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当选总统:硅谷眼前一黑 社交媒体胜利

2016-11-09 20:42 电商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风云突变,大跌眼镜!特朗普入主白宫!

特朗普神奇大逆转

看着一个又一个州变成红色,华尔街陷入一片恐慌。道指期货暴跌750点,美元指数暴跌。除了共和党的传统票仓,特朗普几乎赢下了所有的摇摆州,在所有主流预测机构都不看好的情况下,硬是上演了一出惊天大逆转。上一次出现这样的神奇逆转选情,还是在1948年杜鲁门连任时。(蓝色是民主党代表,而红色则是共和党)

即便是最乐观的媒体,都没有料到这样的结果。在此前基于民意调查结果的选情预测中,希拉里被认为稳拿的选举人票就高达268票,而特朗普的稳定票仓只有204票,这意味着在剩下摇摆州的66票,希拉里只要拿到两票,就可以入主白宫,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

先解释一下,美国总统大选并非直接选举。各州根据人口比例和政治均衡原则瓜分538张选举人票。两党总统竞选人只要拿到270张选举人票,就当选下一任总统。绝大多数州都是普选赢者拿走所有选举人票,而拥有55票的加州和29票的纽约则是希拉里的忠实票仓。

从媒体舆论来看,希拉里几乎拥有一边倒的支持。美国影响最大的100家报纸中,有56家旗帜鲜明地支持希拉里,而支持特朗普的只有可怜的一家。在曝出下流言论丑闻之后,连共和党内部都已经开始放弃。诸多共和党高层人士不仅拒绝为特朗普拉票,与他保持距离,更有数位国会议员公开“叛变”支持希拉里。

而学者精英、企业领袖、娱乐名人,同样对特朗普深恶痛绝。145位硅谷科技精英与370位经济学家先后发表公开信,指责特朗普的价值观和政策会给美国科技创新和经济繁荣带来负面影响,呼吁美国民众绝不能选特朗普。这是此前大选从未出现的情况。

为什么特朗普这么让精英们厌恶?因为他的性格,因为他的过往,也因为他的政策。特朗普曾是花花公子,又被曝出玩弄女性的私下录音;特朗普曾经利用申报亏损,合理避税二十年之久;特朗普口无遮拦,频频攻击竞选对手,更触及美国不能谈论种族的政治正确底线;特朗普提出的贸易保护、控制移民、孤立主义等竞选政策被认为是逆历史潮流。

即便希拉里被曝出了邮件门和克林顿基金会丑闻,但在东西海岸的主流精英来看,希拉里当选会延续目前的主要政策,对他们没有实质影响;而民粹主义的特朗普更是一个脾气暴躁的危险人物,只会讨好底层民众的他毫无执政经验,上台之后一旦实施那些政策会给美国外交和经济带来灭顶之灾。

社交媒体的胜利

但是,美国并不是只有华尔街、硅谷、好莱坞、学者专家,更有着诸多中产阶层、底层民众还有广大的非城市地区。他们才是美国真正的选民主体。从获选图片来看,特朗普赢得了广大的中西部共和党票仓,并在极其激烈的竞争中拿到了俄亥俄、佛罗里达等关键的摇摆州。更令人惊讶的是,特朗普甚至还变天拿下此前民主党的传统票仓宾夕法尼亚和密西根州、新罕布什尔州。

特朗普不仅赢得了选举人票,也获得了普选胜利,他的当胜是真正的美国民众选择。与此同时,这也是社交媒体时代的胜利。虽然所有主流媒体的民意调查都看好希拉里,但最后的选票让这些都成为了笑话,验证了互联网的巨大力量。在此次大选,特朗普遭到了主流媒体的一致口诛笔伐;在媒体全盘倒向希拉里的情况下,互联网是他唯一的竞选希望。

中国自媒体曾经有一篇稿件《美国媒体真的一边倒支持希拉里》,认为美国媒体并没有丧失公正性。但实际上,熟悉媒体操作的人都知道,哪怕同样报道两人的负面稿件,媒体的版面选择、报道角度以及行文措辞,都可以微妙改变舆论的导向,更别提社论板块几乎是清一色的抨击特朗普。

是社交媒体让特朗普逆潮流上位,突破了媒体的重重封锁,最终赢得了大选。虽然被媒体斥责为煽动仇恨、分裂美国的民粹分子,但特朗普比任何人都懂得利用互联网的力量,尤其是社交媒体。曾经是电视明星的他长袖善舞,攻击矛头直指希拉里的丑闻事件以及民主党执政期间的诸多弊端,赢得了草根阶层的支持。

