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卿: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幸运

蓝鲸 2016-11-09 18:02 互联网金融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编辑:宋蔚玲 杜雪晴

(原文转自“ 蓝鲸传媒”)

我的视频产品价值观:把产品扎实做好,不求快,不被注意力经济绑架,放远目光做品牌。




最近,蓝鲸传媒采访了武卿本人,聊了聊她的创业心路,在娱乐当道的时代,投身高冷的科技视频,是怎样一番考虑,武卿有自己的自信:“过去我所做的东西,都有门槛,不是什么人轻易都能搞定。第一,这个领域别人可能切入不进去;第二,他可能做得不如我有深度;第三,他采得有深度,制作出来的视频产品却不如我的好。”

创业缘起——90后歌手邓紫棋


蓝鲸:听别人说,你之所以创业和一位炙手可热的90后歌手邓紫棋有关?


武卿:如果要把创业的事往前倒找原点的话,确实是她,我也是后来才意识到这一点。2014年,我写了一篇关于邓紫棋的文章。我为什么要写邓紫棋?首先因为她的歌唱得好,与众不同。


更重要的是,邓紫棋所在的蜂鸟音乐是一家创业公司。他们做音乐(产品)的路数,跟很多人不一样,不浮躁,注重品质。他们拍一部电影,原来说去年11月份就出活儿,但是到现在都没出,主要因为他们十分注重品质。


蓝鲸:你是怎么认识邓紫棋的?


武卿:刚开始,我和他们不认识。我给邓的微博发私信,给她经纪人张丹的微博发私信,希望联系她,但他们没理我。可能他们看到了,但觉得这个人的背景有点让人担心,因为我当时还在《焦点访谈》,容易让别人误会我是做批评报道的。第二也有可能他们粉丝太多,每天应接不暇,看不过来。总之,他们当时没有理我。



▲邓紫棋


那,之后我是怎么做的?我写文章、做节目,舍得下血本,我基本上把百度上能够找到的关于紫棋的资料都找了:图片的、视频的、文字的。邓紫棋的新浪微博,当时有70多页吧,我把这些微博差不多都看了,笨笨下了一番功夫。一般人写这样一篇文章,可能人家一个礼拜就完成了,但是我整整做了一个月。花一个月做的活儿,跟花一周做的肯定不一样。


文章写好后在我的微信上发,当时我的微信粉丝才七八百,这个文章获得了2000多的阅读量。但是被《灼见》转发了后,阅读量达到了57万,再加上其它几个大号转发,单是在在微信上的阅读量就有100多万。刷屏刷了几天,我算是开眼了。


因为文章的影响力,邓紫棋的经纪人团队,紫棋妈妈、紫棋,就跟我认识了。



遇到天使,坚定创业决心


蓝鲸:为什么说你创业和邓紫棋有关?


武卿:这样的文章,自然会吸引很多同道,我投资人任旭阳是其中一个吧。


见面之后聊的都是关于读书、节目的事儿。半个小时后他忽然说,你创业吧,你要是创业,我投你。我有创业打算,但不想在那会儿开始。但是他说,你现在就应该开始。


我按照他的指点,当时读了两本书:《标杆人生》和《人生的下半场》,这是两个基督徒写的。一周后我就决定:现在、立刻、马上就开始创业!



靠三篇文章拿到四笔投资


蓝鲸:你们公司现在一共有四个投资人了 ,你怎么找的他们?


武卿:首先,我们拿了四笔天使投资,但是共有五个投资人。实实在在讲,这五个投资人,没有一个是我找来的,都是人家主动找来投资的——拿了第一笔天使投资,融资不那么迫切。为什么会有投资找来?还是和文章有关。


后来我又写了几篇文章:《如果足够努力,一个普通的灵魂到底可以走多远》 《离开焦点访谈我创业了》。写这样的文章,一方面是表达自己,同时也是在试验产品,揣摩社交媒体上的传播规律。但是我没想到,仅仅是这几篇文章就吸引来大量关注,它们经过别人主动转发后,阅读量特别大,在微信上几十万,微博上数百万。


这些文章基本都是一扔出来就爆了,持续刷屏好几天。投资人都是看了文章,觉得我具备成为好创业者的特质投的我。我找不到别的原因了。


拿到第四笔投资时,我的节目还八字没一撇。我的朋友们当时觉得这也太神奇了吧?他们一直问,这些投资人为啥投你?反复问。我的天,这就是真的,就是因为文章。我一个做新闻出身的,喜欢平实、准确,不喜欢托大、渲染,是什么就是什么。如果不是因为后来有了第二三四笔投资,不是因为这类大家看来神奇的事情一再发生,他们恐怕真的很难相信,没准以为我编故事呢。


蓝鲸:天使阶段,投资人确实主要是看人。那,你分析,他们最看中的是你这个人的哪方面特质?


