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困局:手握200万粉丝 8年仍无法盈利

2016-11-23 17:39 文化艺术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11月21日,爱范儿正式挂牌新三板。其网站发表了一篇情怀文章,描述了网站风风雨雨8年来的心路历程。

然而随着爱范儿的挂牌,其持续亏损的业绩也直接牵出水面。手持200万粉丝的细分行业领头羊,却还年亏百万。

无独有偶,在爱范儿挂牌之前,科技媒体前辈虎嗅网已抢先登陆新三板。然而其业绩,相比新三板九千多家挂牌公司来说,也在后腿行列。

在为行业两大老大业绩唏嘘之余,富姐不禁再次发问,科技媒体变现之路,究竟在何方?

200万粉丝 年亏百万

挂牌新三板将爱范儿的财务数据公开在我们面前。然而这些数字,也浇灭了公众对著名科技媒体的展望和期盼。

2014、2015全年,及至及今年第一季度,爱范儿营收规模如过山车,分别为257.43万元、970.41万元及255.85万元。

财报显示,爱范儿的收入主要来源于互联网广告业务、新媒体运维服务、玩物志电商业务。其中,互联网广告业务的收入占爱范儿总营收的半壁江山。这与爱范儿的网站知名度不无关系。

然而其盈利情况却令人担忧。每年亏损百余万,甚至在去年营收实现飞涨的情况下亏损面更加扩大了两倍,直接烧了372.56万。

与现阶段粉丝经济皆无清晰的变现途径一样,手持200万精准粉丝的细分业界领头羊,依然没有实现盈利。

爱范儿风雨成长路

爱范儿是被我们所熟知的科技媒体之一,其内容在TMT、消费数码、新硬件及移动应用等细分领域深受读者喜爱。

这跟爱范儿的起步有关。2008年,爱范儿从一群小众群体——科技发烧友的热火讨论中而应运而生。小众群体的圈子里都是发烧级的消费者,这让智能手机系统评测起家的王伟兴看到了信息生产的潜力,于是将讨论重地从博客搬到了网站,为爱范儿赢得了第一批粉丝量的积累。

在智能手机兴起的浪潮中,王伟兴看到了经营粉丝经济的前景,于是全身心投入到这个网站的运营中。爱范儿也从一个面向小众讨论群的小网站跨入科技媒体的大门,走进大众的视野。

Alexa数据显示,截至11月22日,ifanr.com网站流量国内排名334位,尤其今年下半年以来,排名迅速上升,甚至超过同为科技媒体的虎嗅网(huxiu.com)的598位,同时也超过科技媒体出身、现在更偏向创投领域的36氪(36kr.com)网站的350名。

值得注意的是,爱范儿运营的微信公众号及微博粉丝合计234万,App装机量221万(友盟数据),这两个数字对一个科技媒体来说,可谓“鹤立鸡群”。

然而,互联网信息的廉价和推广费用的昂贵决定了信息媒体的天花板,尽管是这样一家行业龙头也无法实现盈利。

后来者众,赶超者寡

互联网时代,相对跑马圈地开疆拓土的前辈来说,行业后来者攻城略地的成本高得离谱。因此连续亏损,成为互联网公司的常态。

就像爱范儿,连续两年净资产收益率和每股收益均为负,远低于科技媒体前辈的虎嗅网。这其中大部分的前期投入,都来源于其抢占市场份额的战略性品牌投资。

先攻城,再“抢钱”,这是互联网公司的经营逻辑。但是如果没有强大的资金后盾,多数都还没开始打响第一枪,就死在了可以粉丝变现的黎明前。

尽管爱范儿在挂牌前已获得过两轮融资,依然被前辈虎嗅甩出好几条街。

2015年度、2014年度,爱范儿的股权融资规模分别为1232.13万元、500万元,而虎嗅网在2014年则可以一次性获得2484.00万元融资,比爱范儿两次融资之和还多。

然而互联网行业,想分羹行业红利的后来者众,赶超者却鲜有耳闻。

例如作为科技媒体的爱范儿来说,前期的人员成本则是推广成本的大头。

按照爱范儿的说法,公司员工总数从2014年年初23人迅速扩充至2016年3月末的70人,使得公司的人力成本及相关费用支出迅速增加。

报告期内,销售费用的主要内容为销售人员的职工薪酬,2015年度、2014年度,爱范儿销售费用占收入的比重分别高于虎嗅13.76个百分点和2.85个百分点。

然而10%的人员投入费用,对内容生产商来说,却是无法节省的刚性支出。

另外,爱范儿2014年度的综合毛利率还比前辈低9.07个百分点,主要是因为虎嗅网收入结构中占比77.51%的广告发布及整合营销业务毛利率均在65.00%左右,而爱范儿收入结构中占比79.70%的互联网广告业务毛利率仅为43.29%,低约21.71个百分点。

粉丝及品牌影响力直接决定了科技媒体的毛利。从这点来看,爱范儿想赶超虎嗅成为科技媒体掌门人,道阻且长。

科技媒体变现之路在何方?

科技媒体瞄准国内具有高消费能力的中产阶级而发展壮大,其粉丝净值在媒体细分行业中可谓不低。然而其盈利模式依然模糊且遥遥无期。

艾瑞咨询统计,2015年中国媒体广告收入达到4226亿元,并且还以13%的增速在向前发展,行业前景还是有的。这其中,网络广告占比超过一半,并且36%的增速还是行业整体发展的引擎。

2006年以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和网民队伍的不断强大,我国互联网广告规模呈现爆发性增长。过去十年间,从60亿一直增长到2015年的超过2000亿,基本以每年翻一番的增速在发展。

然而数字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行业的风口上,抢着想飞的猪无以为继,轮到信息廉价的媒体之时,基本已所剩无几。

因此,强烈依赖粉丝粘性的媒体,在品牌建设上下功夫。就像爱范儿,去年300万的亏损、以及两年来持续的现金流净流出,大部分投入都给了品牌推广和运营投入,以此换来网站媒体影响力的提升。

这个方法在短期内效果显然是很明显的。经过连续4年的加强投入,爱范儿的品牌影响力蹭蹭往上升。

然而无论是从媒体信息载体来看还是从媒体应用来看,更新换代如潮水,日涌千里。导致了媒体的变现途径和商业模式尤为艰难,好不容易子在某个平台烧了巨款积累了一定的粉丝,马上又得转移阵地另寻他方。

就像两三年前好不容易运营好了微博,网民又跑去了微信,空留公司一脸茫然。之后要在旧城微博上进行变现,非但渠道闭锁,而且价值低廉。

因此富姐心里一直有个小算盘,想要在互联网大战中脱颖而出,一方面除了要敢为人先跑马圈地,另方面则是要瞄准窗口红利抓紧变现,不然后悔莫及。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细细想来,不无道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