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后,VR世界可能会由我们的脑电波来创造

2016-11-14 20:06 工具软件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10年后,VR世界可能会由我们的脑电波来创造

  当使用VR头盔时,有了脑波读取技术,你就无需再用控制器了。

  20年前,丹·库克(Dan Cook)开始探索脑波技术的商业潜力,当时他的合作方包括一家希望开发更好测谎仪的政府机构,以及希望了解药物对神经的影响的制药公司。

  在1993年时,VR只不过是一些古怪极客的癖好,或者是好莱坞的一种新奇设定,就像电影《割草者》(The Lawnmower Man)中反乌托邦的未来主义场景那样。但库克的理想一直是开发直接由人类大脑的信号驱动的人物化身(avatar),他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时的研究生论文写的就是认知神经科学在商业前沿的应用。

  随着虚拟现实走向主流,库克认为现在是让脑波读取技术发挥能力的时候了。他的公司EyeMynd希望创建一个操作系统,将脑电波转化为VR世界中的行为。没有手机、没有控制器——完全依靠靠头脑中的念头,你就可以在虚拟世界中漫游。

  “十年之后,这一点就会变得显而易见了,”库克说。他对自己的发明充满了信心和热忱。 “计算机正在飞速发展,以后我们可以实时检测和解释大脑的所有信号……我们知道如何拾取大脑发送到身体的所有信号,所有感觉信息,所有的认知和情绪信息。”

  EyeMynd团队在盐湖城和旧金山设立了办事处,库克的弟弟奈特(精神心理学专业的研究生)和大卫·特兰博(David Traub,即《割草者》的VR顾问)是公司的骨干。EyeMynd计划于2017年春天推出一一款头盔,使用16脑电图(EEG)传感器来监测脑电波。开发版Brainwave VR头盔将与HTC Vive(一款主流VR头盔)兼容,并与EyeMynd的Brainwave OS操作系统配合使用,将头盔的EEG读数转换为计算机命令。

  这种头盔的第一个版本,也就是前面说的开发版,它面向的是开发人员,目的是为他们提供一个工具包,利用公司的读脑能力来设计应用。 库克没有透露该设备的价格和发布日期这类详细信息,不过他表示,这种头盔将是市场上同类设备中最舒适的一款。

  头盔还附带有一个简单的游戏,名为《与露西一起微笑》(Smile with Lucy),其实它是一个个性化的大脑校准教程。校准过程耗时一个小时,库克说,但不久的未来将会缩短到三分钟。在游戏中,玩家模拟头像的面部表情,而EyeMynd的软件可以监视玩家独特的脑波模式 —— 也就是当我们看到、感觉、触摸或移动某物时,我们大脑所产生的微小“模式识别”信号。

  消费者对VR配件的兴趣正在日益增长,EyeMynd希望能够利用这种趋势。但是库克认为,十年后的计算机接口只需要使用大脑传感器,因此眼下的一些VR配件(比如运动传感器,手控制器,头戴式加速度计和摄像头)就会被弃用。

  “了解我们的脑波操作系统的关键,就是想一下你在梦中的情景,”他说。 “在梦中,你可以在不真正移动肢体的情况下跑步。这种梦想和想象创造了我们可以阅读的大脑信号。我们的设想就是,你不需要用眼球就能看,不需要用耳朵就能听,也需要用手和脚。我们可以绕过所有这一切。

  EyeMynd不是唯一一家想把脑波技术推向市场的公司。Emotiv和NeuroSky等公司已经发布了科学用途的EEG头戴式头盔。其他一些公司正在开发市场营销和广告应用,一些分析公司已经在对VR传感器的数据进行分析,以便跟踪人们对广告的反应。直接跟踪用户对广告下意识的身体和情绪反应,如果这确实可以做到的话,就会成为广告领域的一座圣杯。

  “VR内容提供商和这个新领域的从业者们,缺乏可靠的方法来判断他们是否打动了用户。”新奥尔良公司yotta.io的查尔斯·米勒(Charles Miller)说, “我们把重点放在营销领域 ——为他们提供真实的硬数据和量化指标。”

  库克和团队希望将他们的脑波技术能应用在医疗和教育领域。但是,无论商业脑波技术这个类别的定义是什么,很多人都对它的未来抱着一种怀疑的态度。大多数神经科学家说,大脑的电信号在实验室中可以以一定的准确度进行“读取”,但只有在一定水平的侵入性手术中才能实现。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加兰特神经科学实验室负责人杰克·加兰特(Jack Gallant)说:“这在概念上是小事一桩,但实际上几乎不可能做到。”他说,这个过程还涉及巨大的计算能力,从时间和金钱上讲都非常昂贵。 “在大脑之外解码EEG信号的问题在于,头骨是一个很糟糕的过滤器。”

  然而,丹·库克不会让怀疑者阻碍他20年来的努力。他2016年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筹措资金和联系制造合作伙伴方面。他计划在2017年在中国开设办事处,春季就把开发版头盔发货给开发人员。

  库克说,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已经公开表达过“大脑对大脑通信”的愿景。 “扎克伯格明白这是我们的未来,但我认为他不明白我们已经有多么接近这个未来。他以年为单位进行前瞻,而我们是以月为单位的。”

  库克说,VR模拟只是一段旅程的开始,人类会在这段旅程中发现,我们的整个体验无非是一场模拟。计算机科学家的幻想似乎成为了一些科技业大佬中流行的看法,其中包括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

  “VR让我们能够巧妙地创造幻想,追求和享受独特的人类经验,”库克说。 “这为人类提供了真正理解自己的机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