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开复:创新工场三年前就停止投移动互联的应用了

周瑞智 2016-11-28 08:43 文化艺术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11月27日,在由亚杰商会主办、以“创变与成长”为主题的“亚洲杰出企业家峰会暨亚杰商会12周年年度盛会”上,创新工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发表了《我们能从伟大的硅谷公司学到什么?》的主题演讲。创客猫受邀作为特约合作媒体对大会现场进行独家图文直播及报道。

李开复:创新工场三年前就停止投移动互联的应用了

创新工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

中国的创业和硅谷差什么?现场李开复谈起自己年初带创业者去美国硅谷学习的经历,经总结发现,要打造一个百亿美元以上的独角兽公司,CEO都应该有三个特质,CEO要负责引领公司的文化和战略;要找最符合公司战略的人;CEO要足够强大,并且要让公司变得最强大。

以Airbnb举例,他认为,Airbnb这个公司的成功正是因为其有非常强烈的文化和归属感。但其实每个公司有每个公司的文化特色,比如苹果就像一个封闭的飞碟,生怕人家去偷他的机密。苹果讨厌的地方是这个,但是他伟大的地方也是这个。因此他认为重点是“公司的文化和使命必须要有,但不要不真实”。

关于人才方面的建议,李开复表示,第一,CEO要花很多时间在招揽人才上;第二,对于顶尖的员工不要吝啬股份,当公司大一点的时候,顶尖的人不能离开公司;第三,对于聪明人正确的管理方式是,你希望怎么被管理的就怎么管理他们,让每个员工能足够被信赖。“招顶尖的人才一直是我个人的信仰,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也是硅谷中伟大的公司成功的重要秘诀。”

而谈到百亿美元公司的CEO都有什么特点时,他借用了Facebook投资人Yuri话,“这些创业者都是不正常的,没有一个是四平八稳的,如果你看到一个顶尖的职业经理人什么都好,就不会成为百亿美元公司的创业者。这些创业者什么都不怕,有独特的想法和建议,标准的职业经理人绝对不会是百亿公司的老总” 。

此外,对于目前看好的几个趋势,李开复表示还是在人工智能、教育、医疗、金融、文化和娱乐领域。在人工智能方面,他比较看好闭环大数据领域的金融和医疗,第二是无人驾驶。另外在他看来,文化娱乐的风口其实还没有过去,九零后、零零后才是未来真正的文化娱乐的主导者。

李开复:创新工场三年前就停止投移动互联的应用了

李开复:

谢谢大家,很高兴又回到AMAA的舞台上,首先我说一下李教授刚才说得很对。我的过去几个工作都是要感谢中国优质的工程师们,在微软时代,当时我们记得最喜欢的是清华和科大的学生。Googel最喜欢的应该是北大和浙大的学生。创新工场所有学校的学生都会有,只要是创业。而且我认为工程师的创业是我们特别喜欢的,并且现在时代也来临了。因为移动互联网的风口已经过去,下一个阶段伟大的创业公司越来越需要能够有核心的技术优势。我们最近研究了一下,人工智能这个领域,世界上的论文43%是中国人写的,我想在任何其他的领域从来没有看到这么高的数字,很多程度也要感谢国内工程的各种学院,计算机学院和统计、数学,自动化等等,都非常的优秀。所以我们深深认为这个领域也会成为非常好的创业领域。

我想在座AMAA的所有的学员都非常优秀,所以今天谈国内创业的趋势我觉得不是最合适的内容。因为国内我们看到了很多伟大的公司,但是真的有没有像Googel、特斯拉、苹果这样的公司呢?好像我们还没有足够的信心。中国的创业和硅谷差什么?这是今天我想谈的题目。也为了追求这个答案,我在今年年初带了我们的创业者去美国硅谷,差不多八天时间,在那边看了很多、学了很多。

今天讲的内容与其说是我的演讲,其实不是的,是我们硅谷行回来之后我们的创业者,每个人写了一个2000字的感言,我们从里面提炼出的内容,这才是今天我演讲的内容,所以不是我的总结,是我们创业者的总结。创新工场的创业者和在座各位,很多机会、潜力都是很类似的。而且我也很感谢亚杰培养了18位创新工场的CEO,今天跟大家分享的就是这样的一个题目。

