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技术男创业,他让“技术”不再成为互联网创业的门槛

联创工场 2016-11-25 17:04 新三板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优客工场

 

一个不懂技术的人,想在互联网行业创业,在知乎上大抵上会经历以下心路历程:

 

“我有一个绝妙的创意,只差一个写代码的了!”

<( ̄︶ ̄)>

“如何找一个靠谱的技术合伙人?”

o(︶︿︶)o

“为什么找技术合伙人这么难?”

(。`Д´。)

 

经历了许多嘲笑,看过了几多谢邀,你才明白,最靠谱的做法是还是先找一个外包,把早期demo做出来。而外包市场鱼龙混杂,报价虚高、产品不过关、随时跑路不见......你不敢拿着身家性命孤注一掷。

 

近日,优客工场采访了纯技术出身的联创工场CEO刘猷韬,他那99%技术出身的团队,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

 

互联网创业不是你想创,想创就能创

 

假设你是一个创业团队,或者做传统行业的互联网转型,你有两个选择:

 

第一,找一个靠谱的CTO,太难了。除了自身条件过硬,还要有能力组建靠谱团队、交付产品。要说服技术大牛放弃已有的稳定高薪工作,对创始人的魅力和能力要求极高,还要考虑技术合伙人理解你的思路后,另起炉灶的尴尬结局。对创业公司来说,可能1年就过去了,加上产品的试错还要3-6个月,时间成本极为高。

 

另外,就是直接找外包。如果大厂商来做中小团队的项目,肯定是不会赚钱的,但他们还是会接,对他们来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但如果突然来了一个千万级别的项目,你的项目优先级就降到最低了。

 

对于中小型外包公司来说,多个项目并行实施的能力很差,这就增加了他们赚一票就跑路的可能性。对于创业团队来说,把产品做出来关系到身家性命,除了投资人的钱,还有自己家底的全部投入,一旦发生外包公司跑路,就会非常惨。

 

联创工场1.jpg

刘猷韬,联创工场创始人、技术男、连续创业者

 

“我是纯技术出身,北航研究生毕业后,在中国电子科技集团下面的一个事业单位,呆了3年,把国内的各种IT系统都摸了一遍。然后去了全球最大的做商业智能、统计分析公司SAS,后来到Google一家合资公司待了2年。之后就一直在创业了。”

 

“去年创业浪潮来临了,好多创业公司找到我说,来我们公司做CTO吧,当面临很多选择的时候,就想着能不能都选,那就得成立一个公司了。有了公司后,骨子里还比较有情怀吧,特别不想做一个大家觉得比较low的事情。所以开始就拿股权(技术VC模式),成了你的股东,地位也不一样,就有发言权了。这个过程中,又发现了技术外包行业存在很多问题,作为一帮搞互联网的人,就开始思考,能不能解决这个行业的问题。”

 

联创工场2.jpg

 

面对有资金压力的创业团队,联创工场会通过占股的方式出让一部分的利润,帮助想法成熟的创业团队更快、更靠谱的做出第一版产品。

 

联创还会输送一整套的技术体系和技术架构,这可能是创业公司要花很长的时间去摸索的。以及帮他们面试和组建自己的技术团队,对于不懂技术的创始人,解决了大麻烦。招过来的人会和联创的项目团队一起协同,2、3个月后自己的团队就组建起来了。

 

“很多时候我们拿到创业项目的股权,也会分很大一部分给参与这个项目的技术人员,有一个项目估值可能会到100亿,光这一个项目,我们公司可能会出几个千万富翁。所以,我现在都去抱那个项目负责人大腿,求他分我一点儿。”刘猷韬笑道。

 

除了创业项目,联创工场也会接一些中大型的项目,中国电信、天弘基金、雀巢也是他们的客户。不过体量主要控制在200万以内,客户人群没有硬性要求,这一点让他们保持了很好的现金流。

 

平台化、规模化是当务之急

 

