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探访南京网红主播生存实况 段子手最赚钱

2016-11-22 10:48 文化艺术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虽然网上疯传网络主播月入百万,可实际上在南京,月入两万已经很“网红”;一般来说网络主播靓女居多,可最近阳光帅气的男主播开始在江苏走红……58同城、花椒直播、数字100日前联手针对网络主播群体进行深度调查研究,并发布了国内首份《网络主播生存现状调查报告》,称网络主播们平均月入9975元,段子手最赚钱。本报记者按报告所说,对南京的网络主播生存现状进行探访时却发现,这些网红们赚钱并不像传说中那么轻松。

  扬子晚报记者 韩飞 徐晓风

  数据说话

  段子手最赚钱 健身主播垫底

  “起初,我跟许多同学一样都认为网络主播只要颜值高、穿着时尚,在屏幕前唱唱歌、聊聊天就可以赚钱了,不少月入百万的段子让我们心向往之,可在这3个月中的直播中,才发现并非如此,”一位从事歌唱类主播的大学生甜甜这样说。报告数据显示,每月直播15次以上的“网络主播”平均月收入为9975元,月直播22次以上的“网络主播”,月收入可达3万元以上。

  为了在直播中呈现新鲜优质的内容,“不掉粉”,主播们往往一睁眼就要“刷手机”,关注各类搞笑段子以及热点话题,机不离手已成为他们的生活常态;每天数小时的内容策划、场景布置、设备调试、服装搭配等工作,让大多数“主播”力不从心;互动中的搞笑模仿,异议时的保持微笑,甚至是扮丑,让他们深表“心累”。想要挣钱,他们往往要比传统职业付出的更多。

  从收入来分,一般来说段子手、舞蹈和星秀主播收入最高,月入平均超过1.4万,而紧随其后的是乐器、歌唱主播,令人意外的是,收入垫底的居然是健身主播,月入只有2806元,看来这一行也是谁做谁知道。

  上线2小时幕后工作时间超10小时

  一台电脑甚至一部手机这些自己本来就有的装备就可开播,看似“零”成本的投入,是大学生选择从事“网络主播”的原因之一。而调查报告中关于网络主播支出的数据,粉碎了大学生们“零”投入的直播梦。

  数据显示,为达到更好的直播效果,吸引更多粉丝,网络主播需要购置设备平均花费7044元,培训充电2105元/月,置装2308元/月,整容、整形6549元……一系列的费用使得多数主播入不敷出,成为“月光族”。

  影响年轻人加入网络主播的又一原因是“短暂的”直播时间,在他们看来不过是聚个餐、看个电影的时长,剩余的大把时间可自由支配,但真实情况却并非如此。数据显示,虽然主播们平均每天直播时长只有2.6小时,但直播前布置场景调试设备等准备工作至少花去2.3小时,一切事务都要亲自操办,另外,0.8小时的化妆、2.2小时的学习、2.4小时的粉丝互动,算下来一天至少工作10小时。不少从业者感慨“主播是一项孤独的工作, 做主播没朋友”。

  记者揭秘

  光直播不卖商品难生存 直播时不能随机应变将很快被淘汰

  此前扬子晚报记者曾采访过18岁的网络主播宁萱,在经纪公司的推广下,刚成为主播的她月收入就达到了3万多元。半年过去了,宁萱收入有变化吗?宁萱的经纪人并没有直接回答记者的提问,他告诉记者:“收入和工作时间、刻苦程度成正比,网络主播想多挣钱,就要多花时间练才艺,多做直播;如果想休息一下或者不想太累,挣得自然就少。挣多挣少全看个人够不够努力。”

  曾经在南京某门户网站担任活动策划的薇薇,3年前转型成为网红经纪人。上个月,薇薇参加了一场南京网红及经纪人大聚会,经纪人们普遍表示网络直播生意越来越红火,公司业绩节节攀升。但一些网红或网络主播却抱怨赚钱却不如过去轻松,直播风向变化太快,以前直播吃饭、睡觉、聊天就把钱挣了,而现在光靠在直播间和网友聊天已很难生存。薇薇介绍,如今经纪人们则更希望网红们在直播间直接销售商品,或者走出直播间到商场为商家直播挣钱。不过走出去比坐在直播间唱歌、跳舞、吃饭要求更高,薇薇介绍:“她们经常连着几个小时站着直播,其间不但要用各种方式介绍商家商品,还要时不时讲段子逗网友开心,防止掉粉。一些不能随机应变或者表达不好的会被淘汰。”

  谈到自家网络主播的收入,薇薇直言:“外面传的月入数万,水分太大,那是北上广才有的价格,本地网络主播价码并不高,江南女孩讲话腼腆,不如北方女孩幽默,大胆,能讲段子。以商场直播活动为例,本地好一些的网络主播一场直播活动能赚一两千,一般的也就是几百元。如果不做其他工作,光靠直播赚钱还是比较艰难的。”薇薇接着补充,自己介绍的是南京网络主播的情况,北上广网络主播的收入肯定是南京的好几倍。

  阳光帅气男主播开始走红 一些年轻人以直播为跳板进娱乐圈

  除了直播内容发生变化,另外一位南京本地经纪人告诉记者,男女主播的收入也在发生变化,男主播和女主播收入差距正缩小。采访中,这位经纪人告诉记者,前两年网络主播最吸金的几乎都是年轻貌美女主播,而男主播的粉丝非常少。但最近一些男主播开始受到粉丝关注,经纪公司也转而重点培养男主播。“我们刚签了两个男主播,都是长相帅气,会唱歌的,现在他们的人气已经和我们最红的女主播差不多了,一个月收入在两万左右。”不过该经纪人坦言,公司对男主播投入多了,女主播们的资源被挤占不少。他说:“公司原来培养了五六个女主播,但现在女主播只剩下三个。”

  在采访中,经纪人薇薇表示,“不少年轻人当主播并不是单纯为挣钱,更希望以此为跳板进入娱乐圈成为真正的明星。”网络直播给了想当艺人的年轻人更直接的通道,薇薇表示自己手上个别艺人因此得到了一些平面杂志模特或广告的出镜机会,虽然想要变成大明星很难,但还是很多人愿意尝试。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