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在阳光灿烂的时候修理屋顶,没有所谓天花板!

央视新闻 2016-11-11 16:42 电商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7777.jpg

11月10日消息,双11前夕,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接受央视财经专访,他预言称“中国电商要变天了”,并警告业内应该在阳光灿烂的时候修理屋顶。

 在专访中,马云抨击中国零售行业,别只想着从房地产赚钱,是时候把利润还给制造业。他指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差异之一,就是发达国家永远在买别人的东西,发展中国家想尽一切卖别人东西。所以,中国必须认真反思的一件事,就是努力实现进出口平衡。

 以下为专访实录:

 马云的“小目标”更惊人:几年后,900亿日销售额将是常态

 央视财经记者 侯凯笛:去年的时候您跟我说天猫双十一能做一百年,今年如果算下来的话就是刚刚八岁,像个小学生的样子。您一直都说不太在乎它的考试分数是怎么样子的,其实走到今天,您觉得您最欣慰的是什么,最担心的又是什么?

 马云:我觉得欣慰的它开始慢慢被很多人所接受,因为一个事情,就像做人一样,要出名很难,但是要被认可很难,出名其实我认为相对来讲是容易一点,但被世界认可很难。双十一我觉得这几年虽然名气有点起来了,但是真正被消费者认可、被厂家认可、被大家所认可还是需要时间。我觉得这八年下来,双十一现在为止,至少很多消费者喜欢、商家喜欢,而且很兴高采烈地把它变成了一个节日,我觉得这我还是觉得蛮好的事情。

 担心,我倒也没什么大担心,因为这个是一个,本来我们在做的事情就是没人做过的事情,它如果有机会成为一个世界的消费者的节日,成为一个全球的商家的感恩的节日我觉得蛮好,唯一可能现在每一次我们不断在挑战是技术的边界,因为大量的这种消费者的情况发生,大量的购物在同时期爆发,我们必须准备好这个很强大的技术,来去解决这样可能人类从来没出现过的问题。

 所以我看到我们工程师们,既紧张又兴奋,兴奋的是他们可能碰上的技术问题是很少有人有机会碰上的这样难的难题,紧张的就是,万一出问题,可能就出大问题。

 记者 侯凯笛:您会不会有这个压力,就是万一会出点什么小问题,我们提前会做什么准备?

 马云:我没有压力,我其实双十一这几年,我都没什么压力,因为这我压力也没用,因为我也不能解决技术问题,也不能解决产品问题,但好的是我觉得反而我压力越来越小,因为我看到双十一在公司内部的准备工作越来越条理,越来越有这个章法。

 不像以前提前很早就开始做双十一准备,我那个这两天去看了一下,觉得跟以前,以前有点乱,大家兴奋中带着忙乱的状态,现在是有条不紊地在发展中,已经变成了。我昨天跟同事们交流,我跟大家讲,就是图了个快乐,让消费者快乐、商家快乐,对吧,所有的人都很高兴、快乐,运营的人也高兴快乐,因为这是快乐是第一要素。

 第二就是通过双十一,能够真正提升整个中国未来新零售的技术、水平,因为这种技术的能力的提升,真的很难得的,在同一秒钟,那么多消费者进来,这种技术,云计算能力的突破,管理能力的突破,我觉得是很了不起。第三就是大家在兴奋中注意身体。

 

记者 侯凯笛:去年您就说了这个,说健康稍微有点跟不太上,时间有点不够太累。然后像今年,我们一直在说像双十一其实像场大考,它所有的一系列的配套体系、基础建设,其实都在这一天集中释放,它是一个顶峰,但是每一年双十一的顶峰都会变成未来的一个常态?

 马云:对。

 记者 侯凯笛:您会不会觉得曾经有没有预想过,就这样在无形之中推动着整个往前走了一步?

