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建平:美男拳王创业记

2016-11-15 20:24 文化艺术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网络搜索杨建平,你很可能会发现,自己早就看过那个耸动的标题:中国拳王暴打日本名将。

  2002年的湖南南北拳王争霸赛,杨建平第一次夺冠,从此开启他的拳王之路。有人这么评价杨建平,不曾记得他输过。

  如今,28岁的“中华虎”创业了。杨建平独自创业一年多,就成功运营了国内第一个盈利的纯商业赛事。带着属于竞技场的张狂强势,杨建平成为了中国新生代MMA选手中的佼佼者。

  杨建平没有将未来的人生和挥拳搏击捆绑起来。电影里那些拳王落魄暮年的故事,在今天这个时代里,似乎可以化解掉。

  “我去国外打比赛的时候,看到国外成熟的搏击产业有着巨大的市场,观看搏击的人群非常高端,甚至时代华纳的老总也在擂台边津津有味看比赛。他们告诉我,生活需要激情,而搏击带给人的就是这样的激情。这时我认识到搏击不仅是一场比赛,更是一个产业。”

  2010年底,杨建平带着对于搏击产业发展的憧憬和姜华共同打造东方荣誉国际搏击俱乐部,随后又作为联合创始人和姜华共同成立昆仑决,成为昆仑决的代言人和当家拳手。

  2015年,杨建平离开昆仑决,创立搏击赛事IP“拳星时代”,拳王正式转身生意场。

  “手动”成名路

  搏击运动员走到擂台之上,一人倒下,一人获胜,理所当然。似乎站在了残酷赛制的反面,杨建平长相俊秀斯文,待人接物客气谦和。

  “当时我作为武林风综合格斗领域的常胜冠军,几乎天天出现在河南卫视上,有段时间我在北京坐出租车,出租车司机认出了我,不肯收我钱。”

  但杨建平时常问自己——不能再打的时候,还能干什么?

  随着昆仑决、武林风等搏击赛事IP的大热,国内的搏击赛事发展速度惊人,但与庞大的市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能被大众耳熟能详的搏击明星屈指可数。

  不止是冠军,杨建平想成为搏击明星。

  “早期的时候,我会自己去和企业谈判拉赞助,写一个明确的方案给对方,里面有我上次的收视是多少,网上的点击量是多少,会被多少人看到,我能为你的企业带来多大的商业价值......”

  “中国搏击产业的发展还处于初级阶段,目前一个主要的大型赛事IP都没有出现,对比美国,同一品牌类型的大型赛事就有三个,这个赛道还有非常大的市场可供挖掘。”

  2015年5月,杨建平成立华虎传媒,在公司仅有一个人的时候,就收到了来自大湖股份、小村资本、青科集团、头头是道等资本方的天使投资。

  今年2月,中国原创搏击赛事《拳星时代》项目启动,此后在CCTV 5成为晚间黄金档固定栏目,也成为了首个与央视长期合作的综合性搏击赛事品牌。

  “国内第一个盈利的纯商业赛事”

  巨额资本、明星光环、粉丝买账,携夹众多娱乐商业元素的搏击格斗产业,看起来热血喷张。

  但刚刚起步的中国职业搏击业,还有许多问题尚待解决。赛制同质化,盈利模式不清晰,运动员利益难保障,“烧钱”的帽子挥之不去。

  让杨建平欣慰的是,拳星时代不属于赔本赚吆喝之列,不会是一场永远在寻找“接盘侠”的游戏。

  拳星时代目前的产业布局主要分为三个板块:一是“拳星时代”赛事节目;二是拳星时代国际搏击俱乐部,目前在湖南地区已有2家开办,一家走中端白领健身路线,一家则是走高端用户健康服务路线,已经开始盈利;三是布局影视产业,进行影视投资和影视IP宣发。

  搏击赛事的成本控制其实可以分为两个核心,一是运营成本,二是运动员成本。“别的团队上百人打造一个赛事,我们只用20多人,精兵简政,抓住核心业务,避免资源闲置,通过外包等手段将运营费用最大幅度降低。”

