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演出公司纷纷挂牌新三板,资本介入推动转型?

2016-11-11 11:18 文化艺术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现场演出公司正在成为新三板挂牌公司最值得关注的热点之一。

  2015下半年开始至今,在新三板挂牌的演出公司数目大幅增长。不管是老牌演艺公司天视文化和金海岸,还是历久弥新的新青年和开心麻花等,都选择了在这一时期在新三板挂牌——互联网时代带来的不仅是线上信息的流动,也带来了线下演出市场的流动。

  一切仿佛在印证宋城演艺的投资总监许耀文在今年年初所说的话:“上市的时间越早越好,早上市的公司估值会相对高些。”

  

  2010年12月9日,主营主题公园和旅游文化演艺的投资、开发和经营业务的宋城演艺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圳证交所上市登陆创业板,股票名称为“宋城股份”。该股票于2014年4月23日更名为“宋城演艺”并沿用至今。这一支代码为300144的股票被称为“中国演艺第一股”。

  2014年11月3日,云南杨丽萍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登陆新三板,经过了一年左右的发展,根据其财报显示,公司资产大幅增长,现金流状况也得到改善。宋城演艺与云南文化的经历让许多演出公司看到了资本浪潮的力量,纷纷筹备入市转型。

  音乐财经经过统计与筛选,将2014-2016年挂牌新三板的14家演出公司作为分析样本,小窥演出公司的新三板历程,他们分别为:

  云南文化,成立于2011年2月18日,挂牌于2014年11月3日,主营业务为云南少数民族特色大型歌舞剧创排与演出,同时从事剧目创编与形象代言等衍生业务。

  新青年,成立于2005年9月10日,挂牌于2015年9月10日,主营业务为舞蹈类作品及相关文艺作品的创编与演出。

  金海岸,成立于2008年7月25日,挂牌于2015年11月10日,主营业务为文艺表演、经营演出与经纪业务,同时提供成人演艺培训,承办会展与婚庆礼仪活动,进行剧院经营管理和工艺美术品的零售与批发。

  世博演艺,成立于2008年9月22日,挂牌于2015年11月18日,主营业务为演出创意策划、文体票务营销、演艺经纪代理和品牌项目出品。

  百禾传媒,成立于2005年9月14日,挂牌于2015年12月3日,主营业务为演艺产品生产及运营。

  天视文化,成立于2001年9月11日,挂牌于2015年12月22日,主营业务为文化项目投资经营、商业演出投资、大型活动策划组织、艺人培养与包装及票务代理、音乐制作、灯光音响工程和品牌公关顾问等。

  开心麻花,成立于2003年4月4日,挂牌于2015年12月29日,主营业务为舞台剧的制作与发行,同时发展音乐剧、网络剧、电影、艺人经纪等板块。

  丑小鸭,成立于2012年10月10日,挂牌于2016年3月30日,主营业务为卡通舞台剧的创编与演出。

  合肥演艺,成立于2011年1月26日,挂牌于2016年8月18日,主营业务为戏曲、戏剧、歌舞、音乐、相声小品等文艺表演活动及艺术创作、大型综艺晚会、舞美设计、舞台搭建、灯光音响、化妆造型和服装道具服务等。

  龙视星,成立于2008年1月3日,挂牌于2015年9月25日,主营业务为户外媒体与演艺经纪业务,进行演艺主题策划、创编与演出等。

  核心创艺,成立于2010年12月17日,挂牌于2016年3月20日,主营业务为大型音乐舞蹈剧的创编与演出等。

  锦辉传播,成立于2001年9月26日,挂牌于2016年5月6日,主营业务为剧目策划、投资制作、整合营销、演出执行和剧场管理等。

  创动空间,成立于2002年11月15日,挂牌于2016年5月23日,主营业务为偶像的演出服务、演出营销、明星商业活动、娱乐活动管理和娱乐产品营销、娱乐内容开发和粉丝互动平台等。

