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姨吗柴可:做屡遭非议的企业创始人是怎样的体验?

博望志 2016-11-16 23:59 工具软件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柴可.jpg*博望志会是最好的创业人物媒体

 


未来也许可以干这件事情

叫做「创业就Go Public」

一创业把自己就当做上市公司

就开始对外披露一切实际数据

 

 

采访 & 整理 | 刘琼宇

摄影 | 崔神

编辑 | 小肥人

 

 

大姨吗今日再次被推至媒体浪尖,我们同其创始人柴可聊了一下,除了澄清的一些事实之外,对话中更加有价值的,是作为一个屡遭非议的企业创始人的感受——柴可有很多话想说。

 

(以下,Q为博望志记者刘琼宇,A为大姨吗创始人柴可)


 

Q:大姨吗是否融资失败?

 

A:我们10月份就确认了跟投方,但和去年我们接受汤臣倍健投资时一样,上市企业的披露必须优先于它的被投企业,所以我们肯定是要晚于所有投资方去做披露,这是个比较尴尬的事实。


 

Q:大姨吗员工的年终奖是否全部取消了?

 

A:员工年终奖我们一直有在发,每年2月份发一次,7、8月份发一次,今年年初和年中发过了。但你也没见过哪家公司11月份发年终奖,我们预计明年2月份会照常发年终奖,至于到底发多少,我倒觉得这个要坦诚一点。

 

创业公司在商业模式不稳定的时候,为了鼓舞大家留下来,可能会去发很多年终奖。但为了年终奖而留下来的人,并不见得是最好的选择。你毕竟还是一个商业模式在探索的企业,花的还是投资人的钱。


 

Q:之前关于大姨吗BP数据放大10倍欺诈投资人,并许诺给予投资经理回扣的方式推动融资的传闻是否属实?

 

A:这是有所来由的诽谤,对方把自己的事情安在了我们身上。具体的情况我不能说,是友好的行业伙伴们在做的一些事情。其实今年4月份,有巨头想撮合两家做合并。过程中就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情,这件事情是对方原创,但安在我们身上,好像没什么意义。


 

Q:传言称大姨吗今年3月至9月用户流失近半,实际数据是怎样的?

 

A:年初月活3400多万,上个月超过了4000万。问题在于公关和数据公司,比如××,行业里大家也清楚他们是收钱办事的,做事简单粗暴,我们一直拒绝向他们提供保护费,他们也曾经把今日头条排到第4第5对不对?我们坚持不向黑公关和黑媒体低头,不向他们花1分钱,是有我们的原则和道理的。

 

有一句话叫做「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你看他两边都在收钱,今天发一篇黑你的,明天发一篇黑他的,但是到最后他自己把钱都赚了,这个在投资圈里面也不具备什么可信性,但是对于行业合作伙伴可能具备一定的影响力,我希望用真实的数据来呈现,而不是去买这种××数据,我非常讨厌这种企业。

 

在台湾或者国外对于诽谤的事实和源头,会有很严厉的惩罚,但在中国大陆,惩罚力度是远远不够的。给了收钱就干活的这种「妓女型数据企业」很强的生存空间。


 

Q:社区运营的数据如报道所言,90%都被友商抢去吗?

 

A:所以××的数据没有任何参考价值,从客观来评价,你数据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会知道我的数据?它在我的软件里植入SDK了吗?还是说有人把数据卖给它了?还是哪个手机厂商把数据卖给它了?有人会干这事儿吗?如果有人干这件事儿的话,我相信他遭到的诉讼和道德谴责一定使他的公司根本没法存活。

 

那么它的数据样本从哪里来?对吧,这是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吧?它从来不敢公布自己的算法。那意味着你公布的数据有任何可信性吗?我认为是零。

 


Q:为什么改为主推友乐活这个品牌?大姨吗品牌会被放弃吗?

 

A:大姨吗这个品牌的局限性在于它的生理管理,我们现在开始升级医疗设备、医疗器械业务,现在又推出了「好孕妈」。所以需要有一个集团品牌,就像我以飘柔起家的,忽然发现也可以做一个高端的洗发品牌叫loreal,那就需要一个企业的品牌,「友乐活」就要把它搬上来,告诉大家,大姨吗是友乐活的,好孕妈是友乐活的,未来的产品也是友乐活的,这是一个更好的品牌策略。


 

Q:网文中提到的「未经可靠临床试验的医疗产品」是一个什么样的产品?

