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与它中国门徒之战 谁会是下一个滴滴

2016-11-10 15:09 O2O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共享经济传入中国5年,出行领域诞生了滴滴这样的霸主,但另一个比它更早诞生的行业,共享住宿——却似乎刚刚迈过萌芽期。

11月初,国内住宿分享平台小猪完成了他们的新一轮融资。6500万美元的融资额包括了今日资本去年底的C+轮,及由愉悦资本和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领头,晨兴资本、今日资本与玉资本跟投的D轮融资。

这是国内共享住宿领域又一个有意义的节点。这个自2011年开始在国内创投圈流行起来的行业,在资本的助推下正步入当年出行领域的滴滴快的大战的阶段。

Airbnb和它的中国门徒——途家、小猪及住百家领跑其中。他们掌握着大多数媒体版面和中国人对共享住宿的认知。与滴滴并购Uber中国业务成为行业霸主相比,共享住宿看起来仍处于百花齐放的阶段。不过,相比一两年前从单纯模仿,到在国内市场足以与其匹敌,中国土生土长的共享住宿企业已经成为Airbnb的强劲对手。

地产业出身的罗军创立了途家,如今他风头正劲。从今年6月份开始,途家陆续完成了对蚂蚁短租、携程去哪儿上公寓短租平台的并购,成为国内目前最大的涉及短租、度假旅游、民宿酒店生意的企业。成立于2011年的途家如今对外宣称已签约的项目超过800个,储备房源超过80万套。

它现在是这个行业最耀眼的明星。“43万套房源在线交易,每天几十万的住宿分享,215个地方政府签订了合同和我们协同一起推进这个事情,估值超过10亿美金,成为亚洲最大的一家‘独角兽’企业,也是全球的‘独角兽’企业。”途家创始人罗军在最近的一次发布会演讲中不无骄傲的说道。

途家的快速成长与其今年连续发起的并购,曾被外界看作行业洗牌的导火索。在一些投行人士的私下聚会中,有人判断一场短租行业的战争可能就要来临。在并购蚂蚁短租时,担任途家独家财务顾问的华兴资本董事长杜永波,甚至直接将途家比作中国住宿分享领域的“滴滴”。

这种判断有他的根据。途家从去年年中开始突然发力,人们突然发现,这家公司涉及范围大到难以想象,与他们合作的企业包括房企、OTA平台、地方民宿甚至建筑企业,他们的模式从租到售,再到托管投资一应俱全。

但另外几家企业仍保持着其强大的竞争力。在国内创投环境日益严峻的背景下,成功拿到D轮的小猪,仍被投资人看好。另一家专注出境游市场的公司住百家,则在今年4月挂牌敲钟,成为国内共享经济新三板第一股。

面对行业的并购和洗牌,小猪联合创始人兼COO王连涛称,投资人仍希望他们保持独立性和高速发展。这家公司在国内已拥有10万套房源,平台年交易额达到10亿元。

这个数字尽管与途家相去甚远,但让王连涛感到自信的是,现在的小猪已不再把房源获取当做最重要的事,因为服务和体验的基础扎实,现在每天大概都有1000套以上的房源希望登上他们的平台。

这个过程的实现,是王连涛眼中,小猪成立4年以来的最大价值。房源的主动获取,意味着他们打造的体验正在逐渐打消中国人对共享住宿的担心。

这种担心源于文化差异。社科院2013年的一份调查显示,70%的中国人不相信陌生人。中国熟人社会的文化底蕴让陌生人之间的住宿分享开拓,变的十分困难。

途家,甚至行业的鼻祖Airbnb都经历过这种苦难。罗军至今也忘不了自己2011年去海南收房子遇到的困难。而自去年宣布进军中国市场以来,因为这种水土不服,Airbnb眼下重点在做的依然是中国客人的出境游市场。

