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一杀猪的76岁老头,把企业杀到世界500强

2016-11-22 14:45 互联网金融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前不久,2016年度《财富》世界500强榜单发布,万洲国际营业收入高达212亿美元,第一次荣登500强榜单,位列第495位。说到万洲国际,相比大家都很陌生,但一定听说过双汇。

一、杀猪杀进五百强

科普一下,2013年9月份,双汇以每股3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全球最大的养猪及猪肉生产企业——史密斯菲尔德,全额支付47亿美元,此外还要承担史密斯菲尔德的24亿美元债务,总收购金额高达71亿美元。据悉,现在双汇的屠宰量每年高达5000万头,是整个美国市场的一半。

后来双汇及其收购的美国史密斯菲尔德公司打包在香港上市,这就是万洲国际。

无论是双汇还是后来的万洲国际,万隆一直都是这艘巨轮的舵手。今年已经76岁的万隆精神依然矍铄,每天早上绕双汇总部大楼走上10000步,就这样坚持了几十年。

二、奉命于危难之间

双汇诞生于河南省漯河市,漯河全境沙、澧两河在市区交汇,“双汇”就是这么来的。

漯河码头自古以来就是牲畜交易市场,从清代开始,四面八方的牲畜依靠水运被贩卖到漯河码头,至今漯河仍然保留着一条街——牛行街。客商来往穿梭,饭馆就地取材,生猪做成猪肉,被端到餐桌。

1984年,“我们都下海吧”在民间广为流传。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曾把那一年命名为公司元年。万科、联想、海尔、TCl等都诞生在1984年前后,可是当时的漯河肉联厂固定资产468万元,而亏损却高达580万元,把所有的家底变卖了都不够还债的。

火上浇油的是,当年国家取消生猪统购统销政策,肉联厂只能自己想办法,老厂长临调走前推荐当时的副厂长万隆代理厂长。

其实,万隆一开始是拒绝的,一位退休老员工回忆,“厂里还有几个副厂长,年龄都比他大,也在争这个位子,如果他是任命的代理厂长,上来之后也摆弄不动他们。”可是全厂800多名员工几乎把票全部投给了他。恭敬不如从命,他还是勇敢挑下了这个担子。

三、敢得罪人,大写的硬气

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烧得可真不小,把所有原来的副厂长都换了,漯河市市长都慌了:“老万啊,这些厂长你不能都换完了。”

直到现在,双汇退休的老员工们对万隆的评价就是:硬气,毫不留情。据称后来和他一起创业的副总都被他亲手拿掉几个。

当时,厂里偷肉的人很多,一头猪甚至能被偷出去三分之一,绝大部分都是内部的员工干的,据说万隆知道后大动肝火,在大会上拍桌子:过去偷也好,拿也好,咱不说了,从现在开始可要管管了,第一次发现留厂察看,第二次一定要开除。

可是,偷肉并没有被根治。过去大摇大摆、“光明磊落”地偷,现在小心翼翼地偷,甚至有些女工把肉裹在衣服里,假装孕妇。

偷肉被万隆发现后,他曾经一次开除过15人,整个漯河市都沸腾了。公安局长对他说:“老万,你一次开除那么多人,要和我打个招呼啊。”

万隆还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连一位重要市领导的侄女也开除了,对该市领导说:“你这个侄女不好好干,当仓库保管员把东西都卖了,装进了自己腰包。”好在该领导开明,说“该咋办咋办”。

四、暴风雪后的资本玩家

1985年的冬天,双汇正实施技术改造,流动资金困难,财务总监很多次跑到银行,都无果而终。

万隆为了30万元的贷款,带着一箱肉在银行行长家门口等到午夜11点半,而当晚风雪交加。“老万,你干啥?”行长问。“快过年了,没钱杀不成猪。”

这件事情,改变了万隆对资本的认识,90年代中期,双汇便开始引进外资,后来参与双汇投资的已有6个国家和地区的16家外商。

2013年的史密斯菲尔德收购案,万隆得意洋洋,“收购史密斯菲尔德,400多亿元境外资金直接到位,我根本没出面。1998年上市双汇市值20亿元,现在在1000亿元左右波动,这就是资本的力量。”

五、从0到1,干翻对手

双汇曾获出口资格,接下对前苏联出口的猪肉订单。可是,几年后,苏联解体,出口市场的路子被切断。万隆一度焦虑,有一次在火车上,他看到旅客吃火腿肠,直觉告诉他火腿肠是个好项目,想到就做,不久便上马了这个项目,投资高达1600万,相当于当时双汇几年的身价。

当时河南火腿肠市场上,最火的是春都,双汇并没有先发优势,万隆决定使用先进的生产设备,严把质量关,把质检员的权利提到厂长之上,并立下铁规:经销商必须先打款,后发货。

1992年,双汇在订货现场当场签下了8000吨订货合同,万隆几度落泪,经历过的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如今,曾经的火腿肠代名词“春都”早已消逝,取而代之的是“双汇”。

生鲜电商?

万隆敢打敢拼的作风,让人震惊。那么作为一家生产肉制品的企业,生鲜电商又风生水起,是不是要赌一把呢?

他表现得则十分谨慎,有投资者认为双汇仍旧在走传统的经销代理路线,对电商价值认识不足:“电商的重点是放在生鲜上,公司管理层太低估网购的潜力了,如果能用鼠标一点就能买到放心肉,鲜肉的销量会让你们目瞪口呆。”

万隆担心的是肉制品安全问题,配送环节必须有专业的冷链车辆,严格把控温度环境,稍有差错,冷鲜肉发生质变,引发的影响可能不亚于瘦肉精。

要知道2011年“瘦肉精事件”,瘦肉精喂养的生猪流入双汇工厂,舆论一片哗然,双汇在漯河体育馆召开万人大会,万隆鞠躬道歉,他放出狠话:宁肯检死,不能查死。他后来将“瘦肉精”的检验提高到国家标准之上,转抽检为头头检验,全年费用直接增加3亿元以上。

前不久,天天果园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的门店将全部关闭,生鲜电商九成都在亏损。这也印证了万隆的判断,生鲜电商,看起来很美。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