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了阵地,乐视ECO只能是伪生态

2016-11-09 12:24 文化艺术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以内容和视频起家的乐视已经走过第12个年头。

眼看贾老板讲着一个又一个故事,布局了从视频到汽车再到金融的“七大生态”,乐视股票一度成为创业板市值第一、迎风就涨的“妖股”。近期却因为频频爆出欠款等资金链问题而在二级市场上风雨飘摇。近四个交易日,乐视网的股票累积跌幅近15%,蒸发市值逾128亿元。

眼看股价绷不住了,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昨日在一封声情并茂的内部公开信中坦承了日益凸显的资金与组织压力:“我们无法把力量集中在一个点上,虽然各位打赢了一场又一场战役、开辟了一片又一片疆土,但粮草供应不及时,后劲已经明显乏力。”

这句话很可能只说了一半。乐视的确无法把力量集中在一个点上,粮草供应不及时的问题也在,但很可能,“打赢了一场又一场战役”这样表达,仍然是公关辞令。

做生态系统,是互联网公司的新话术,但生态的前提,是真的有一块强大的阵地。在今天的这个时候我们正好可以分析一下,乐视的生态,真的有足够强大的立足点吗?

 

以内容起家,但乐视的内容真的赢了吗?

 

乐视品牌真正走入大众视野,还是源于乐视网。乐视网没有如爱奇艺、腾讯视频的背景,但却最先把握住了版权的命脉。在其他竞争对手还未在视频版权上发力时,乐视就开始用低价大批购买版权影视作品,这也是后期能异军突起的关键。优酷等视频网站刚兴起的早期,甚至部分的版权视频内容都是向乐视购买所得。

2011年,《甄嬛传》掀起直播狂潮,乐视则拿下了新媒体独播权。有了版权,就有了价格差,乐视甚至一度被称之为“版权二道贩子”。

自此之后,乐视则沿内容为起点,一边走起了自制剧,办影视公司,创造内容的路线(乐视体育也属于创造内容的一个渠道),一方面则试图搭建更多硬件平台的内容入口(如乐视电视、乐视盒子等等)。

乐视影业在2011年成立之日就定位自己是“互联网时代的电影公司”,也在小说改编等电影投入了较大的成本。但也正因如此,相对于老牌的光线传媒、华谊兄弟等公司,内容产品线仍旧不足,掌握IP数量有限。纯粹的互联网思维并不能保证电影一定回本。譬如前段时间票房不济的《爵迹》就严重拖了乐视影业的后腿。

如今内容版权的把戏开始玩儿不动了,毕竟各家网站也都学聪明了。据《互联网周刊》发布的《2016上半年中国分类APP排行榜》,在线视频APP排行榜中乐视仅居第四。而相对于优酷、土豆、爱奇艺,乐视显然不够专注。

为了扩大内容线,乐视体育也是从中跑出的一个分支,在今年4月刚获得80亿元B轮融资。如今先后在重庆、无锡、苏州、海口等地政府合作,自制栏目,集结赛事比赛,目前也仍处于烧钱扩张阶段,未有收入。

从内容来看,视频撑起体量完全不足以支持乐视继续花钱,这不,为了赚钱,现在都开始卖50年为限的会员了。

有人嘲讽道,这简直是在卖墓地。

 

 

自做硬件产品,可靠乐视手机打天下?

 

硬件成为了内容延展的一个路口。乐视电视、盒子包括手机都是由此而生。

根据乐视的三季报,截至2016年9月30日,乐视超级电视上市三年累计销售达到约850万台。预估今年年底,乐视电视的市场存量将超过1000万台。

根据奥维云网(AVC)统计的9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月度全渠道报告显示,乐视超级电视销量93.9万台,市场占有率19%,继4月后再一次位居全行业全渠道第一。

但是漂亮的销售数据背后,难掩乐视电视亏损的窘态。在和小米的竞争中,乐视通过低价、补贴、软硬件捆绑销售争抢来的市场里,销售量逐年增加,今年乐视电视有望突破1000万台,但却是越卖越亏。

根据公开财务数据,2014年底,负责乐视电视生产的乐视致新的总资产和净资产分别为18.31亿元和5.13亿元,对应负债为13.18亿元。到2015年年底,负债已经达到了50.2亿元,超过48.18亿元的资产总额,净资产成为负数。

而同样布局乐视硬件的另一颗棋子——乐视手机,从2014年创立,截至今年8月已销售1700万台。在公开信中,贾跃亭承认,近几个月供应链压力骤增,加上LeEco发展的资金问题,导致供应紧张,对手机业务持续发展造成极大影响。

在智能手机竞争激烈的市场内,乐视手机的投入和产出比例并不合理,更有小米、华为等国产手机的围追堵截,乐视手机难以杀出战场。

而乐视生态的资金问题在乐视手机一块,早有端倪。曾有人发帖揭露乐视手机拖欠供应商欠款,之后官方发布声明称与供应商保持了良好的合作关系,业务运转良好,并不存在拖欠巨额款项的情况。这样的公关辞令却不能说服大众重燃对乐视的信心。

单纯凭借硬件无法盈利,乐视于是继续开辟“生态沃土”,寻找其他风口。

 

布局汽车、金融,是找风口还是真生态?