右翼媒体福克斯电视台曾经调侃说,“如果美国总统是根据社交媒体来选的话,那么选举就已经结束了”。的确,如果以社交媒体影响力来衡量,特朗普必然会当选总统,没有人比他更善于利用社交媒体去触及海量的底层选民。

沉默的力量成为了今年的决定性因素。美国大选投票率普遍不到六成,2012年只有58%,而2000年甚至只有49%,这意味着有大量选民并没有投票。在过去的几天时间内,特朗普一直在社交媒体上督促这些对政治不感兴趣的选民站出来改变政局。

特朗普在Twitter上有1320万粉丝,在Facebook上有1260万粉丝。而希拉里的这一数字是1040万和852万。市场调查公司Cronin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时间,美国人在社交网站上花在特朗普相关资讯的时间总量超过了1284年。特朗普还频频利用直播这种今年大热的方式,在社交媒体塑造自己的活力形象。毫无疑问,特朗普是美国政坛最大的网红。

即便特朗普在主流媒体众叛亲离,即便特朗普被自己政党疏离,他依然可以通过Twitter和Facebook向草根阶层宣传美国经济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推广自己专为他们打造的竞选政策,把工厂搬回美国,收紧移民政策,贸易保护主义,外交孤立主义。

特朗普极为敏锐地发现了美国底层民众对民主党执政期间若干政策(例如医保与移民)的不满,利用民众对政治正确的反感,以及夸大经济全球化给美国经济带来的弊端。当然,希拉里本身的丑闻也是特朗普获胜的关键原因,而他一直在集中火力抨击希拉里的邮件门和政治献金丑闻。

硅谷眼前一黑

或许最不愿看到特朗普当选的,就是美国金融和科技行业。虽然特朗普是超级网红,但是他的政治筹款能力却远远不如希拉里。根据美国调查机构政治响应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统计,从2015年宣布竞选到今年10月,希拉里竞选团队和相关机构总计筹集了6.87亿美元的资金,而特朗普的筹款资金只有2.5亿美元,还自掏腰包了6600万美元。

在希拉里巨额竞选资金的背后,则是华尔街和硅谷的慷慨解囊。金融和科技行业是希拉里的最大金主,而特朗普的主要支持者则是来自农业和矿业。虽然美国对个人捐款给总统候选人和竞选委员会有明确数额限制,只能捐款2700美元和5000美元;个人依然可以通过捐款其他机构来支持候选人的竞选活动。举例来说,苹果CEO库克就曾自掏腰包5万美元举办希拉里筹款活动。

中立机构Crowdpac的统计数据显示,在美国科技公司员工和高管个人直接政治捐款的810万美元中,95%都流向了希拉里,而特朗普只拿到了4%。而在硅谷地区,这个比例则是99%。而在硅谷知名人士中,谷歌施密特、苹果库克、Facebook扎克伯格、亚马逊贝佐斯(亚马逊不在硅谷)等众多科技大佬都公开支持希拉里,并为希拉里竞选阵营筹集了大量资金。

拥有55张选举人票的加州是民主党的传统票仓,这不仅是因为硅谷和好莱坞,还因为加州拥有大量的拉丁裔移民。拉丁裔移民占到了洛杉矶地区40%的人口。在此次大选中,特朗普仅仅在加州获得了35.5%的选票,远远落后于希拉里的59.6%。

为什么特朗普如此不受硅谷待见?

首先,硅谷科技行业始终与民主党政府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奥巴马多次造访硅谷,会见谷歌、苹果、Facebook、Twitter等影响力巨大的科技巨头领导人,频频邀请科技行业大佬参加宴会与会谈。在民主党执政的八年期间,硅谷经历了一个相对繁荣的发展阶段。

作为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希拉里也延续了和硅谷的亲密关系。Facebook、YouTube、eBay、谷歌、特斯拉、苹果、Twitter,希拉里几乎得到了硅谷所有科技公司领导者的公开支持。Facebook COO桑德伯格在今年4月就公开表示,“我希望她成为美国总统。”

其次,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和收紧移民政策,触动到了硅谷科技行业的底线。去年美国电子产品出口总额将近2050亿美元,占美国出口总额的13.6%,是美国第二大出口行业。如果特朗普上台实施贸易保护主义,势必引发其他国家的报复措施,给硅谷科技行业带来直接打击。