武卿:最重要的还是专业能力。然后是做事的心态与方式。


拿了几笔投资后,我总结出了规律。我对自己说:你的路数是对的。这个世界上其实什么都不缺,就缺好东西。你别急,一定要把产品扎扎实实做好,不要求快,不要求抓人眼球,不要被注意力经济绑架,要放长远目光经营品牌。当你做出好的内容和产品,一定有人懂,你的同类、同道会投资给你。这是我的产品值观吧。



视频是个苦力活,能做好的人不多


蓝鲸:你觉得自己打磨一年的《硅谷大佬》项目能成功吗?


武卿:我理解的成功,就是抵达目标用户。拿9月8日上线的《硅谷大佬》来说,它聚焦在科技互联网领域,是深度报道,长40多分钟。似乎是反如今用户阅读规律的对吧?它的制作周期长、对制作团队的专业水准要求高,此外,因为并非触碰大众痛点、本能,是不是就一定不会有好的传播效果?我不信。我觉得一定会有好的传播效果!品质高、有价值、有新鲜信息,又真诚,我相信它一定会拥有大的传播力和影响力。至于长度,得看是什么内容,《硅谷大佬》这类内容,必须是长片。


这些因素里,核心是品质。视频是个苦力活,如果你干不了这个活,干别的去。如果干了这个活,就一定要把它干好。我也不得不经常给员工说这个,就是你觉得能干下来你就干,如果你干不下来,受不了在创业公司做视频的苦,那就不要做。我需要跟我有类似产品价值观的人一起做。


现在视频非常火,做视频的创业公司很多,看似乌泱乌泱,但其实真正能把视频做得好的人特别少。也就是说,这个市场上不缺视频,但缺好视频。我觉得我们恰好是受过长期专业训练,能把视频做得花样百出地好的那部分人。我们必须胜利,定会胜利。



采访Angellist 创业者


9月8日上线的《硅谷大佬》第一集,都是我反复打磨的。我们的节目比原定播出日期整整延迟了3个月,就是我对最初的节目不满意,想在有限条件下尽可能提高品质。



拿钱,要拿价值观相似的人的钱


蓝鲸:你融资一直都那么顺利?不能吧?


武卿:好问题。说到投资,奇霖传媒在这方面真是特别有故事。我的前四位天使投资人,他们真的是天使,特别爱护奇霖传媒。但在他们之后认识的有些投资人,就不一样了,在此期间经历的事,也是一地鸡毛。


我本来不准备融资了,但朋友介绍了一个机构,说很不错,建议我去和他们聊聊。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这位投资人说他非常欣赏我。我的微信他从2015年一直点赞到2016年,说想投我,催促我尽快和他谈谈。当时我觉得,这是一个知音哪。价值观近似,欣赏我个人,又对科技感兴趣,那聊聊。结果一个月之内花了五六天时间反复谈,谈得很辛苦。到最后,把合同定下来了,估值也非常高,我很高兴,高兴得很厉害。结果一周后他们变了,提出来要和我对赌!


我觉得非常奇怪,定好的规则不能说翻就翻,必须尊重规则,否则你还让我信什么呢?我纠结两天,拒绝了。后来我知道这也不怪他,因为投资是一个团队决策,大家意见不一,容易出幺蛾子。


烦恼即菩提,此事过后,我懂得更多了。投资上尽是好事,先不提了吧,还在保密期。我还是不习惯拿估值说事儿。


对于投资,我一直坚信:要拿价值观相似的人的钱,信任我的人的钱。如果价值观不相似谈不到一块,如果这个人不信任我,那他的钱我不拿,风险高。还有,如果遇到合适的人,他提出想多占点股权,甚至是估值低一点,都OK,我都没有问题。


蓝鲸:融资是中小企业的痛点,你一般怎么面对投资人?就是,怎么周旋?


武卿:我投资人常跟我说,武卿,你跟人家谈的过程当中,不要喜怒形于色。但我还不能接受这种观点。像我们这样的创业公司,创始人精力非常有限。我们人手非常少,现在才10个人,必须简单明快做事。从一开始,我就把底线透露给对方,并反复声明:这是我的底线。如果他不认同,非得跟我来一套柔道、博弈的话,我不能配合他的节奏。我觉得商业也可以很清爽,在守规则的情况下,大家真诚的、开诚布公地去做商业,多好。不一定非得尔虞我诈。在我看来,复杂就是笨。


如果没记错,好像还没有人制作针对硅谷大佬的深度报道,他们不好搞定吧?为什么你能够采访到硅谷大佬?你怎么搞定他们?


