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霖传媒武卿谈内容创业:做好这点,投资人会主动来找你

新榜 2016-11-10 14:37 互联网金融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记者:你去年辞职时写了那篇《告别焦点访谈我创业了:有些真话要说》,整个传媒圈都知道了,感觉你当时还是蛮勇敢、高调的。为何创业后这么低调?是刻意为之?


武卿:有同行说我,你这人干的最高调的事,就是太低调。我是没时间,也觉得没必要。我信一点:你的手艺,就是阿基米德说的那个能够撬起地球的支点。把产品打磨好,它自己会张翅膀,多说不好。


记者:你说的“产品”指做了一年的硅谷大佬纪录片?就是节目吧?感觉你现在说话很互联网化 。


武卿:它不是纪录片,偏新闻深度报道,叫《硅谷大佬》。这个项目9.8上线,先播出讲世界第一大投融资平台AngelList创业故事的《神秘的天使名单》。在8.1-8.7那一周,我们做了封闭测试,看过样片的不超过一百人。让我特别惊讶和兴奋的是,这一百人里头,竟然有三个人表示要做下一年节目的广告赞助商,还有一个明确表示要投资——过不了多久,我们做《硅谷大佬》的200多万成本会全部收回。


记者:你对这部作品满意吗?


武卿:从最终呈现上,我给它打95分,还有5分失在天生不足——前期拍摄时和硅谷的大佬们沟通,限制多多,拍摄条件不够充分; 从专业能力上讲,我给它打98分。我们干活儿,要么不干,要干必须干到最好。整整一年,没有一天我是轻松的。9.8率先播出的《神秘的天使名单》,能呈现出目前的样貌,我真的满意了。


记者:作为央视的前调查记者,你认为媒体人创业的优势在哪?劣势在哪边?


武卿:这个问题,过去一年许多媒体朋友问,还反反复复问。创业一年后回答这个问题,也许更加准确、有效。


媒体人创业优势多多:单兵作战能力强,信息来源广(这点很重要 信息即权力),在专业领域功夫较深,人脉资源丰富,长于策划。


至于劣势,我观察周围创业的媒体人,觉得各有各的劣势。但有一些是普遍存在的,像是三个坑:


(1)缺乏商业头脑——做内容没问题,“运营”内容就不行。这点很要命,刚创业我就意识到了这点,所以玩命学习——因为又懂内容生产又懂运营的人才特别少,所以我给自己定了个目标,必须成为这种稀缺人才。 定下这个目标后白头发多了不少。


这真的很不容易——但是我跟投资人说了,明年你们等着看我吧,我会成为运营高手。现在我还不行,对自己不满意,顶多是颇有心得。我很佩服一个人,二更创始人丁峰。二更走得比很多同行者都快,为啥?我觉得丁就是那种又懂内容生产又懂运营的人。


(2)空杯心态 :离开大平台,你得知道,一切都得靠自己,靠人品,靠手艺,靠口碑。脑子里不要有任何幻象——这点特别重要。


(3)单兵作战能力强,凝聚团队能力差:


观察很多媒体人创业,是存在这个问题,不会管理。刚开始我也是,想自己干一切,也是因为过去节目做得不够,有点憋坏了,老想干点具体的活儿——某次病了,头晕目眩起不来干脆躺着,特别心痛,就想你为什么累病了?活该你病啊。


人病了,脑子却好了,很快想清楚了,还把总结写在工作日记里:创始人的使命是,搞对方向,找对牛人。创始人就是个司机,第一 把握好方向,第二找好性能优质的轮胎,第三 把油加够。烦恼即菩提,痛了就懂了——所以我说,管理这东西,就是得实践。学了理论不实践,跟实践后再看理论不一样。


我理解的创业的本质,就是找到合适的人,然后给钱、赋能、给自由和信任。人的因素,是第一因素。很多问题,表面看着是事儿出了问题,深入思考,发现是人的原因。我就是这么思考和解决问题。创始人在这个问题上,不要看什么帖子指教,不要人云亦云,你必须花时间去找最牛的人,说服他们加入!作为一个司机,你必须开性能卓异的名牌车,劳斯莱斯、阿斯顿马丁,不要开奥拓。尽可能地抬高眼界吧。




记者:目前是创业初期,身为创始人你的生活作息正常吗?目前在工作投入比较

多是哪个部分?


武卿:太,不,正,常。创业一年,正常的时候一点睡,七点起。不正常的时候,都是三点睡,七点起。累的时候,心里各种草泥马翻滚,因为这事情就是如此消耗你。前不久去中日友好医院找专家做体检,做完后专家说:放心活着吧,啥毛病没有!哈哈,开心,所以现在熬夜没心理负担。不过,我总是告诉自己,过了初创期,会好的,我坚信一定如此。沉浸于琐事,不是一个CEO该做的正确的事情,但是初创时,非如此不可。我先忍着吧。


我工作投入最多的,还是打磨产品——产品是第一的,啥都不能取代它在我心目中的重要性。《硅谷大佬》项目最初定6月播,但是我不满意,愣是延期三个月,这期间无数次修改、打磨。团队很累,我更累——因为一个人又做总制片人,又做总导演。


项目管理、内容生产、公司管理,全在我这里,别人替不了我。我觉得现在的自己是个推土机,天天推大量土方;又像个机器人,不能带有情感情绪,一旦有情绪,内心会乱,活儿就会停,一停活儿就会迂堵。因为这方面投入得太狠,所以虽然项目快脱手,我也没有什么喜悦,就是很平静。


记者:《硅谷大佬》系列节目,你自己飞到美国几趟呢?采访行程都是怎么安排?


