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入300万的90后和他的两次分手

2016-11-18 08:39 社交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今年四月份,度度在知乎上回答了一个问题:“如何白手起家挣到100万?”

  事实上,早在两年前度度就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从一座三线城市普通本科高校毕业的三年里,这个微胖界、眼神时刻灼灼明亮的“90后”,白手起家赚到了300万。


  2014年双十一结束后,度度在幸福北路租了一处400平米的仓库,扩大了进货规模

  如果在幸福北路仓库以外的地方认识度度,很难把他跟“商人”画等号。学院风的衬衫、宽松舒适的毛衣、直男气质的眼镜,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学生娃。可一旦进入那400平方米、满满堆放着健身器材的“度度领域”,你会看到将军般从容的他。

  仓库一角的小房间里,电脑同时开着几十个旺旺小窗,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屋里只有不断响起的“叮咚”系统提醒声和敲击键盘的噼里啪啦声。

  “我们店里的转化率相当高的,达到9%,比同品类多出四五个点,我可以给你看数据截图……”度度在与供货商的电话中语速飞快,客单价、转化率、好评度,这些评判店铺的标准的词汇不时出现。

  2014年,度度的父母从临沂老家赶来烟台给儿子的生意帮忙。 

  每过十几分钟,度度就打开出货单,登记打印,攒上五六张,起身去仓库货架上点货。品类、大小、颜色和型号千差万别的136种货物,在他脑子里有一张仓储“活点地图”。每天的进货和出货量会在脑海中自动生成流动的提示框,告诉他什么颜色今天卖得好,什么货物已经一个星期以上没有交易了。

这些信息都要在晚上被汇总处理,补货进货,或者修改某一品类的搜索关键词,增加推广力度。

事实上,作为一个拥有四个皇冠级别的淘宝店铺老板,度度的工作量会让自称“忙成狗”的普通上班族汗颜。订货、接货、点货、上架、美工、文案、编辑、推广、甚至所有八小时之外的客服……一天少则两三万,多则五六万的订单流水,成了背后不停抽打的小鞭子,让26岁的度度一刻不停地忙碌。

  “坏小子”的两次分手

  严格来说,度度“变富”的机缘,跟他的两次分手有关。第一次是跟一个女孩,第二次是跟一个男孩。

  手拿出货单在手机旺旺上确认货物的备注信息,度度的表情十分严肃

  度度不是任何“二代”。父母带给他最大的优势,是对数字的敏感。如果没有“失恋”的经历,小伙儿度度也许还是那个用了三年才考上一所普通二本的网游青年。即便成了小时候想也没敢想过的“百万富翁”,度度也没能走出三次参加高考的心理阴影——这事儿,实在羞于向人提及。

  鲁东大学网络工程专业的毕老师至今记得系上这个曾经黑进学校官网的“坏小子”。当年,就是他“约谈”度度,和他一起讨论如何修复校园网服务器漏洞的问题。他记得度度爱琢磨、善于表达,一进大学就积极参加各种学生社团活动和比赛,带领团队取得过不错的成绩。那时候,度度卯足了劲头学习黑客技术。丰富的大学生活比网游精彩,讲话有趣又乐于分享的度度,一度有了不少“迷弟迷妹”,更是有了女朋友。

  第一次分手把他从每天阳光灿烂的大学生活中轰然击溃,重新过回了靠网络游戏打发时间的生活。和所有喜欢玩网游的大学生不同,度度对游戏里的打打杀杀没什么兴趣,反而沉迷于交易和货币系统。大二下学期,他开始慢慢在游戏里做生意,刷金币、倒卖装备召唤兽,度度不再满足于“玩玩而已”,而是制定了严格的交易计划。专业背景让他研读平台政策的时候格外顺手,每次系统公告一出,他就能从字里行间的暗示中总结出规律,“下个月哪种装备会涨价,哪种材料会有好行市。都可以大致推测出来。”每天必须收购什么商品,数量、品类,达到怎样的利润,他全都了然。这样下来,每天都可以赚到一两百块钱。与此同时,成绩也毫无悬念地飞速下滑,陪伴度度升入大四的,是他从游戏中赚到的五万块钱,和需要重修补考的40多个学分。

