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易容:创业者若总专注于结果,最终是会「变形」的

思达派创小二 2016-11-22 16:27 创业服务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1、保持「屌丝」心态

2005年10月份我就开始了第一次创业,美丽说其实是我第二个项目,第一个项目是web2.0,你不一定知道这个概念,这是大概在2005年的下半年和2006年的上半年这段时间,中国互联网相当火爆。

我做那个网站是个性化的阅读器,有点像张一鸣的今日头条,那时候没有手机,基本上都是在PC上面,我们做个性化阅读器,是国内第一个使用java技术的网站,你不用刷屏就可以用,网站体验做得挺好。起了一个名字不太好,叫做抓虾,后来就抓瞎了。

这个项目我们先后做了有三年,2005年11月份做到2008年的年底,美丽说是2009年11月创立的。回顾美丽说的创业经历,自己有很多的感悟,但本次我主要想跟你分享两点心得:

第一点心得:保持「屌丝」心态。

我先分享一下「屌丝」心态。我背景相当好,因此我第一次创业做抓虾网,跟美丽说的心态不一样。做抓虾那个时候心态不够「屌丝」,我自己是北大计算机系毕业,高中是国家奥数集训队的,保送北大,后来在斯坦福读了计算机硕士,在IBM待了五年做数据库数据挖掘的研究。我在那里做得蛮好,写论文,跟他们一起发专利,一个专利750美金,我还蛮高兴。

整体来讲,我是一个白富美,虽然不美。2005年8月,我在IBM中国软件研发中心,待得有点不耐烦,就离开了IBM自己出来创业。当时是8月8号,不知道你记不记得这是个重要的日子,这一天是百度上市的日子。然后我发现说,我们北京大学一个图书馆系毕业的人可以做搜索引擎,计算机系的都干嘛去了?

我的搭档是百度最早期十几个工程师之一,他那时在百度刚好待了5年,也不耐烦。他跟我们家领导是同事,我们老混在一起吃饭很熟。当初就觉得,那就一起出来干件牛逼的事,百度股价都150美金了,我们应该更牛,所以我们跑出来了。

一开始确实挺兴奋,发现自己当家作主,那个时候是没有咖啡馆也没有车库,创业公司都在五道口华清嘉园附近,那时候我们在那租了一个两居室,大概3800一个月,05年的11月份,我们俩待在里边,一开始超爽,摆几张桌子在客厅,几张行军床。

当时选了一个大四学美术的妹妹做设计,一小时20元后来涨到40。还有IBM的同事,白天在IBM上班,晚上在我们这儿写代码,一开始前几个礼拜都不回家,后来开始说每个星期天下午回家洗澡,后来又变成了单双周。所以那个热情是很高涨的。

当初在那一片地方创业热很夸张,那个热情跟现在也不相上下。那个时候一群人在里边,我记得我们自己在华清嘉园13号,王兴早期还在做校内,他也在华清嘉园,包括张一鸣、陈华、王慧文,华清嘉园非常火。

想起来是挺兴奋,面对自己当家作主,每天劲头超级强烈,自己创业跟IBM氛围不一样,我们打造的团队文化是比较轻松的。

有一天锁芯坏了,你要换锁芯,当时觉得花自己的钱好心疼,打一圈电话,下面有一个哥们说他可以换,别人40块钱他只需要8块钱。不过他有一个要求,他前天晚上打了一通宵的麻将,能不能在你这儿睡一会,行,换锁芯,完了在行军床那睡着。过一会一个人来面试,穿过客厅,我们跟他说,创业是很辛苦的,面试者说知道,客厅就睡了一个。

2、第二次创业的心态

我在06年下半年到07年就不High了,慢慢你发现这个事情没有那么容易。心态上觉得这个事情只要好好学习就可以天天向上,所以每天在想着说,为什么这个事情还没有成功,这个压力就来了,整个人都是很拧巴的。后来开始裁员,当时40个工程师,裁到8个。

有一天我们宣布说,咱们明天开始放假三天,第二天开始我们约在五道口,现在叫做桥咖啡,旁边有个卡瓦小镇,我们把同事一个一个叫来说。没办法,这事情我们觉得方向不太对,我们以后再合作,把大家一个一个都送走。

最后,连两个创始人在内留了8个,干了一年,这个事情到最后发现还是不能挽救公司,抓虾还是抓瞎了。我进到没有经历过的状态,你发现好好学习不能够天天向上了,最后公司还是挂掉了。公司的人都走了,八个人都散伙了,办公室付了房租还在那里,基本上就我一个人。

其实我当时也考虑过回到大公司去上班,但后来自己又觉得继续做互联网会比较好,所以在2009年看了很多垂直的行业,教育、医疗、旅游都看过,后来选在女性时尚方向。

第二次做美丽说,整个我们团队,尤其是我自己都非常放松,很多东西我们胆子非常大,不怕失去,本来就没有失去。没有什么东西是必成,享受这个过程最重要,你做的是你喜欢的事情,专注在事情本身,不要把太多关注放在结果,专注结果太多,最终人会「变形」的,你会每天问自己为什么还没成功。

