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十一”中的快递痼疾:暴力分拣现象仍存在

2016-11-14 07:30 电商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调查动机

  今年“双十一”掀起的购物狂欢,再次刷爆快递业的业务量。国家邮政局11月12日发布监测数据显示,11月11日全国各邮政、快递企业共处理快件2.51亿件,同比增长52%;全国主要电商企业共产生快递物流订单3.5亿件,同比增长59%。在如此之大的业务量面前,快递行业屡受诟病的“老毛病”是否会再犯?

  □ 本报见习记者 韩丹东

  □ 本报记者     赵 丽

  □ 本报实习生   王曼宁

  作为一场网购狂欢,“双十一”的影响力不出意料地被继续放大。无论是网络商城,还是偏远小镇的实体商店,都在11月11日这一天加入了促销大军。网购规模越来越大,同时也暴露出越来越多的问题,其中就包括物流快递。

  “双十一”大战之后,物流快递行业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如何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爆仓”问题、如何将快递及时顺利地送达每一位消费者手中,成了物流快递企业的首要难题。与此同时,暴力分拣、未落实实名制等问题也困扰着物流快递行业。

  今年“双十一”,物流快递行业的难题解决得如何?《法制日报》记者展开了调查。

  实名制规定形同虚设

  今年6月1日起,《快递安全生产操作规范》正式实施。根据该规定,寄包裹时,必须出示本人身份证等有效证件,快递单要实名,快递件还要通过快递员的检查验视,否则不能收寄。投递时,快递员应核实收件人身份,按约定提供投递服务;若收件人本人无法签收,经收件人(寄件人)允许,可由其他人代为签收;代收时,快递员应核实代收人身份,并告知代收人代收责任。

  该规定已经施行近半年,在“双十一”这个交易量巨大的节点,实名制落实得如何?

  “双十一”购物节,大学生可谓是一支“生力军”,为此,记者走访了中国传媒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高校,在这些投递量大且集中的地方调查实名制落实情况。

  记者调查发现,在这些来往包裹数量很大的快递收发点,并没有实行寄取快递实名制。收件人取件时只需要核对名字和电话号码后四位数字,便可以拿到快递。收件人留的名字也有相当一部分不是真实姓名,比如“王小姐”“小明”“聪聪”等。

  清华大学学生王某说,在取快递的通知短信上,有“请带证件来取包裹”的要求,但是在真正取快递时,快递员并不要求查看证件。

  据王某介绍,一些快递公司的快递员在上门取件或上门派件过程中,也没有要求提供有效证件。

  在校大学生的快递收寄情况如此,那么,一般市民在收寄快递时是否遇到过实名要求?

  北京市一名淘宝店主张某告诉记者:“我每天要发几十单快递,但是从来没有快递员说需要出示证件。有时候时间匆忙,寄件人只写姓名、电话、地址也不会被拒收。”

  当问到收件是否需要提供证件时,张某说,收件更没有那么严格,有时候不便于接收,让快递员放在楼下超市都可以,很随意。

  “即使快递员送到家,大多也只问是不是张先生,得到肯定答复,快递员把件递过来转身就走了。”张某说。

  关于实名制问题,记者采访了北京市多位市民,出乎意料地得到近乎一致的回答:寄送快递都不需要提供身份证或者其他有效证件。

  暴力分拣现象仍存在

  去年“双十一”后,快递暴力分拣问题备受诟病。今年,这一问题是否有所改观?

  记者调查发现,丢件、快件损坏等现象仍时有发生。

  淘宝店主张某告诉记者:“快件损坏问题,我已经司空见惯了。前段时间,我买了一些陶瓷、紫砂制品,取到快递后,打开一看,被摔坏的不止一两件,有些是因为卖家包装不好,有些确实是分拣投递时太暴力。”

  来自国家邮政局市场监管司的信息显示,今年11月11日,邮政、快递企业揽收快件达2.51亿件,同比增长52%。全国主要电商企业共产生快递物流订单3.5亿件,同比增长59%。

  在如此繁忙的时期,快递员能确保不会暴力分拣吗?