  比补考更让度度焦虑的是面临毕业的迷茫。在他疯狂重修和补考的大四,第二个“恋人”王老汉找到了他,邀他一起“干一票”。度度那时候没意识到,那是他人生方向转折的开始。

  分手了也要拿回“嫁妆”

  王老汉是王衡的微博马甲,王衡是度度在大学里最好的朋友,也是一位健身达人, 在微博拥有十几万自然粉丝,每天有几十个私信询问健身方面的问题。“那在2013年是个不小的数字。”很多企业找上门来请王衡合作,王衡不懂微博广告的价位和流程,想让懂得运营的度度一起经营和管理微博,利润两人平分。

  度度欣然答应。此后,一个微博两个人管理,专业健身知识的部分王老汉负责,回复粉丝留言、谈广告合作、发布运营类话题的任务由度度完成。一条微博广告可以挣到2000元到4000元,这对实习工资只有1000块钱的度度来说,是让人窃喜的数字。但是很快,他们没法偷着乐了。

  2013年8月,两人接到一个微博小广告,帮一家天猫店卖脂肪秤(就是可以测体脂比例的电子秤),王老汉的广告推出了6小时,卖掉了300多台。售价299的电子秤每台利润是200元,那一个晚上,度度和王老汉的客户赚到了6万元。商家所有的推广成本,就是微博上2400块钱的广告费。

  那是他们发过的最后一条小广告。

  如果说之前的合作都是被别人找上门来,那么发现了粉丝背后巨大的商业价值之后,他们不再甘心只是做一个“网红”。

  一天的忙碌结束后,曾经在村里做过小学教师的父亲在仓库里帮忙算账

  第二天两人开始借钱。东拼西凑了10万块钱,毫不犹豫地开起了自己的健身器材淘宝店。因为微博粉丝精准,转化率非常之高。尝到了“网红”带来的甜头,度度在果壳、知乎、微信公众号等各个社交平台都注册了健身账号,为店铺吸引粉丝和流量。两人每天做客服、更新内容、维护店铺到十一二点,早晨六七点立刻爬起来干活,忙得“一天只吃一顿饭”。两三个月过后,他们赚了十万块钱,销售额迅速上涨。“每天记录进货和发货,根本不需要担心流量和销售额。”度度准备了一个账本,每天晚上不再有订单之后,盘点一天的营收和数据让他觉得“心里特别满”。

  和王老汉的合作非常默契,几乎可以说是“如胶似漆”。度度怎么也没想到,“分手”来得这样快。是的,分手。度度一直把经营这个店铺当作一份恋情一样专注看待,倾注了最大程度的心力和热情。把店铺做大、建立自己的团队、完善供应链、去各大电商平台攻城略地……年轻的目标好像近在眼前,他几乎可以憧憬自己和老汉两个人的人生巅峰。但是王老汉没有等到这一天。俩人对未来发展的规划出现了分歧,2014年5月,老汉拉到了一笔几百万的投资,决定与人合伙,成立网站。

“就像你开了个饭店一样,不想着把食材做好吃,光想着饭店怎么装修肯定不行。”

度度觉得,手上的资金根本不够支撑网站的运营,反而应该扎根淘宝平台做全类目、组建团队、积累长远的声誉。好伙伴之间的意见最终没能统一,不可避免地,度度失去了王老汉,也失去了店铺核心的流量来源。“他走了,我整个人都崩溃了”,度度没法回忆那段比失恋还难受的日子,最好的朋友和最投入的工作同时离他而去,感觉灵魂随着店铺的灵魂一起离开了。“早晨起来,枕头就是湿的。”但度度坚持拿走自己的“嫁妆”——淘宝店铺的运营是他全面负责的,已经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他不改名字。“微博有我一半的心血,你走了让我把名字改了?”“再声明一遍,我没有私人淘宝店,王老汉健身铺和我没关系,请慎重,不要受骗,打扰了。”2015年3月28日,王老汉在私人微博上第三次发表声明。此前,他的微博长期置顶声明,表示自己和淘宝店铺再无关系。