这揭示的是住宿与出行在中国的本质差异,也是行业竞争至今也未产生巨头的主要原因。滴滴今天的成功在于其早年就看到,决定客户出行选择的,很大程度上是企业的车源规模和价格。但对于共享住宿来说,客户看重的是便捷的服务和特殊的体验,人们愿意花高价去体验特色民宿,但也可能因为民宿体验差而选择更标准化的酒店。

价格与数量,在这个行业几乎起不到作用。这导致国内各个平台之间,实际都拥有一批属于自己的拥趸。也从侧面反映出类似滴滴的快速规模扩张并不是住宿行业的取胜之道。因为这个原因,王连涛在提到竞争对手时,依然将Airbnb放在首位,其次才是房源更多的途家。

Airbnb的品牌知名度仍远胜于它的中国门徒们。虽然它在国内房源仅有几万套,但有超过350万中国游客在国外使用他们。如果它选择解决中国文化造成的体验问题,那品牌效应仍具备强大竞争力。

Airbnb是共享经济理念的发端者,比Uber还要早一年成立。从2008年开始,这家美国创业公司仅用三年就让全世界认识了自己。2011年,他们业务增长率一度高达800%。

也是从这一年开始,共享经济开始渗入刚迈进万众创业时代的中国。途家、小猪、住百家、滴滴、快的,这些代表着共享经济理念的创新公司陆续在一年内成立。创立之初,他们都将自己看作Airbnb及Uber的中国模仿者。

几年过去后,中国门徒们都清醒认识到,完全复制美国模式无法在中国取得成功。罗军称最开始人们想到最快的办法就是复制,但结果是“做不到一年就关门了,钱倒是花了不少”。

途家在迈过初期开拓后,选择了迅速扩大规模和领域。罗军看似想包揽一切的计划,实际上是想垄断一切空闲资产资源。

小猪也经历过同样的痛苦。但王连涛称他们活下来的原因是选择主动去克服困难。他称这一轮融资的钱仍主要用于基础服务的改进,进一步解决客户与房东之间的信任、安全及其他体验问题。其次才是战略层面,包括在今年底进军海外市场。

经营轨迹不同,但在吸收了Airbnb的经验教训后,这两家公司正走在一条逐渐趋同的道路上。不断扩大领域和规模的罗军认为,市场的体验与信任问题才是共享住宿最重要的环节。

而迎着这个麻烦一路走来的王连涛说,平台属性决定了这个市场仍然需要比拼规模,小猪目前每年大致有10亿元交易额,希望在2年-3年内,把它做到100亿元。

竞争一触即发,包括房企在内,仍有一些企业试图进入这个潜在的万亿市场,但市场大版图已定。

“我觉得不会有后来者异军突起了。与打车不同,住宿分享是一个需要更深入运营的市场。新进入者很难超过前面这几家的,”王连涛说。

尽管目前各家仍在各自的道路上前进,但市场覆盖的高度重合,意味着他们之间的正面交锋距离不远。

但直到今天,仍有不少投资人质疑共享住宿能否在中国成功。文化差异对中国的住宿共享模式影响巨大。李开复曾公开表示,文化差异是横亘在Airbnb和他的中国生意之间的障碍。“中国市场如果这么容易打开,那么那些盲目的模仿者早就变成100亿美元市值的公司了。”

率先完成上市的住百家,也从另一个角度诠释了这个行业潜在的经营困难。作为唯一可以看到公开财务数据的住宿分享企业,这家公司的各项数据差距极大。一方面其业务拓展迅速,2016年上半年营业收入达到4926.86万元,同比增长870.74%。但另一方面,他们今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为-4973.51万元,仍在烧钱。

滴滴的扩张故事,揭示了共享经济从烧钱到盈利所遇到的机会与困难。而看起来走的更为艰辛的住宿共享行业,眼下仍在激烈的竞争当中。Airbnb的中国门徒们如今都已摆脱了模仿的阶段,并找到了各自前进的方向,谁将最终胜出,成为下一个如滴滴一样的独角兽?


(文/界面,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