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了word的天!“因为我买的太多,老公买了个快递公司”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2016-11-09 10:12 电商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厉害了word的天!“因为我买的太多,老公买了个快递公司”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阿里巴巴黑卡全称为“Alibaba Passport”,简称APASS。当你的淘宝主页上半部分变为黑色卡片背景,意味着你将成为APASS成员,可以拥有自己专属的客户经理,享受到阿里巴巴最好的服务。

  黑卡会员究竟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闲着就刷,想起来就买

  生活在上海的Wendy是一个网购重度用户。每天晚上睡觉前看的最后一眼是购物车,早上睁开眼的第一件事,依然是打开手机刷淘宝。就连怀着女儿快要临产的那会儿,她都没有缺席双十一抢购。“闲着就刷,想起来就买。”她总结说。她是阿里巴巴黑卡俱乐部会员,这是一个在阿里平台年平均消费额超过人民币30万元并有良好诚信购物记录的群体。

  根据阿里研究院的统计,黑卡会员普遍收入较高,超过6成被访会员家庭月收入超过5万元,会员之中三分之一的人是私企老板、经营者或管理者。他们的网购频率是普通用户的2.6倍,一年网购消费额至少300亿元,是买买买世界里的大玩家。对Wendy来说,下单购物是情绪的一部分。高兴的时候要买,难过的时候也要买,想家的时候要买来自家乡的中街大果,饿的时候点一份海底捞外卖。就算出去旅行的路上,她还在下单,以至于每次回来,办公室的桌子都会被快递包裹堆得满满当当。她家楼下垃圾桶里,每天有一半的存量是她拆下来的包裹皮,所以临近双十一的日子,她的公公婆婆总会特别叮嘱她:“你少买一点吧,人家快递师傅很辛苦的。”

  能够让她点击购买的商品五花八门,既有给女儿买的36.6元的儿童发卡,也有39999元的环球旅行机票,餐厅的纸巾,厨房的榨汁机,客厅的吊灯,长辈生日的祝寿蛋糕,办公室用的白板擦,还有平时煲粥煮汤会用到的燕窝 ……Wendy的消费习惯让她似乎总有买不完的东西。比如穿过的衣服绝对不在朋友圈出现第二次。当然,这样的购物习惯也会带来一些小麻烦。比如她说她的老公就经常在打开衣柜的时候陷入迷思,因为那些只穿过一次的旧衬衣和一次也没穿过的新衬衣挂在一起,就算仔细看,也根本分不出来。

  “因为我买的太多,老公买了个快递公司”

  与Wendy同为APASS会员的璀璀同样热爱买买买,但她已经疯狂到完全记不起自己花了多少钱。“我就是那种名副其实的‘剁手族’,为了淘宝我得专门准备一张银行卡。我的手机短信有2000多条未读信息,全是商家发来的,送你一张券啦给你一个优惠之类的。有次蹦出来的推送说,您这些年在淘宝的消费记录足够买套房。”她说,系统为这些大玩家组建了“消费战队”,根据不同等级划分不同组别。“他们说我的消费力是‘富可敌国’,但‘富可敌国’是多少钱?我不知道。”他们被定义为“互联网高消费人群”。统计数据显示,他们在业余时间最喜欢网购,花在网购上的时间甚至大于陪家人,他们爱买洋酒,热衷出境游,经常住四星级以上的酒店,喜欢私人定制的旅行,最讨厌跟团游。

  有趣的是,在高端消费群体中,男女性别在消费能力上的表现几乎没有差异。而且与美国和日本的富裕群体相比,中国互联网高端消费群体最突出的特点是年轻,6成会员是80后,与美国和日本同类消费者的平均差值达到15岁以上。这个高消费力群体所代表的已然是当下经济的主要方向。在以往推动经济增长最风光的动力——重工业、制造业、出口等,逐一失去前进光环之后,消费正在强势上升,成为填补部分空白的强心针。根据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2016年第3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6.7%,其中服务业增速最快,前3季度达7.6%。而在今年前3季度中,最终消费支出对GDP增长的贡献高达71%。

  “因为我买的太多,我老公就买了一个快递公司。”璀璀笑着说,丈夫之所以投资了快递公司,是从每天在家守着电脑买东西的自己身上发掘了商机。“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但中国消费者的整体信心仍旧保持‘谨慎乐观’。更准确地说,谨慎的是低端消费市场,而乐观的则是蓬勃的高端市场。”波士顿咨询公司在2015年6月对中国消费市场的报告中给出了这样的结论,“中国已成为一个‘双速并行’的消费市场。乐观积极的‘高速’市场主要由中产和上层中产阶级以及富裕家庭组成。他们同时也是热衷于网购的数字化消费阶层的主力军。”

  3秒钟的快乐让她们乐此不疲

  在这个强势的消费群体中,Wendy们所展示的强大消费力将最终成为未来趋势。根据国际金融服务公司摩根士丹利的判断,三四十岁的中国都市人是未来潮流的引领者,就算是在市场动荡时期,他们的消费模式也“不会受到太大影响”。在2016年,他们仅在化妆品领域的消费就为该行业的全球增长贡献40%,借助这种消费力,中国可能成为2016年全球最大的美容市场。每天刷淘宝的经历让她们直观地感觉到,哪些产业日落西山,哪些产业尚存潜力。“你看看我们都这样了,实体店还能干嘛呀?”璀璀笑着解释说,这就是为什么自己投资了咖啡馆,而好姐妹投资了餐厅。“现在能让人上街消费的也就喝咖啡和吃饭了。”“过去没有天猫的时候,我很羡慕人家美国的梅西百货,从牙刷、浴袍、连衣裙到家用电器,什么都能买到。而且每一样都拍照放在网上卖,太强大了!有了天猫以后,我发现这是一样的。而且实体百货只能装得下几个牌子,但是天猫什么牌子都能买到。“璀璀说,而现在,梅西百货也已经入驻天猫,成为其中的海外商家之一。”偶尔,这些大玩家也会感知到另一个网购世界的存在。Wendy家里帮忙家务的阿姨没有智能手机,不会网购,有时候会托她帮忙,给孙子买5块9江浙沪包邮的儿童凉鞋,给丈夫抢47块钱的牛仔裤。

  这对Wendy来说是完全陌生的另一个世界。“我本来还劝阿姨,47块钱的裤子不得跟纸一样吗?可你知道吗?裤子来了我一看,这质量不次于耐克嘛!”她像是发现了新大陆,略带不可思议地感慨,“世界上还有那么一个淘宝呢!”也许对所有买买买的人来说,终极乐趣都是一样的。“最美好的就是拆快递的惊喜感,那是种收礼物的感觉。” 

  Wendy说,但她觉得这种快乐可能只有3秒钟——指甲掐进包裹封口处,撕拉一下,从左滑到右的那一瞬间。就算如此,拆包裹的3秒钟乐趣仍然让她乐此不疲,最高记录的一天拆了40个包裹。“我有些朋友移民去澳洲,我都不敢想,去了澳洲买不了东西怎么办啊?那得怎么活啊?”璀璀说。对这个将买买买视为习惯的高消费群体来说,一年在淘宝买买买40万不是问题,一年到头不能买买买,才是大问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