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手机将围殴苹果三星,包揽全球前三?华为、小米、联想等乌镇放豪言底气何在?

2016-11-18 11:21 智能硬件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马化腾、杨元庆、雷军、丁磊、古永锵和张一鸣同台接受记者拷问,这样的机会并不多见。关于手机,关于微信,他们谈了什么?

  昨天下午四点,记者来到世界互联网大会企业家代表群访现场,计划在五点开始的采访现场,前排座位早已被记者占满。

  雷军在回答记者提问时透露,感谢丁磊东道主,昨晚聚会发现国内的手机快聚全了,以致于丁磊勒令我们不要谈手机了。 目前,全球手机前十名里面,中国厂商已经占了六个,但前面还有两座大山是苹果和三星,看看中国公司在未来五年能不能突破。

  杨元庆也表示昨晚饭局席间大家谈到手机行业的问题,水军泛滥、互相黑,彼此之间都有过过节。但最后大家达成一致,“中国市场大也不过是全球30%的市场,世界的市场更大,把目光瞄向全球的市场,我们争取我们三家成为全球的前三名。”

  马化腾谈到了微信的海外拓展问题,“我们现在在东南亚、马来西亚是当地第一,其他的地区确实像Facebook、WhatsApp和Line,我们没法撼动了,他们先占领的,我们就很难占领了。因为社交网络错过时间就错过了,即时通讯产品就是这个特点。”

  丁磊在现场也不忘打广告,他首次爆出,“我们的猪12月份能在网易电商平台上买到,大家不用翘首期盼了,到时候会把整个养猪过程直播给大家看。”

  杨元庆充当了一次“捧场王”,夸赞丁磊养的猪的确好吃。因为丁磊每年的“大佬聚餐“已经成为标配,而且每年都会带来丁家猪,今年还配上了网易严选的餐具。

  Q:雷军先生作为小米创始人,也是一位天使投资人,最近这几年国内整个创业创新的氛围越来越浓,你有什么体会?

  雷军:这几年整个创业环境远远好过五年前、十年前、二十年前,当年我们做金山软件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投资,感谢联想1998年投资了金山软件,张一鸣他们创业的时候绝对是豪华创业。昨晚,丁磊作为东道主请客,国内手机厂商的老板几乎聚齐了,丁磊勒令大家不要谈手机。

  目前,全球手机前十名里面,中国厂商已经占了六个,但前面还有两座大山是苹果和三星,看看中国公司在未来五年能不能突破。

  Q:在华为、小米面前,联想手机是比较新兴的力量,你在联想手机方面未来会有什么样的战略和发展?

  杨元庆:你把联想手机说成是新军,我很高兴你这样看我,新的总比旧的好,但是,实际上联想做手机的历史可能比你所提到所有的名字都要早。

  虽然联想在中国手机市场上走过一段弯路,尤其从运营商主导市场到开放市场过渡的不好,但联想依然是全球智能手机的主力军,尤其是在收购了摩托罗拉业务之后,坦率讲今天的联想手机在海外做的比中国好。

  联想90%以上智能手机的业务来自于海外,尤其是在海外新兴市场,比如在巴西,联想手机有20%的市场份额,排第二位,仅次于三星;在印度有10%的市场份额,也是仅次于三星排第二位;俄罗斯大概接近10%;在金砖国家基本都占有份额。

  Q:我们现在注意到很多国外微信已经开始在用了,我想知道微信我们如何能跟Facebook竞争?

  马化腾:海外的即时通讯占领市场确实很难推动,除非你有完全不一样的角度,就像Facebook只有拿出一个完全不一样体验的运用,受到年轻人的欢迎。完全接近的应用都很难。

  因为华人的关系,在海外很多华人带动了老外用起了微信,包括去年访美去西雅图,那边的一个大学4万多人有7000多名华人学生在用,在这个密度下华人学生成功地让他们的老外学生、老师、校长都用起微信来。所以这跟密度有关。

  我们现在在东南亚、马来西亚是当地第一,其他的地区确实像Facebook、WhatsApp和Line,我们没法撼动了,他们先占领的,我们就很难占领了。因为社交网络错过时间就错过了,即时通讯产品就是这个特点。当然也可以看其他的方面有没有创新,我们讲的“互联网+”其他的方面是不是还有新的空间?

  我觉得未来还有很多创新的机会,这只是一个阶段。我们也希望能够在国际化方面,游戏内容方面相对来说网络效应没那么强,内容IP做得好的话应该全球都喜欢,这方面相对来说中国可以做的更多。

  还有工具型的产品,包括傅盛他们做的工具型的产品,还有很多国外很普及的工具产品、APP,其实后面都是中国人做的,大家都不知道,以为是国外的产品。所以这块也是非常强的。

  Q:中国互联网发展了30年,联想已经完成第一代创始人的交接班,但是腾讯、网易的创始人还奋战在一线,有没有考虑过交接班的问题?