武卿:首先没错儿,这些硅谷大佬非常成功,在其他人眼中他们有些高不可攀。但是我不是直奔他们的成功而去。



采访硅谷二号天使投资明星,Palantir, Formation8的创始人之一Joe Lansdale


和他们联系、沟通,有各种不顺,效率极低,有时候我就崩溃了。为什么?因为这些人通常都有自己的公关公司、助理、律师,他们很希望搞清楚我是什么人,是不是靠谱,有影响力?他们也要托在中国的朋友去分析、调查我,确认我是很不错的,才答应采访。这要花很多时间。这是前期,中期、后期都有各种困难。


但是只要耐心,都能解决。我能静下心来做功课,花时间跟他们磨。不是说这事不成我就放弃了,我会反复地一点一点地磨,大不了放慢脚步。这要感谢我的团队,团队有很多外请的朋友,比如黄静、陈黎,她们居住在硅谷,在沟通上帮了我很多。如果非要总结下如何搞定这些并不是很容易搞定的采访对象,特别重要的还是真诚吧。这些东西放到哪都一样,无论多牛的大佬,他都是人,你是什么样的人,他能感知到,他会被你融化的。


蓝鲸:其实,你也是蛮幸运。


武卿:嗯,我觉得自己是很幸运。吃些苦,受些罪,扛过去了,结果就会很不错。


我幸运地在没有开始做节目前,拿到四笔投资;幸运地每一步都能得到别人的帮助,过去一年我是个吃百家饭的,遇到不懂的问题就请教朋友,他们都帮我,没有人拒绝过我——说起这个,我要流泪。我得到的能量,一定要去释放出去,转送给别的人。奇霖传媒定位就是:守正出奇霖润众生,这个意思其实就是利益众生、帮助别人。我是一个有灯泡型人格的人,希望带领我的团队发光发热,能够为我们的目标用户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蓝鲸:不过,在方法论上,一家创业公司花费这么长时间,投入这么大的人力物力和精力,是不是要冒很大的风险?


武卿:这些风险肯定是有的。第一,你这么努力不见得一定能取得商业成功。谁能承诺你百分之百成功?你能承诺给谁一定成功?还有,这条路非常孤独,因为你的路数跟别人不一样。但是,好歹我得放到市场上去试试。我最尊重市场,市场是最公平的,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不行的话,我调整方法。行,我就坚持。


有一点可以确定,我们这种公司是死不了的。现在视频这么热,有大量视频需求,如果哪天我们融不到资,没人支持我,没有人赞同我的创业方法,我可以放下身段带团队去赚钱。我们有的不只是创意,还有勤奋,细致,责任心,决心。就是一定要走到最后的决心,困难都是磨刀石,是为了帮助我们变得更锋利。最终,我们一定会实现梦想。我家姨早就说了:武卿做什么都会成。 我了解自己,觉得她说得很对。



把创业的节奏慢下来,有门槛就不怕


蓝鲸:慢创业的提法,还挺新鲜。你觉得这一定是对的?


武卿: 独立思考,对于一个创始人来说,特别重要。对于有的领域不适合,另一些领域则很适合。比如,我们视频领域。急吼吼的,干不长。


现在是一个全民娱乐的时代,你去各种视频网站看,占主流的,在首页焦点图的,永远都是综艺娱乐内容。 财经、民生、教育这些内容都被挤到边上。没有办法,娱乐也是一个硬需求,它是契合人本能的,我自己也爱娱乐内容,也爱《琅琊榜》《芈月传》《欢乐颂》。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你非要安安静静做点冷冷的科技,这确实是一条与众不同的路。但非如此不可了,我想得很清楚。


我其实是很自信的:过去我所做的东西,都有门槛,不是什么人轻易都能搞定。第一,这个领域别人可能切入不进去;第二,他可能做得不如我有深度;第三,他采得有深度,制作出来的视频产品却不如我的好。


既然做的事有壁垒,是啃硬骨头,又何必求快?就慢慢来吧。我知道很多人关注我,也听过些风凉话,有一种说法是:“看,武卿的活儿还没出来,延期了,出不来了吧!”——我对这种话,从来都不以为然。


虽然现在大家都重视注意力经济,看点击率,但我认为我们要有更长远的眼光,坚持做好品牌,不能因为点击率和注意力经济,就放弃做自己,就扭曲。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