 马云:我觉得这不是,其实从开始做的时候,我们是无意识的,现在是有意识地推进整个社会经济结构的变革,有意识地推进整个社会的所谓转型升级,有意识的推进新的零售的建设,就是说如果到今天为止,双十一也好,阿里巴巴也好,天猫也好,还是无意识的在发展,这对大家都是不负责任,对社会不负责任,对我们自己也不负责任。

 我觉得今天阿里巴巴集团如果纯粹是为了考虑双十一能够多少销售额,其实双十一的销售额跟我们的盈利没什么多大关系,并不能决定改变我们什么。如果说是阿里巴巴今天这样的,这种销售的规模,对工厂、对社会的影响力,不能转化成为,成为一个推动社会进步、社会整体创新的能力,我觉得我们把自己这些手上的资源是糟蹋了。

 所以我没有觉得这东西是无意识的,现在我们越来越有意识,因为我们相信我们今天的双十一的这个成绩,将会成为五年、八年以后,每一天的平均的交易。今天的物流的包裹,将会成为五年、八年以后每一天平均的交易。这一切必须,不是让阿里巴巴一家公司具备这样的技术,而必须让整个社会具备这样的技术能力,整个社会具备这样的创新能力和运营能力。所以我觉得,我们更希望看到是,双十一能够成为社会运营这样的挖掘内需、运营的商业基础设施能力能够大大提升,最后能够跟全社会进行共享。

 马云明确表态:蚂蚁金服肯定要上市!

 记者 侯凯笛:说到阿里金融,可能大家最感兴趣的还是蚂蚁金服,上市时间表有没有,然后包括这个地点有没有选好,曾经说过香港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马云:这个我觉得蚂蚁金服上市不上市,可能对阿里本身来讲不重要,但是对那些支持蚂蚁金融服务的人很重要,帮助过蚂蚁金服成长的很重要,对于未来很重要,对于未来的新的二十一世纪的新的金融体系来讲非常重要。所以我觉得蚂蚁金服应该是会去上市的,但是具体的时间我们确实没定,但有一段时间有香港的记者问我蚂蚁金服将来会不会考虑来香港上市,我说当然不会拒绝,但是现在被误传太多,说我们要去香港上市。

 我觉得对蚂蚁来讲今天它一定要走向全球化,但是同时必须扎根于中国社会,服务所有支持过蚂蚁金服成长的人。所以现在还不是要确定哪上市,但是我们有一点肯定的,我们去上市的地方,必须对未来世界的发展、经济的发展、金融的发展、创新的发展是支持的,如果是对未来的创新不支持的地方,我们是不会考虑的。

 淘宝的未来长啥样?马云:一个可以进行全世界买卖的经济体

 央视财经记者 侯凯笛:刚才您也说互联网其实是没有边界的,我们在生活当中已经感觉到了,就是生活已经被互联网完全融入了,你很难把它单独的拿出来去说。但是呢,现在我们看,其实阿里在很多很多领域都有涉及,未来阿里巴巴不会做的究竟是什么?

 马云:我觉得阿里今天把自己定位成为我们希望是一个社会创新的发动机,我们本身不能仅仅成为一家创新的公司,是创国家社会世界发展的一个创新的发动机。我们认为互联网没有边界,我们希望建立的是一个经济体,我们不是一家普通的公司。所以我们希望未来的世纪一定有一个网上虚拟的经济体,无数的年轻人、无数的中小企业,可以利用这个经济体里面的技术、资源、基础设施、社会关系,能够在进行全世界的买卖。过去的20年,世界经济的全球贸易、全球化,是被6万家大企业决定的。

 假如我们想象,未来的20年,世界贸易是有一千万家的企业从事跨境的贸易、支持,都是有无数的创新的年轻人,世界就会变得不一样。所以阿里巴巴我们不是一个简单的,不能以传统公司的角度来看待我们,我们更像是一个真正的一个经济体,就像加州是个经济体,珠三角、长三角是个经济体,只是这个经济体是在空中,是在一个创造,从来没有诞生过的,跨边界、跨时空、跨国界的这样一个经济体。

 

记者 侯凯笛:作为一个经济体来说的话,它可能涉及的领域非常非常广泛,所以您有没有有时候感觉到其实压力挺大的,很多事情阿里巴巴自己解决不了?

