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宅×营养师,他调出“黑暗料理”让5万人不用吃饭

2016-11-13 22:06 电商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若饭创始人邵炜.jpg

提要

◆ 一款超级食物,用冲泡的粉末消灭吃饭

◆ 推崇满足身体需求为主,精神需求为辅的饮食文化

邵炜把自己现在做的事情看成一场完美的跨界创业,从敲代码的程序员到试吃一年“狗粮”的小白鼠,再到现在想要消灭吃饭的“反人类”创业者,邵炜说,他做的若饭就像一个软件产品,用程序员的思维根据用户的需求不断打补丁,修补bug。

若饭是一款能够代替正餐的“超级食物”,把人体所需的营养元素根据合理配比后做成粉末状,用户将若饭冲泡后直接饮用就可以满足身体所需的能量并产生饱腹感,省去吃饭和等餐的时间。

从去年5月发售到现在,若饭每月可以售出30万餐,主要用户为一线城市的程序员、医生等因工作原因吃饭时间被压缩的人群。

▽ 

若饭产品图.jpg若饭产品图


做中国版的Soylent


在决定做若饭之前,邵炜已经写了十几年的代码,程序猿的工作性质常常会让他忙到没时间吃饭,或者不知道吃什么。他身边的同事也遭受困扰:不规律的饮食更容易发胖或造成肠胃不适。

邵炜看到,他们这类人对吃饭的形式没有特别要求,但是对于营养和卫生有着更高的需求。2013年,邵炜第一次接触到Soylent,一款为硅谷程序员设计的代餐产品,把人体所需的营养搭配后做成粉末,冲泡后即可食用,省去吃饭和做饭的时间来工作。

Soylent切中了邵炜的需求,他找来美国的朋友帮忙,从硅谷买了Soylent寄回国内试吃,两三个月后,邵炜就决定要做一款中国版的Soylent,原因有两点:一个是程序员类的职业对Soylent这种代餐食品是有需求的,第二个是国内还没有类似的产品,由于饮食习惯存在差异,Soylent对国内用户来说仍然有可以改进的空间。

“我想看看在中国有多少人是愿意接受这款‘反人类’食品的。”

2013年底,邵炜辞去工作,找到做营养师的朋友一起在杭州创立若饭。

▽ 

若饭办公环境.jpg若饭办公环境

研发工作在朋友的一家食品厂进行,一开始邵炜想得很简单,把各种营养品搭配成粉末,像Soylent一样白水冲服即可。

但是很快邵炜就发现,要做一款超级食物,配方的开发并不难,难的是如何把这些营养搭配成能让用户接受的口感。“比如人一天大概需要40-60克脂肪,40克蛋白质,300克碳水化合物,按照这个标准很容易做出若饭的雏形,但接下来就是调整口味,蛋白粉、燕麦粉、维生素如何配比,需要不断地调试。

在若饭的更新日志里,详细记录着接下来一年的时间里,邵炜跟朋友们试吃了150种若饭的“内测版本”,主要目的就是不断调整若饭的口感,还有吃下之后的“抗饿”程度。

而在若饭的形态上,为了方便食用,邵炜把粉末做成“狗粮”状的咀嚼片,用户可以即取即用,吃完后喝水即可。吃了一年的“狗粮”之后,若饭1.0面世,用户可以像吃零食一样,30多颗咀嚼片就能实现正餐带来的饱腹感和营养。

和Soylent相比,在若饭配料的选择上,邵炜参照国内的饮食习惯,把Soylent的海藻油替换成亚麻籽油,燕麦粉替换成南瓜粉和五谷粉,并且在脂肪的用量上减少了一半。

2015年5月份,若饭开始“公测”,主要在若饭的微信公号上做预售,一个月下来只有几千块的销售额,而狗粮状的咀嚼片也遭到用户的吐槽:硬度不够,往往收到货后“狗粮”碎了一半。

不得已,邵炜只能让若饭1.0停产,省去压制成型的步骤,直接做成粉末状用水冲泡服用。而在口味上,也改进得尽量平淡,方便用户可以根据自身需要添加食盐或者糖“若饭如果过度迎合用户的口味,就需要在食物中加入添加剂、调味剂等,这反而与创立若饭的初衷背离了。”邵炜说。

