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势丨帮人"接私活"的平台越来越多,自由职业化已成风潮

伊西科 孟祥涛 2016-11-18 21:43 社交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在周五的早上奔赴机场去抢到一张机票“逃离北上广”,这听起来很酷炫,但大多数人其实没办法这样随性,被扣工资是小事,严重的话可是会被老板炒鱿鱼的啊!

  但有些人是可以做到“说走就走”的,那就是一批凭借着自己的智慧和能力,率先“自由”起来的自由职业者。

  这也不是一股新潮流,国外以Elance为代表,国内则以猪八戒网为代表,自新世纪初便开始倡导自由职业的风潮,谓之“众包服务”,与当下更火的“共享经济”本质上是一回事,这些自由职业者则被称为Freelancer或Witkey(威客)。

  11月15日,国内互联网招聘网站拉勾宣布上线企业外包服务平台“大鲲”,致力于构建高效可依赖的人才共享模式,一头连接海量专业人士,另一头连接企业的项目需求,帮助互联网公司高效匹配可以提供服务的专家,同时助力1000万专业人士实现财务自由。

  自2014年开始,国内已经涌现了一批类似大鲲这样的新型人才共享平台,如做营销顾问对接的“开干”,帮助技术大牛为创业公司提供咨询开发的“极牛”,有言此前报道过的“特赞”,则致力于搭建设计师和公司间的桥梁。这几家都专注在垂直领域的人才对接,有言报道过的另外一家创业公司“智筹”,则与拉勾此次发布的“大鲲”极为类似,都是搭建一个综合平台,帮一些创业企业找到牛人来解决企业发展过程中的一些问题。

  这一批新型人才共享平台,与此前的威客网站有哪些相同和不同?自由职业的风潮,是真的要在中国刮起来了吗?

  与猪八戒网相比,“大鲲”有何不同?

  “你希望得到被尊重的感觉,项目的性价比更高,这是今天的需求。”拉勾网CMO鲍艾乐这样对有言说道。

  拉勾网CMO鲍艾乐

  创办于2006年的猪八戒网是中国领先的服务众包平台,服务交易品类涵盖了创意设计、网站建设、网络营销、文案策划、生活服务等多种行业,最新估值已达到约120亿元。但因为其模式偏雇主任务发布后,威客接任务拿赏金,威客是弱势群体,被雇主骗创意、愚弄的事情一直时有发生。

  “与猪八戒等平台不同,特赞的定位更高端,客单价也更高,同时团队阵容更豪华。”特赞COO过晓茜此前也曾有言这样表示,众包服务更多是从结果考量,特赞则是从人、从设计师本身出发,希望打造一个平台来对接设计师和客户公司。

  鲍艾乐也强调,大鲲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会集中在互联网领域,“如果是一个互联网行业的专家,这个平台会让你更有归属感,不会接到很多乱七八糟的项目对你的干扰。”

  “我给你创造更多的价值,而不只是帮你做一个劳力。”今年前不久刚刚从VC行业离开,因为一篇《为什么我不做VC了》而引起广泛讨论热议的“42章经”创始人曲凯在大鲲发布会上表示,虽然他现在接的甲方项目还不算多,但他最不能忍受的是,把自由职业者当成一个原始状态的第三方的对接服务,完全是出劳力的感觉,他希望更多的能体现出他的能力。

  什么样的人适合成为自由职业者?

