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进鹏:制造业和互联网要“两大变一强”

2016-11-16 07:33 智能硬件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在无线通信领域,中国属于后起之秀。移动通信的市场是万亿规模的,这已经不再简单是一个通信的问题,而是一个占了整个国民经济四分之一的重要产业。

  ●未来工业产业的发展,还是要靠“互联网+”,互联网和制造业的结合会带来一个新的业态,对企业是变革性的,而且这种变革在全球已经开始了,需要我们不断地关注。

  中国经济50人论坛特邀专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怀进鹏,日前在由中国经济50人论坛主办、新浪财经和清华经管学院协办的长安讲坛上发表了题为“深化制造业和互联网融合发展,加快制造强国建设”的主题演讲。怀进鹏认为,当前信息技术依然处于研究和发展的爆发期,它将是引领全球新一轮变革的主导力量,未来的传统制造产业一定会有信息技术的布局和持续支持。而我国已经开始针对这个大趋势陆续推出强力措施,意图通过制造业的创新能力和两化融合(信息化、工业化),实现制造业的创新,到2035年要和制造业强国并驾齐驱。

  我国集成电路产业

  仍有很大发展空间

  怀进鹏表示,现在,信息经济走向数字时代已经不太远了,人们都在关注下一个颠覆性技术是什么,关心新的业态会不会带来新的社会形态,会不会出现新的分享经济或零边际成本的社会。对发展信息技术的三大重要成果,计算机,集成电路,通信和软件,怀进鹏重点谈了关于集成电路产业的现状。

  近四十年来,集成电路领域实现了飞速发展,集成电路也因此成为信息产业的核心内容,成为电子工业的基石。由于集成空间很复杂,集成电路需要有材料和装备,然后制成各种工业软件等才能进行集成电路的设计和生产,最后有了CPU和操作系统才能形成整机系统。材料和装备决定工艺水平,而工艺和工具又决定了我们的设计能力。在集成电路产业中,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绝对处在垄断地位。

  实际上,中国对集成电路的使用在世界占比非常高,我国无论是手机、电视还是电脑台式机都已经超过全球产量的一半以上。但由于集成电路的自主设计能力不足,目前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集成电路进口国,全球集成电路大概有3500亿美元的总产值,中国每年就要进口2200亿到2300亿美元。中国自己研发的集成电路产值大概只有3000多亿人民币,产能严重不足,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这也就成了我国的工业基础和电子信息产业需要不断增强的方向。

  怀进鹏表示,最近几年,中国在集成电路方面取得了很大的发展。在移动芯片领域,很多国内企业并购和提高自主创新能力,海思和展迅这两家芯片设计公司已经进入全球前十名了。在制造加工方面,我国的28纳米工艺已经能够实现量产,中芯国际的新工厂马上就要建成,对中国集成电路的发展非常重要。政府方面,自2014年6月发布《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以后,我国融资了1380亿,并组织了集成电路的产业投资基金,可以带动约上万亿规模的社会资金一起来培育领军企业,推动产业化和市场资源的配合。去年落地的《中国制造2025》战略对工业控制领域当中的芯片集成电路发展也提供了很重要的机会。

  信息技术多项挑战

  悬而未决

  怀进鹏表示,在无线通信领域,中国属于后起之秀。现在我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移动通信市场,在5G移动通信当中,更是处在世界领袖级的地位。移动通信的市场是万亿规模的,它还带动了手机芯片的发展,带动了应用的发展等。这已经不再简单是一个通信的问题,而是一个占了整个国民经济四分之一的重要产业。按照麦特卡尔定律,它后面蕴含的价值还有很多新的内容,对经济空间的影响非常大。

  面对强劲的发展前景,怀进鹏说,人们自然就要问一个问题,信息经济在当下发展的规律下,它的下一个机会是什么?特别是和工业制造业结合在一起会产生什么新东西?