▽ 

若饭的推广活动.jpg若饭的推广

“人体每天需要营养的种类、分量都有科学的标准,我们直接吃食物中的营养就行了,而不是纠结在食物本身上。”在邵炜看来,若饭是人类一种全新的主粮,以满足身体需求为主,而以味觉和精神享受为辅。

这种极简主义的食物似乎更得理工男的喜爱,邵炜也用数据分析出了若饭的用户画像证实这个猜想:北上广地区为主要市场,用户以30岁以上的上班族为主,职业涵盖程序员、医生、公务员等,其中八成为男性。


像编程序一样做食品


但是到现在为止,邵炜一直把若饭定位成小众,因为在中国这样一个“民以食为天”的国家,吃饭不仅仅是为了补充能量,更多的是为了满足精神享受和社交需求。而若饭也并不是想要代替正常的吃饭,只是“让吃饭多一种选择”,在用户没有时间吃饭时,为他们提供一个解决方案。

邵炜说,由于不确定长期食用若饭是否存在安全隐患,他们更建议深度用户在吃若饭的时候,偶尔吃一顿正常食物。

“在我们内部有一个258计划,就是一周里两天吃传统食物,五天吃若饭,这样省下来的时间就相当于一周有8天。”

而邵炜自己也是这种“反人类”食物的重度用户,在一周的21餐中,邵炜有至少15餐是用若饭来解决的,省下来的时间则用来安排工作。

和传统食品行业配方保密的做法不同,邵炜给若饭打出了“开源食品”的概念,就像做程序员时把软件的代码开源一样,若饭1.0面世后,邵炜把若饭各种营养的种类和用量公开,让用户知道自己吃进去的是什么,也可以根据配方自己来搭配。

▽ 

若饭2.3.jpg若饭2.3版本

现在,若饭已经更新到2.3版本,一方面改进了粉末的溶解性,另一方面还加了各种口味的“若饭补丁包”,就像软件的补丁一样,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改善口感。

相比于市面上以减肥为主的代餐粉,通过纤维素吸水膨胀产生饱腹感,若饭的饱腹感主要通过完整的热量来提供,一大袋若饭可以产生2000大卡的热量,提供人体一整天所需。

为了帮助用户能够精准测算每餐的食用量,若饭还做了一个计算器,用户输入性别、年龄、身高、体重等数据后,根据所需要的饱腹感时间长短,就可以测算每一餐应该吃多少若饭。

那么有一个用户普遍关心的问题,吃若饭,能瘦吗?

邵炜说,胖瘦和若饭的食用量相关,用户可以通过若饭的计算器调整用量来达到减肥或者增肥的效果。

在产品的营销上,据邵炜介绍,若饭主要依靠口碑传播。因为一开始邵炜也不知道若饭的用户在哪里,就通过淘宝、京东和微博发起众筹,一方面获取启动资金,另一方面能够快速找到若饭的用户。公开发售一年半,目前若饭一个月能售出30万餐左右,已经实现盈亏平衡。

目前,若饭的付费用户在5万左右,客单价在20元到30元之间,复购率在35%左右,以后,邵炜还将在若饭的溶解性和使用便捷性上进行改进,并不断增加若饭的口味。

但是据邵炜透露,目前若饭并没有融资的打算。“现在不想走得太快,先像工匠一样把事情做好再说。”

总的来说

若饭是一个很典型的小而美的公司:受众人群精准,产品切中用户刚需,小众且忠诚度高。但是像小白鼠一样用若饭来解决吃饭问题,难免让人想到一句笑话:好好的饭不吃为什么要吃药呢?若饭省去了吃饭等餐的时间同时也失去了聚餐带来的社交功能和精神愉悦。

邵炜目前需要考虑的是两个问题,一是需要时间来教育用户,而这个市场究竟有多大,更需要时间来证明;二是食品的安全隐患问题,前段时间,美国Soylent这家完成2000万美元A轮融资的创业公司因为发现有不到0.1%的用户出现了腹泻和呕吐的情况,决定暂停销售粉末食物,这也需要邵炜在食品安全性的把关上慎之又慎。

二维码800-300.jp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