 

如果说电视、盒子是延续着硬件在建构生态闭环,那之后的汽车、乐视金融等则更像是赶着风口而上的稻草。

在贾跃亭的公开信中,对乐视汽车报以了极大信心,期许又一次颠覆汽车行业。“我们要打造全球化的互联电动智能共享交通生态系统,让中国的汽车产业第一次站在世界汽车工业的最前沿,甚至努力让乐视成为百年一遇的传统汽车大变革时代里的引领者。”

话说得漂亮,但是事实却要印证“乐视汽车到底是神话还是笑话”。10月19日,乐视汽车在旧金山艺术宫召开发布会宣布全面进军美国市场,但是超级汽车却没有亮相,理由是运载的物流货车在途中发生意外,致使LeSEE Pro不能按计划出现在现场。

而在发布会上,汽车零部件、电池等核心信息寥寥无几,乐视汽车所强调的软件和云计算系统显然无法满足看客的好奇心。有人质疑,这款概念车是否还停留在概念阶段。

乐视汽车当前正处于高投入的研发阶段,资金链却在此时告急。10月10日,负责法拉第内华达工厂建设的的AECOM副总裁兼项目主管Robert Gay发出警示信,称“法拉第未来”(乐视电动汽车品牌)拖欠9月份共2100万美元工程款。

尽管乐视汽车A轮投资达10.8亿美元,金额超过了众多同行的融资,比如威马汽车(10亿美元A轮)、蔚来汽车(数亿美元B轮)、车和家(7.8亿元A轮融资)等。但是,汽车行业本是一个投入高、风险高、回报周期长的行业。苹果、谷歌等公司纷纷投入造车市场,但均有折戟传闻。

今日,据日经新闻报道,全球最大的汽车公司丰田决定2020年将大规模量产电动汽车,长期被特斯拉垄断的电动汽车市场迎来了巨无霸对手。而现在面临组织结构和资金双重危机的乐视,未来如何打赢这场硬战?无人知晓,但是到目前为止,乐视汽车很可能是拖垮乐视资金链的最后稻草。

与汽车并行的还有乐视金融。今年3月,重庆乐视小贷公司揭牌成立,开展各类贷款、票据贴现、资产处置以及互联网贷款业务,针对企业及个人等小额经营性及消费贷款。

目前,互联网金融市场非常拥挤,最关键的门槛其实是牌照。目前乐视仅有一个小贷牌照,而腾讯已经有了支付、小额信贷、基金销售等牌照,蚂蚁金服则拥有全牌照。而央行对支付牌照的管理十分严格,现在已经不再増发。

互联网金融市场早入局者要么有入口优势,要么有不错的商业模式,虽然仍然处于风口之上,但门槛并不低。

想冲到风口上,凭借脱离生态本身的产品来赚钱,恐怕更不是件容易的事。

乐视总是主打生态概念和超级概念,但是却未有一个产品真正实现了大规模盈利,为乐视生态的构建扮演现金牛角色,巨头并进的生态链产品仍未见挑大梁者。尤其后期所谓的生态延展,对资金流的需求非常迫切。

乐视由一开始的建构生态,似乎走入了寻找风口的怪圈。

在一片片疆土的“开拓”中,所谓的“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生态似乎越发涣散,根本优势也无法立足。既然号称生态,已开辟的七大业务不仅要各自为战,还得互相衔接粘合。但乐视的生态环似乎并不完善,甚至有迎风而上的嫌疑。

如今,已有媒体发文质疑,乐视斡旋于一级市场与二级市场间,通过炒概念、讲故事抬高股价高位套现,得到的现金再反哺于所谓的七大生态。但并未形成良性循环。

贾跃亭也的确曾减持上百亿无息借给乐视用于日常经营。但是,步速太快,摊子太大,这样的玩法固然颠覆,但如果连一块绿地都没有,又怎么支撑一套完整的生态系统?

记者/曹忆蕾 张皓月 编辑/张慧敏

编辑:张慧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