武卿:做这个项目、定下目前的关注科技互联网领域的发展战略,对我来说是个意外。生活中,一不留神出现的一个人,就改变了你的命运。先是投资人找到我说服我创业,改变了我的职业路径;然后是一个硅谷投资人出现,改变了我的创业方向。


这个硅谷大牛叫 Joe  Lonsdale ,国内很多人以为Peter Thiel是全球第一大大数据公司Palantir 创始人,岂不知,真正的创始人是Joe。而且创办此公司时,他刚从斯坦福大学毕业。


去年8月Joe受《创业家》杂志邀请来中国,当时我投资人介绍我认识了他,Joe的“用科学技术修复传统产业和不完美的世界”的价值观,吸引了我。后来我停下来之前准备的国内拍摄工作,和团队一起学习、做研究并和硅谷来回地沟通了四个月,又在硅谷拍摄一个月,节目后期做了八个月。


采访行程我都不想说了——哎。原来想得特美,在美国拍摄完了,大家玩几天,我还要去探亲。结果忙到去亲人家只三个小时。除了工作就是工作。每天六点半起床,吃饭, 化妆。七点上路,八点到了拍摄地准备拍摄,九点正式拍,忙到夜里七点收工。这个时大家都累了,上车就睡。回到家,继续工作,很少在凌晨三点前睡。原来以为这么折腾回国得病一场,结果回来胖了,身体特好。等后期开始,人就开始爆瘦了,耗脑子。


记者:过去在央视的采访经验,带给你在奇霖的工作什么样的帮助?有获得过去同事的帮助吗?


武卿:过去的经验,不单是采访,更多的是思维方式、处理问题的能力、节目模式原创等。 当然有帮助,但是——事物都是两面的。怎么说呢?既然出来创业,我就不希望身上还有过去的东西,但是我发现这些东西不能轻易脱落。比如我出镜,还像个主持人,太专业了——我希望自己看起来像个“人”,而不是主持人。因为这个,我把所有自己的评论部分重新录了一遍。


这一年,许多人帮助过我,没有人的帮助,走不到现在。和过去的同事微信联系不少,但是还没有去麻烦他们,需要时我不会客气的。




记者: 你是如何找到任旭阳,并且说服他加入奇霖传媒呢?为什么是找他?


武卿:看来你还不知道这个事情,哪里是我去找的他,用任总的话讲,是他“忽悠的我。我当时没那个觉悟。当时的计划是:先做媒体高管去,一边做一遍学习管理学知识,过几年再创业。如今看,这种想法明显是错误的,可笑的——幸亏任“忽悠”我。创业,就得早日实践。


有两个人把我推到创业这条路上,一个是邓紫棋,一个是任旭阳。


此前我写了篇关于邓紫棋的深度报道,那篇文章被转载后,转疯了,刷屏快一周。任旭阳看到了,就加我微信,然后约我见面。那是2015年4月29日。第一次见面才聊了半个小时,他就说:你创业吧,我投你。


你看看这里头的“因果”:因为写了邓紫棋——这篇文章确实是个优秀的“产品”,就得到了大量关注,包括投资人;投资人找到我,推动我创业这个“因果”,想来让人感慨。我为啥老说产品第一? 是因为过去的经历,每一次精心做的内容产生大的影响,都会给我带来意外的收获。我的四笔近千万投资,就是因为三篇文章——比大多数人多花三倍时间、精心打磨的文章。做好产品,秀出肌肉,投资们会自己来找你。


过去的四个投资人,都是他们主动提出投资的。以后找投资人,我还要找他们这样的。不懂得尊重、善待创业者的投资人,价值观不对的投资人,我不拿他的钱——我们这行,只要手艺好,可以过得很舒坦,不见得非得融资。 必须拿有缘人的钱——和有缘人,做快乐事,多好。


记者:在招募新员工上,你有什么样的要求?学历、兴趣、性格、能力等方面?


武卿:五个考量因素:一,共同的愿景。二、价值观相似;三,人品。四,态度。五,能力。最新的诉求,内心必须强大——玻璃心滴,不要不要; 能力必须优秀,必须犀利——凑乎的,一般般的,不要不要。除了这五个方面,别的都不重要。


记者:跟目前最火的短视频不同,奇霖传媒的节目几乎都在45分钟左右,为什么

你在形式上选择长视频呢?


武卿:哦,不是这样,这是个误解。奇霖传媒的第一波产品《硅谷大佬》,一共六集,每集在40-45分钟。但是量产后,是短视频为主。《硅谷大佬》这类项目精心打磨,必须有深度,有品质,经得起时间考验,值得被人收藏。在时间长度上,必须有保障。


此外,我是做调查报道、深度报道出身,在碎片化阅读时代,我始终坚信:大家不是不看长片,而是没有值得看的好长片。你做得又难看、又没用,又长,谁看? 长度不是问题,品质好坏、信息的新鲜有用度、风格的“反常度”,才是问题。过去我做的实现爆炸性传播的产品,无一例外,全是长篇——都在8000字以上。不管多少人说长片没人看——我都不理,总得独立思考一下吧,事实胜于雄辩。


我相信《硅谷大佬》会引起中国科技、互联网圈的广泛关注,因为我是真诚地想服务他们,不是服务,是服侍。以为我相信我给他们提供的价值,是他们在别的媒体无法获知,他们不读新闻,不会有很大损失,如果不看这样经过很长时间沉淀弄出来的独家报道,会很遗憾。


刚才说到将来量产的节目,长度不会超过15分钟。 《硅谷大佬》只用了我们在美国拍摄素材的十分之一,我们还有大量素材沉睡。用不了多久,奇霖传媒就会在硅谷设立分公司,我们在当地会有一支团队,专门拍摄硅谷部分。这些多会以短视频方式呈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