  这样的决裂意味着店铺失去了大部分流量,生意从每天的几百单成交迅速跌落到十几单。

  自学转型做健身圈的“宜家”

  2014年的整个夏天,度度都把自己和未来一起关进房间的闷热里。疯狂查资料、看视频、上淘宝大学,“如饥似渴,像疯子一样。”没了网红的优势,他把原来促销都卖五六十的货品改成了30元包邮。一面寻找更高质量的供货商,一面把利润压低,服务态度却保持到了最好。那会儿,无论客户提出多么刁钻的要求,他都会为了一个五分好评委曲求全。

  也会遇到恶意差评的买家。有人买了几十块钱的东西,给了差评,再在旺旺上留言:“给我团购一个78块钱的二人餐,我就给你改评价。”当时的店铺还保持着零差评的纪录,度度咬咬牙,买了。游戏中敏锐的观察力再次发挥了作用。每次官网发布新的通知,度度都会仔细研究,有活动也会仔细甄别,积极报名。随着努力,运营策略和营销技巧都逐渐渗透到店铺里。迎来质的突破是在半年后。那年的十一月,度度自以为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双十一当天涌进来客流还是把他吓了一跳。那天卖掉了二十多万,当月流水一下变为平常的两倍,度度不得不把父母都从临沂老家喊过来帮忙发货。母亲来了之后看到度度,心疼得不行。“这是干的啥买卖,咋又黑又瘦了?”老两口心疼儿子,租房子住下来帮忙,再就没走过。

  生意渐渐稳定,度度找了一处便宜的仓库,租下400平方,一口气把店铺做到4个皇冠,每月的销售额保持在五六十万元钱,年利润达到100w以上。除了外包的客服服务,其他业务全都是一家三口亲力亲为。他也试着招过人,可招聘的员工“总没有自己上心”,让他缺乏安全感。即便外包给专业云客服的客户,他也会在忙碌了一天之后,细细地看上一遍当天的聊天记录,“感觉这样才放心。”如果觉得回答得不周到详尽,度度会自己再跟客户解释一遍,这个过程,最少要花上一个小时。

  赚到300w是怎样的体验?

  每天一醒来就有上百个订单需要处理,下午发货完要四五点钟,晚上客服下班了要自己值班,12点睡觉。每天如此,每周如此,年年如此。度度只用三个词总结了现在的生活:“忙、累、并快乐着。

  寻找行业新的机会、找到解决瓶颈的办法、扩展上游资源、开拓下游销售渠道、寻找新的平台……度度的脑子里,每天都被各种待办事项和危机感塞满。“有钱”之后的度度,心境和从前截然不同。他感觉自己正变得自信和爱思考。

现在,度度更关注各个行业的盈利模式,“去思考钱是从哪里来,又去了哪里,是什么推动了这个行业在往前走,赚到这个钱的人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如果要我来做,我会有哪些改进,又会有哪些借鉴?”

相比之下,想买的东西却没有以前那么多。钱之于他,变成了一个概念和数字,“用的时候有,不动的时候,就慢慢在那里增加。”2015年,度度腾出时间考了驾照,给自己买了一辆凯迪拉克。他买下了海边一套140平米的三居室,留给父母住。  剩下的现金流,全部投入新一轮的备货,不留存款。“今年,双十一进货我就投入了100万。”10月底,度度只做了清仓和备货两件事,虽然疲惫,但是他很有精神的眼睛还是目光灼灼,和父亲一起将新到的宝贝按照合理的区域码放和整理。现在,再看到恶意差评的客户,他不会再笑脸相迎。确认对方是胡搅蛮缠之后,度度就会发过去一个“亲吻”的表情,再不理睬。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