3、做时间的朋友

第二点心得:做时间的朋友。

你做的是一件什么事,这件事情的时间跟你是不是朋友?我们在09年的时候就能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女孩子肯定会变得越来越漂亮,穿得越来越好看。时间对她来讲是有利的,你知道随着时间推移人们的钱会越来越多,中国经济在发展,消费在升级,非常简单但它就是对的,叫大智若愚。

举个朋友的例子,1997年开始做下载工具,我个人观点认为,对于下载工具而言,时间就不一定是它的朋友。随着时间推移,网速越来越快,我还需要下载嘛,我可能就不要下载,视频都在线看。我自己的感觉,如果时间不是朋友,方向性的东西要变,这很麻烦。最好顺势,定好这件事情,你知道时间是你的朋友就不要动。

前两年有一个朋友来找我,来的时候很高兴,有一个很好的点子,大概的想法在手机做一个闹钟。我问他,这样一个很好的闹钟,两年以后是什么?他回答不出来,这不是说回答不出来就一定有什么问题的。

第一次做抓虾选方向,当时我们只用了一天决定方向,接下来两三年里面我们就非常痛苦。做美丽说时,我感到方向这个事是很重要的。我花了一年的时间找下一个方向,一个是一天,一个是一年,找到大方向是需要用很长的时间、运气和机缘,这个事情要非常谨慎。

2009年,因为我自己在思考接下来该做什么,那时候反正也金融危机了,就经常滑雪。滑雪的时候我就在思考接下来干吗?我当时就问了自己一个问题,滑雪最重要是什么?是要从山上往山下滑。如果你是一个新手,雪道足够长,你从上面下来也不错,你可以学,但是即便你是奥运冠军,倒着滑你也会被累倒的,所以顺势而为非常重要。

雷军讲,善于打仗的人,基本上是在千仞的高山上,把一块石头推下来。方向非常重要,重要的方向大智若愚,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会展现出来,不要看不起它。我觉得大智若愚比小智慧要好很多,把大的方向先出来。

这个世界上其实没有那么多激进的变化,如果我们从宇宙飞船上面从太空往下看,这一颗星球在过去几十亿年间没有变化,我们想在短暂几年当中想实现什么飞跃是非常难的。人类对新鲜事物的接受是有一个典型的正态分布曲线。

有一本书叫《跨越鸿沟》,里面说正态分布的曲线,不管你多牛的新事物、新网站、新APP,人类对你的接受程度是正态分布图,有25%的人是非常喜欢你,这些人是你的早期接受者。接下来有一个20%的早期用户,然后中间是有一个40%的用户,这些是跟随者大众,最后有15%是死活都不用你的人。

就拨号电话而言,最后一批换成数字按键的人是什么原因?不是因为被数字按键洗脑了,而是买不到拨号电话。因此人类动作是很保守,大部分没什么太大的变化,所以不是创新的东西就是好的。

早期的时候,你的心情是很忐忑,你做了一个东西出来,找测试用户,来十个走了九个是正常的,大家想安慰自己早期创业团员,让他们心定,你看这是一条正态分布曲线。随机采样100个人,2.5个人是我们的早期用户,走掉97.5个人都没关系,早期我是这样安慰我的团队,也不是瞎说,就看自己理解。这是它有趣的地方。

当你选择好一个大的方向,就要坚持做下去,过程中需要更换你的武器,一会是锤子一会是螺丝刀,但是你解决问题是定在那不动,因为时间是你的朋友。

4、趁好的时间赶紧发展

我从2005年出来创业,市场就一直是有泡沫的,在2008、2009年的时候市场稍微消停了一下,大概从2011年上半年开始整个又开始升温,大方面没有变化。我个人建议创业者趁好的时间赶紧发展多拿钱,不要保守。

当你融完天使A轮甚至B轮以后,甚至还有C轮,当你拿到钱的时候,把你的钱都花掉,不要留,因为那个钱是不可以养老的,那个钱不能支撑伟大的公司做到更成功,所以早点花掉。

当时抓虾大概融了80万美金,80万美金到手的时候就会觉得好大一笔钱,要做很多事情,我会活很久,如果你这样思考就会导致你在动作上有点保守,创业者不能保守,赶紧花掉钱,找到业务发展方向,花进去,早死早超生这是第一。

另外,当你融了一大笔钱,你也会动作变形,花得太快,两边要平衡,但是在早期的时候,大家把眼睛放在找规律这件事情上,趁着资本市场比较好,甚至有一点泡沫赶紧去发展,把那个事情规律趟出来那是最重要的。

对于公司之间的竞争,讲概念是很容易的,大家都能懂,复制你的产品,抓一个网页,复制你的APP其实也不难做。区别在于团队,CEO要做的就是把最好的团队攒在一起,如果这个竞争是一条河,上面一独木桥,大家都是单枪匹马在PK,你上一个人他上一个人,大家三局两胜这种打法分不出来。好的打法是更多优秀团队PK更少优秀团队,这是长期执行力。

竞争的手法在不同阶段也会不太一样。到了某个阶段,你会用资本优势,用你规模资本优势清场,比如腾讯视频,它有钱买大量IP,你跟在后面就不那么好玩了。打德州扑克的人会发现,刚开始大家打得比较谨慎,但是一段时间以后会有一个人赢几把,他的筹码从平均的一千变成四五千,你就会发现他的打法就要变,把别人洗掉。


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转自投资人说,略有编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