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公司正在为“篮民”做一个赛事,让球迷都能上场撒野

2016-11-24 09:39 文化艺术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篮球

如果说工人体育场是北京足球文化的圣地,每个周末国安的比赛能烧沸半个北京城,那么位于城市另一头的五棵松篮球馆和首钢篮球中心则是北京城的篮球文化标志。

2008 年,五棵松体育馆迎来中国男篮进入世界八强的成绩,而2011年前后,北京男篮也在首钢篮球中心4年3夺CBA冠军。以这两个场地为中心,篮球文化溶溶荡荡渗透了整个京西北。

海淀区的万柳优肯篮球馆就位于这里,连续几周的周五下午,这个球场就会沸腾起来,百十号球迷赶来参与一场不一样的赛事。

作为一场业余篮球比赛,主办方全程配备了高清摄像头跟随拍摄,场边标配着美女主播,而在赛场上,也偶尔会有5位飒爽的美女队员从现场随机“临幸”,挑选围观球迷上场打擂。

当然,这还不是重点,全场的焦点、百十号球迷慕名而来的对象,是危坐在球场一隅的四位导师——叶天、赵强、周宇、赖宇航——他们曾是中国街球最鼎盛的球队CL SMOOTH CREW的成员(CL于2015年解散),是姚明、王治郅、易建联光环之外的平民英雄。

这场混杂了球迷、美女、直播、民间球星等多重元素,搅动着荷尔蒙和体能的赛事正是篮民共和的创业项目,名字叫“人民主场”。

篮民共和这家公司,由刘楠、刘晓峰和叶天三个人创建,刘楠担任CEO,徐晓峰是CSO,两人都是二十几年的老球迷,此前曾共同创办过篮球社区APP“球记”,而叶天是中国街球第一人吴悠的鼎力队友。三个创始人熟谙篮球运动的每一个细枝末节。

对于这次启动的创业项目,刘楠并没有打算再趟一遍业余赛事的浑水,而是要做一个所有球迷都能参与的篮球赛事节目。

办一场娱乐和对抗可以兼顾的赛事

“有太多球迷就是我们身边的普通人,没有精力去追求那些职业赛事,他们只是想甩开膀子在球场上撒会野。”

当然,实际的运作当中,“人民主场”不仅是让球员在场上撒会野。它的玩法与《中国好声音》十分相似,有海选,有晋级,有对决和荣耀时刻。刘楠告诉钛媒体,“我们选择的是做更加接地气、更加亲民的娱乐化内容,通过角色和剧情策划,做一档篮球赛事节目,比如会策划导师与球员之间的争论,球员反水,场边八卦等剧情。”

篮球共和通过全经纪约的形式签下了叶天、赵强、周宇、赖宇航四位重量级街球明星,来作为导师主导整个赛事节目,而在决赛阶段,这四名导师将与种子选手组成战队,与选拔出来队员进行比赛。

在“人民主场”的第一个环节,报名的60名球员会进行5V5的分组对抗赛,由四个导师进行点评和选人,24个人获得晋级资格,组成四支战队,每队6人。

最后的决赛环节,就由这个4个战队,加上4名导师与8名种子球员组成的2个战队,进行车轮战,胜出场次最多即可获得周冠军。

刘楠说,他们的种子队员也都是重量级的实力派,要么来自CUBA,要么来自经常打野球的群体,甚至很多都是吴悠以前的队友。普通的球迷不愿意跟比自己水平差得人打,不愿意跟水平高太多的人打,而这些种子球员和退役之年的导师,正是吸引他们参与的最佳对手。

而为了增加赛事的娱乐性,赛事中间环节会有5名球技同样过硬的女球迷组成“人民女神”战队,在现场随机挑选观众,上场“打擂”。

“人民女神”阵容

“人民女神”战队阵容

另外,让刘楠赖以自豪的还有他们的球迷互动功能。他们设计了一个小程序,允许球迷可以在官微界面投票,来决定第二个环节导师之间的单挑配对,也可以在赛事直播界面选择导师号码投票,决定最后环节的导师战队如何分组,以及出战顺序。

