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互联网一浪接一浪,错过了才知道什么是错过了

思达派创小二 2016-11-11 17:05 创业服务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在创立美团之前,王兴连续七年都在创业失败的阴影中度过。

2003年,在美国攻读博士的王兴向导师请了一个长假,写邮件给自己的同学王慧文、赖斌强,向他们讲述美国SNS的发展状况,提出回国创业的想法。他们在王兴的本科学校清华附近租了一间三室一厅的房子,三十多平的客厅,六张桌子面对面办公,卧室里睡的是一百多一张的折叠床。“一个大学同学,一个高中同学,三个人在黑暗中摸索着开干了。”王兴回忆道。

他们现学编程,先后创建了大大小小多个项目,比如社交网站“多多友”和针对海外人士的“游子图”,平均两个月换一个项目,常常做着做着发现不对路子,就马上中止换下一个。

第一个较为成型的项目是“校内网”,这个模仿Facebook的社交网站发布三个月就聚集了3万用户。但是,当时王兴对资本市场的运作缺乏了解。有投资人主动上门,但王兴坚持只需要100万美元,使得对方对校内网的未来发展产生怀疑,单方面撤回了投资意向书。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用户激增的校内网无法更新服务器和带宽,王兴被迫把它卖给了在做类似网站的陈一舟

2007年5月,王兴推出社交网站“饭否”。这是国内第一家提供迷你博客的网站,被公认为微博的前身。两年不到,“饭否”的用户已过百万,但波折再起,一次群体性事件引起社会舆论的爆发,“饭否”作为聚集大量公共意见的表达平台,被牵连至关停。“实际上,它(饭否)确实成为一个新闻的加速器跟放大器”,王兴后来反思,“我们对这个事情的认识没有跟上形势的发展,我们从来不知道自己是在做媒体。”那年冬天饭否的年会上,大家讨论着“为什么我们要呆在这家公司”、“为什么每天要这么辛苦地做事”、“假如这个公司明天就不存在了,会怎么样”,王兴当众流下了眼泪。

这位倔强的连续创业者本质上是个极客,迷恋技术,不善交际。合作伙伴王慧文记得,一次他们和人谈合作意向,当对方问起创业的主要优势是什么,王兴愣了半天蹦出一句“是勇敢吧”。王慧文认为比起乔布斯,王兴更像是亚马逊的贝索斯,“是一个研究型创业者”。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则这样评价王兴:“他是一个源代码很美,但界面很差的人。”

王兴清楚自己的问题。后来有一次,科技媒体人程苓峰问起饭否能否重开,王兴回答道:“关键取决于我能如何改变自己”。

2010年,王兴创立美团。这一次,他开始重视资金流和团队管理,并积极融入商业世界的运作规则。过去喜欢看科幻小说的他,给自己和下属开了一份类似《基业长青》这样的管理学书单。美团COO干嘉伟发现王兴愿意和人主动沟通了,“从人机交互模式变成人人交互的模式”。

那段时间,国内出现了大大小小数千个团购网站,被称为“千团大战”。王兴再次站到了生死存亡的风口浪尖。凭借一个极客对数据的精准追求以及一个管理者出众的商业决断力,王兴迅速做出了自己的判断。他综合每个城市的人口、GDP、淘宝消费指数、肯德基、麦当劳数量及电影院的数量等各项指标来计算投入产出比,在发现投入产出比不合理的那一刻,王兴就果断暂停了美团扩张计划。

事实证明,王兴是明智的。美团从资本寒冬和千团大战中挺了过来,在2013年底宣布全年盈利,占领全行业超过一半的市场份额。王兴果真如他人评价所说,“每挨一棍子下次都跳得更高”。

王兴:互联网一浪接一浪,错过了才知道什么是错过了

“我自己从来不抗拒变化,我只能说,摔倒也要往前摔。”王兴说。这个从小就对世界运转逻辑抱有强烈好奇心的企业家推崇《数字化生存》这本书,坚信“凡是还没有被互联网所改变的行业,都即将被互联网所改变”。

2011年,王兴前往美国硅谷参观,看到一家民营公司在研究火箭,而且得到了美国航空航天局15亿美元的合同。他深受震动,“他们真的相信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王兴发现硅谷早已走出IT的圈子,科技的力量正在改变各行各业。“我想活在一个更好的世界里,每个人都是这样想的。”

他喜欢引用甘地的一句话: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欲变世界,先变其身)。“创业对我来说是改变世界的方式,我希望活在一个更希望生活的世界里,但我等不及让别人去打造这个世界。”

王兴正在践行这一点。以美团为代表的互联网团购模式,改变了人们的购物形态,变革了网络电子商务的结构。他多次拒绝了产业巨头和其他资本方收购意向,坚持自己单干。“创新永远在边缘,”他说,“在互联网和非互联网领域,正在出现新的结合方式。”

时至今日,王兴依然时刻保持着危机感。美团网墙上贴着“要么牛×,要么滚蛋”的标语。即使美团已经在电影领域占据份额首位,王兴也依然无法松懈:“我们不认为这个行业战争完全结束了,我们一方面继续扩大市场份额,另一方面在产业链、价值链上下游有更多参与。”

创业多年,王兴把焦虑感比作过山车。有时候前一天还觉得“要成为行业领袖”,第二天就发现“我们要完蛋了”。他永远住在离公司最近的地方,每天睡觉前都要研究一下产品,因为“还有那么多人没有用美团”。

王兴认为,传统行业像登山,而互联网创业是冲浪。山总是固定在某处,准备好了就可以攀登;而浪则是一个接一个的,错过一个波浪,就等于错失一次良机。“我觉得互联网后面还有浪,要确保在合适的时间踩上去。”王兴说。


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转自南方人物周刊,略有编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