在硅谷的时候,我们每天都有非常满的行程,都是从早上8点排到晚上。这是我们在美国见到的一些顶尖的科学家、创业者、CEO,有来自各个公司最顶尖的人才,也是我在硅谷工作了多年,很多老朋友和他们的朋友帮我们介绍的。

我们到底学到了什么呢?总结的话应该是说我们的创业者打开了他们的眼界,过去可能在国内做个独角兽,10亿美元的公司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但去了以后我们看到了很多百亿甚至千亿美元的公司,这些公司除了我们平常做的执行、竞争、产品、迭代、技术、品牌、推广、变现,还有什么?今天我想谈的就是这几点。

有一位和我们交流的演讲者,是Googel的资深副总裁Jonathan Rosenberg,他是我认为的口才最好的人之一。他说作为一个伟大公司的CEO应该有几个特质, CEO要负责引领公司的文化和战略;要找最符合公司战略的人;要让公司变得最强大。这三句话就得到了验证。

Airbnb最大的成功是其强烈的文化和归属感

所以我今天想讲的第一点是有关文化,最大的震撼就是Airbnb这个公司。很多创业者说这个公司没有伟大的技术为什么要去呢,但是我们去了以后才感受到Airbnb的公司确实不是靠技术取胜的,他的成功是他有一个非常强烈的文化和归属感。我们去的时候就感觉到,因为在很多公司就把我们丢到一个会议室,我们40个人坐在会议室,听他们老大讲几句,然后有人接待,就这么简单。但是Airbnb他们派了6个人接待我们,两个人是公司的创始人,另外四个人每个人负责带着我们中的10个人给我们讲解,他们公司的文化就是要做一个好的主人,所以他们公司要求每个员工都随时准备做好主人的表现。这样的一个体贴的感觉,实际上就像我们住Airbnb的房间,让我们感觉到有归属感。他们在公司陈列了真实的空间的场景。在这里我们觉得真正这样的共享经济充满了情怀,每一个员工都爱着他的房客和用户,而每一个产品经理都非常重视整个体验,还有每一个房东都要能够展现出自己的房子有什么特色和不一样的地方,还有就是怎么样能够让每一个房东都做好这个职业。

为什么别人打不过他们呢?就是因为他们非常精心地营造了整个公司和他们的房东、他们的网站。让每个房东认为自己出租的每一间出租的房子并不仅仅是为了赚钱而出租,而是要充满他的特色和情怀。间接的每一个去住的人也都感觉到每一个主人的情怀。所以这样的一个公司文化,让每个人就非常的重视,包括那些帮我们带路的每一个向导,都是公司的员工,也发挥了这样的情怀。

Airbnb的特色并不见得是每个公司的特色。我们也去了苹果,苹果的感觉截然不同。我们去Airbnb是6个人欢迎着我们进去,我们去苹果欢迎我们的一个警卫。因为苹果就像一个封闭的飞碟,生怕人家去偷他的机密。苹果讨厌的地方是这个,但是他伟大的地方也是这个,为什么每次苹果发布会,出来的时候都会让我们震惊,就是因为他神秘感,他让我们感到神秘。

我们去了特斯拉,导游就像是一个大力士,充满激情,告诉我们特斯拉多伟大,从东岸到西岸,每一个员工都充满了激情。

在硅谷我有一个总结,每一个公司的文化其实都不一样,我们常常谈到硅谷文化认为就是创新、独特等等。其实每个硅谷的公司文化都不一样,但是重点是你必须要有一个文化,而且这个文化是公司每个人必须深深地相信的。比如说使命,就是公司文化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们可以看到有很多伟大公司的文化,比如说索尼的使命就是让世界看到日本的产品是优质的,颠覆了用户当时对日本产品的不认可。

