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数据死了”,总统大选给数字时代的一堂课

Jim Rutenberg 2016-11-10 16:58 工具软件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现象背后,是新闻媒体的过错,还是数据技术出了毛病?

 8888.jpg译者按: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出炉,无论是政治预测还是博彩赔率,都与事实大相径庭。现象背后,是新闻媒体的过错,还是数据技术出了毛病?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美国新闻界所有那些在传统的总统选举政治调查基础上添加的炫目技术、大数据和复杂的建模,都没能让他们避免又一次地落后于事件本身,落后于整个国家。

对于这样一个“一辈子一次”的大事件,新闻媒体们却完全没能搞清楚围绕着它究竟在发生些什么。数据不仅仅只是没能很好预测选举之夜的情况——它跟真实发生的情况差得十万八千里。

没人曾预言过这样一个夜晚——特朗普彻底碾压希拉里,赢下总统宝座。

这个周二晚上浮现的差池,远不止关于一次民调的失败。这是一次呈现民意的失败——媒体没能捕捉到美国选民感到被选择性复苏政策置之不理,和被跨国贸易所背叛的熊熊怒火——这些贸易,被他们视为对就业的威胁,以及来自华盛顿建制派、华尔街和主流媒体的蔑视。

当民调数据与记者们内心觉得特朗普一百万年也当不了总统的直觉吻合,他们就不再去深究其中了。他们把依然相信特朗普还有希望的支持者描绘成那种不甘心接受现实的形象。到头来,事情恰恰相反。

也就是几个月前,如此多的欧洲媒体竟没能预测英国会公投出一个脱离欧洲的结果。呜呼大选,汝实与脱欧无异。

一个多月前,媒体就宣称选举结果虽会接近,但基本上已成定局——这判断还是下在十月下旬“FBI正在审查希拉里私人服务器上的新一批电子邮件”的新闻出现之后。

希拉里的胜利,被预测成“显著但并非压倒性的”。《The Huffington Post》如此报道过,并向它的读者保证,“她稳操胜券”。这或多或少受到周二晚间早些时候《纽约时报》“Upshot”预测的影响,说希拉里有84%的概率会赢下总统宝座。

然后形势大逆转,打了主流媒体们一个措手不及,搞得他们狼狈不堪。晚上10点30分,“Upshot”预测完全转向了,表示特朗普赢的概率是93%。

其他主要站点也纷纷从预测希拉里会赢转向期待特朗普的胜利。看着他眼前明确显示特朗普极有可能入主白宫的投票地图,CNN的John King只好在选举之夜向他的众多观众宣称,“在过去数周内,我们进行的对话并无事实基础”。

这句承认是不寻常的。如果新闻媒体没能呈现一个基于事实的政治情景假设,那它就没能履行它最基本的职责功能。

选举结果的出乎意料,立马引起了对现代民调之价值何存的疑问:当现在如此多人用着没有注册的手机,如此难被联系上,民调是否还能够准确捕捉到公共意见?

“我觉得民调简直一团糟,”Stanley Greenberg,一位民主党民意测试主办人在周二晚上这样告诉我,“但我觉得对民调的解读也要负起不少责任。”

共和党战略家Mike Murphy对MSNBC说,“我的预测未来的水晶球已经碎成了原子级的渣渣”,因为他预测了与现实相反的结果。“这一夜,数据死了”,他补充道。

无论选举结果如何,很明显,民调和预测都低估了特朗普的民意,低估了他一手打造的社会运动。而正是这些,击败了自去年他宣布参选总统以来,所有的预测和期望。

而这也是为什么周二晚上暴露出来的问题不仅仅是关于民调的。很明显,新闻业的某些部分已经彻底崩坏了,这才让它没能关注到这股大闹世界的反建制派情绪。

政治不只是数字。“人”的状况是美国政治的血液,而数据并不总能反映它。政治报道的唯一功能也不是告诉你谁会赢或者谁会输。但问题是——这赛马般的选战——总是遮蔽了其他所有方面,也不可避免地影响了其他报道。

你肯定会想,要是当初民意调查和数据分析没有显示一个几乎板上钉钉的希拉里胜局,媒体报道可能会是个什么样子。也许我们应该做个深层探索,看看是什么力量将特朗普引向胜利——因为要是放在之前的任何什么人身上,特朗普的许多言行都已经将这个总统候选人彻底摧毁了。

也许,我们会知道得更多,关于川普在南部边境造墙的计划会如何在国会引起热议,他关于让人更简便地去起诉记者的提案到底实际会是什么样子,或者他禁止一切来自与恐怖主义有关的国家的人入境的计划到底怎么说?周二晚上,全球股市都下降了。这不只是屏幕上数字的变化,而是实实在在的财富被蒸发。预期失准了。而面对预期失准,华尔街总是做得不太好。

令人惊异的是新闻媒体错过了多少次至少从2008年就开始撼动国家政治的民粹主义运动。它没能从一开始就看到茶党的崛起——这导致共和党在2010和2014的浪潮选举,而这一年本被认为会是所谓的共和党建制派重新获得对党内动乱的控制的一年。

接着,当然,出现了特朗普本人的出乎意料的获取提名。以上每次失败过后,都会有人发誓说要吸取教训,再也不让它发生。但这些教训来得还不够快,不够在事情变得严重之前让人记住。

在早先的一篇专栏里,我引用了保守派作家Rod Dreher的话,即大多数记者都对他们自身对于“保守派宗教、农村人口、工薪阶级和穷苦白人”的负面偏执视而不见。

不管选举结果如何,你都将会听到新闻界高管的言论,关于她们如何必须把记者派往这个国家的心脏地区以更好地了解它的国民。

可这会错漏一些重要的东西。美国不只是一个地理概念,也是一个思维概念——它散落在纽约长岛和皇后区的部分地区,在史泰登岛的大部分地方,在迈阿密甚至芝加哥的某些社区里。而且,没错,主要——但并不仅仅是——关于工薪阶层白人的。

这些人们觉得有什么东西不对劲——这一年来对特朗普的事实审查、无数关于他谎言的报道——他比希拉里说谎说得多——以及对于他的生意和个人不当行为的猛烈调查,都没有特朗普指出并承诺解决的国之疾患要更让他们烦恼。

在他们眼中,政府崩坏了,经济系统崩坏了,以及,我们经常听到的,新闻媒体也崩坏了。好吧,的确有些东西崩坏了。问题还是可以被解决的,但让我们一了百了地彻底搞定它吧。

注:本文原载于 The New York Times,作者 Jim Rutenberg,由 ONES Piece 翻译计划 任宁 翻译。

 

  来源http://36kr.com/p/5056238.html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