 

A:一个二类医疗器械。能够帮助用户在家中做几大方面的事情:第一,如果你想备孕,它能帮你做卵巢和精子的评估,监控排卵日,和你整个孕程中、产后内分泌的变化是否会给胎儿造成影响,是一个持续监测你整体生殖安全(以及)内分泌安全的家庭智能医疗设备。

 


Q:做一个屡屡被黑的企业创业人是怎样的体验?

 

A:我很失望,但是也很有斗志。

 

失望在哪里呢?在于我们没有一个平等的媒体环境,好的数据公司比如友盟,它在做,但是它是私密的,也不允许去公开和公布,就给了一些不公平以空间。失望的是没有法律去制裁这种行为,使得投资人的决策和社会决策都在发生偏差。

 

如果我作为一个企业家,必须要花钱去做假的数据,去买假的报告,这样资本和投资人才会信任我。如果只是一个会好好做事情,但是不会刷数据和做假新闻的企业,意味着投资人和资本环境是看不见的。

 

在中国创业,可能你的道德底线不能太高,因为会导致资本和市场信心发生偏差,这件事情是很可怕的。你看有很多制造业企业和互联网企业也一样,造了一个三流的产品,但我用了一流的PR,好的,那就变成了一流的产品。

 

创业者一定要学会武装自己,因为你的谦让和保守是不会给你带来任何益处的。我的呼吁也没什么用,但最后一定会有方法来惩治这些恶意的、收钱就瞎说的、误导社会资本和社会信任的行为,我觉得这些企业最终会有他们的宿命。在此之前,创业者必须要使用PR和媒体来武装自己。不要怕说自己好,如果好的话你就大胆放肆地说吧。

 

所以我当时想到一个挺有意思的企业模式,但是我们现在是做不了的,我觉得未来可能有创业者干这件事情,叫做「创业就Go Public」(创业就上市),你一创业把自己就当做上市公司,就开始对外披露一切实际的收入情况、数据情况、财务情况、融资情况,一个都不能是假的,然后你创始人的工资,所有员工的工资全部公开。就是说你一上来就是个上市公司,你的财报所有人都要看。

 

(这样做)我觉得有几个好处:

 

第一,等你真正上市的时候,你一点都不痛苦,因为你从头到尾就是这么干的,已经形成规律了。

 

第二,正因为如此,没有任何外面的数据干扰你,你只需要把你所有的精力投入到核心业务就可以了。如果你核心业务的用户数据、收入数据、活跃数据下降,那你要做的不是求爷爷告奶奶找公关公司,而是从实质上把你的经营数据抬起来。这是一家经营企业最好的状态,你的每一个精力都放在对的地方,但你(必须)从第一天就公开所有数据,这样的话,没有任何黑公关公司可以黑的到你。

 

这是一种理想的状态,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觉得我过两年可能就这么干,等我把我们的收入做好了之后,是吧?

 


Q:作为一个遭受攻击的创业者,你在朋友圈说诽谤者「一个也别删」,冷静下来会觉得这种措辞过于激烈吗?是否存在「更正确的」回应方式?

 

A:其实我以前面对媒体都是以比较正面方式出现,到后来发现,这没有用你知道吧?所以我今天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方式,我就把所有掌握的诽谤数据收集起来,是可以从民事上面进行诉讼的。

 

所有转发以及原发,我们都做了公证,供稿方和交易方,全都要告一遍。所以那句话如果要重说一遍的话,我一定会说得更狠,一定会告你们告到破产,一定要把你们告到不敢有下次,让你坐在牢里面后悔。这样他才痛你知道吗?


 

Q:大姨吗现在已经进行7轮融资了,未来的计划是怎么样的?

 

A:目标是明年产生实际的、规模化的净利润,预期2019年或2020年基本完成独立上市。

 

这里有很多挑战,我们不得不承认商业模式和变现模式还有很多打探的空间。如果廉价地把流量开放给淘宝或其他电商,快速做转化,变现也会很快,但存在一个问题:我们把用户当成什么了?如果100万用户实时在线,廉价地导出去, 100万次click(点击)带来的价值会有多大?

 

但如果我们在想他是100万个人呢?这100万人来买你软件的目标是什么?就是要解决我说过的场景化的问题。要备孕还是避孕,还是生理期不调,还是个人健康意识比较强?这四个典型用户需求和场景,核心都和健康医疗相关,用户的真实消费行为一定是围绕着健康医疗发生,那么真实的收入一定也是来自于这个场景里。我们一定要把这个收入突破,而不是把流量当做点击率卖掉。你把他们都Treat as Person,你能从他们身上收获的留存率和商业价值才最大。

 

 

刘琼宇简介:博望志二姐,想去南极打豆豆的女青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