为什么要有使命和战略呢?其实很多公司虽然有看起来很冠冕堂皇的关于企业文化的说词,比如说“诚信、爱你的公司”等等,或者是“以人为本”。但其实我们很多员工都感觉到这些公司的口号并不真实,所以公司的文化和使命是要有,但不要不真实,因为员工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他们看得清楚你讲的套话并不是非常地真实。所以我们看到的这些公司,Airbnb、苹果、特斯拉,他们有非常强大的文化和使命感,并且他们每天活出了这样的使命感。比如说有一个美国的公司,他的文化叫做用我们的知识创造勤奋,接受顶尖伙伴,提升用户满意度,最大化价值,我们可以看到这种听起来冠冕堂皇,但实际上没有内涵的文化,是没有任何的意义。我们的公司一定要有很好的使命和文化、价值观,而且要非常独特,且适合你的,你自己心里应该会很清楚。如果不确定性的话,宁可不要对外说你的公司的使命和价值观,也不要编造一个不真实的。

CEO应该花很多很多时间来找最顶尖的人

第二个就是当你有很好的文化和公司的时候,怎么样把最顶尖的人招进来。这是我在1998年的文章里写的,在工业时代一个顶尖的工人跟普通的工人可能差别也就50%,但是在信息时代,在创业创新领域,一个顶尖的人才的价值是非常巨大的,所以我们作为一个CEO,应该花很多很多时间来找最顶尖的人。我们在硅谷也深深感受到了这些顶尖人他们的特点。

比如Marc Andreessen,他做了第一个浏览器,后来他在没有云计算的时候,他做了云计算。他还做了第三件牛的事情,他开创了现在硅谷最火的VC公司。但是这样的一个人,如果能挖到你的公司去,你是给他0.1%的股份,还是给他30%的股份呢?我们可能要好好想想人才有多么的重要。

再比如Avie,这个案例我们可能在坐有些朋友看过《乔布斯》的电影,你们必须赶快去看这个电影,不是第一部,而是第二部得到金像奖提名的乔布斯电影。如果在座的自认为是极客或者果粉们,如果没有看过这个电影,就不能称自己是果粉。在里面,乔布斯说过一句话,这句话是当他被苹果赶出去之后,他说“等Avie写好了操作系统,苹果就必须把我买回去了。”这句话表示什么呢?Avie这个人有多牛,乔布斯这个人很牛,但是他能写操作系统吗?他不能。但是Avie可以。之后Avie是乔布斯旗下两个最重要的人物,基本苹果的崛起,今天你们用的苹果电脑,里面的软件是Avie一个人带着团队重组、重写的,他对苹果的价值是多少呢?给他5%的股份多吗?给他20%合理吗?

再讲到下一个例子,杰夫迪恩,他人非常好,但是他到了Google以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之前两个人写的代码全部扔掉,因为那两个人是斯坦福的博士生,不会太写代码。如果当Google达到上亿用户的时候,就会宕机。所以我们要很感谢杰夫迪恩写的代码,现在用Google不宕机主要是他的功劳。但是如果你用任何云的引擎,我们会发现背后有一套技术Hadoop,Hadoop基本是山寨的,Hadoop是一批开源软件的人里面山寨Google的几大发明,包括了MapReduce等等,还有后来推广的,这些东西都是他发明的,就是杰夫迪恩。所以,这样一个人占Google20%的股份会不合适吗?肯定不会。所以如果我们能找到这样的顶尖人才,我们一定要给出巨大的奖励,用最伟大的文化,给他放权,最高的经济利益,让这种牛人能够加入。

假如你今天的公司能有这么一批人才,会不会成就伟大的事业?你还会坚持你一定要拥有90%的股份吗,还是会给出1%、5%、10%的股份给这些奇才加入公司。你有80%的股份,公司只值两块钱没有太大意义。因为作为CEO往往想到人才就希望拉他们进来,但是真的给股份的那一天又不够慷慨。当你看到这样的人才的时候,希望你记得我今天的分享。

除了顶尖的工程师之外还有公司的文化,在座的创业者如果你的公司不到100人,你现在招的每个人,可能都会定义你公司的文化,而且是改变公司未来的人。因为你的第101位员工,他们是看着前100人理解你公司的文化的。前100个人对你未来公司的发展是特别核心和重要的,当年其实我一直是秉着这样的信仰不断的招最优秀的人,能够跟我一起工作。当他们都那么优秀的时候,我就直接轻松了很多,可以期望公司做得很好,所以不管是我在微软时候的团队还是我在Googel时候的团队,可以看到每个都是相当成功的,招顶尖的人才,这也一直是我个人的信仰。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也是硅谷中伟大的公司成功重要的秘诀。

