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睿:数据的时代讲的是共享和利他,谈变现太早了

未名 2016-11-11 10:59 互联网金融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李英睿 | 碳云智能联合创始人


「 他说 」


我们现在来谈健康大数据变现,还是有些为时稍早了




翻开2016年2月25日《福布斯》杂志公布的“30位30岁以下亚洲人物榜”(Forbes 30 Under 30 Asia),我们看到曾出身于华大基因研究院的少年英雄,现为碳云智能首席科学家的李英睿入选了生命科学榜。

在2015年出走华大基因后,李英睿与原华大基因CEO联合成立的碳云智能在半年的时间里完成多次融资,估值超50亿元,受到了全球瞩目。今天,我们除了探寻这位少年英雄的成长历程之外,也将通过他的视角来了解这家新兴崛起的业界巨头。

李英睿,1986年5月24日出生,2004年进入北京大学生物科学专业学习。

大二那年暑假,他度过了没有游戏的华大基因暑期实习,他的第一个课题是猪的基因研究。一个人花了两个星期,把一个重要的参数给做对了,得到了李恒的表扬。李恒是唯一在三个人类基因组中心里都工作过的华人,获得过美国天才奖。

“我觉得大家气质上都是理想主义的代表,那时候大家都很穷,养家糊口压力比较大,经常还面临发不出工资的危害。但是它还在白天黑夜地做对人类来说,非常重要的一个事。”李英睿说,这是华大基因最迷人的地方。

早期的华大基因是一家民间研究机构,从诞生起,它就是亦商亦学、自我供给的模式。不可否认的是,华大基因是一个由一流科学家组成的典型的精英组织,华大几位创始人汪建、杨焕明都有海外留学经历,都是参与过1990年代“人类基因组计划1%项目”的科学家。

但全球基因工程研究多由政府资助,而华大基因的纯民间运作方式,在与主流研究体系触碰中,难免会有争议,“所以你又会有一种草根的感觉。”李英睿说。

2007年到2008年,李英睿作为炎黄计划一一炎黄一号项目的生物信息分析主要负责人之一,其研究成果“第一个亚洲人的基因组图谱”发表在国际著名杂志《Nature》上,成为国内极少数在《Nature》上以第一作者发表文章的本科生之一。

其后,李英睿带领团队负责一系列华大基因重大项目的攻坚,包括基因组多态性识别软件的开发,国际千人基因组计划,中丹糖尿病研究计划,全基因组外显子组测序数据分析方法学的建立,炎黄99等。上述研究成果已经发表或者陆续投稿《Nature》 、《Science》等国际杂志。

2011年,李英睿升任华大基因的科学体系负责人,带领团队在复杂疾病、癌症、分子育种、进化等多领域开展基于基因组学技术的研究工作。

不到一年后,这位年少成名的科学家成了华大基因旗下负责盈利业务模块的华大科技服务公司CEO。成为CEO之后,李英睿首要挑战在于组织整改,华大的很多项目进行了重新梳理,大部分基因测序项目转移到了华大科技。

“我改革主要是把它原来整体结构进行了扁平化,第二个实际上做了一些小组化的,就是我当时想把组织体系变成一个类似于一个细胞、一个细胞组织这样的体系。”李英睿说。

这一年,华大科技获得了13.98亿元的风险投资,并且收购了美国基因测序仪生产商Complete Genomics。

随着团队的壮大和业务的顺利开展,华大基因步入了稳定发展的阶段。华大科技也已然成为华大基因在商业上最成熟的部分,年收入超过10亿,利润超过2亿。它以基因测序服务为主业,客户是遍布全球的科研机构。

然而就在华大基因递交IPO申请材料的前夕, CEO王俊的突然离职引发了公司管理层的巨大震动,李英睿与华大基因COO吴淳、华大基因CIO黎浩等核心成员成员也几乎在同一时间从华大离职。

针对此次离职时间,有关人士曾透露:“因为2014年业绩不理想,没有达到对赌协议要求,深圳华大基因旗下的华大科技和华大医学在去年年底合并为一家公司,名为深圳华大基因股份有限公司。合并后一直是由王俊全面接管。但在决策权归属问题上,王俊和汪建产生了矛盾,这可能是致使王选择离职创业的主要原因。”

离职不久后,李英睿随同王俊于同年10月正式宣布创业,并创办深圳碳元科技有限公司。

而很多人在2015年资本寒冬之后,都面临着蜂拥而至的倒闭大关。但是碳云却收获了巨额的融资和估值:2016年1月,碳云智能拟融资7亿,估值50亿元。2016年4月完成A轮融资近10亿人民币,估值近10亿美金。腾讯、中源协和及天府集团为本轮融资的主要投资方。

2016年7月,碳云智能获得鑫根资本3亿元投资,还将成立百亿级的专项投资基金,用于收购资本市场平台,并整合精准美容、精准营养、精准健康、精准医疗和智能硬件领域。



众所周知,现阶段的整个医疗健康类数据还不够丰富,没有被共享打通。面临这样的大环境情况,李英睿回答说,从技术层面来说,大众所讲的健康大数据并不只是医疗大数据,实际上对于人生命周期,一生的健康影响,医疗只是其中一部分。从知识方面来讲,还有四个相关部分,一方面跟遗传、基因相关的东西,另外一个就是与我们整个生活习惯、社会生活相关这样的一些情况,还有一个是环境因素相关的,最后再是医疗。

而从技术上来讲,如果医疗数据暂时没有办法打通,碳云智能认为自身至少可以联合其它像环境数据、基因和相关的一些分子生物学的数据以及生活习惯,包括整个移动互联网所面向的数据,并实现建模。另外,医疗数据本身不一定通过医院系统打通,在国外已经有很多优秀的范例,即通过互联网方法形成很好的病例数据。

除了建立健康大数据平台、提供平台服务之外,碳云智能对于近年火热的智能硬件领域似乎也有所考虑。

李英睿认为,“从平台上来讲,我们还是希望更多能够提供数据对接的服务,而不是直接介入。健康生活涉及的方面非常多,而且我们如果一旦介入这种具体上下游的服务,不可避免就会有一些狭隘或者跟人家形成竞争,对整个平台中立性包括数据通用性都会有一些偏移,我们希望有各种各样的移动医疗的设备包括各种各样健保医院或者健身中心或者美容院进行平台级别的对接。”

而对于碳云智能未来的盈利方式,李英睿笑称:“我们现在来谈健康大数据变现,还是有些为时稍早了。”而且他觉得,数据的时代更多的是讲一种共享,讲利他,在利他路径里面达到自我可持续的发展。

但是他也同时提到了一个较为新颖的角度,“以前我们讲一个人财富的时候,通常讲一个财富指的是他的,跟钱有关的问题。那么我们可以想象的一个问题,在未来,大家一定会逐渐真正认识到自己最宝贵的财富是健康。那么从这个意义上,我们能够去支撑我们健康的身体相关的一些资源,这些资源在一定程度上具有,类似于钱的属性。

所以有的时候我们会把我们碳云智能叫做生命银行,每个人在这个里面的数据类似于银行村看,样本、数据存在碳云的银行里面,我们取出来的时候,取什么东西?银行里面取历史,在我们生命银行里面我们取出来是保证我们健康相关健康服务,我们数据进去能够为我们自身服务,更多构建在类似闭环上的这种商业模式。”


© 一起上

本文由一起上原创,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寻求报道,请添加微信ID:dawnbrokenzw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