这样设置的目的,也是充分考虑到调动普通球迷的参与性,因为在CBA或者NBA的赛事观看当中,球迷只有观看或者膜拜的份,没有途径和权利影响场上赛事的进展,而在“人民主场”的赛事节目设置当中,球迷想看到什么样的对决,都可以通过投票来实现。

普通球迷的“英雄梦想”

北京有着浓厚的篮球底蕴,尤其是对于南来北往的人口吸纳。不同文化和地域的碰撞,更是让业余篮球和街头篮球散发的自由精神具备吸引力。围绕业余篮球的创业也自2014年以后,开始蜂拥出现,像城市传奇、中国街球制霸赛都会在北京的五棵松上演决赛。

但是在刘楠看来,凡是联赛,都必将走向职业化,而CBA和NBL是横亘在它们面前的一道墙。他这样告诉钛媒体记者,

“与所有赛事一样,人员构成最终都会出现金字塔效应,赛季时长也只有2-3个月,看似是业余联赛,但普通球迷却难以参与;难以跨越CBA这道高墙,业务联赛的市场化难以充分,协会和俱乐部,俱乐部和球员之间不能实现捆绑协议,球员流动性大,好的内容和IP也沉淀不下来。”

篮民共和就是想把“人民主场”做成一个有剧情推进,长年播出的篮球娱乐节目,可以让更广泛的球迷参与,在场上表现自己。

他推崇《日落东单》那样的形式,吸引的更多的是普通球迷,兴至而往地在场上来一发,然后节目运营方剪出一条嘻哈风的短片,最终在社交媒体上赢得一票叫好。

但是刘楠又明确表示,“人民主场”并不打算走街球的路子,虽然他的导师和种子球员都有街球背景。他认为中国和美国的文化背景差异还是很明显的。比如,黑人天生就对音乐的律动比较敏感,他们喜欢hip-hop,喜欢滑板;但是这些在中国都已经出现了断层。

美国的个人英雄主义允许街球中出现挑衅文化,而中国人模仿过来就让街球成了混混和不务正业的代名词。篮民共和更看重业余篮球中普通球迷的球品和情怀,据统计,中国篮球人口在2亿左右。篮民共和要调动的正是这些夏日傍晚游荡在城市街头,流派不明,有一腔英雄梦想的广泛球迷。

直播+KOL的生意

“很多球迷可能在生活和工作上都比较平庸,但是他在场上一个关键性过人,一个三分跳投,或者一个抢板,都能迎来关注的目光。”篮民共和联合创始人徐晓峰说。

篮民共和就是要为这些大众的篮球爱好者提供一个向外曝光的窗口,以此实现赛事节目的IP化和球员个人的IP化,从而走一条内容制作和明星经纪并行的道路。

目前,“人民主场”在花椒的直播数据为两场一百多万的观看。除此之外,“人民主场”已经在和一些游戏公司谈直播的广告赞助,也正在向企鹅直播等直播平台拓展,并且与乐视体育等点播平台开始寻求转播合作。当然这里难免会出现一个问号,如果作为一档欣赏性赛事,在CBA和NBL的的收视都不乐观的情况下,这样一档画质和内容都还在完善节目会有多大的版权价值。

而徐晓峰也表示,篮民共和并未全部将宝押在线上,从目前线下报名的情况来看,他们未来也会考虑把“人民主场”的线下部分打造成一个立体的参与体验,来进行收费尝试。“现在是一周一场,都是免费报名参与,未来可能一周两场,我们有明星导师、重量级的种子选手,人民主场的线下部分是具备变现能力的。”

2014年以来,国务院46号文件让体育产业前端的市场化进入明朗期,围绕篮球的创业项目也不断出现,但体育的内涵实际上是文化内涵,市场虽然开放,但是篮球文化的发展似乎仍在寻找焦点,从这个角度来说,如今包括篮民共和在内的创业繁荣更像是对业余篮球的周期性救赎。

路遥说,人们宁愿去关心一个蹩脚电影演员的吃喝拉撒和鸡毛蒜皮,而不愿了解一个普通人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那么,篮民共和们能成功吗?(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李勤)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