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收购小猪仍未开封 双方此前已有接触

2016-11-25 08:48 O2O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我们现在的态度仍是不予回应。”陈驰的语气有些疲惫,斩钉截铁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句过去两天重复了多次的回答。11月24日下午,小猪短租CEO陈驰在就传闻Airbnb试图收购小猪一事,给予了简单答复。

当天,小猪位于知春路的公司平静如常。但在大洋彼岸的消息称:住宿分享市场鼻祖Airbnb收购小猪,让这家公司卷进了一场交易漩涡,目前这场漩涡还未表露出停止的迹象。

“陈驰下午不在公司”,一位小猪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记者途经小猪高层开会的会议室,空空如也,而在贴墙角落里的陈驰工位上,也未能见到他本人的身影。

记者撞见了小猪副总裁潘采夫,他同样拒绝直接回答小猪是否正在和Airbnb洽谈收购事宜,他也并未直接否认这一消息。和小猪一样,Airbnb官方目前对此事的态度仍是“不予置评”。但记者通过Airbnb中国确认,涉及收购等交易事宜,由Airbnb美国总部在全权负责。

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不予置评的态度略显暧昧。此事已经吸引了诸多业内目光,一位住宿分享市场企业中层告诉记者,从公开信息来看,小猪和Airbnb正在进行交易谈判是高概率事件,但其目前还未获知交易完成的消息,因此接下来的事态发展存在多种可能性。

“师徒”相会中国市场

“对小猪来说,接下来的挑战是时间和运营能力,而Airbnb的挑战来自模式本身。”10月中旬,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采访了小猪CEO陈驰。长达一个多小时的采访时间中,陈驰延续了他此前的观点:Airbnb不具备进行中国本土化的意愿和能力。

小猪已经准备好了和Airbnb战斗的武器。简单来说,国内住宿服务链条特别长,而陈驰希望以此来构建小猪的护城河。例如,目前小猪着手面向房东提供保洁服务,以此来在服务体验上形成和Airbnb的差异化。

在陈驰眼中,小猪是将中国住宿分享市场“拱上冰面”的公司之一,现在Airbnb也来了——但面对潜力巨大的中国市场,Airbnb有些不知该如何下手。小猪自称是Airbnb的学徒:直接对标一家硅谷企业的模式,也方便用户理解它所做的事情。但在实际运营过程中,小猪采取了很多本土互联网公司的做法。

例如地推。其中涉及到的环节繁多且复杂,例如上门帮助房东安装智能门锁、帮助房东拍摄以及上传照片等,小猪为此花费了四年的时间,方才积累10万房源。“这在挑战Airbnb的本土化运营能力,但Airbnb缺乏动力去这么做:即便在国外市场,Airbnb也不会选择这么做。”

但Airbnb的品牌形象令陈驰艳羡。“Airbnb是互联网公司中难得做成的一个超级品牌,中国互联网公司难以模仿。” 陈驰说,小猪更多在将短租理解为一个服务的生意。

与此同时,刚拿到逾5亿美元融资的Airbnb也是全球住宿分享市场中最有钱的玩家。Airbnb在海外诸多市场基本等同于“住宿分享”概念,Airbnb也吸引了大量出境游的中国用户,但在中国本土市场,住宿分享从房源到用户观念,均仍未充分准备好。

尽管如此,到目前为止,国内住宿分享市场玩家的短兵相接并未到来,在起步几年后,这一市场仍未嗅到当初滴滴们互相撕咬的炙热空气。

“Airbnb未来会和小猪争夺房源么?”面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提问,陈驰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完全是有可能的,尤其是头部的房源。”

小猪的野心和

Airbnb本土化之惑

分享住宿未来的形态是什么?陈驰带领的小猪一直“盯着”Airbnb。小猪仍是Airbnb在中国纯粹的学徒。

在完成上一轮5.55亿美元的融资后,Airbnb提出发力社区服务。陈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社区服务的概念很大,Airbnb可能已经想明白了,但怎么从单点切入?我们也在看Airbnb怎么做。”

今年10月份,Airbnb举办了一场行业活动,陈驰说他也会去。“我们和Airbnb方面前后聊了两次。”陈驰在当时采访中告诉记者,双方沟通的话题包括房东职业化问题等,但陈驰并未透露双方是否在当时已经沟通过资本合作的可能性。

目前Airbnb在中国仍旧定位出境游市场。此前Airbnb也在中国首次尝试了校园招聘,并和多个地方政府等机构达成合作关系。但在产品直接运营上,Airbnb似乎仍未针对性在中国市场推出举措。尤其在途家先后收购蚂蚁短租,又并入携程、去哪儿的民宿业务之后,Airbnb过去一年在中国给人留下了举棋不定的印象。

Airbnb的举棋不定,有其背景原因:入华的美国科技公司很多,但最终能在这个市场取得成功可供借鉴的案例太少了。从以往美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经验来看,美国总部往往是扮演更为强势一方的角色。

“能否成功最终需要看收购者到底是什么心态。”世界邦旅行网CEO张平合告诉记者,其个人好奇Airbnb是否会收购小猪的所有股份。合理的股权架构设计应该是给创始团队保留30%左右的股份,以确保中国团队有足够的话语权和动力,张平合认为,假设双方达成资本合作,在境内外两个出游市场,有望互相向对方提供流量支持。

在陈驰眼中,分享住宿的崛起是以经济型酒店的衰败作为背景,其认为大的趋势则是,非标准住宿取代标准住宿。这是一种颇为激进的想法,陈驰最大的野心是,小猪来做到Airbnb和酒店业都无法做到的事情:和酒店业相比效率更高,同时改进Airbnb模式下的低效部分。

但从规模上来看,整个分享住宿改造传统酒店业的大潮还远未来临。

公允来说,这两家公司一定能找到各自需求的契合点:例如小猪的本土化运营能力,Airbnb的品牌和巨大流量,以及资金实力。但核心问题在于,如何设计一套合理的利益机制,来确保两者可以通向同一个目的地。以及,陈驰和创始团队会把控股权交出去么?恐怕这也是陈驰正在焦虑的事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