  11月12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中国传媒大学附近的一个快递集散点,恰巧一辆运送快件的货车在集散点卸货,包裹非常多。

  据记者观察,运输快件的货车停在距离集散仓库大约5米远的地方,现场有近二十名快递员分拣包裹。只见这些快递员围在货车边,各自将车上的包裹取下来,继而按照配送地址进行归类。在这一过程中,除了体积特别大的快递,有盒子的、没盒子的或只有塑料袋包装的包裹几乎都是扔向指定地点,一些小包裹被压在较大包裹下面。

  十几分钟后,仓库门口堆起来5座“小山”,快递员们再将属于自己派送范围内的包裹一一装入自己的快递配送车中,而另外一些没有被配送员拿走的快递基本上都堆在了仓库外边。

  在快件被乱抛乱扔之后,仓库门口又回归了平静。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记者再次来到该集散点,发现刚才堆放在仓库门口的快递已经被整理好放进仓库。没过多久,又来了一辆货车,这一次,工作人员的卸货方式比上一次要“温柔”不少。

  随后,记者来到另一快递公司的集散点,这里距记者之前调查的快递集散点约两公里。在这个集散点门口,一名快递员正将包裹从一辆面包车里搬出来。记者全程观察,没有看到扔包裹或者踢包裹的现象。

  记者走进这一集散点的仓库内,发现包裹有序整齐地码放,各种包裹按规格分类,比较大的包裹放在仓库内一个集中区域,并用围栏围起来防止掉落。

  快件受到的不同待遇让记者一惊。对此,张先生说:“大型快递公司确实要好一些,但是价格偏高。卖家一般都选择价格低的快递公司,投递前尽量包装结实点,不至于在投递过程中被摔坏。”

  说起包装问题,张某也有一些顾虑:“包装结实就意味着要用更多的缓冲材料,有些可以重复利用,有些根本不行,每周我要扔的快递垃圾都有几十张。”

  快递代收点存隐患

  除了暴力分拣、未落实实名制等老问题,快递行业还出现了代收问题,也是纠纷不断。今年“双十一”,快递代收点的情况如何?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快递代收点如雨后春笋般遍布小区、乡镇。

  淘宝店主张某告诉记者,由于开淘宝店需要进货,平时快递比较多,他不在家的时候都是让快递员把快件放在楼下超市的代收点,他回家后再去超市取。

  张某说:“楼下超市把代收快件当做了业务来做,代收一件收1元钱,取件的时候给超市老板就行。”

  记者问:“领快件时如何证明收件人身份呢?”

  张某说:“说自己的名字就可以,有时候直接把快递翻出来说这个是自己的,然后掏钱就行。”

  如此随意的取件方式是否安全?

  对此,张某明确告诉记者,肯定会出问题。据张某回忆,有一次,他让超市代收的快件就被别人领走了。事后,他找超市老板协商理赔,但直到现在都没有解决。“找快递员又不行,毕竟是自己让快递员放在超市的。”张某无奈地说。

  记者调查了解到,在城市不少居民小区都有类似快递代收点,而在较为偏远的乡镇,这种代收点可谓是“标配”。

  天津市蓟州区下辖多个村镇,按照快递行业的规定,对非城区所在镇的村庄,快递不配送。因此,在除城区所在镇的其他乡镇,都有一个专门代收快件的代收点。

  在这些乡镇快递代收点,寄快件的价格与送到快递公司寄送的价格差不多,寄件人不需要提供身份证,只要写明收件人、收件地址和电话就行了。

  在天津市蓟州区的一个乡镇快递代收点,5名工作人员格外忙碌,其中一个专门给取快递的人找包裹,两个人负责收快递,一人翻阅快递单,另一位则是收银员。

  当地居民到代收点取快递,需要根据快件的大小、重量支付1元至5元不等的费用,取件时只需说明自己是谁或者说明物品信息,然后签字。工作人员不会核对身份信息,只是简单询问一下。

  这家快递代收点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曾经发生过快递丢失的情况,有的能找回来,实在找不回来的,就只能与收件人协商,“无非是赔钱”。

  规范需制度技术两手抓

  面对快递行业的种种乱象,国家邮政局曾发布多个规范性文件,但从实际来看,这些规定收效甚微。

  四川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崔巍认为,快递行业是从传统行业里分离出来的一个市场化的行为。新的行业出现,必定有很多东西要改进,其中就包括制度的跟进。整治目前存在的快递乱象,是一个多位一体的问题,首先,法律依据要到位,可以将已有的邮政法进行修改,也可以依据邮政法和行政处罚法制定相关条例;其次是执法要到位;第三,应全程有视频监控供客户查看,至少保留48小时。以开箱验视为例,法律要对寄收快件开箱验视作出明确规定,在执行过程中,快递员要敦促收件人开箱验视,查验寄件人所寄物品。在整个快递过程中,要全程录像,如果寄送接收两端都没有损坏,那就可以推断是在运输途中损坏。这样就可以进行理赔,也可以据此对快递公司作出处罚,甚至吊销牌照严肃处理。

  不过,在重庆工商大学法学院教授陈鸣看来,快递行业的乱象要靠技术去解决,单靠制度难以奏效。物流公司的全面升级是进入物联网时代的必然趋势。比如射频识别技术、GPS定位跟踪技术、大数据征信等技术的综合运用,再加上物流规则的约束,这些问题是不难解决的。

  制图/李晓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