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亿现金护驾 中文在线会是A站的骑士吗?

2016-11-23 21:36 电商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感谢中文在线(300364.SZ)的投资,出于上市公司的投资信披规定,让外界得以对A站的财务情况有了一个清晰的了解。

2016年11月21日晚间,中文在线发布公告宣布,上市公司以2.5亿入股广州弹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Acfun),占股13.51%。在本次增资完成后,中文在线将有权提名A站董事会7个席位中的2个。

虽然在今年半年报中,华策影视也曾披露对A站有一笔5000万人民币的投资,但并未对A站的估值,以及财务数据有过详尽的披露。值得指出的是,在此次A站公示的股东榜单中也并未出现华策的身影。

根据中文在线的投资公告内容,A站在本轮的投后估值达到了18.5亿,这一数字超过了“老冤家”B站在2015年11月时的那轮融资。根据当时媒体披露的信息,由腾讯领投、华人文化、H Capital跟投的D轮融资里,B站的投后估值为17亿元。

不过,此后又有消息曝出,B站在2016年的最新估值已经达到10亿美金左右,不过这一说法并未被证实。

(随着此次融资曝光的A站营收表)

通过中文在线的投资,外界得以看清目前A站的“烧钱”速度。根据公告,A站在2015年净亏损1.13亿元;今年前9个月净亏损达1.46亿元,按照这个比例计算,2016年的亏损可能将达到2亿元左右,亏损增幅近乎2015年的一倍。

按照这样的烧钱速度,中文在线送来的2.5亿现金也差不多只够维持A站一年的运作,而两者之间的业务协作是否能如常所愿仍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A站的一名前高管在接受数娱梦工厂(公众号ID:D-entertainment)采访时指出,A站与中文在线旗下的网文平台几乎不存在战略协同的可能性。因为中文在线的IP基调与A站并不相符,而A站也无力投资中文在线旗下的IP开发。

“对于现阶段的A站而言,这笔融资最大的意义在于,在频繁动乱之后,还能够以一个不错的估值获得一笔金额不小的融资。现在内部动乱已经平息,A站可以因此坐实行业老二的位置。”前述人士说。

(图为A站现有股东)

1、二次元“黑洞”,A站财务数据大扫描

在11月21日当晚,与A站投资一同披露的还有一家上海游戏公司——晨之科。虽然同样都是2.5亿元的现金入股,但晨之科与中文在线签订了一份对赌协议:双方约定2016年度晨之科的净利润应不低于人民币9000万元、2017年度应不低于人民币1.5亿元、2018年度应不低于人民币2.2亿元 。

相比之下,A站糟糕的财务状况让中文在线没有任何对赌的可能性。公告显示,A站在2015年的营业收入仅为363万元,净亏损达1.13亿元;A站今年前9个月营收约为71万元,净亏损达1.46亿元。

除了每年的收入堪忧,亏损巨大,截止到2016年9月30日,A站的负债总额高达1.48亿元,净资产为-1.12亿元。这意味着,从成为A站股东的那一刻起,中文在线这位第二大股东(13.51%)就将背负1513.12万元的债务。

这对于一家应该追求利润的上市公司而言,显然并不是什么好消息,11月22日中文在线股价下跌4.05%,报收于52.56元/股。

纵观此前A站的投资者,并没有出现上市公司的身影(华策暂未进入A站股东名录),奥飞娱乐董事长蔡东青用个人投资替代上市公司投资,也因此避免了对奥飞上市公司不必要的利润消耗;优酷土豆早已完成私有化退市;而软银中国是VC机构。

从投资动机来看,身处出版领域的中文在线一直想走出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将文学与各大泛娱乐板块结合,而这笔二次元领域的投资或许正由此产生。

中文在线认为,本次投资符合强化上市公司“文学+”战略的需要。AcFun为二次元内容社区所涵盖的K12和大学年龄段,与中文在线的用户年龄段高度契合。投资有利于提高中文在线用户的时间的覆盖面、提高用户粘性。

但是A站作为一个视频网站,虽然也有文学区,但是后者始终处于一个并不怎么重要的位置。根据A站打开的页面秩序,“轻小说”处于三级页面,即A站主页——文章目录——漫画/轻小说。可以这么说,在A站目前有限的流量里,并没有多少会流向文学区。中文在线要如何将自身的“文学+”战略和A站进行资源整合,被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2、新一轮轮融资后,A站高层人事还会继续动荡吗?

中文在线的入股,给亏损中的A站送去了新弹药的同时,也埋下了潜在的隐患。

如果对比一下A站和B站的股东构成情况,外界就会发现:A站的投资人中,除了软银中国以外,不论是蔡东青所代表的奥飞、还是以诉讼手段入股的优酷土豆、还是尚未在股东之列的华策影视,亦或是此次刚刚晋升二股东的中文在线,每一个都不是单纯的财务投资者。

相比之下,B站的股东名单里,除了腾讯和掌趣科技有战投意图以外,不论是华人文化、H Capital、还是IDG资本都属于纯粹的财务投资者。

战投股东间的关系协调是如今外界对于A站未来的稳定性产生的又一次担忧,A站究竟要跟着哪位“婆婆”走,谁吃肉谁喝汤谁啃骨头,所有秩序的建立都意味着动荡的可能性。

从历史看,A站几乎每一次投融资背后都伴随着剧烈的人事波动:

2014年年初,斗鱼创始人陈少杰放弃收购近4年的A站,将其转手卖给手游公司晶合思动的创始人杨鑫淼。由于和资方的理念不合,4月27日,时任A站站长的赛门在微博突然发声,宣布离开A站,由辰音奈奈暂代管理。

2014年4月,奥飞娱乐入股A站,再次挥舞起了人员清洗的大棒。当年12月,奥飞空降了一批新的管理层至A站,原先的站内管理员几乎悉数被解职或调任。

2015年8月,合一集团以5000万元领投A站的A轮融资,占股18%。借此契机,A站再度重建管理团队,由此确立了孙旻担任CEO,刘炎焱为总编辑,张侠主管产品技术的第二代管理层。

2016年1月,A站获得软银中国A+轮6000万投资,管理层再度调整。这次,孙旻由CEO升级成为总裁,并任命莫然担任CEO。莫然之后又邀请来半次元的CEO王伟(ptw)担任管理产品技术主管,原先的领导层和中层再一次遭到清洗。

2016年7月,董事长兼CEO莫然辞职,原A站总编辑刘炎焱接任CEO。奥飞娱乐副总裁和首席战略官李斌接任董事长。

那么,此轮中文在线的入股,会给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A站带来新一轮的血雨腥风吗?

不过一个比较乐观的消息是,A站的几位股东之前今年起都相互展开了一些业务上的合作。比如今年8月24日,中文在线和奥飞约定,每年共同打造至少2部IP一体化开发项目;而后中文在线又在8月31日与华策影视约定,在同等条件下享有每年优先选择至少2个SIP进行一体化开发的权利。

也许这会是一个好的开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