  但让赛事推广方最为头痛的,还是明星运动员高昂的成本。“很多国内赛事将大部分经费放在明星身上,运动员成本要占总成本60%—70%。在拳星时代,这部分成本只有30%—40%。”

  原因在于,后者选择了不同类型的运动员。

  “有人愿意花10万美金邀请一个国外非常知名的选手打一场比赛,但打完之后这个明星可能就去其他赛事赚钱去了。赛事品牌在其中并没有获益,拳手本人的名气越来越大,叫价越来越高,赛事成本也在不断上升。”

  杨建平选了一条自己造星的路。“我们会通过独特的优秀拳手挖掘机制和造星手段来自己制造明星,这个明星是我们独家签约的,因为我们在包装前期就签约,所以这个人可能只需要10万人民币,但通过一系列比赛和包装,很快他的价值会提升,知名度甚至超过10万美金的拳手”。

  在选手挖掘中,除了国际拳手资源,杨建平的另一个核心资源是尚在体制内的重竞技项目(举重、柔道、摔跤等)运动员。

拳星时代与湖南省体育局合作,成为首个与体制内资源实现无缝接轨的世界级搏击赛事品牌,通过以赛代练的形式,帮助湖南省锦标赛的运动员队伍实境锻炼,同时也挖掘和培养属于自己的明星拳手。

  拳星时代的第二个法宝是增添赛制的娱乐化。

  “搏击的魅力在于未知,在于碰撞。为了让观众看到前所未见的比赛,我们设计了拳星时代极限战的赛制。比如,我们邀请了日本的重量级相扑选手和蒙古国的摔跤选手,第一局我们可以按照相扑规则,第二局按照摔跤规则,第三局我们放开,看到底谁厉害。我们要通过赛制的调整,让更多看不懂比赛的人看懂比赛。”杨建平说。

  目前,拳星时代逐步上新了“中外组团对抗战”、“搏击女神战”、“明星复仇战”、“拳星时代极限战”等具备话题性的赛制。

  10月21日,“拳星时代”芙蓉镇站赛事在周五晚间黄金档收视跻身全国前三,央视内部提供的数据是收视率0.71%,远超过同类赛事。

  未来:深度挖掘IP潜力

  目前,世界四大拳击联盟以及UFC和WWE等赛事相继将设立中国办事处提上日程,抢占中国市场。阿里体育签约国际拳联20年、乐视体育成为IBF合作伙伴,国内的巨头也纷纷抢滩登陆搏击市场。

  新兴搏击赛事IP的估值亦水涨船高,昆仑决今年3月份已完成B轮2亿元的融资,估值3.5亿美元;ROAD FC路德格斗今年8月底宣布完成A轮1亿元融资。

  拳星时代也在试图朝着这个方向发力。

   “拳星时代”的目标是打造出一条完整产业链。最近,拳星时代与营养品企业、游戏公司、药业集团等都相继达成了战略合作。

  找过来的,还有影视制作公司。

  “我演《猛龙特囧》那个反派角色以后,好多人找我演反派。最近有电影找过来,他们问我,你对角色有什么要求?我说我只希望是一个好人。”杨建平说。

  拳星时代目前已经有三部网络大电影和一部院线电影的孵化计划,作为主演的杨建平会将拳星时代IP充分融进影视作品中,未来也将看重影视布局,深度挖掘IP潜力。

  杨建平还选择了站在风口上的VR产业,通过VR技术实现现场观赛的体验。“这是拳星时代未来布局的一部分。实话讲,目前设备的普及很难实现,至少3到5年以后,,这项企划才会到真正发力的时机。”

  采访结束后,杨建平又匆匆赶去见一个网红制造公司。“其实网红完全可以成为擂台上的举牌宝贝。一方面会增加她自身的流量;一方面我们可以抽取直播平台的提成,实现一定的变现。”杨建平说。

​  采写/新京报记者 闫妍

编辑:胡涵 张慧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