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如何实现颠覆性创新丨11Space拾壹谈第五期精彩回顾

11Space 2016-11-15 15:44 SAAS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拾壹谈』系列沙龙第五期,邀请到了Snaplingo呤呤语伴董事长兼CEO Don CaiUI中国创始人董景博现身现场,为大家分享在线教育如何实现颠覆性创新这一话题。


以下是本次沙龙的精彩问答

精彩问答

640.webp.jpg


当前游戏化教育出现的最大问题在哪里?

Don Cai:个人认为游戏化教育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对人的帮助太少了。一开始大家对游戏化教育的期望值很高,希望可以通过游戏化来解决孩子学习时缺乏自制力,成人学习专业知识觉得枯燥等问题。但是从数据上来看,真正能够帮助到的人还是太少。到底是想在游戏中插入学习内容,还是在一套很好的教学体系中插入游戏,这两点上都有很多尝试,但没有特别成功的。需要既懂游戏又有学习体系的情况下,才能做到完美的结合。

K12中也有一些成功案例,但是要精准地设定游戏化的预期值。比如通过正向鼓励来引导小孩做正确的事情,小孩积极回答问题或者做了其他正确的事情就会奖励奖章,这个方法已经在北美教育中流行。

董景博:游戏化教学可以寓教于乐。比如《一站到底》,就是在做游戏中回答问题,娱乐性很强,但是它对学习提供的帮助还是有限的,可能很多知识还是没有记住。

在技术方面的学习中,是很难达到娱乐的。我们现在推出的一个小游戏活动,大家闲来无事可以跟着优秀的设计师来临摹,不过再丰富一点的游戏还没有出现。


在线教育对于技术的最新需求会有哪些?

董景博:在线教育这方面最新的技术应用,应该会在互动上。YY语音已经入手在线教育好几年了,通过直播上课很多老师可以得到收入。

Don Cai:如果想把真正的在线教育做出创新,必须要依靠技术。从最早的互动技术,通过网络做到老师和学生互动的技术,实际上这些技术给用户带来了什么改变呢?

比如在K12教育中,将VR技术融入了教育。一般的VR技术发展,会在轻娱乐方面应用成熟之后才会用到教育中。但是在K12教育中,一家公司做了一项看似落后但很实用的技术。用一个互动型屏幕,显示3D的教具,比如在教授解剖青蛙的时候,就可以通过这个教具为学生们演示,这一点非常满足老师的教学需要。真正的VR要每个人带一个面具或眼镜,但是在学校教育中很难操作,所以是通过一个投影来展示。用技术来改变教育的某个环节,要清楚这项改变给老师、学生和家长带来什么价值。

现在人工智能的技术已经很多,对于教育来说是很好的一件事。比如,各行各业现在都在追求视频直播,这项技术已经很成熟,教育要做的就是将他们很好地融入起来。


中国的K12在线教育,有什么区域性的区别?比如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学生或老师对教育的期待值有什么不一样?

Don Cai:我来说一下我最熟悉的英语教育方面,这个区域性差异是很大的。北上广深的小学英语教育已经趋向于能力了,不再注重语法,更注重听懂一段英语中表达什么意思。但是二三线城市中的英语教育仍然重视背单词等基础的传统式教育。

对于家长来说,北上广深的家长更重视孩子是否真正提高外语能力,而不是仅仅提高了应试能力。

我们平台推出的中美学生交流的这种教育方式,主要的付费用户来自二三线城市。因为一线城市对英语教育的选择性很多。


在线教育对于国内K12来说,有很多问题。比如初中、高中,学生没有很多时间来做在线教育;一线城市在线教育资源较多,二三线资源较少等。那么怎样面向K12解决这些市场问题呢?

董景博:每个学校的资源配置本来就是不均衡的。不仅一、二、三线城市教育资源有差异,即使是同一个城市来说,不同学校、不同班级的资源配比也不同。在学校中,很难做到老师一对一教学,很多学生跟不上教学就需要课后再找一个老师进行一对一的辅导,就可以利用在线教育来实现。在线教育的存在是必然的,因为它可以把全国的优质教育资源应用到各个地区。我们要解决的是一些在线教育的互动问题,时间问题,差异性问题等。

Don Cai:中国教育提倡小学生“减负”,所以小学生还是有很多时间进行课外教育。但是到了初高中,在线教育进入学校就必须做到提分等效果。比如猿题库,是抓住了初高中生现在都有了手机、电脑这一条件,才占用了初高中生们的手机。


连接中美学生在线教育,对于中美学生的时差问题怎么解决?对于美国学生来说,他们口语很好,但是自己口语好和把别人口语教好还是有差距的,怎么解决呢?

Don Cai:我们最初利用这项技术,是为了教美国学生学中文。我们发现,美国的家长和学生都喜欢自愿、有兴趣地学习,而不是被动强制。在这个情况下,美国的孩子们带着兴趣来学中文,但是很多学生两三周后就放弃了。而中国孩子们学习英语几年后,还可能会面临说不出来的问题。

后来,我们意识到我们这个模式太强调孩子和孩子之间的互教互学,但是中国的家长比较认可老师教学。所以今年我们加入了外教一对一教育,最大程度上解决了家长的疑虑,可以先跟外教系统化地学习,然后再跟美国孩子进行沟通交流。

关于时差问题,我们采取了“笔友”的形式,孩子在机器人的引导下,给对方发一系列的语音、文字、图像消息,第二天就会得到美国孩子的回复。周末的时候,两国孩子就可以采取实时沟通的方式了。


➤当VR,AR技术达到了一定程度,在线教育未来能否替代线下教育?

董景博:我觉得VR现在还不是特别成熟,它可能只会增强面对面的互动性,但是并不能真正解决学习内容的问题。

Don Cai:教育并不是一两个技术就可以改变的。在没有人的情况下,通过技术去引导学习是很难的。


这两年出现了很多网红教师,香港和韩国有很多明星教师,每年收入上百万,那么中国未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吗?

董景博:网红是借助平台发声,从普通人变成网红的这个过程是很难的。网红教课有两个阶段,第一是要变成网红,第二是怎么教课。网红也需要大家认可作品和实力。


互联网免费的东西太多,在线教育的商业模式目前还是教育的价值,将来会有什么创新吗?

董景博:互联网的一代马上就要起来了,很多90后是乐于购买很多网络虚拟物品的,他们的知识接触范围也很广,付费意愿会比较强,在线教育是可以走向付费的。

E·N·D


内容分享:董景博

                  Don Cai

编辑整理:Jessi


企业简介图1031.pn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