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阿里总部大屏幕上的数字比GDP更可靠时,双十一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2016-11-14 19:48 O2O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今年的「双十一」,走过了它的第八年,它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抑或是说,吸泵式的集中释放消费需求,它的价值在哪儿?

  这个问题可能不会有标准答案,就像「黑色星期五」在北美同样已是一项社会传统,它可被归类为人文社科的选题仓库里,却与逻辑和理学没有太大关系。

  极客邦科技的创始人霍泰稳去年曾将「中国技术开放日」的会议办到了硅谷,他说阿里对于「双十一」高峰期并发流量的处理技巧在场内是被最为关注的话题之一,至少是在技术层面,这种每年一度的演习能够立竿见影的提升互联网公司的整体抗压水平。

  另一方面,阿里希望作为线上经济的纽带链接全球的商业行为,这份野心早已呼之欲出。

  马云热衷于在政经业界推销的「eWTP」,就是一个旨在打破国家边境以及传统规则的经济体雏形,同时符合阿里这家公司的创立愿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这是一句弹性十足的话。

  从2014年的「双十一」开始,它就融入了全球战略,和十七年前相比,互联网本身的特征从稀缺到普惠,逐步具有能源式的基础属性,而把商品搬到线上,也不再能够实现让生意不难做的目标。

  所以阿里开始强调「赋能」,哪里能够更好的输出销售能力,哪里就能长期持久的吸引企业和品牌。

  不妨将最近几届「双十一」视为「eWTP」的一张投名状,在不断分羹海外商家的同时,数十亿级的内需被精确的量化成为数字,它足以媲美马可·波罗笔下「金瓦盖顶、金砖铺地」的东方王宫。

当阿里总部大屏幕上的数字比GDP更可靠时,双十一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在和波士顿咨询主席博克纳的一场对话中,马云谈及他所构想出的这个由商界而非政府发起的组织,相当谨慎。尽管他已极力降低计划里的主权色彩,甚至还举例「菲律宾的农民可以通过线上平台将芒果卖到中国」,但是事实上,仅是早前的一场政治纠纷,就让抵制自由贸易成为一种民族主义善用的武器,直接威胁着商人的预期。

  「我记得17年前开始做阿里巴巴的时候,有人跟我说,马云你不要想在中国做电子商务,中国人肯定不愿意在网上买东西,因为他们互相缺少信任,他们比较想要面对面交易,但是我说有13亿中国人,我相信一定能找到1300人愿意遵循这个规则。现在全球有200个国家和地区,我相信能够找到两到三个国家愿意遵循这个规则。我们不在乎他们是大国还是小国,我们在乎的是他们愿意支持这个规则,来帮助本国的中小企业。

  足见知易行难。

  考虑到全球化遭到拷问的外部环境,并非只有阿里面对这样的难题。

  美国大选结果产生之后,eBay的CEO德维•威尼格向全体员工发布了一封忧心忡忡的内部邮件,他呼吁公司上下继续坚持连接全球市场的使命,相信科技能够改善人们的生活并创造各种机遇,而不是助长非人性和破坏性。

  如同一场拔河比赛,争取获得人多势众的优势,必然不会错。

  美国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在其《兜售繁荣》一书中写道,实现国家富裕的唯一手段就是提高生产率,并取决于企业资本的质量和数量、对私有经济起到支持作用的公共资本和劳动力的品质。

  换句话说,数字经济最大的问题在于,它的发展不是太快,而是太慢了,如果只是硅谷、北京、东京和新德里等少数几个城市作为火车头,相较它所负载的世界体量,引擎配置还是严重偏少。

  如果人们只是记得萧条的商业中心和衰退的工业小镇,而无法通过就业乃至收入的增长享受科技的好处,那么神奇的创新故事,恐怕很难续写下去。

  这也是关乎未来商业的一张试卷。

  乐观的讲,「双十一」不会落幕,就像全球化不会倒退,用来说服疑虑和镇定恐慌的,是企业所扮演的角色,它提供的是机会还是掠夺,它的权威建立于单边还是双边,它做的博弈是零和还是共生。

  至于有人说「买买买」也充当着经济的晴雨表、打在杭州阿里巴巴总部大屏幕上的数字似乎要比GDP更为可靠,这倒是为互联网分析师创造出了一个新奇的命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