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明创投邝子平:10年 27亿美元背后的投资判断与时点拿捏

李梅 2016-11-17 13:30 新三板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专注”是邝子平带领启明创投前行的核心价值观,在不断探索中,邝子平发现TMT其实包含着“一硬一软”两种很不同的东西,一块是技术,一块是互联网消费。于是,TMT板块又分成了两个,互联网消费和IT技术。

启明创投邝子平:10年 27亿美元背后的投资判断与时点拿捏

陆家嘴金茂大厦39层,启明创投上海总部,数百位被投企业高管,投资人赶来这里,前台一直在忙着接待,所有的会议室都满了,一位LP不得不在茶水间打开电脑。启明创投的管理合伙人邝子平接待了一波又一波客人,一个小时候后,启明创投十周年欢迎晚宴将在旁边的浦东丽思卡尔顿酒店举行。

9个月前,启明创投第五期美元基金募集完成的时候,邝子平提笔写下了一篇感言《启明10年》,“今天启明关闭了第5期美元基金6亿4千8百万美元的融资。这是我们发展路上又一个小小的里程碑。”

邝子平翻看了一下10年前的电邮,写到,“2006年1月31日,启明第一期美元基金首次关闭,1亿1千4百万美元。今天,我们管理着5期美元基金,3期人民币基金,总规模25亿美元,已投资140多家企业,其中不乏中国最有价值,最有潜力的优秀企业。”

几个月后,这个数字再次被刷新,启明创投管理的人民币基金已增加至4期,总管理规模达到了27亿美元。

十年沉淀

中国整个VC业的发展经历了几个阶段,邝子平见证并亲身参与了整个过程。

10年前,中国创投市场上的美元远远超过人民币,这些资本主要来自于大的跨国美元基金在中国的分支机构。

2004年硅谷银行组织美国大牌基金组团来华,这是一个被业界公认的标志性时点。十几天的考察让这些顶级投资人看到了中国整个经济的变化,他们开始重新考虑在中国的投资策略。随后两年大批分支机构落地中国。

启明创投在此时应运而生。当时,邝子平已经在Intel capital中国做了6年,当他的思科前同事Gary找到他的时候,两人一拍即合开启了启明创投的筹备。2006年1月31日,这个日子邝子平记忆犹新,这一天启明创投第一期美元基金募集完成。

启明创投创立时设定了两个目标:做本土化,但是有国际视野的基金。如今回看,这既是目标也是启明创投一直以来坚持的原则。

最初,Gary和邝子平都只关注TMT行业机会,后来发现医疗健康行业非常有潜力,于是力邀梁颖宇加盟,随后胡旭波加入,启明创投的二期基金的医疗团队搭建而成,由此,启明创投也成为创投市场上最早有专门的医疗团队的投资机构。再之后增加了环保清洁板块。2006年底,Gary和邝子平邀请多年好友甘剑平加入,他卸任空中网CFO之后,成为启明创投第三位管理合伙人

就像游戏中随着攻城略地不断延展开的地图,启明创投的投资板块就这样一块块夯实壮大。

“专注”是邝子平带领启明创投前行的核心价值观,在不断探索中,邝子平发现TMT其实包含着“一硬一软”两种很不同的东西,一块是技术,一块是互联网消费。于是,TMT板块又分成了两个,互联网消费和IT技术。

10年来,启明创投投资了180多家公司,医疗领域有甘李药业贝瑞和康、再鼎医药、诺尔康等。互联网领域有大众点评、Bilibili、美图、蘑菇街。IT领域很长的时间在中国市场相对冷门,但是启明创投在人工智能,企业软件、安全、智能制造等方面多有布局。如果你去看近年来开始火爆的人工智能,你会发现领先的企业都在启明创投的portfolio里,如小米、优必选、云知声、Face++。

幸运与艰难的时刻

从2005年的第一只基金募集开始,到如今管理着5期美元基金,4期人民币基金,总管理资本量27亿美元,启明创投在募资上一路都踩在了最好的时点。

最关键的、决定生死的一次是2008年,波及全球的世界金融危机爆发,大批的外资投资机构在本土受挫,在中国也销声匿迹。启明创投也是在这一年募集第二支美元基金,幸运的是启明创投在金融危机前完成了募集。

“二期美元基金的成功募集,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接触优质企业。”邝子平说。小米、甘李药业就是好这个时期投资的。

第一次做人民币基金的时候,那是2009、2010年左右,创业板开闸,创投机构在国内退出的曙光微现,启明创投开始打算募集人民币基金,邝子平的策略是,先试试水,第一支基金规模不必太大。但是,在当时国内LP还不成熟的条件下,募资并不容易。不过,得益于投资的坚守、专注、募资提前准备,启明一直以来资金很充裕,在启明过去的十年,没有停歇过。