总结一下在人才方面有几个建议,第一个就是CEO应该花非常多的时间在招揽人才上。如果你没有花这么多的时间就招不到那么好的人。第二,公司少的时候你可以任用你的文化,所以对顶尖的员工不要吝啬你的股份。对于不符合文化的员工不可以要。公司大一点的时候,CEO要非常清楚,顶尖的人不能离开你的公司。我在Googel的时候,Facebook在疯狂的挖Googel的人,但是核心的人挖走的不多。为什么呢?因为Googel内部有非常简单的对经理的要求,当被Facebook挖的时候,Facebook出多少钱,他们就给多少钱,绝不能因为钱的理由丧失一个顶尖员工。当然这会为公司带来很大的挑战,就是内部的不公平,因为当时Facebook还没上市,开出比Googel多5倍、7倍的条件,这些人Googel就把他们留下了,这是很少上市公司能做的事情,也就是为什么Googel这么伟大。最后对聪明的人,你希望怎么被管理,就应该怎么管理他们,让每个人足够被信赖,每个人都应该是某一个领域的CEO,如果有这样的心态的话,员工就会有荣誉感,你的公司就可以运营的更好。

百亿美元公司的创业者没有一个是正常的

今天谈三点,第一个是公司的文化和使命,第二是对顶尖人才的招揽。第三个是创业者到底还有什么别的特色。

我们到Yuri家吃了晚饭,我们40位创业者去的,我们看到了他的豪宅,他美丽的老婆,还有他很多的保镖。我问了他一个简单的问题,我问Yuri你投了这么多百亿美元的公司,包括Facebook,包括中国的阿里、京东,这些CEO里面到底有什么特点?他的回答是这些创业者都是不正常的,没有一个是四平八稳的,如果你看到一个顶尖的职业经理人口才,什么都好,就不会成为百亿美元公司的创业者,这些人什么都不怕,有独特的想法和建议。标准的职业经理人绝对不是百亿公司的老总,这是他的总结。

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他谈到了几个例子,比如说Facebook的扎克伯格,他不怕任何挑战和困难,我们都知道他每年会定一个给自己重大的目标。有一年他就说我今年只吃我杀的动物,否则我就吃素,这是很奇怪的,绝对不是正常的人会给自己定的目标。还有一年他说我要开始把中文学好,然后我们也看到了他一次一次在清华用中文发表演讲,我们看到了他的办公室甚至放了习大大的书,他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就是希望Facebook能来中国。可能我们今天大部分人还是不看好Facebook在中国能成功,但是当一个伟大的创业者非常偏执、强大、自信的时候,哪怕要学好中文也得把Facebook做好,这个力量是很强大的。我们可以发现Facebook在全世界每一个链接,在中国还有很大进步的空间。但是他丝毫不怕这一点。

我们到Googel看到的时候,他们做Alphabet的市场,要用Googel大脑去覆盖26个其他的公司,这就是Alphabet,用在围棋上就是AlphaGo。这是一个特别野心的计划。你认为Googel已经这么厉害了,作为一个搜索广告公司赚这么多钱,已经是世界第二大市值的公司,但是他不满意自己的成功,还希望再做25个其他的跟现在的Googel一样成功的公司。

我们也去见了Rubin,他做了Playground公司,但他还不满意,他之前做了Android操作系统,他现在做的是软件加硬件的,Android是软件的操作系统。从软件做到软件+硬件的,他给自己的挑战多大。所以Android之后,再做的不是一个更好的Android,而是一个让人想不到的东西。

另外我们访问了一些顶尖的学者,谈到AlphaGo,他们也说AlphaGo不是简单的游戏, AlphaGo是一个伟大的工程项目,把很多前人思想汇集在一起,做出很快的算法,但是在斯坦福的人说,AlphaGo只是让汽车跑得更快,我们要做一个羚羊,我们要做一个人出来,我们的责任更大。这虽然是在学术界,也是一种对未来的期望,和一个对做伟大事情的追寻。

