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1年敲钟7次,平均收益15倍的德同投资逻辑

李梅 马继伟 2016-11-24 16:27 新三板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采访:李梅

撰稿:李梅 马继伟

2016年,是德同资本成立的第十个年头。一年中,德同资本已经敲钟7次了。

国内工业化打印领域领先企业爱司凯是7家上市公司当中的一家,德同资本向其注资200万美元,按照目前交易股价来计算,这笔投资的回报已经超过1亿美元;最新一家敲钟的步长制药,德同资本投了超过2亿元人民币的资金,公司首日市值已达548.64亿元。对此,德同资本合伙人邵俊谦虚地表示:“现在处于2013至2015年期间将近2年IPO关闸阻塞后的井喷期,这也是德同资本长期耕耘,水到渠成的结果。“ 其他五家今年上市的企业,分别为:建艺集团、科大国创、来伊份、路通视信、和科达。

此外,在依旧“寒冷”的2016年,德同资本也同样“异类”,不仅没有扎紧口袋,反而在今年陆续投出了将近 10亿元,投资项目多达46个。“跟往年相比应该是有所增加的”,邵俊说。为什么不减反增呢?这和德同资本的布局有关,“我们往两头布局”。所谓两头布局指的是德同积极往前端布局早期投资以及往后端布局产业并购,“所以两头加起来的结果是我们投资项目的数量和投资规模都比往年有所增加,而不是减少”。

德同资本2.0

作为一家传统的PE基金,为什么德同资本会向两头布局?这或许可以从德同现有的基金结构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目前,德同资本旗下主要的投资基金有五支,这五支基金可以被归纳为三类:产业并购基金、PE基金以及VC和少量的天使基金。三类基金所占的资金份额比依次是4:4:2。

由此,德同资本已经初步形成了由天使基金、VC投资基金、PE基金、并购基金所构成的全投资链条,覆盖一个项目从初生到成熟的绝大部分时期。邵俊表示,德同自己孵化的优质天使项目完全可以被德同体系内的VC与PE基金接棒,而不受资本市场风向变化的影响,天使基金锁定的项目为VC和PE基金提供有效的项目来源。

产业并购基金针对偏晚期项目,由德同资本与各个产业链上的龙头上市公司一起组建。“A股公司不仅是国内大资金的来源通道,也是我们未来退出的备选窗口”。为了使双方的合作更加顺畅、不至于中途扯皮,据邵俊介绍,德同资本往往选择以下两类上市公司展开合作:一类是大型国有企业的上市公司,比如上海城投,益民集团;另一类是德同资本曾经投资过的上市公司,比如博腾制药、中文在线等。“跟上市公司合作,了解和信任是非常重要的。合作顺不顺利,我觉得其中很大一个原因就在于信任以及诚信。”

取舍相隔是分寸的把握 形势使然

在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市场环境已然发生了变化。企业的生存模式也变得不同。企业不能再一味地热衷于“比规模、比扩张速度”,一味地做增量经济,而应专注存量经济,要做得比对手好,比对手精细”。

要想活下来,公司的组织架构不能再像以前那般封闭死板。转型意味着公司要进入到一些新的领域。这不是通过简单地去买一些新经济公司便可完成。企业必须从组织架构出发,构建一个开放式结构,以吸引新的人才、包容新的技术和商业模式。“如果你还是固步自封,完全依赖经验和老团队的话,那你的转型升级何从谈起。”

为了做大做强企业去做横向的整合兼并,扩大规模和市场占有率等这样的打法在新的经济形势下或许也应该转变。相应地,纵向整合应被企业重新重视。基于产业链上下游的收购兼并,从而使得自身抵抗风险的能力更强,并在日益压缩的盈利空间中,能够通过上下游的合并整合来提升效率,挤出新的盈利空间。