外资基金与本土人民币基金在退出策略上很不相同。在国外IPO退出,看的是长期爆发性的发展,而国内的IPO退出看的是企业的稳定的利润增长。

但是市场无疑会青睐早有准备的人,比起国内同行,启明创投在A股市场上IPO数量不是很多。但在国内退出的准备上,启明创投已经做得很充分了。“最近将有一家企业会在A股挂牌。”邝子平透露,“之后有一长串的企业排队时间要到了。”启明创投即将迎来退出高峰期。

启明创投邝子平:10年 27亿美元背后的投资判断与时点拿捏

当下:新的估值体系正在出现

如果把时间换算成乐谱去呈现,去年下半年是整个创投市场节奏调慢的一段时间,前面一两年曲调高扬,创业企业估值飞速提升,随着二级市场的跌落,去年下半年大家都在摸索新的估值体系,大家都慢下来了。

“今年下半年,启明投资的进度快起来了。中国的创业热情没下来,好机会没减少。”邝子平说。

“做投资不仅要投好企业,还要有好估值。”根据邝子平的观察,“有些不再进入市场不投资的钱已经离场了,继续做的还在。企业家也已经对新的现实更清晰更接受了。”去年年底,邝子平接受投资界采访时有过一个分析,美国独角兽估值下调将会映射到国内,会有一个估值调低的过程,现在国内已经逐步走出“死胡同”,市场正在回暖。

“新的估值体系正在出现。好的公司还是那么多,只是没有通过资本市场以高估值的形式呈现出来。”邝子平说。

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邝子平对创业者有两点中肯的建议:第一,企业的发展需要资金,企业首先要解决的不是估值问题,而是资金需求问题,创业者千万要分清先后。“其实,我们不是希望企业以低的价格融资,因为市场上也有我们已经投资的公司。而是要认清你的公司真正价值的体现是在若干年后。”。

第二、在当前环境下,好企业要多融资,让资金储备更充裕。招聘不仅要做,甚至要更激进地去做。当前是挖好的人才最好的时候。

在邝子平看来,现在是新旧消费形态交替的时点,对很多新兴的企业本身就是机会。

下一个十年

过去的十年是中国飞速发展,行业领域从无到有的十年,发展速度快,但是粗犷。

未来十年,首先、中国仍然会有巨大的投资机会。第二、中国的创新型公司与国际的差距会越来越小。IT科技领域的投资,必须寻找而且有信心找到世界一流的技术,而不是只能为中国市场服务的技术。“企业发展的视野必须是全球的。”邝子平认为。“一个表现是,在企业创始以后的一两年就考虑出海了。”

“未来,对专注度要求会越来越高,简单的商业模式的创新继续会有,但不会是投资的主导动力,更多要来自行业的更新换代,行业的创新。对个人要求越来越高。”邝子平认为。

近来,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科技已经成为重点关注的领域,数年来深耕科技领域的邝子平对这个领域的发展判断非常清晰:

在世界主流科技课题上,当前中国的人才积累已经很丰富,中国优秀的人才一直都不少,在世界主流的科技人才现在多起来了。绝对是全球主流的科技领域,中国在这方面的人才,无论是本土还是海归都不少,无论是能力还是做出的产品,都可以说是在世界第一阵营,这给中国做投资创造了非常好的机会,一流的人才在做世界上最主流的最热门的产品,这些产品在全世界都有市场。

对于什么样的企业和产品不是面向全世界市场的,邝子平也举了反例,“比如小灵通,技术要求也很高,但是只是中国市场。”

中国整个科技投资领域正在进入新的时代,中国在很多领域的技术水平已经进入世界一流。比如在无人车、自动驾驶全世界都是不成熟的技术,都是摸索探索完善创新的阶段,中国的起步不比国际上其他伙伴晚。

“而且中国接受新生事物的心态更好。说不定无人驾驶,新兴技术在中国落地的时间可能会更快。”邝子平总结中国消费者在需求层面的特质。

中国的消费者在过去30年其实是不断接受新事物的30年,接受的程度和速度都要快于其他国家。已经获得证实的例子就是对电商、对移动互联网的接受度世界首屈一指。

从互联网产业发展的角度看前景充满希望,从投资的角度,邝子平20年的投资、机构管理经验告诉他,一个基金要把项目做得越来越好,要注重生态链的建立,重视在投资板块的长期发展策略。

投资拼到最后是人的艺术,真正有智慧的机构要团队稳定,既能够吸引人才、又能留得住人才。启明创投年初的时候,对外公开了晋升名单,“在启明,大家都一样,没有一票否决权。”这也是邝子平引以为豪的公开、公平的多元的文化。

(来源:投资界  李梅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属于原作者,不代表清科私募通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