  丁磊:我才40多岁,还很年轻。就是创业早一点,我26岁创业。交接班的问题核心是授权的问题,网易很早前就开始为这个事情做了准确授权,我有很多年时间在思考解决如何培养,即便我不参与他们也可以做的特别好。网易今天已经做出了一些成果,尤其是游戏部门,比如说《阴阳师》这个项目其实我是根本不知道的,做的非常棒。这个问题迟早要考虑,因此我很早在思考了。

  马化腾:丁磊在公司从创始人角度看是孤家寡人,但腾讯是5个创始人,中途也加入很多人才,心态也是创始人心态。腾讯自我感觉有点优势,就是人才厚度还是比较厚的。腾讯这种交接班的压力并不明显,因为我们很早就有双打,创始人几位还没有部分退出的时候就是双打,因为我们几位创始人都不是全才,所以都需要互相补充,这跟历史有关,这个是历史反而成为一个优势,公司比较民主,不会一言堂的方式。所以对腾讯来说,已经相当注重人才梯队交接班,不仅是高层,中层也是一样,不会由一个人完全决定某个业务的生死。

  Q:昨天在大会上李彦宏发言说,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下一步是人工智能,你怎么看?

  马化腾:移动互联网这一波已经过了几年,它的斜率已经放缓,但是体量很大,还有很多可以创新的地方,比如,摩拜单车等互联网+自行车这种共享单车突然冒出来。

  人工智能我理解更多是在云端的,所以移动互联网很多是终端的变化,但终端变化和云端变化是相辅相成的。云端怎么更智能、大数据绝对是一个大的风口,但现在到了最关键的时间吗?我觉得还需要很多基础的算法。

  Q:腾讯已经拥有非常成功和成熟的产品线,以及非常巨大的用户群,是否还有创新的压力和动力?

  马化腾:创新并不是搞一个创新部门,只干创新,这个肯定不行的。腾讯也走过弯路,过去搞了一个研发中心,就让他们干创新,发现其实干的都是重复性的产品工作,并没有做到真正的创新。

  张小龙在内部说,不要掉入KPI的陷阱,不要为了KPI或者领导说一定要有两个创新点,这个月就一定要拿出来,多了还要留下来给明年,这样搞就完蛋了。一定是在快速服务用户的过程中,哪些点用户抱怨了或者不爽了,那就是一个创新的机会。

  Q:古永锵先生你现在是一个新的身份,主要负责文娱生态的投资,你在投资文娱生态这方面会具体关注哪些方面?

  古永锵:目前在文化娱乐方面的战略布局跟投资总结为三个大的方向,一个是创新,从大家怎么看内容、怎么找内容,怎么跟内容互动,甚至是怎么用大数据、云去推算用户喜欢什么,各个方面都有很多创新,所以文化娱乐创新是没有极限的。

  另外是IP,内容能成为IP应该有门槛的,IP真正作为知识产权的时候,从战略布局跟投资的角度来讲,一定要有足够的粉丝,一定要有变现的能力以及在有一定的影响力。

  第三是国际化,全世界有很多机会,移动互联网跟PC互联网在中国人口红利都在放缓,中国领先的互联网公司例如腾讯、阿里在国际化上的收入还是偏低的,但是怎么继续扩大它的用户跟收入肯定要看全球。

  Q:过去一年网易的市值大概增长了一百亿美元,这背后增长的原因是什么?未来增长点在哪里?

  丁磊: 公司市值的增加,由于利润的提升而反映出来。我们大概在2009年开始,非常注重游戏管理的创新,2001年我们是做游戏最早的,但后来在管理过程中碰到一个瓶颈,就是怎么能够同时管十个游戏或者二十个游戏而且把它管好,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探索。

  网易花两年时间做了一个游戏叫做《阴阳师》,完全是公司内部自己的创新。这个IP实际上是日本没有老的一个IP,但是我们在开发的过程中结合了很多创新的方式和方法。

  网易创新不只是反应在一个游戏上,是整个公司都在思考怎么做出好的内容。内容IP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对我们管理来说,一方面要管理好创新的机会,我同意马化腾说的,怎么可能为了创新而故意设一个创新部门,那是很愚蠢的管理方法,创新要融入到每一个人的血液中。

  Q:上个月今日头条在印度投资一款类似今日头条的资讯阅读软件,请谈一下今日头条的海外战略,以及你怎么看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

  张一鸣:因为印度是一个很复杂的市场,有20种语言,所以我们没有直接进入。今日头条国际化会采用两种方式,一个是自己构建,一个是投资并购。从更长远的时间来看,我觉得大部分科技类公司的趋势应该是全球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