现在技术VC、技术孵化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了,不只联创工场,还有很多类似的技术团队也在做。但是在做创业项目与大项目的过程中,刘猷韬发现,联创工场的想象力可以有很多,比如切入到招聘、培训等等,甚至是整个技术外包行业。

 

“举个例子,前一段时间很火的直播,要做一套优秀的直播体系,没有200万是搞不定的。但是有一个股权合作的项目,我们花40万帮他搞定。我们自己还会帮他攒一些项目,比如我们参与一个智能眼镜项目,就可以攒一个眼镜直播的项目,同时我们也找到了另外一家股权合作项目,他可以帮助做销售。当体量更大的时候,可能性就会更高。成本也会很低、时间很快,因为所有都是成熟的东西。”

 

要实现那些设想,包括解决技术外包行业的种种问题,当务之急,要让联创工场平台化、规模化。否则依靠我们自己的能力,做5个项目已经很了不起了。”

 

目前联创工场在搭建一个线上技术服务平台,把很多优秀的中小型技术团队、技术牛人吸引过来,他们各自擅长不同专业领域,负责具体的实施开发。联创工场扮演项目统筹、咨询、品牌背书和建立信任的角色。户只需提交需求给联创工场,剩下的全部交给联创,即便他们的某一家技术合作团队跑路,也丝毫不会影响项目进展与按时交付。

 

联创工场3.jpg

 

目前刘猷韬的公司有100多人,直接在项目上的不超过50人,但他们平台上已经有1000人了,目前还没有做过任何推广,客户和平台都是自然流量。

 

在选择技术合作伙伴时,刘猷韬更偏向于二三线城市的中小团队,当然也有来自一线城市甚至来自硅谷的特别优秀的团队。他认为,一线的城市的团队成本非常高,而且他们自身的生存状况非常恶劣,稳定交付能力也不太有保证。

 

技术生态做起来后,有各种各样的玩法,比如做招聘、培训、投资......尽管能看到很多未来可以做的事情,但刘猷韬一直在告诉自己,不急,先压一点。他说,创业本身特别立体,先认清自己,也知道有些和他们做类似的事情,就是没忍住,结果会很惨。

 

“如果什么都搞,可能什么都做不好。”

 

目前,联创已经形成了一整套线上的需求评估体系,每一个工期要做什么东西,需要多久,价格是多少,都会非常清晰。这个过程中,客户的需求可能会变更或者有新的需求,也可以很清晰的做单独核算,包括项目管控,都是线上可视化的。

 

为此,我特地去联创工场的官网(www.uworks.cc)提交了一个智能眼镜的项目需求(本人也属于心怀伟大梦想、对技术一窍不通的那类,咳咳),选择项目类型、哪些平台、需要哪些功能,就可以得出大致的产品功能点和推荐运营人数,还能在线邀请报价。

 

对于一个只有idea人来说,我清楚的认识到,要做一个项目,哪怕是一个APP,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就这一点来说,对于头脑一热想创业的人来说,也非常有帮助了。

 

刘猷韬说,未来这个线上系统会更加完善,可能你把需求选完,一个雏形的demo就直接生成了。

 

联创工场4.jpg 

 

联创工场去年4月份成立,6月份拿到峰谷资本的千万人民币PreA轮投资。说起刘猷韬的团队,用他的话讲就是“团队非常牛,很有信心“,除了技术团队都是来自Google、亚马逊、百度、搜狐、创新工场等国内外顶尖互联网公司,其他成员也有很高的资历和背景。

 

联创工场5.jpg 

 

和刘猷韬聊完,我想到了Y Combinator,很多人知道他们是一家孵化器,却不知道YC是一家技术驱动的孵化器,硅谷大部分孵化器的技术背景都很强,这和中国的孵化业不太一样。YC创始人格雷厄姆把培养年轻极客,扶植创业公司当成自己的使命。他的创业公式就是:搭建原型、上线运营(别管bug)、收集反馈、调整产品、成长壮大。

 

那么由技术男驱动的联创工场,除了改变技术外包行业,或许还有机会成为一家真正由极客驱动的中国式Y Combinato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