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4 Therapeutics:让罗氏豪赌7.5亿美元的癌蛋白靶向降解

火石特约记者:任海 2016-11-22 13:02 新媒体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2e16562.jpg

在成立之后短短几个月时间里,C4 Therapeutics公司就获得了73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并且在同一天收到了罗氏的7.5亿美元的订单,它是如何获得如此青睐的呢?

有多少企业能在成立没几个月就获得73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又有多少企业能在获得融资的同一天就收到医药巨头罗氏7.5亿美元的天价订单?美国C4 Therapeutics公司凭借独家的癌蛋白靶向降解技术——Degronimid做到了。在一定程度上,C4 Therapeutics公司不仅收获了资本市场的青睐,更是靠着特定蛋白标记升级了肿瘤疫苗治疗癌症的技术。

公司.png

公司名片

8749.tm.png

公司简介

C4 Therapeutics公司一直致力于研发治疗癌症及其它重大疾病的药物,愿景是有朝一日能成为蛋白质降解处理领域的领导者。在治疗癌症方面,该公司正在利用哈佛大学Dana-Farber癌症研究中心独家授权的Degronimid技术平台加紧研发治疗癌症的癌蛋白降解药。和肿瘤疫苗单纯靶向阻碍癌蛋白表达相比,Degronimid技术能巧妙地激活人体内存在的有害蛋白处理系统——“泛素-蛋白酶体系统(ubiquitin-proteasome system,UPS)”,这样一来,在面对癌蛋白侵害的时候,不仅可以通过靶向锁定目标,阻碍癌蛋白表达;更能引发人类自身的UPS系统直接溶解癌细胞蛋白,将其直接“毁灭”。基于该项技术以及正在研发的癌蛋白降解药物,C4 Therapeutics受到了资本市场和罗氏的追捧。

CEO介绍

EE1.tm.png

Marc A. Cohen先生具有医疗领域丰富的企业管理经验,除了是C4 Therapeutics公司的CEO和联合创始人之外,他还是Bublup、 Neuro Tennis、COBRO Ventures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和CEO。另外,Marc A. Cohen先生也在全球癌症研究领域首屈一指的哈佛大学医学院Dana-Farber癌症研究所担任理事,负责将该机构取得的临床研究成果商业化,并担任Dana-Farber癌症研究机构下属Acetylon制药公司和 OncoPep的董事局主席。

产品.png

商业模式画布

556942d.jpg

融资情况

到目前为止,C4 Therapeutics公司共获得7300万美元的A轮融资,融资时间为2016年1月7日,由Cobro Ventures领投,Cormorant Asset Management、EG Capital Group、Novartis(诺华)以及Roche(罗氏)跟投。

合作伙伴

就在C4 Therapeutics公司获得7300万美元A轮融资的当天2016年1月7日,国际医药巨头罗氏(Roche)宣布与C4 Therapeutics公司达成总额超过7.5亿美元的合作协议(前期预付款金额未透露)。据了解,罗氏之所以斥巨资与C4 Therapeutics公司展开合作,主要是看中了后者正在利用Degronimid技术开发靶向促进致病癌蛋白降解的药物。根据协议内容,罗氏将与C4Therapeutics公司一起利用Degronimid技术探索更多致病蛋白靶向降解的药物。罗氏的高价合作订单,也被业界称为一次“豪赌”。

产品介绍

1、技术背景

(1)致癌蛋白质BRD4的“天敌”——“JQ1”

2015年,美国James  Bradner教授及其团队发现了一种可以与致癌蛋白质“BRD4”进行特异性结合的化学物质“JQ1”。“JQ1”和“BRD4”特异性结合,可以阻碍“BRD4”的功能表达,进而达到治疗癌症的效果。值得一提的是,James  Bradner教授除了是哈佛大学医学院Dana-Farber癌症研究中心的知名科学家之外,更是C4 Therapeutics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31592c9.jpg

(2)机体调节细胞内蛋白水平与功能的重要机制——“泛素-蛋白酶体系统(UPS)”