最后是All-in的心态,Yuri了一个特别精彩的故事,这是他人生做的最艰难的一个决定。当年他在Mail.ru(俄罗斯网站Alexa排行第一的网站)好不容易拿到了两亿美金,他告诉VC我们要去投资新的技术,做新的领域,不只做电子邮件,还要成为俄罗斯最大的互联网公司,并且霸占很多很多领域,他的投资人就相信他的。他拿着两亿美元非常巧妙的,也是幸运的让他认识了Facebook的马克,他觉得自己的计划跟人家相比太弱了,他觉得Mark是非常伟大的CEO,于是把融的两亿美金全部投得了Facebook。他当年做了非常让人跌破眼镜的事情,一个创业公司怎么可以把融的钱全部投给Facebook呢?但是他说服了VC,他说如果我们投了Facebook,我们整个俄罗斯的全球连接保证有所改变,后来他有25倍的回报,他成为了全球追捧的神话。当时他是什么心态呢?是All- in的心态,就是我们打德扑的时候的心态,我们的偏执创业者有没有这样的魄力呢?

所以今天的总结,打造一个百亿的独角兽,我们在硅谷看到了三个现象,这是我们创业者的结论。第一个就是要有明确的使命和文化,第二是要有非常有才华的团队,不要吝啬任何的条件吸引他们进来,最后你要做一个强大的创始人,要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选择,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情。这样的话让自己更强大,才能够让公司走得更远,谢谢大家。

李开复:创新工场三年前就停止投移动互联的应用了

以下是现场提问环节:

提问:很多人在说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进入了下半场,到底是哪些要素导致出现了下半场的情况和局限?对于下半场的未来您有什么样的判断?

李开复:我们已经没有兴趣了,因为下半场过了,作为早期投资人就要看别的领域了。下半场的定义就是说当用户饱和了,移动互联网红利过去了。当然我相信未来还是会有很多在做移动APP的,但是从投资人的角度我们一定要看那些最面临风口,成长率最高的公司。所以现在我们已经有三年没有投移动互联网APP了。我觉得我们前半场可能会被认为说打造一个工具、娱乐、游戏,后半场可能是变成电子商务、O2O,这样的一个发展。就像PC时代,早期的PC也是先做了工具,然后做了游戏,然后搜索、变现、广告、电子商务、O2O,做到这里就饱和了。饱和了以后再去做创业就是要从别人的手中抢食物,而不是在一个巨大的风口中分享这个爆发指数成长的红利,所以创新工场我们三年前就停止投移动互联的应用了,如果我们投的话也是因为创业者特别厉害。我们寻找我们的赛道,现在主要投资最多的应该是人工智能领域,包括大数据一直到无人驾驶、机器人领域。第二大是文化娱乐领域,我们也在看教育、O2O这几个方向,B2B和企业级软件,这些我们认为还没有达到后半场或者游戏结束的状态。我们作为创业者当然要追求自己的爱好和自己的兴趣,还有自己的才华。但是也要观察,最好能够在风口还没有起来的时候,或者刚起来的时候,尽量不要在一个已经进入下半场的领域进行投资或者去创业。

提问:刚才您讲到在人工智能的领域创新工场已经关注。请您比较中美在自动驾驶,以及AI在自动驾驶当中的作用?

李开复:首先我们认为自动驾驶是一个最有意思,而且最有潜在爆发成长机会的领域,我们在这个领域投了好几个公司,也对其他的这方面创业也很有兴趣。我们对这个领域特别认可有几个理由,第一个就是世界上所有的资本和汽车产业链的公司,都已经重金投入这个了。所以它已经成为了一个必然的现象,汽车公司、汽车零件公司、共享经济公司都在投入,而且共享经济公司不靠这个都很难盈利。这么多钱还有资本的力量,再加上聪明的人靠近这个领域,必然会成为一个特别巨大的产业。世界上9%的人都在开车,这个价值很大。还有无人驾驶一旦发生了之后,里面的技术都会被传播到别的领域里,包括机器人,所以这个领域基于这些理由我们特别看好。