  多彩贵州,成立于2006年1月12日,挂牌于2016年9月22日(发挂牌函),主营业务为贵州少数民族特色歌舞剧目创编与演出等。

  *另外,宋城演艺虽然是创业板上市,但是作为中国演出市场十分重要的角色,将成为以上公司的对比样本。

  纷纷挂牌新三板:演出公司的新生意经

  虽然近几年的国内演出市场正在蓬勃发展,但是由于地区演出限制与演出规模局限,往往会制约传统剧团模式的演出公司发展,即使拥有优秀的剧目,也因为无法建立长期顺畅的演出产业链条实现“财务解放”,甚至很多公司的生存处于“饱一顿、饿一顿”的状态。

  例如杭州新青年歌舞团,经历了十年的主要由当地政府支持买单的传统舞蹈团模式,也经历了出台的“八项规定”而导致整体演出行业在2013-2014年缩水6.19%的惨淡。创始人张钎认为互联网时代的文艺演出不能再靠被动等待,而是应该主动向市场化转型,在积极运作两年之后,新青年成为当时唯一一家成功挂牌新三板的文艺团体。

  另一家被看作现阶段唯一一家登陆新三板的儿童剧创作演出公司丑小鸭剧团,其CEO侯立林也认为,儿童剧市场处于转型阶段,二三线城市虽然对剧目有需求,但在经济上受到了很大的制约。而上市最直接的一点就是可以解决资金的问题。

  

  根据犀牛之星APP融资数据显示,云南文化融资金额需求为4290万元,新青年为600万元,金海岸为8000万元,天视文化为3250万元,核心创艺为1875万,创动空间为1500万,城市理想为2834万,而开心麻花更是达到了3亿元。

  对于大部分收入来源靠着政策补贴与少量剧目反复演出的演出公司来说,互联网资本犹如无尽的甘泉,使得演出市场这一块干瘪的海绵迅速膨胀起来。而其带来的O2O商业模式也让演出公司们看到了资源整合的希望,纷纷投入兼并收购与结构重组的浪潮中。

  然而,从市场的一些表征来看,情况似乎并不像市场新闻中描述的那样乐观。

  首先,除了部分在媒体上拥有曝光率的公司拥有市值数据外,另一部分挂牌后鲜有新闻出现的公司则并没有可靠的市值数据。即使是可查阅市值数据的公司,其规模也相对较小。

  例如,新青年的总市值仅为1650万元,云南文化约为2.65亿元,金海岸约为7.92亿元,开心麻花则以50亿元高居榜首,远不及宋城演艺约为358亿元的市值规模。然而,与市值1500亿美元(约10140亿人民币)的国外同类演出公司华特迪士尼相比,国内演出公司整体市值规模还稍显逊色。

  

  另外,相比宋城演艺线下丰富的旅游景区资源与正在整合的线上平台资产,新三板挂牌的演出公司资产规模相对较小。样本中的新三板演出公司当中,仅有云南文化、金海岸与开心麻花资产上亿,与宋城演艺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资本与信心:财务数据面面观

  除了表征上的规模较小之外,根据犀牛之星APP中的财报数据显示,新三板中的演出公司财务状况也并非如人们所想像的那样,一飞冲天,节节攀升。

  从营收状况来看,除了合肥演艺与云南文化的增幅为负以外,其他公司从2014年至2015年的营收均有增幅,部分公司增幅惊人。

  例如,世博演艺营收增幅达到81.25%,开心麻花达到155.33%,龙视星达到298.54%,核心创艺达到845.52%,锦辉传播达到100.75%,创动空间的增幅更是达到了3563.8%。

  

  