高科技移民一直是硅谷的人才主要来源,但目前的H-1B人才工作签证政策还不足以满足他们的需要。希拉里一直建议扩大H-1B人才签证,保证硅谷科技行业的竞争优势;硅谷科技公司担心,特朗普的控制移民政策会让他们失去未来的人才,挫伤技术研发优势。

再次,特朗普的出格言论让崇尚政治正确的硅谷大佬们无法接受。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的诸多偏激言论,例如“在美国和墨西哥建墙阻止移民”,“暂时禁止穆斯林移民进入美国”,“更衣室戏说玩弄女性”,这些都与加州推崇的民主自由平等原则格格不入。

因为出格偏激言论,特朗普与各大科技公司的大佬个人关系也相当恶劣。扎克伯格、贝佐斯等科技大佬们都曾经公开讽刺和批判特朗普。贝佐斯收购的《华盛顿邮报》甚至特别安排了20名记者专门调查特朗普的负面,终于成功拿到了特朗普下流言论的大负面,直接打击了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

此外,特朗普还要求美国公司将工厂搬回美国,这直接引发了苹果CEO库克的愤怒。虽然库克原本倾向于共和党,但在特朗普的这一言论之后,库克明显采取了报复措施:拒绝参加共和党大会,撤回对共和党的活动赞助,又自掏腰包帮助希拉里筹款。

今年7月,美国145位科技公司企业家、高管和投资者发表公开信,呼吁美国民众不要投票支持特朗普。这也是此前大选从未出现的情况。而唯一公开支持特朗普的风投大亨彼得·梯尔(Peter Thiel)几乎成为了硅谷的众矢之的,遭到一致口诛笔伐,甚至被要求离开Facebook董事会。

未来没那么糟

可以说,特朗普是硅谷科技大佬们的公敌,双方的关系恶劣无以复加。那么特朗普当选之后,是否会推进他之前所说的诸多政策,例如贸易保护主义和收紧移民政策,给硅谷带来灾难性后果呢?

情况可能并非如此。美国是一个三权分立国家,总统只有行政权,而立法权则属于国会两院。这种制度限制了行政权力的膨胀,有效避免独裁总统。尽管特朗普当上了总统,但他要出台政策依然受到国会的制约,很难通过肆意妄为的疯狂政策。

美国政治中有一个术语“瘸腿鸭”,意思就是失去国会支持的总统就像是瘸腿的鸭子一样,无法实施自己的施政方针。特朗普虽然属于共和党,但实际上是一个借着共和党竞选资格的异类,与共和党诸多高层的关系非常微妙甚至恶劣,尤其是拒绝为他助选的共和党众议院领袖保罗·瑞恩(Paul Ryan)和参议院元老约翰·麦凯恩(约翰·McCain)。

特朗普进入白宫之后,他的诸多疯狂政策“美国和墨西哥边界修墙”,“逼迫苹果在美国建厂”,显然很难得到美国国会的批准,甚至可能违宪。此外,硅谷科技公司虽然与民主党关系密切,但并没有和共和党公开翻脸,此前更多是针对特朗普本人。在特朗普任下,硅谷科技公司可能会加大游说支出,通过国会来制约一些不利政策。

另外,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实际上更有利于硅谷科技公司。特朗普一直倡议要减轻美国企业的税务负担,简化目前繁琐的税务机制,将所得税从七级简化到三级,将企业所得税从35%降低到15%,这有利于企业获得更大利润和发展空间。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在特朗普减税之后,苹果、谷歌、微软等在海外拥有巨额资金的公司可以将这些资金转移回美国本土。按照目前的税务机制,苹果这些科技公司要把资金汇回美国需要缴纳高达35%的所得税,因此他们更青睐将这些资金无限期留在海外。目前美国企业共有2.4万亿美元资金滞留海外而特朗普则提议对这些资金直接征收10%的税,帮助这些企业彻底解决问题。

特朗普并不是疯子,他是一个成功的精明的商人,懂得变通与谈判,游走在共和党和民主党之间。虽然他经常口出狂言,情绪用事,但美国总统并不是一个独裁者,政治权力会受到诸多机构的牵制。

何况,总统上任之后无法兑现政策承诺的事情也不是少数,因为竞选人上台之后的观点总是会发生变化。最常见的例子就是,每位候选人在竞选期间都会承诺会施压中国来讨好选民,但上任之后依然会基于国家利益与中国保持正常关系。

或许特朗普被硅谷视为公敌,但特朗普当选之后究竟会给硅谷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可能并没有硅谷担心的那么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