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投资:投人不如投平台

2016-11-11 06:45 文化艺术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网红

从出现到爆红,网红经济用了不到三年时间便快速完成从火爆概念到产业链的迭代。传统投资人、谨慎的投资机构也逐渐走出观望圈,从静待变成主动出击,入局到这场网红争夺战中来。

达晨的投资一直以稳健、谨慎著称,对于C端(消费端)的消费趋势,即便是大热的标的也难以让其随波逐流。

在O2O最火爆的时候,达晨并未有一例投资。然而,在部分投资人并不看好的情况下,达晨布局了不少网红平台,对此,达晨创投消费行业投资负责人高洪庆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网红对于未来的消费生产模式都将会产生比较大的影响,尤其对于目前零售行业的冲击。

“对于网红,我们一直在找个人超级IP,这个个人超级IP一定符合三个特点:持续产生内容、自带流量、具有人格魅力。”

“重仓”年轻人

刷微博、刷视频已经成为80、90后生活方式之一。特恩斯市场研究公司(TNS)一项研究报告显示,16~30岁之间的用户每天使用手机的时间平均为3.2小时,中国手机用户平均使用时间为3.9小时。而这些时间46%用于社交网络平台,42%的时间用于观看视频,而用于网购的时间只占了12%。

对于新一拨消费主力军而言,传统品牌优势被弱化,取而代之的是个性化的消费方式。“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已经到了下半场,不可能再有爆发性增长。现在网民在网上花费的时间已经接近极限,一切商业模式到最后都是为用户节省时间。”高洪庆说道。

小爽是一家外企白领,在她的微博账号上关注了不下10个大V网红,这些网红背后都有自营的淘宝店。小爽告诉记者每个月她都会看这些网店的新品,每家网店的上新速度不一样。“这些网红的品位比较高,他们都做好了搭配,有时会直接买一套,买了之后也可以跟其他买家交流,如果不合适收到货就直接转出去了。”

“现在的时代,个性是生产力,原来消费者和品牌关系是与商品之间的关系,现在可能是跟你这个创始人之间的关系,你们之间的互动。”高洪庆对记者说道。

缇苏电商是杭州一家知名网红孵化公司,旗下拥有VCruan等多个淘宝网红品牌。

在国内智能手机市场起步阶段,缇苏创始人施杰就看中了网红电商的机会。“最初女装市场有很多不同玩法,这些玩法在整个生态起伏势头不一样,网红在所有玩法中表现最优秀。”施杰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作为早期涉猎网红电商领域的代表,缇苏旗下具有100多家服装厂的生产资源,公司100多人负责样衣打版、采购、质检等程序,此外还有300多人的运营团队,其中包括客服、仓库发货。

自家的工厂和工人,意味着大大缩短生产时间并提高了供应链的可控性,降低风险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节约了成本。

对于网红电商而言,内容和商品是不可割裂的两个元素。“传统品牌不输出内容,但是对于网红而言,他们每天输出有价值的内容。”施杰说道。

今年5月,光线传媒3000万买下缇苏6%的股权。对于光线而言,投资网红电商平台是把握新兴的主流消费人群,保持公司在新生代中的品牌影响力的手段。

“目前一些时尚网红,能够持续产生内容并且提供一种生活方式。未来的一些直播平台如果还是一味地秀腿秀胸,太过千篇一律,很容易审美疲劳。”高洪庆说道。

平台降低风险

孵化器以及经纪公司为直播平台、电商等行业送去源源不断的网红资源。对于投资人而言,投资这些公司比投资网红个人更能规避风险。“网红的生命周期是不确定的,投资更上游的公司,才有更大的机会。”高洪庆告诉记者。

在缇苏之后,达晨创投看中了成立于2013年的娱加娱乐,并与王思聪创办的普思资本跟投B轮,娱加娱乐的A轮投资者IDG也跟投了B轮,对于创业公司而言,早期投资者跟投是对企业以及所处行业的信心。

对于投资人来说,平台规模化、短周期、轻资产的运营模式能够快速产生利润。

与传统经纪公司的模式相比,网红经纪公司模式更具灵活性,也为公司发展带来更多可能。而资本的注入促进产业发展,作为内容生产的经纪公司运营模式也发生改变。

“目前,产业正在从零散变得组织结构更完善,早期我们都是自己先招人,再分梯队培养,后来有更多渠道,就跟艺校等关联性较强的机构合作,保证有更稳定的网红来源。”娱加娱乐CEO王春雷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批量签约下来的主播会参加娱加的培训,所有主播培训时间都在两周以内,培训及活动基本都集中于线上。三年发展,目前已有20000多名网红为平台带来每年超过3亿元的流水。

“直播内容正在垂直细分化以满足不同消费群体,未来趋势或许是成为各行各业的标配,在这个趋势下,大众化现象级的明星会随之消亡。”高洪庆说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