  到2020年,智能终端的产值将超过数百亿。在这个发展过程当中,信息技术按照现在的工艺和能力持续不了多长时间,工业的路线图也还不清晰,因此信息技术本身自然也就需要变化,例如在物理材料方面就有很多新要求。

  怀进鹏表示,这十年人们都在讨论下一代互联网,随着下一代互联网的到来,也会带来信息技术的新飞跃。在这个过程中,需要解决很多问题。下一代互联网如果要和实体经济结合,它是以现在的方式结合?还是以移动互联网结合?还是物联网自身的系统的结合?新一代互联网络怎么管理?如何管理?未来的网络架构是不是会有第三代互联网?这些问题是全球性的问题。

  人工智能的崛起

  怀进鹏说,去年年初,已经出现了人型机器人,它已经有了一些决策和学习的能力。从AlphaGo到无人机,再到无人驾驶以及人工智能所给出的新材料,特别是视觉、图像、语音的识别等,人们才发现,人工智能已经离我们很近了。

  在怀进鹏看来,人工智能的发展有三个条件,一是大数据的充分发展,二是深度学习带来的突破,三是基础设施。它能否真正成为产业的爆发点,需要考虑能否有资本持续投入,以及规模应用和产业的痛点在哪里。以移动通信手机为例,关联产品有了APP、衍生设备以及其他功能应用,才能形成现在如此规模的产业链条。而现在的人工智能产业服务还没有本质性的新现象,没有能够产生规模化的影响,所以还需要培育。麦肯锡预测,十年之后将有四千万工人被机器人代替。Gartner则预测到2025年,三分之一的机器人或智能软件将代替驾驶员,使300万卡车司机失业。届时,业态的改变才刚刚开始。

  值得一提的是,怀进鹏认为,人工智能的发展是由于数据计算能力的增强。目前世界上创造十亿美元以上产业的计算机技术,排在前三名的都是和数据处理有关。在很多个领域当中,数据处理的能力已经变成了竞争力,所以云计算更是应时而生。现在的云计算,变成了信息化的一个经典方向,而且是不可更改的方向。因为人工智能的核心基础现在应该就是计算,所以,计算科学也就成为人工智能科学的方向。

  制造业和互联网融合

  将诞生的机会

  怀进鹏表示,制造业如果和互联网融合将会有很多新的机会。制造业在全球竞争极其明显,企业生产的产品必须质量好、效率高,这是制造业永恒的竞争规律。另一方面,目前发达国家开始复苏的制造产业,一定会有IT新技术和IT新业务的布局和持续支持,从而提高效率,例如不断通过IT技术把机器人的能力转嫁到制造业上。

  现在,全球都在制定国家层面的相关战略。美国是以工业和数字化为主,德国、法国、英国、新加坡、日本、韩国也都有自己的国家战略。怀进鹏说,政府不光是做规划、提建议,而是给予战略指引和直接参与投资,强化它的创新网络体系,加强制造业新的领域变革升级,并且大力支持提升实体经济的竞争能力。

  怀进鹏表示,中国是制造业大国,又是互联网大国,我们是否能把两大变一强呢?制造业的机会就是通过智能制造创造新的空间,这个新的空间就是从原来的机械化、电动化、自动化走向所谓的智能化,这对中国的产业发展是至关重要的。中国工业真正发展起来是改革开放这30多年,建立了一个门类齐全完整的工业体系。目前,中国的制造业产量在全球占比20%,500多种工业中有220多种工业产品的产量居世界首位,而且还有很多创新成果。但是,我们必须要有危机意识。由于产业自然向成本低的地方转移,我们的成本优势没有了,现在已经带来很大的问题。在双重挤压下,中国的制造业应该怎么发展?我国在创新、人才和生态方面还有不足的地方。这些问题如果不能有效面对,未来五年中国制造业将会遇到新的考验,我们必须要重新认识这些事情。

  怀进鹏表示,针对制造业发展,我国政府作了详尽的安排。一是去年5月8日发布的国务院28号文《中国制造 2025》,针对中国制造作了十年规划,提出了十大领域和形成中国的五大工程,目标是能够达到中等制造强国的水平;到2035年要和强国并驾齐驱。然后再过十年,应该成为世界的强国。今年5月13日,国务院又发了一个28号文《国务院关于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中国制造和互联网如何发展。只有通过制造业的创新能力和两化融合(信息化、工业化),才能实现制造业的创新。

  国务院发文的目的,是激活企业的创新活力和发展的潜力。未来制造业要突破的关键,一是硬件,包括自动控制和感知设备。二是工业核心软件。中国的工业增加值在全球占比20%,但是工业软件占比却不到2%,存在十倍的差距。三是建立工业互联网。同时国家也给了七项政策,包括国有企业融合发展、财政、土地、人才、国际合作等相应政策。这些措施加快了中国制造业和信息产业有效结合,这是创造未来强国之路最主要的内容。

  怀进鹏最后说,未来工业产业的发展,还是要靠“互联网+”,互联网和制造业的结合会带来一个新的业态,对企业是变革性的,而且这种变革在全球已经开始了,需要我们不断地关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