泛素-蛋白酶体系统(ubiquitin-proteasome system, UPS)是机体细胞内蛋白质降解的主要途径,据考证,正常机体细胞内80%以上的蛋白质降解都和该系统有关。UPS的工作由多种不同蛋白酶体共同参与,进而进行多步骤反应。蛋白质先被泛素(多肽)标记,然后被蛋白酶体识别和降解。通过这样一个过程,细胞可以用高度精准的特异方式对异常、坏死、致病的蛋白进行瞄准、摧毁并清除。(该系统包括泛素、泛素活化酶E1、泛素结合酶E2s、泛素-蛋白连接酶E3s、26S蛋白酶体和泛素解离酶DUBs),而癌蛋白是癌基因编码的一类蛋白质,消除癌蛋白可以间接杀死癌细胞,阻止癌细胞的增殖和扩散。

7fec139.jpg

UPS工作流程示意图

(3)癌蛋白的靶向降解——Degronimid技术

对于UPS系统在降解癌蛋白方面展现出来的价值,James  Bradner教授看在眼里。慢慢的,他和团队有了一个“大想法”:对于癌蛋白,是否存在这样一种“两全其美”的可能,既可以与目标蛋白特异性结合,阻碍其表达;又同时可以“召唤”UPS对其进行降解清除?

癌蛋白靶向溶解的优点:传统的癌蛋白靶向药物作用在于切断癌蛋白基因的转录通道,可以理解成困住癌蛋白的“双手双脚”,但经过临床验证,这种传统的捆绑似乎并不能有效的束缚它,总有一些癌蛋白会挣脱束缚,偷偷“作案”;而对癌蛋白的靶向溶解则不同,只要癌蛋白被识别,就会被“炸弹”所瞄准,直接被摧毁(降解),不管你“双手双脚”如何逃跑,都将必死无疑。因此,癌蛋白靶向溶解的治疗效果被广泛看好。

于是,Bradner团队将前文提到的“JQ1”与可以触发UPS系统的化学物质“phthalimides”化合在一起,合成了“dBET1”,Bradner团队将这种技术命名为Degronimid。从理论上讲,只要能找到能与致病蛋白质进行特异性结合的化学物质,利用Degronimid平台就可以顺利降解该蛋白,帮助人们治愈疾病。而这种Degronimid技术已被独家授权给C4公司。

7fec139.jpg

2、尚在研发就已获金汤匙的“癌蛋白靶向降解药”


有了独家授予的Degronimid技术,C4公司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骨髓癌蛋白靶向降解药物的研发工作。目前他们的药物还没有进入到临床阶段,据该企业的负责人介绍,他们预计首次人体试验要到2018年才可能进行。可以说C4公司的产品还未出生就已获得了“金汤匙”。


3、市场分析


与传统的肿瘤治疗相比,C4公司致力于调动UPS系统对癌细胞蛋白进行双管齐下的降解清除,这种做法也正在被其它科研机构和生物医药公司所采用。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Proteolix公司,通过一步步的调整优化,该公司已经研发出了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药物Kyprolis,并于2012年获得了美国FDA的批准,走在了C4公司的前列。另外还有些研究机构在进行这一抗癌疗法的研究,斯克里普斯研究所、弗雷德里希米歇尔研究所以及Friedrich Miescher生物研究所都还处在理论论证阶段。

观点 (2).png

2016年10月,C4成功上榜美国FierceBiotech网站连续第14年公布的“FierceBiotech's 2016 Fierce 15”,在最具投资价值排行榜中,位列第6。《Science》期刊在刊登 Bradner教授关于靶向蛋白降解技术成果时,也曾表示“这种全新的治疗手段,能让那些原本无法被药物抑制的蛋白质得到破坏”。


近年来,资本市场的“热钱”砸向医药领域的越来越多,动辄几千万甚至上亿美元的天使投资、风投投资比比皆是。科学家们只要有技术,哪怕还没有研发出产品,仍停留在设想阶段,都有可能赢得资本的青睐,越来越多的产品尚未出生就已获得了“金汤匙”。这种现象需要投资者们冷静判断。C4 Therapeutics强大的智力、技术支撑是目前取得资本市场和罗氏信任的主要原因。希望C4 和它的Degronimid能越走越好,希望C4的“一小步”能成为人类攻克癌症难题的“一大步”。

火石特约记者:任海

更多资讯欢迎关注火石官方微信或网站:火石创造(firestone-link)/www.hsmap.com

f290074.jp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