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与传统出租车的“奶酪之争”怎么破?

2016-11-16 19:57 O2O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新旧业态矛盾是融合的最大障碍

传统业态意识欠缺能力不足,新兴业态“不按套路出牌”

“最初觉得他们是好帮手,后来才发现,原来是要抢我们的生意。”对于网约车平台,北京出租车司机赵师傅坦言“感情很复杂”:2013年时,各大网约车平台的出现大大降低了车辆空驶率,每单还都能拿到红包、奖励,一个月多赚好几百元,可在2014年8月大量私家车进入平台之后,却分走了大量订单,每月减收近千元。

进入“互联网+”时代,互联网“+”到哪里,哪里就会冒出新业态。若新业态萌生于传统产业内部倒还好说,若新业态是由以互联网企业为代表的新市场力量扛旗推动,那么利益冲突便会更加凸显。

比如微信与传统电信运营商之间的冲突。这边,微信靠着基础业务免费吸引来大量用户;那边,传统的短信和语音业务却受到不小冲击。前几年,业务量不断下滑的电信运营商终于坐不住了,以微信运行需持续占用通信网络信令资源为由,提出微信应当收费。

类似的矛盾,在采用了全新C2C模式的分享经济与沿用B2C模式的传统服务业之间存在,在蓬勃发展的电子商务与日渐衰落的实体店面之间存在,在“不按套路出牌”的互联网金融产品与习惯了“坐地收银”的一些银行之间存在,在小米、乐视等打出智能制造牌的互联网企业与海尔、海信等传统家电制造商之间也存在……

矛盾之所以产生,直接原因是新兴业态抢走了传统产业的蛋糕,而其背后,则与传统产业自身不足有关。

——思维定势、利益固化,创新意识欠缺。

“传统体制下,司机关注收入、企业关注成本、政府关注稳定,就是少有人真正去关注客户的需求。”北京祥龙出租公司总经理吴亦军直言,传统出租车行业之所以面临巨大冲击,就是因为服务意识、市场意识、竞争意识,特别是创新意识缺位。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主任张新红表示,新业态出现前,不少出租车企业早就推出过电话约车业务,却都没成功,“原因就是思维有定势,约车还要收费。网约车平台的规则就不一样,约车不但免费,还有优惠。”

“腾讯从未说过微信不收费,只是说平台或基础业务不收费,但可以通过广告、支付等增值业务收费。”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认为,新业态的重要特征就是基础业务和增值业务相分离,“传统电信行业就很难想到这样的思路。”

——玩法不同、“敌暗我明”,竞争能力不足。

“创新企业或者新业态往往是瞄准了原来市场上的痛点或者盲点发展起来的,在技术上也领先一筹。”张新红表示,过去传统企业最擅长的东西,在新技术环境下可能“被清零”,加上背负的社会负担不一样,不少确实会在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

当然,作为融合先行者,新兴业态本身也不是尽善尽美,而是常出现质量、服务、安全等方面的问题。比如,由于信息审核不严,不具备资质的黑餐馆混入了互联网订餐平台;由于把关不严、培训管理不到位,大量网约车司机服务屡遭投诉。在张新红看来,这些问题的出现与互联网新业态的基本特征有关——创新并非一步到位,而是迭代式的,需要不断试错。

“这些年,不少传统产业对新兴技术和力量采取了排斥态度,有时甚至会‘绑架’监管部门设置进入障碍。”姜奇平认为,新旧业态之间确实存在矛盾,而这也正是融合发展的最大难题。

解决冲突关键是共同做大蛋糕

融合就是融在一起、界限消失,可以多从增量上寻求突破

进入“互联网+”时代,融合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自明。它是现实所需,既符合互联网新兴力量成长的需求,也符合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需要;它也是大势所趋,谁都阻拦不了。

融合的未来会是什么模样?

“融合就是融在一起、界限消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张新红举例说,“互联网+商业”产生了电子商务,“现在,我们将电子商务与实体店面相对立、作为两种业态,但今后一切商业都可能要依靠互联网、实现信息化,一切商业就都成了‘电子商务’。”在张新红看来,届时新旧业态之间的界限不再清晰,技术、产品、数据、产业等都实现了全方位的融合。

通往理想的彼岸,得把此岸的棘手难题先解决掉,首当其冲要看矛盾能否化解。

“要实现融合,大家可以从增量改革上寻求突破。”姜奇平认为,如果新兴业态不把蛋糕做大、一上来就分蛋糕,当然就会造成“零和博弈”、加大新旧业态之间的摩擦,而如果新业态通过调整生产关系、解放生产力、把蛋糕做大,冲突就会减少,也就更有利于融合发展。

那么,蛋糕能否做大呢?

有观点认为,在市场需求总量和消费体量有限的情况下,“蛋糕就那么大”。对此,姜奇平感觉有失偏颇,“这些年来,我国居民收入一直在增加。当人均月收入水平进入5000—10000元的区间时,消费需求会发生结构性变化,高端的、差异化的、个性化的需求会越来越多。比如在电子商务领域,一半以上就属于新技术创造出的新需求,消费者通过网络开始购买很多原来不会买也买不到的东西。”

融合还需多方努力

传统产业要拥抱互联网,新旧双方要加强合作,监管要创新方式

方向已定,具体路径该如何铺就?接受采访的专家、企业家都表示,融合发展尚需多方努力、多措并举。

对传统企业而言,要敞开胸怀、从排斥走向拥抱。

“互联网来了,并不是说传统产业就不行了。”姜奇平认为,对于手里有资源的传统企业来说,只要转变思路,照样能赢得市场,“关键在于要用信息化来驱动和引领工业化。”他以智能家电领域举例说,虽然小米、乐视等互联网企业在紧追,但海尔等传统企业的地位却难以撼动;又如沈阳机床集团通过自主研发,推出世界首套具有网络智能的数控系统,企业通过云制造平台获知每台智能机床的使用情况后,就能开展机床租赁等增值服务,打开新蓝海。

“传统企业完全可以拥抱新技术、做大新业态。”张新红感慨道,如果传统企业不愿拥抱新技术,结局不是被竞争对手打败了,而是会被市场淘汰、被新技术革命淘汰。

对新旧双方而言,要搁置冲突、从竞争走向合作。

“不管是淘宝和苏宁,还是微信和传统电信运营商,传统行业与互联网行业发挥各自特长、融合发展是必然趋势。”尽管被不少传统出租车企业视作“搅局者”,滴滴出行CEO程维还是在多个场合表示了“和解”的意愿:希望能够把流量、技术、线上服务等优势与出租车行业结合起来,以提高行业效率、司机收入和服务水平。

对监管而言,要变革方式、从限制走向鼓励。

“对于融合发展带来的新问题,有些监管确实没能跟上脚步:有些看不准形势,有些拿不定主意,有些则迈不开步子。”张新红认为监管创新势在必行,“如果用原来管理出租车的办法来管理网约车,网约车就难以生存;用原来管理银行的办法来管理P2P借贷,那P2P借贷就是违法的;用原来管理医院的办法来对待‘春雨医生’等优势医疗资源分享平台,这些平台也很难活下去。”

监管如何变革?“既要保障公平竞争,也得保护创新热情。新技术带来了生产方式的变革,我们的用工机制、社会保障、税收等方面政策也都需要开辟新路,为融合发展铺路。”姜奇平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