传统行业的变化以及企业的转型孕育出新的投资机遇,在邵俊看来,通过技术、模式的创新来提升运营效率的制造业和服务业,通过移动互联网平台传播优质内容和基于信任基础的社交电商,以及具备高增长潜质的医疗和教育这些领域未来在中国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例如为药厂提供新药开发和生产服务的博腾制药以及深耕陕西,放眼全国的K12教育公司龙门教育,德同投资过的这两家企业均是处于行业领先前沿的优质标的。

在早期项目方面,对于时下一些热点的项目,比如文娱、VR等,邵俊认为虽然目前大的经济环境严峻而又富有挑战,但大众的娱乐精神不死,大家想找一些刺激,给自己的生活增添一些乐趣。随着科技的进步、网速的提高,VR这种新型科技会使娱乐的表现形式更加丰富多彩。他会继续看好一些头部内容以及由科技和娱乐结合衍生出的细分领域。如何利用社交场景进行商业变现也是其看好的方面,比如接下来德同会就微信公众号商业变现的红利进行有针对性的布局。

我们重视赛道的重要,顺势而为可事半功倍,但我们更看好经验丰富、审时度势的赛车手,正确的赛道也有可能满仓踏空,而正确的赛车手会调整转移正确的赛道。”邵俊说。

“IPO和并购,并驾齐驱”

IPO以及上市公司并购是退出路径当中主要的两种。由于政策、证监会等把关严格,IPO这一退出通道比较拥堵,无法承担主流退出渠道的重任。这也是德同资本为什么和上市公司合作产业并购基金的原因,“这可以使我们的并购退出渠道更加通畅以及系统化”。“IPO和并购齐头并进”,邵俊较为认可的退出比例是3:7甚至是2:8。

7家IPO公司大多数是由德同资本2010年成立的那一期人民币基金投出的。据邵俊介绍,该期人民币基金投资期3年,2013年进入退出期。正当退出之时,基金却赶上18个月的IPO关闸期,但好在所投项目经得住考验,没有因此出现业绩下滑等情况,终于拨云见日,去年四家已上市的被投企业博腾股份,中文在线,双杰电气,厚普股份目前已通过大宗交易实现现金退出,平均回报超过15倍,在此基础上2016年再拿下7个IPO。

面临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邵俊认为未来西部可能才是表现最好的区域。“西部是资本市场的洼地,相对来讲,它的产业基础比较有特色,又没有发展成像沿海城市那样的白热化竞争。我们在那边布局的回报就相当地高”。据悉,博腾制药便是一家重庆的企业;2015年上市的厚普股份也来自成都。目前,德同资本还在西部继续加快投资步伐。

随着二期人民币基金投资接近尾声,德同资本将很快启动第三期20亿人民币基金的募集。“这次我们三期募集的话可能更加集中资源,来打造一个德同核心基金。我们想集五大行业组以及十个地方团队之力,来打造一个核心基金。这个核心基金将聚焦于消费升级及移动互联网、医疗健康和智能制造这三大领域。”

德同的十年 市场的十年

经过多年发展,股权融资行业显现出新的气象。比如外资机构的本土化,随着中概股在海外退出的不畅以及已上市公司纷纷私有化以及去红筹,这些新近的变化都倒逼外资PE机构进行本土化的变革,比如成立人民币基金等。

这两年,行业的马太效应愈发凸显,“排位前20%的私募机构创造的价值将超过后面80%的机构”。而且团队的交替与裂变也是行业新近较为“热闹”的现象。“我们见到大量的年轻团队开始自立门户。尤其在新经济的浪潮下,他们不满足于大型机构由于规模产生的效率滞后,想要做得更快,更接近市场。”

成立于2006年的德同资本,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可以算得上一家“老企业”。新形势无疑会给邵俊及其团队带来新的挑战。但对于1996年入行,如今管理着等值人民币逾百亿基金的邵俊而言,无惧行业潮起潮落,以助力中国企业成为世界级公司的初心,大步前行。

(来源:投资界  李梅 马继伟)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属于原作者,不代表清科私募通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