中美的技术现在美国是远远领先中国,最领先的公司应该是Googel,但是他采取了一个非常保守的方法去走。特斯拉采取了太激进的方法,可能会碰到挑战。这两个公司的路线代表了最主流的两个方法,一个是想象三年以后什么硬件能够足够便宜的被买到,用那些最顶尖的硬件让车可以在任何的环境驾驶,这是Googel的策略,虽然现在很贵,但是三年后就可以了。另外一个策略我们要用合理的价钱,一两千美元的成本加在这辆车上,让它在足够多的情况辅助驾驶,甚至有些情况下主动的驾驶,这是特斯拉的方向。这两种方向在中国都有很多的公司在追求,包括了百度和其他的公司都有。我认为中国的公司在这方面应该在两三年之内可以至少赶上美国现在的状态,当然美国可能又往前走了。因为足够多的华人在这个领域,因为人工智能这方面华人还是比较强的,还有很多在Googel、特斯拉、百度的人跳出来了,加入了各个中国的公司。所以两三年赶上这个巨大的落差是必然的,甚至可能更快。

长期来说我对中国更乐观,因为美国现在面临几个很大的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法律的问题,无人驾驶上路如果对人命造成伤害我们怎么处理。特斯拉最近出事也造成了很大的媒体的风波,但是美国在这个问题上,可能因为美国的价值观会纠结,会不让无人车上路,因为出无人车要上路必须要有法律的允许。这在美国比较困难,因为美国有种种的现状,这个我觉得我们可以想象的一个问题,当无人车伤害的人低于它救助的人,这个情况下什么国家会先让无人车上路,我相信美国绝对不会走向前面。第二个问题,哪一个国家可以说我们这个城市因为无人驾驶已经足够进步了,两三年以后我们这个城市的人不准开车。所以我觉得中国的整个大环境提供了各种机会和因素,让中国的创业者在这方面可能会得到先机,技术上也很快会赶上。

提问:在更大的市场范畴内,未来五到十年会有怎样的风口出现?您有什么样的预判?

李开复:我觉得风口很难看到十年,今天能看到就很运气了。我们做了一个图,就是创新工场投了多少案子,和业界什么时候把风口吹起来。我们最幸运的例子,比市场早半年,再做五年到十年的判断很难。换个方法回答我们看好的领域,人工智能领域我们是最看好的。这里面分两个领域,第一个就是闭环大数据的领域,最好的就是金融和医疗。还有一个就是人工智能在机器人、无人驾驶方面,这方面我们最看好的就是无人驾驶。如果还有别的领域的话,文化娱乐风口还没有过去,九零后、零零后才是真正的未来得文化娱乐的主导者,他们是出生在新社会里面,七零六零后做的就不要想了,很多都淘汰了。

刚才我讲的领域,我觉得教育还有很长的时间才能被颠覆,人类今天的教育非常糟糕,任何国家都是非常糟糕的。有了这种自动个性化,有趣深度这种交互型的教育,是可以取代现在的教育。现在小朋友在小学、初中、高中,12年,我认为应该可以压到四五年就足够了,但前提是我们要因材施教,要用互动有趣的方法提起他的兴趣,另外六七年可以做针对化的,提升自己的价值或者找到自己兴趣的机会。所以我觉得教育,如果要真的说什么是五到十年的,我觉得教育,跟我们现在知道的技术,跟现在真实教育达到的层次,应该是我们见到所有的领域里面落差最大的。

医疗刚才谈到了,医疗和金融应该也是特别大的两个领域。我们看好人工智能,来帮人类救更多的人命,帮助医生做得更好。我也相信人工智能在有些领域已经比医生更精确了。金融方面我觉得是最好衡量的,金融无论是在机器人校验、或者是保险、银行,都有很大的空间。

刚才还谈到了几个领域,就是企业级服务,我们非常看好这个领域。这个在美国几乎是上市公司的半壁江山,在中国非常少。所以我觉得还有很大的空间。因为中国过去的传统企业老板看不懂这样的企业级应用。但是越来越多年轻的老板出现,越来越多传统的老板发现现在移动互联网比公司的软件好用,所以他们愿意花钱在这些方面。另外我们还在看B2B的交易这些方面,我觉得都还有空间。最重要的几个应该是人工智能、教育、医疗、金融、文化、娱乐。


为您推荐: