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旗不定 网售处方药的未来到底在何方?

2016-11-15 11:57 O2O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临近“双十一”的日子,点开各大电商平台的网站,映入眼帘的满是五彩缤纷的促销广告。医药电商也没闲着,各种男士保健、母婴用品、医疗器械被挂上前台,这些都是目前医药电商的畅销品。

与之对应,网售处方药显得异常稀少,难觅踪迹。一直以来,处方药受到政策严格监管,近日,发改委出台《互联网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征求意见稿(第一批 试行版)》(以下简称《负面清单》),其中提到不得采用互联网等方式直接向公众销售处方药——“网售处方药”前景再度变得扑朔迷离。

有市场、无政策,医药电商面临尚存不确定性的监管政策,未来之路何去何从?

网络仍有售处方药

在发改委本月颁布《负面清单》之前,今年7月28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工作结束》的通知,指出由于试点过程“暴露出第三方平台与实体药店主体责任不清晰、对销售处方药和药品质量安全难以有效监管等问题”,决定自8月1日起,停止在天猫医药馆、八百方网上药店和1号店三大试点平台进行药品直接交易。

记者调查发现,从表面来看,上述几家平台的在线交易确实已经停止。在天猫医药馆输入某个药品名称,显示“不能直接购买”,要经过“提交需求,药房配送或自提,线下付款给药房”的购买流程;如果是处方药则显示:该药为处方药,建议去医院就诊或凭医生的处方到就近的药房选购。类似的文字在京东商城、1号店、药房网商城、康爱多、健客网等处都能看到。

然而,政策归政策,只要市场有需求,总有擦边球可打。11月6日,市民韩女士向记者反映,几天前她想在药房网商城购买处方药“血府逐瘀片”,输入药品发现有50多家药店在售,价格从10多元到30多元不等,这比起医院里60多元的价格实惠很多。她选择了四川的一家药店,在付款之前有一个上传处方的环节,但当时她手头并无相关证件,于是便跳过直接付款,意外的是,两天之后药品被快递到手了。

药房网商城总经理钟毅对《IT时报》记者解释,药房网目前以提供信息导购为主,理论上购买处方药,药店要先让药师和消费者沟通并要求上传处方,或者事后电话沟通补上处方,但这些都是药店的自主行为,如果没有做到,平台会对药店进行警示处罚。同时,他也认为用手机拍照上传处方,审核过程流于形式,处方是否合规、是否跟购买的订单相匹配等问题都很难获得检验求证。在上述这些方面,针对网售处方药的流程都还有待优化。

医药电商还缺一块大蛋糕

据《中国互联网医疗发展报告(2016)》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互联网医疗市场规模达114亿元,2015年市场规模达157.3亿元,增长率为37.98%。

“医药电商目前受限于政策限制,主体经营集中在母婴、保健品和医疗器械。”好药师COO张移兵介绍,对好药师来说,医疗器械占据了整个利润的50%左右,而药品收入还不到10%。

药房网商城总经理钟毅透露,在中国的所有药品中,处方药品类占据近80%的比重,而且比起OTC,处方药的单价往往更高。有研究机构认为,如果处方药网售放开,市场预期值达1万亿元的处方药将有30%转投线上,届时,网售处方药规模将达到3000亿元。

然而,缺了处方药这块大蛋糕的医药电商们,日子并不好过。

11月8日,步长制药挂牌上市,作为投资方,在其招股说明书中详细披露了广州七乐康药业2015年和2016年的营收数据。其中,2015年亏损9291万元;2016年截至6月30日,亏损6226万元。另外,根据网上公开数据显示,从2012年到2015年七乐康网上药店的销售规模分别为1.2亿、3.6亿、7.7亿、10.7亿,这表明七乐康2015年10亿元的医药电商销售仍未给公司带来盈利。

张移兵透露,2016年上半年好药师盈利470万,预计全年突破一千万。而钟毅则坦言,药房网商城目前规模还不大,经营状况也只是够存活。

好大夫在线CEO王航认为,整个移动医疗包括医药电商的大方向肯定是受到国家的鼓励,这也是目前投资人愿意去持续投钱的原因,但经营亏损就需要考虑在做好安全性和品牌度的同时做好成本控制。

监管态度亟待统一

在发改委出台《负面清单》不久,11月7日,工信部、发改委、科技部、商务部、国家卫计委、国家食药监总局等部门又联合发布了《医药工业发展规划指南》,其中提到大力推动“互联网+医药”,发展智慧医疗产品,发展电子健康档案、电子病历、电子处方等数据库,实现数据资源互联互通和共享。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认为,政策是目前最大的问题,处方药市场规模巨大,但政令频出,政出多门,各地监管态度也不统一,这不利于整个行业的发展。他表示,针对网售处方药,应该秉持一个更加明确开放的态度,网售能促使价格更加透明,同时能解决患者就医的困难,但需要加强技术手段来确保网售的安全性。

早在2014年5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就发布了《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拟“允许互联网药品经营者凭处方销售处方药”,但直到目前这一政策仍未落地。

在钟毅看来,政策反反复复,让企业经营者和消费者都无所适从,“对消费者来说,会导致他们弄不清哪些被认可,哪些不被认可,从而对平台的品牌认定产生困惑,最终他们还是认为只有在医院里买药才是正规的,这样价格就很难降下来。”他认为,应鼓励药企门店都开网店,形成价格公示平台,价格透明就会抑制不合理的药品价格。

名医生网运营总监任海波则指出,在处方药没有开放的政策环境下,医药电商企业的产品比较单薄,容易出现同质化,为了扩大市场,一些企业不惜打起了价格战,这也是医药电商亏损或薄利的原因所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