 马云:压力肯定有,我并不觉得它是压力,今天已经超越了压力了,更觉得今天是各种各样的挑战、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所以在经济体运行中,我们比谁都明白,运营几亿消费者,又有大量的金融、大量的钱、财、物、人、资源在里面的时候是很复杂的一个体系。所以我几年前讲阿里巴巴缺的不是工程师,阿里巴巴缺的不是简单的程序员,阿里巴巴缺的不是客服和产品经理,我们缺的是经济学家、社会学家、人类学家,所以未来学家,因为这些才能够打造一个经济体需要做的事情。

 所以我们面临的挑战很大,我们在做没人做过的事情,但我相信,没有人是未来的专家,大家都必须去思考,未来我们希望让社会更透明、更公平,更加普惠,每个人都能享受同样的机会,这个中间的磨难是会非常之大。所以我们也荣幸,也许从来没人这么去想过做一家公司,做这么一家公司,但这也是我们的乐趣所在,因为本来我们就是一无所有,这些东西分给别人,也觉得挺好。

 马云:中国互联网行业跟美国的差距只有三个字——全球化!

 记者 侯凯笛:最后我们说来一下跟美国的关系,就是中美的互联网这一块,因为很多一直在说如果说起互联网的话,中国其实是最需要去看的,因为不管是速度、创新、模式等等都是全球领先的。但是最近我刚刚看到了一个新的数据,我跟您分享一下,就是到今年8月份,中国互联网公司的这个市值是6247亿美元,但是美国前20的互联网公司的市值超过了2万亿美元,是中国的3.4倍。为什么,大家如此看好中国互联网的创新模式等等,但是中美互联网的公司市值反倒是差距在拉大呢?

 马云:我觉得挺好的,你说美国当年的IBM、微软,IT时代的8家公司加起来,中国连个零头都没有,你说我们把联想,当年我们所谓的这种企业的市值,跟十年、二十年以前,美国IT的8大龙头老大一比,我们连个零头都没有。今天至少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已经远远的缩短了距离,而且美国在这个领域里面走的比我们早。但是戏在后面30年,电是欧洲发明的,但美国得到了运用,美国成为了第一大强国,互联网是在美国发明的,但是全世界两个亮点的国家,就是美国和中国有两个亮点,其他的国家都没有。而中国的互联网我自己觉得,在未来几年内也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所以互联网任何一场技术革命都是50年,前20年是技术公司,后面30年是技术的应用在社会方方面面。所以我觉得,互联网刚过了20年,未来的30年,路是谁走,谁更好还在后面呢。更何况你把全美国的20家公司,跟我们中国的加起来是不公平的。但是如果把公司的前三五个跟中国的三五个来比,其实相差的距离并不太大。只是我觉得,未来我们来共同来讲,美国今天的互联网是全球化做的比我们好,全世界用facebook的人非常多,全世界用谷歌的人非常多,但是全世界用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服务非常之少,这既是挑战也是个机会,所以我觉得慢慢来。

 马云:中国经济,短期看有困难,长期看很乐观。

 央视财经记者 侯凯笛:最后帮我们补一个小问题,就是您能预判一下2017年,中国的经济形势跟全球的经济形势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包括中国的供给侧改革,您觉得能够取得一个什么样的成绩?

 马云:我觉得这个很难预判,毕竟我也不是这个经济学家,现在都是靠经济学家预判。从企业来讲,我们认为这个中国的短期内一定是有困难的,因为中国如果要想进行真正的,相信转型升级,那么我们一定是要付出今天的代价赢得未来的。所以短期内中国经济我自己觉得是有压力的,但是从长期来看,我认为中国是有巨大的机会的,因为毕竟我们有13亿多的人口,毕竟我们中国的创新刚刚开始。所以我自己觉得,任何对短期有巨大期望的,都偏向于投机,而真正的投资是你看好未来。为未来改变今天是值得的,为明天、为短期内改变今天,那是很累的,你可能失败的概率很大。

 所以对阿里来讲,我们不看一两年的,我从来不看一两年,看一两年对我们来讲永远是失望,一两年好的那就很好,不好的很正常。所以我们对十年以后,今天的阿里今天的蚂蚁金服,今天的菜鸟,我们都是很早以前判断,今天才做成这个样子。所以我们也是今天的双十一,不是今天做,是8年以前我们相信有这么个日子,我们才做的并,且不断的完善,30年以后的双十一可能更了不起。


文章来源:央视财经 部分有删节 文章地址:http://36kr.com/p/5056321.html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