  拉勾网CEO马德龙介绍,从今年七八月份拉勾内开始内部筹备“大鲲”项目, 10月27日上线以来,平台上已审核通过1700多名专家人才,其中35%有在BAT三家公司工作过的经验,其余的也是跟BAT级别相当公司里工作的人。

  拉勾网CEO马德龙

  鲍艾乐对有言强调,大鲲的定位更多是自由职业态的人,有斜杆青年,有专家顾问,当然也包含项目制的工作人,还有一些兼职的人,“他工作的状态会经常被切换,有可能我现在在公司上班,两个月前辞职后去旅行,这期间可以接项目,接完项目一段时间不开心又回去上班。”

  换言之,刚毕业的大学生,刚工作两三年的小职员,显然是不太适合成为一名自由职业者的。据介绍,“大鲲“现在对专家的审核是一个非常严格的比例,接近7万个人通过1400人,工作首要限制条件是工作3年以上,有自己的作品或带项目的经验,大鲲会要求注册人员提供交付作品,他们会进行人工审核,如果审核不通过也会明确告知对方不过的原因。

  “自由是有代价的,不是所有人想自由就可以自由的。” 弘道资本合伙人张逸龙认为,所谓的自由职业者,追求的首先就是财务安全,财务哪里来的?现在这个社会更多是以智慧换来的,自由是以你的智慧程度来决定的,“在这个社会你具有更多智慧的时候,你才真正更自由。”今年3月,拉勾网获得2.2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由弘道资本领投,启明创投、荣超投资等跟投。

  “自由之后会发现可以干得事情很多,没有人约束你,但你要控制你自己。自律是自由职业者面临非常大的问题,你可以睡一整天,也可以通宵不睡觉。所以,自律非常重要,只有完全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才可以扛的起自由职业,否则就是荒废青春,” 前微软用户体验设计首席布道师朱宏如是说道。

  前微软用户体验设计首席布道师朱宏

  “大鲲“能为自由职业者带来什么?

  “帮我贴票”——这是大阅文化项目总监杨吟在“大鲲”发布会上,提出的一个首要需求,在她看来,自由职业者面临的很大的问题就是贴票,因为劳务在一般的公司没法运作,她每个月最发愁的就是如何找到足够的发票。

  鲍艾乐笑着赶紧回应说:“大鲲可以帮你开正规的发票”。

  但除了贴票,对于选择成为自由职业者的人来说,如何解决社保、公积金等问题也是最为迫切的。拉勾网CEO马德龙介绍说,大鲲已经联合了51社保,可以给每一个有需要的自由职业者提供一份社保。

  解决了上述基本需求之外,如何更好地联系匹配企业方和自由职业者应该才是“大鲲”更重要的任务。

  “让我们自由职业兼职的小伙伴们和企业1个小时之内建立起联系。”马德龙介绍,企业方把需求发到平台上之后,他们会首先根据系统算法推荐五位符合的自由职业者,在10分钟到1个小时期间内,再人工推荐五位自由职业者供企业选择,让两者之间在整个1小时之内建立联系。

  “的确,我们只是提供双方的对接,无法保证完成质量的。”鲍艾乐说,服务质量问题他们内部已经讨论过,在吸引更多专家到大鲲注册的同时,他们会同时把质量当作重点运营的指标。举例来讲,如果企业主发现乙方工作到一半的时候不是很靠谱,“大鲲”平台会继续帮助找其他的承接者,包括中间的纠纷会尽量帮助协调。“大鲲”接下里会需要很多的项目经理,每个人同时跟进十几个项目,检查项目的进度、交付,保证这些项目的顺利进行。

  据鲍艾乐介绍,“大鲲”现在还没没有考虑盈利的问题,如果盈利第一步想到的会考虑抽成。 

  “匹配和对接其实是不太难的,真正难的是服务的标准和质量。” 智筹CEO周磊曾对有言表示,去年智筹起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对于提交了需求的创业公司和传统企业,他自己都会尽量和他们具体地聊,以期真正地帮双方更好地完成任务对接。

  弘道资本合伙人张逸龙也认为,对于人才共享服务,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一买一卖的过程,“交付一个任务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这个过程如何流程化,这才是大鲲今后面临真正的问题。”

  弘道资本合伙人张逸龙

  说了这么多,想要成为一名衣食无忧的自由职业者还是挺难的,先好好工作,提升自己的专业技能再说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