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滴滴裁员1000人,这是一副苦口良药吗?

2016-11-14 19:00 O2O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很多人的注意力都停留在那串让人感到疯狂的数字上,1207亿,这是属于阿里和中国电商的奇迹。

  有的在升起,有的在下落,这个世界永远是这样的。比如在象征着电商辉煌的那串数字突破千亿时,有人却丢掉了工作——据称,滴滴出行计划裁员,1000人将面临失业。

  尽管这次裁员还未得到官方证实,但事实上它早有预兆:

  11月9日,滴滴出行宣布,已经与150多家出租车公司达成合作,双方将共同探索网约车与出租车相互融合的多元化发展道路,推动出租车行业加速转型升级,提高司机收入和运营效率,提升乘客出行体验。

  面对平台上私家车的退潮现状,冷静分析这条消息,不难得出“滴滴运营要减负”的猜想。但是这次拥抱出租车,首先让人想到的是“过河拆桥”的故事。

  借助出租车起家 

  2011年,智能手机还未开始大量普及的时候,刚刚创立的滴滴希望在2个月内签约1000辆出租车,但是40天过去了,仍然没有一家出租车公司愿意签约。从北京换到深圳,这种尴尬的情况并没有改善,就在团队心灰意冷的时候,昌平一家拥有70辆车的小公司终于抛出了橄榄枝。

  看到希望的滴滴团队就此开始了艰难的推广历程,守在出租车司机吃饭的地方,甚至是厕所里,跟的哥们讲述行业的未来。没有智能手机的的哥根本无法想象——未来有一天可以坐在车里用手机做生意?

  熬过了一个非常难的阶段后,滴滴终于撬开了一道口子,尝到了甜头的的哥纷纷把这家公司推荐给同行,滴滴的出租车司机队伍越来越壮大。

  后面的事儿大家都知道了,除了司机外,资本开始迅猛涌入,一举把滴滴推到了行业巨无霸的宝座上。

爆滴滴裁员1000人,这是一副苦口良药吗?

  短暂的蜜月期 

  靠出租车起步,滴滴打开了市场,的哥增加了收入,双方迅速进入蜜月期。

  滴滴虽然不是想改变出行模式的第一人,但它却最早打开了这块市场,让互联网+出行这片蓝海铺陈在众人面前,紧接着迎来了与摇摇招车、百米、大黄蜂、快的等对手的竞赛。

  为了开辟新的赛道,摆脱出租车平台的牵制,滴滴开始招募大量私家车加入,并且在奖励和派单方面优厚私家车。

  滴滴彻底火了,但陪它起步的出租车却被逐渐抛弃,很多出租车司机一气之下,卸载了滴滴,回到了巡游模式。

  破镜难重圆

  三年以后,滴滴又到了出租车阵营里,就像创业之初那样,视出租车公司为同命运共呼吸的新欢。

  这一次,滴滴跟起步阶段一样真诚,专门为出租车公司开出辟了出租车-网约车融合发展专属通道,符合条件的意向出租车企业登录滴滴出行官网即可报名洽谈合作。据了解,滴滴承诺合作后可提供以下服务:

  1,为出租车企业提供专业的司机服务培训、认证以及车辆融资解决方案;

  2,通过大数据派单匹配,确保合作出租车企业旗下服务好司机时薪处于行业中高水平。

  滴滴这次示好出租车市场,就是希望借助这些标准化、稳定的车源,来维持平台的正常运营。虽然亮出了培训、大数据派单的诚意,但要知道左右司机做出决定的只有一点:在滴滴平台上,是否能赚更多的钱?

  眼下,滴滴面临着私家车退出大潮,平台活跃度大幅降低,出租车此时进入,刨去平台抽成,还有钱可赚吗?

  更重要的是,滴滴自营车的出现,让出租车司机不得不想起被抛弃的过往:等滴滴自营车的规模起来后,自己会不会再次沦为炮灰呢?

  由爱生恨容易,但是由恨到爱却很难。在今天发出的,关于滴滴已与150多家出租车公司达成合作的消息下面,多位出租车司机表示,“宁愿在街上拉不到人也不会再注册滴滴”。

  裁员、拥抱出租车,滴滴怎么了? 

  无论是主动裁员,还是被动拥抱出租车市场,都在反复印证滴滴在这半年来遭遇的质疑:

  伪共享?

  伪共享的质疑并不是现在才出现的,只是随着滴滴的壮大,这种声音也被放大了。

  滴滴从一开始就打着“共享经济”的招牌,但实际上并未解决出行中车辆成本、燃油费用和司机工资中的任何一环——绝大多数司机看中了滴滴的补贴和平台活跃度,辞掉工作,买车当全职滴滴司机——这样一来,“滴滴就是一个不正规的出租车公司”的言论也并非错误。

  在质疑的声音中,更多的人认为,只有顺风车才算是共享经济——它不具备刻意的动机,属于顺带拉人的行为。从这个标准出发,滴滴显然不是共享经济。

  变相涨价

  在滴滴和Uber中国走向合并的那天起,滴滴是否会涨价就成为了人们的担心。果不其然,几天后,有乘客发现滴滴调高了价格。

  虽然这是必然会发生的商业行为,但是突然的涨价,让人产生了“垄断”的恐惧,进而把这种情绪转移到抗议滴滴调价的行为上来。

  不光是乘客,很多司机也表示,“补贴越来越少,不太想做了。”

  辞职去做滴滴司机的风光日子彻底过去了,滴滴调价想盈利的算盘没打成,反而经历了几波规模性的司机流失。

  地方政策的压力

  按照之前的规定,“网约车地方新规”实施已有10天时间了,总体来看,这是风平浪静的10天。经过过去几个月滴滴与各地政府的频繁沟通,目前大部分城市对滴滴还不算严厉,据了解,只有长沙市政府拒绝了滴滴的沟通。

  这并不代表滴滴已经度过政策的危险期了,扼住咽喉的绳索依旧掌握在各地政府手中。滴滴必须选定一种新的管理方式,与平台上逐利的司机相处;同时不能停止对全球化战略的探索,和对电商等业务的尝试。

  裁员和出租车,是滴滴的苦口良药吗?

  据了解,滴滴此次的裁员计划始于跟Uber中国的合并,在与Uber中国合并前,滴滴有6000人左右,Uber中国有接近1000人。因此,目前的滴滴是一支7000人规模的团队,即便没有资金压力,两家业务类似的公司合并后,势必会产生很多重复岗位,如果不能开辟出新的业务,那么人员结构优化是势在必行的。

  再加上私家车的流逝,滴滴的快车业务开始萎缩,因此此次裁员意味着:滴滴的快车业务已是强弩之末,接下来真要牢牢抓住出租车这根绳子了。

  不知道有多少曾被伤害过的出租车司机可以不计前嫌,选择和滴滴携手并进,但同时可以嗅到一丝气息:重点城市的网约车细则即将公布,它们对滴滴并不友善。

  有媒体报道:北京的网约车细则也即将公布,跟初始意见稿差不多,户籍和车辆限制仍在。

  但据说,滴滴内部的风声是细则在执法过程中,将会降半档执行。降半档执行的意思是,大概是车辆差不多合规就能拉活;或者由于执法难度大,不在非敏感地点去主动查证司机户籍等。

  上演旧爱新欢的狗血剧,玩过河拆桥的游戏,注定不会留下美名,但是在残酷的商业竞赛中,为了公司战略,牺牲一部分是必然的,只是不知道,滴滴丢掉美名的同时,能否守得住最重要的阵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