  从资本负债比率与每股收益率可知,在资本介入后,许多公司的资债结构都在不同程度上得到了调整。

  例如,天视文化由2014年过高的67%调整到适中的30%,开心麻花则由29%开放更多债务比例调整至39%,锦辉传播则将2014年的51%逐渐调整至43%,在2016年年中达到30%。而部分公司在调整业务与结构过程中,资债比例则发生了很大变化,例如龙视星在2015年9月挂牌后,资债比由2014年的48%上升至75%,2016年年中更是升至154%;2016年3月挂牌的核心创艺,其资债比则由2015年的6%升至87%。

  

  

  从利润获取方面来看,部分演出公司的毛利率与净利率均有负值。

  例如,根据丑小鸭在2014-2016发布的年报可看出,他们正在为从小剧场到大剧场的商业模式进行结构性过渡,成本的上升会倒逼其转型升级,并且市场中股权激励机制的出现同样也影响了净利润的下降。

  由毛净差与营业利润率可知,相比宋城演艺最近三年每年几乎都达到50%的营业利润率来说,大部分新三板演出公司都在主营业务外占有很大比重的其他业务收入。例如世博演艺的整体利润率数据为负,但根据其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却达到了15.16%,与其整体财务表征有很大差异。

  

  

  

  乘风破浪or夹缝求生:演出业务能否撑起一片天?

  根据2016年公开发布的年中报显示,云南文化上半年营业收入为1950.57万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9.99%;然而净利润为-10.52万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752.43万元。今年业绩亏损态势的初显,使得以杨丽萍个人为核心影响力的商业模式再次受到质疑。

  另外,同云南文化一样,丑小鸭、新青年和多彩贵州等剧团模式起家的公司,因为优秀的剧目数量不够丰富,导致对市场的吸引力逐渐下降,同样造成财务上无法形成长期的良性循环。

  

  另一方面,从国有与地方补贴中的逐渐剥离,也让许多演出公司在挂牌初期受到了影响。

  例如,2013年、2014年、2015年新青年的营收分别为531万元、725万元与1005万元,营收有所上升。不过,虽然2015年政府补助数额为16万元,相比2014年的53万元已经减少很大一部分,但是补助占利润总额的比例却为67.9%,去年同期这一数字还是34.54%。

  从2016年中报来看,14家样本公司中有一半的公司处于净利润为负的亏损状态,其中龙视星与核心创艺净利率达到了-428%和-407%。而且大部分演出公司都在持续投入营业成本,例如,创动空间就在2016年中报数据中显示出,其营业成本增幅达到了4616.94%。

  由上可看出,演出市场整体规模依旧在缩减,这些演艺公司天南海北,极度分散化,难以形成规模化效应。演出公司的可持续发展依然面临巨大挑战,一些公司过于依赖政府补贴,这些都是迫使企业市场化转型的外部压力。

  

  总而言之,与奔赴创业板相比,新三板的挂牌条件更加简单,故许多中小型规模的演出公司以这一方式进行资本结构调整与增加资金运用效率。例如为了更好地进行现金管理,部分演出公司会用资本在市场上进行低风险的理财产品投资,从而在利益最大化的前提下规避资金短缺带来的经营风险等。

  统计数据显示,中国2015年的演出市场总体经济规模为446.59亿元(中国演出行业协会数据),但美国在2011年Performing Art行业统计就已经达到了159亿美元(约为1049亿人民币),中国演出市场与国外相比根本没有形成市场规模。另外,演出公司存在的许多经营问题也无法在短时间内通过资本的快速介入而得到解决。

  不过,从不断传来的新三板挂牌消息可知,市场对于演出公司的资本化是持看好态度的,然而财务数据定向分析的结论则提出了告诫:短时间内的资本力量并不能让演出市场的问题得到根本改善,产业升级仍需时日。

  要想在市场上活下来,样本中的企业们还需练好内容,提升专业管理能力,找到自己的核心竞争力,甚至能够自我施压、不断超越自我。公司的每一步改变,都能抢在市场的最前端,让自己处在不断竞争的压力下保持竞争优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