城市开始变得热门,最直观的一个数字是,这三年间,130多家赛艇俱乐部成立。作为赛艇协会主席,这是一份值得骄傲的成绩单。

王石是亚洲赛艇协会第一个非专业运动员出身的主席,但并不影响他对它的投入和热情。就像以前他以己之力带动了中国城市的登山热、运动热一样,在优化城市人群的生活方式方面,王石和他治下的万科的确贡献巨大。

在赛艇比赛开始的讲话里,他用云南的两个“小”朋友:俊发集团的李俊和另一个企业家金飞豹开了一下玩笑:“你们看看他们的身材,就知道运动的好处了。你们两位站起来给大家看看!”

他显然很轻松,参加比赛的选手中,他也算年龄大的几个,但不影响他带着团队拿了个亚军。

上午比赛,下午就坐上车去了褚橙基地。从昆明到新平嘠洒,路上几乎要4个小时,难怪他比较累。

谁都知道他的麻烦还没结束,资本市场的翻手云覆手雨称得上残酷二字,但似乎没有人问及王石这件事,——结果是什么并不重要,王石的状态说明了一切。 

晚上才到褚橙基地,褚时健照例在路口等着王石,两人每次见面都只有微笑+握手,最近两次王石洋派,会行一下拥抱礼。褚时健拍拍王石的肩:“听说你今天还比赛了,辛苦了。你先吃饭,然后我两个先单独聊一下,再开会。”

在褚橙庄园,王石和褚时健在简陋的办公室,单独聊了一个多小时,没人知道他们聊了什么。

接下来的安排是王石的风格:沟通交流的夜话时间。他带着几十位企业家、公益工作者、艺术家和褚时健开了个座谈会。王石客串了一下主持人,让大家向褚时健提问。

“褚老,你怎么看现在的创业热?”

“创业是好事,但不要急,一锤子砸不出好结果。”

“褚老,褚橙其他基地的果子开始成熟,两年后会到6万吨,销售怎么办?”

“我们专心致志把橙子种好卖好,不搞其他杂事,只要橙子的质量在,我相信销路和利润都有保障。”

“褚老,今年为什么要砍3万多棵树?”

“我这个人,别人占我便宜可以,但我不占别人便宜。做企业最重要的是就是做人。无论对于我自己还是我的后代,我只有一个要求:别让别人吃亏。”

王石坐在褚时健边上,点点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